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獐子岛的扇贝又双叒叕跑了?深交所连发10问

2019/5/27 11:58:00

作者:夏天

编辑:楚客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连续上演多次“扇贝跑了”的獐子岛(002069,SZ),这次摊上事了。

5月22日,深交所官网信息显示,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向獐子岛下发了问询函,深交所连发数十问,要求獐子岛予以解释。

曾经两次上演过“扇贝跑了”、“扇贝饿死了”等悬疑剧情的獐子岛,在解释2019年一季度新的一轮亏损中,又用起了“扇贝跑了”的老梗。

作为A股知名度很高的上市公司,獐子岛的扇贝5年“跑路”了三次,这次该如何应对?

业绩和扇贝一起“跑”了

自2014年以来,獐子岛的扇贝五年内已经三次“跑路”。而与扇贝一起消失的,还有獐子岛的业绩。此次深交所关注的问题也主要集中在獐子岛的经营和财务方面。

2018年,獐子岛实现营业收入27.98亿元,同比下降12.7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32亿元,同比增长104.44%,而2017年则亏损7.23亿元。

在2019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59亿元,净利润-0.43亿元,对于第一季度的亏损,獐子岛在财报中仅用扇贝受灾就一笔带过,对于具体的受灾原因以及减产逻辑,并未给出更详细的说明,这一次 ,獐子岛连解释都懒得解释了。

还记得2014年10月,獐子岛发布的一条公告震惊资本市场,该公告称,年底虾夷扇贝大幅绝收,预计公司2014年前三季度业绩预亏8亿元。

獐子岛给出的原因是因遭遇北黄海异常的冷水团,公司在进行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时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后综合判定公司海洋牧场发生了自然灾害,受北黄海冷水团和辽南沿岸流锋面、营养盐变化等综合因素,导致公司百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

随后,这笔亏损被确认计入当年业绩,2014年獐子岛巨亏11.89亿元。而此次“扇贝出走”的影响,一直持续到2016年,为了避免因连续三年亏损而被暂停上市的命运,獐子岛在2016年通过出售旗下资产,把自己从退市的边缘拉了回来。

獐子岛真的是在退市的危险边缘屡次试探。

2018年2月,獐子岛的一条公告再度震惊市场,公告称,因为发现海洋牧场遭受重大灾害,导致“扇贝越来越瘦,品质越来越差,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的扇贝没有得到恢复,最后诱发死亡”。 2017年,公司净亏损7.23亿元。

同样的场景再次上演,这次扇贝没跑,而是“饿死了”。

对于獐子岛扇贝屡次出逃事件,去年2月8日,大连市证监局印发了对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吴厚刚、董秘孙福君和首席财务官勾荣等因未及时对业绩预告进行修正和进行必要的风险提示,大连证监局向公司和上述3名高管出具了警示函的监管措施。2月9日,獐子岛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5月13日,獐子岛披露最新一份立案调查暨风险提示公告。目前证监会的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公司尚未收到证监会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业绩靠政府补助

在深交所的问询函中,深交所指出獐子岛2018年净利润同比增幅较大,而2019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大幅下降。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和合理性,并自查2018年度收入真实性,是否存在提前确认收入和跨期转结成本的情况。

从2019年一季度业绩来看,受到2018年业绩的影响,獐子岛第一季度营收为5.59亿元,同比下降21.48%;净利润亏损4314.13万元,同比下滑379.43%。

事实上,仔细看獐子岛2018年的年报就会发现,獐子岛去年得以扭亏为盈,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补助。去年,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达3043.82万元,同比增长319.13%,占公司净利润的94.80%。

在深交所看来,獐子岛业绩有对政府补助存在重大依赖的情况,而这也是需要獐子岛重点回答的问题之一。

债台高筑压力山大

除了业绩有严重依赖政府的情况,獐子岛的债务压力也不小。

截至2018年末,獐子岛前五名应收账款客户汇总金额为2.04亿元,占公司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达52.41%。

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详细说明前五名应收账款客户的具体名称、应收账款金额、对应计提坏账准备,以及期后回款情况,并说明前五名应收账款客户方与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此外,獐子岛的偿债能力也被关注了。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獐子岛短期借款余额达15.2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为10.50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为3.82亿元。也就是说,獐子岛需要偿还的债务高达25亿元。

巨大的债务压力,甚至让审核獐子岛年报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的一季报出示了保留意见。鉴于这种情况,深交所要求公司分析自身的偿债能力,并说明应对偿债风险的措施。

对于獐子岛来说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高额负债,业绩起伏不定,时不时还需要政府补助来粉饰业绩,獐子岛会不会成为未来的雷?

高管的降薪承诺也忘了?

根据2018年报,獐子岛在2018年海洋牧场再次遭受损失的情况下,管理层却不愿意遵守之前的自愿降薪承诺了。计划终止2014年薪酬方案,并自2019年1月1日起实施新的薪酬激励方案。理由是“公司需要更加科学的薪酬绩效体系,激发业务潜力”。

在2014年第一次扇贝绝收的时候,獐子岛管理层总裁办公会12名成员自愿降薪,董事长吴厚刚薪酬降为1元,其他高管有的降薪50%,有的降薪26%。

同时,獐子岛的高管们还做出了承诺,上述降薪方案直到公司净利润恢复至受灾前五年(2009年-2013年)的平均水平为止,也就是不低于2.66亿元。

从业绩来看,獐子岛并未达标,2015-2018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43亿元、7959.34万元、-7.23亿元和3210.92万元。但是獐子岛的高管们试图忘记曾经的承诺,并且有选择性的“屏蔽”扇贝跑了的影响,在证监会的调查还未出结果之前,就想要恢复薪酬。

但事实上,GPLP犀牛财经从过往几年的财报中发现,对于作出降薪承诺的在任高管,除了董事长吴厚刚2015年以后薪酬降为0以外,其他人的薪酬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

难道之前承诺的降薪只是一个flag?那这个flag真是说倒就倒。

扇贝跑路是天灾还是人祸?

獐子岛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水产品养殖,主要通过底播增殖也就是将苗种放回海底的粗放式养殖方式,这造成的困难就是第三方难以审计检测具体数量,再加上海上养殖极高的专业性与复杂性,这也对监督獐子岛的经营情况造成了极高的壁垒。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在参加2017年秋季扇贝抽测和冬季海洋牧场调研的一位投资者代表称,獐子岛欺骗投资者代表,并利用投资者代表为獐子岛背书。

獐子岛公告称2017年秋季扇贝抽测120个点,而实际上投资者代表只参加了1个点位的抽测;而对于冬季调研活动内容之一的参观虾夷扇贝底播,投资者代表称根本没有这项活动。

据央视财经此前报道称,造成獐子岛扇贝死亡的原因并非是“天灾”,而是“人祸”。据悉,由于獐子岛进苗资金紧张而买不到好的扇贝苗,扇贝苗在投放之前就死了,另外还有员工偷盗、长期不合理的捕捞方法等等。

但是,獐子岛对以上种种原因都予以了否认,但又没有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而是不断自说自话,这样的态度如何让中小股东信服?

目前,对于獐子岛的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GPLP犀牛财经会持续关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