移动互联网

酒店领域掀起星巴克瑞幸之争,华住和OYO谁能笑到最后?

2019/6/10 10:27:00

OYO于华住,很像咖啡领域瑞幸和星巴克的关系,年轻的创新者在传统领域老大的眼皮底下以一种创新的商业模式开辟了一条新战场,在存量市场下找到一个新的打法。

竞争结果是瑞幸创造了最快上市速度,成为咖啡领域的新星,而OYO的闯入让传统酒店品牌华住有些招架不住。

OYO酒店首席财务官李维说,“OYO代表年轻,瑞幸也代表年轻,瑞幸对标着传统的星巴克,他们已经走出去很多步了,OYO代表年轻,我们也面对着一股传统的势力。”

就在5月31日,华住宣布战略投资H连锁店。52岁的华住董事长季琦亲自为这场发布会站台,足以看出华住集团对H连锁酒店的重视。

H连锁酒店很明显是对标OYO酒店的产物,2019年2月刚刚成立,目标直指单体酒店,一年时间内,H连锁酒店的加盟酒店数量预期是3500家。

加上之前华住推出的一宿,针对下沉市场华住最近动作不断。之前,华住的市场重心一直是一二线城市的中高端酒店,三线以下的单体酒店不在华住战略的辐射范围内。如今加码下沉市场,在外界看来,是华住面对逐渐壮大的OYO的应激反应。

截止到2019年第一季度,华住集团在全国已开业4396家酒店,共有酒店品牌12个以上。客房数为40万。

反观OYO这边,短短一年半时间,OYO酒店共进驻全国320座城市,上线超过10000家酒店,客房数50万间,续约率高达97%。以2019年房间数量来计,OYO酒店的季度增量是中国前三家连锁酒店集团总增量的4倍。同时,在深圳、昆明、长春、海口、温州、宜春等很多城市,OYO酒店的规模就已经大于其他经济连锁品牌的总和。

快速发展的OYO最近还牵手OTA平台携程,双方将在流量互换、场景互通、数据运营、品牌宣传等方面展开深度合作,这对OYO来说是如虎添翼。

进入中国不到两年的OYO就在酒店数量上和成立15年的华住打平。华住努力推类OYO来狙击OYO ,也是担心随着OYO 的继续壮大直插华住的腹地,华住到时就毫无招架之力。只是,面对年轻的创新者,华住想好办法应对了么?

华住挑战OYO速度

OYO和瑞幸的打法很类似,通过快速扩张形成规模效应。等到竞争对手反应过来想要迎战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很难追上了。

OYO从2017年在深圳上线第一家酒店,就以平均3.2小时签约一家店,月均新增门店227间,月均入驻19个城市,平均15天改造上线的“OYO速度”震惊行业。

2018年,OYO创下业内最快的速度,100天开拓了200个地级市(600个县级市)、3500家酒店和160000个房间。2019年,OYO的目标是全国1500+城,20000+酒店,最终成为全球最大的连锁酒店集团。

华住想通过一宿和H连锁酒店来和OYO正面对决,但OYO 已经通过前期积累的规模优势形成壁垒。后续竞争者很难挑战OYO。据悉,目前,“一宿”已签约超过100家单体酒店,预计未来一年来将签约1000家。这和OYO的体量不能相提并论。

首席发展官胡宇沸聊起过OYO快速发展这个战略。他表示,酒店是一个规模化的生意,为了形成连锁效应速度一定要快。其次,当OYO大量签约酒店,为他们提供价值,就会建立业主的忠诚度。据悉,OYO业主续约率高达97%。

当OYO通过聚合大量下沉市场的单体酒店品牌之后,通过提升这些酒店的品牌价值,让单体酒店品牌有足够的话语权。当下沉市场的单体酒店品牌和一二线高端品牌的距离逐渐缩小,OYO的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大。

瑞幸通过快速扩张让中国人喝咖啡的频率提高,OYO也通过快速开店让更多人可以在四五线城市享受酒店的品质服务。作为创新者,它们的尝试让行业发展有了新的可能。

华住效仿“OYO模式”

OYO瞄准的是占据整个酒店市场80%非品牌化的单体酒店,它的做法是不收一分钱加盟费,提供装修改造费的同时还有专人上门指导。这和华住之前的动辄数百万元的高加盟费形式大不相同。 

OYO最近还发布了“OYO酒店2.0”,根据了解,致力于探索“规模化+精细化”并举的发展路径。将OYO的收益与酒店业主的营收深度捆绑,两者成为真正的“利益共同体”,合作共赢。

OYO酒店首席收益官朱磊介绍说,“OYO酒店2.0”的最大亮点在于,中小单体酒店的品牌化模式将从“支付加盟费、简单抽成”的方式,转变为品牌方与业主“共担风险,共享收成”。这和华住的高加盟费策略形成鲜明对比。

朱磊认为,OYO酒店在1.0所积累的规模、运营、品牌和流量优势,将在OYO酒店2.0中得到全面释放。作为酒店行业的领跑者,OYO先于华住等传统企业在连锁酒店的打法上进行了合作模式的创新,成为中国唯一一个全面为合作业主提供收益保障的连锁酒店品牌。

华住这边,想学OYO的免加盟费模式,却因对加盟商的标准不一而导致加盟商的声讨。

位于郑州市市中心的一家汉庭酒店的加盟商张文华对华住的经营策略颇有不满,就在他的酒店经营所在地不到500米的地方,新开了一家H酒店。而这家H酒店的不论是在物业条件还是在定价区间,都与他的汉庭酒店相差不大。最让张文华气愤的还不是近距离保护这一政策,而是自己投入了500多万的加盟改造费用,而与他竞争的友商不仅没有投入任何成本,还能享受装修改造补贴,而且大家还都是华住集团的。

张文华认为,如果华住在这样此类无节制的策略推进下去,必然引起大量现有加盟商的集体抵制。

一边是高加盟费的中高端品牌,一边是不需要投入成本的单体酒店,华住自己在左右互博。如果没法处理好现有合作商和新晋品牌的之间的关系,华住未来发展会极为不顺。

OYO和华住,新势力和传统的战争

市场竞争从来就是不断有新势力加入,挑战权威,挑战传统。就如瑞幸和星巴克、OYO和华住。

OYO很年轻,团队很年轻,模式很创新,进入中国市场也不过刚刚两年。今年刚刚25岁的OYO创始人利特施17岁开始创业酒店,22岁成为百万富翁,更为福布斯评选为“30岁以下最有可能改变世界”的年度获奖者。

他曾说,“我们更多关注的是机会——任何一个有空闲房间的房主,都是我们的潜在客户。”所以OYO选择做下沉市场、做单体酒店,而这块领域是华住这类传统品牌之前很不在乎的。

OYO瞄准的是机会,而华住做下沉市场是被动防守,为了以后的竞争不得已而为之。

李维说,“华住已经醒过来了,他觉得危险,在同一个位置我们价格比汉庭便宜了30%,当OTA平分都是4.8的时候他一定要担心。”

很显然,华住已经担心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