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张一鸣做手机,没那么简单

2019/5/30 16:23:00

据英国金融时报称,字节跳动正在开发自己的智能手机。对于这个消息,字节跳动方面回应称:不予置评。

张一鸣做手机并非空穴来风

尽管字节跳动方面不愿意承认,但综合各方面的信息来看,张一鸣做手机并非空穴来风。

今年1月份,有锤子科技内部人士透露,许多锤子员工已经改签了字节跳动的劳动合同;

同时,字节跳动本身也在积极招聘硬件人才——据招聘显示,字节跳动招聘“AI Lab高级硬件研发工程师,和具有拍摄设备、带屏产品等音视频硬件经验的硬件产品经理。”。

除了人事方面外,字节跳动在商业方面也有相关动作: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了一个名为“字节锤子”的商标,所属类别分别为“软件产品、科学仪器”、“科研服务”、“广告、销售、商业服务”、“教育、娱乐服务”、“社交、法律服务”、“电讯、通信服务”,目前状态为等待实质审查。

此外,前不久锤子Smartisan OS官方微博变更认证信息,认证主体变为大眼星空科技。

从种种迹象来看,字节跳动正在准备进入智能硬件领域。

张一鸣为什么要做手机?

虽然仅凭以上信息不足以断定张一鸣是否真的要做手机,但从张一鸣过往对硬件的关注以及从字节跳动长远发展来考虑,张一鸣做手机还是有可能的。

首先,张一鸣有硬件 “情节”。张在2016年接受《财经》杂志访谈时表示:头条今后的发展策略将是“腾讯 + 华为”,也就是社交、资讯和底层硬件相结合。同时,他还强调“公司越强大,就越要往(操作系统、芯片、云等)底层走”。

张一鸣的观点,其实与美国社交、资讯巨头Facebook非常接近。脸书的老板扎克伯格就不止一次“抱怨”过:因为早年错过了对底层硬件的参与机会,现在的脸书“只能像个房客一样”,向谷歌、苹果等拥有底层系统的平台“租房子来住”,不得不“依据硬件厂商的意愿来设计软件”。

事实上,Facebook尽管已经在社交和资讯领域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但扎克伯格却依然没有足够的安全感,近年来他一直在不断加大对硬件方面的投入。脸书先是收购了VR设备厂商Oculus,去年又宣布推出自家设计的视频聊天设备Portal。其目标无非就是通过掌握“下一代计算平台”,来给自己的社交和资讯APP“筑一个巢”。

张一鸣,也想给自己的众多APP“筑一个巢”。

其次,张一鸣做硬件是为了抢占5G时代的流量入口。随着5G时代脚步的临近,以各种智能设备互联互操作为基础的IoT技术,即将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以手机为核心入口,以电视、智能音箱等为辅助入口的IoT网络正在催生出罗永浩常说的“下一代计算平台”。

头条系已经建立起来的,以AI算法为基础的内容分发体系,要在5G时代延续自己的优势地位,就必须主动适应以语音交互为特征的IoT“下一代计算平台”。

在大家都尚未找到5G、万物互联网门票的情况下,手机以及智能硬件是可见的最大入口。张一鸣虽然没有做过手机,但他有收购锤子部分专利和人员。与其坐等入口出现,不如主动出击。

第三,字节跳动手里有钱,总得做一些尝试和布局。头条系在此时向硬件领域延伸,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张一鸣手里有钱!

4月18日,美国《时代》杂志公布了2019年度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张一鸣位列其中。《时代》在介绍他时强调:张一鸣的字节跳动,估值“高达750亿美元”,其覆盖全球市场的十几个APP,拥有的月活跃用户总数高达10亿以上。在这个雄厚基础的支撑下,字节跳动的整体营收从2017年的150亿,猛增到2018年的500亿。其2019年的营收,极有可能突破千亿元大关,成为互联网经界最有钱的企业之一。

有钱有资源的张一鸣,做一些新的尝试和布局并不奇怪。

张一鸣做手机,想要成功不容易

虽然张一鸣手里有钱有资源,但玺哥要说,跨界不容易。当前的手机和智能硬件行业都是红海市场,张一鸣想要进来不轻松,要成功更不容易。

这些年来,中国手机市场虽然规模不断扩大,但竞争也空前激烈。当初名噪一时的多个品牌,包括魅族、金立、锤子等,都逐渐在残酷绞杀中败下阵来。如今的中国手机行业,严格来说只剩下华米OV等四家国产厂商,还具备实际上的竞争力。其他品牌,甚至包括苹果、三星等国际巨头在内,在国内都面临严峻形势。

此外,从2018年开始,国内手机市场已经出现了销量整体下滑的局面。数据现实,2018年全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去年下降10%。进入2019年后,这个趋势还在延续:今年1到4月份,市场销量总体同比下滑6.7%。

激烈的竞争,总体市场增长乏力。这样的环境,显然不是新玩家进入的好时机。

还有就是上面说的硬件基因问题。虽然张一鸣收购了锤子部分专利,接收了部分锤子成员。但这些人本身并不强,很难做出有竞争力的智能硬件产品。更何况,失败的锤子已经说明了这些人的实力。

还需要提醒张一鸣的是,从历史上来看“跨界”做手机的厂商,鲜有成功者。例如,社交巨头腾讯,就在2016年推出过品牌为“富可视蓝鲸S1”的手机产品,腾讯还专门为其开发了Tencent OS 2.0操作系统。但这款手机很快就在专业厂商们主导的市场上销声匿迹,如今已少有人还记得它;电商巨头阿里,涉足手机行业比腾讯还要早。时至今日,阿里参与的手机产品早已不见踪影,连与之合作的魅族科技也陷入了困境。

不管是残酷的竞争市场,还是字节跳动自身实力,又或是过去巨头跨界者的经历,这些事实都告诉我们,智能硬件市场不好做。

张一鸣做手机,想要成功并不容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