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斗鱼推迟IPO 是另觅良机还是发展遇阻?

2019/5/13 11:25:00

 5月6日有消息称,斗鱼推迟5亿美元的美国IPO,至少推迟达一周。而原本计划5月6日开始路演,5月16日IPO上市交易。早前,斗鱼多次被传出IPO,可是始终没有动静。直到2019年4月23日,斗鱼直播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距离纽交所上市之路只有一步之遥。如今,即将迎来IPO,却又遭到拖延。为何业界公认的直播界玩家一号,IPO之路会走得这么曲折?

尚未扭亏为盈极大影响招股信心

2016年被称为“直播元年””,各大直播平台纷纷受到资本市场青睐,不知不觉直播风口的盛况已经过去三年。在这三年里,资本逐渐趋冷,流量和用户增长遭遇瓶颈,网易薄荷、全民直播黯然倒闭,熊猫TV破产,诸多现象表明,游戏直播已经步入下行阶段。

面对龙珠、战旗等二线平台的虎视眈眈,作为两强之一的虎牙直播已经在2018年抢先上市。而体量更大的斗鱼,却既没有实现盈利,也没有IPO。在这种情况下,留给斗鱼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斗鱼直播招股书中,虽然营收业绩和用户数都在增长,但是亏损也越来越严重。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分别拥有9870万,1.821亿和2.536亿注册用户,平均总月活跃用户从2016年的8560万增长至2017年同期的1.126亿,2018年同期为1.364亿。营收方面,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斗鱼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87亿、18.86亿和36.54亿元,呈现快速增长趋势。不过,这三年斗鱼亏损分别为7.56亿元、5.94亿元和8.19亿元,连续三年处于巨额亏损的状态。

之前,斗鱼被多次传出上市的消息,可是始终未被证实。2018年年初,斗鱼COO程超就透露有IPO计划,当时还是拟在港股上市,过了半年,虎牙已经成功敲钟,成为国内游戏直播第一股,斗鱼还是迟迟没有动静,只传出两次赴美递交了招股书,但都没有通过。

直到今年4月22日晚间向纽交所递交IPO申请,斗鱼才确定要准备上市。不过,原本计划5月6日开始路演,5月16日IPO上市交易,又被推迟,不免让外界多了一些质疑声。因为亏损持续变大,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公司估值,如果能够早日实现盈利,必然受到资本市场青睐。再者,最大的竞争对手虎牙已经连续5个季度盈利,2018全年实现净利润4.61亿元,无疑给斗鱼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由于游戏直播行业烧钱严重,并且资本也趋于冷静,对斗鱼直播并不怎么好看,导致其估值不高。斗鱼一直推迟IPO,也是为了找准时机获得更高的估值,再正式上市。

究其原因,一方面,直播行业的获客成本在日益增长。人口红利渐失,获取新用户的成本逐渐攀升。另一方面,用户对直播内容质量越来越挑剔,已经成名且能提供优质内容的主播越发抢手,导致各平台之间相互挖头部主播,运营成本进一步提高。

此外,2018年经济大环境影响,互联网行业迎来较大的波动,游戏和媒体业更是其中重灾区。很不幸的是,直播与这两个行业关系十分密切,可以说唇齿相依,因此也是哀鸿遍野。最后,同样不可忽视的是,目前直播平台的变现方式效率极低,也是重大的影响因素。

 

与虎牙的竞争消耗巨大

2018年3月8日,斗鱼和虎牙在同一天分别拿到腾讯6.3亿美元、4.6亿美元的投资。转眼间,虎牙已经上市一年了,4月8号,虎牙直播还宣布增发定价,募资总额预计超5亿美元。5亿这个数字,刚好是斗鱼此次IPO的融资规模。

从用户数据上来看,2019年第一季度,虎牙平均MAU突破1.23亿,移动端平均MAU则增长至0.54亿,对比2018年同期的0.93亿和0.42亿,均继续保持同比30%的高速增长。斗鱼的平均月活用户数为1.592亿,付费用户达600万,同比增长66.7%,两个数据都要高于虎牙的1.17亿和480万。

从营业收入上来看,2018年斗鱼的营业收入为36.54亿元(合5.3亿美元),净亏损为8.76亿元(合1.27亿美元)。2018年虎牙总营收同比增长113.4%至人民币46.63亿元(合6.78亿美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虎牙的净利润为人民币4.61亿元(合6700万美元),实现全年盈利。

用户数据略方面,虎牙略低于斗鱼;但财务数据方面,虎牙比斗鱼更好。

整体来讲,直播行业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一片蓝海”的朝阳产业。互联网公司的竞争,如果彼此间能提供的商品不能出现很大的差异化,又不能在大家都没有发现这一风口时抢占空白市场,并在第一波被你提醒而跟着进入市场的跟随者进来之前发展壮大站住脚跟。那竞争方式无非是拿钱砸,烧钱获取用户,抢占足够的市场份额并形成对同行的优势,再利用规模优势降低成本,慢慢盈利。现在斗鱼与虎牙正是陷在这样一种恶性内耗之中。

直播是内容产业,主体是主播个人。用户往往追随的是主播,而不是平台。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2018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在面对“自己所喜欢主播更换平台”这一问题时,85.7%的受访网民选择“会跟随主播一起更换平台”,仅14.3%的受访网民选择“不因主播离开而更换平台”。3月25号,PDD在斗鱼复播,热度在巅峰时达到了5亿,直接挤爆了服务器;知名主播嗨氏从虎牙跳槽,要支付4900万元的巨额违约费。主播资源的争夺是直播平台在现有发展模式下的必经之战。

粗略的计算一下,仅在英雄联盟频道,虎牙就从斗鱼挖走了青蛙、炫神、李政、久哥哥、神超等热门主播。虽然斗鱼方面一再表示这些主播都属于违规跳槽,并且会追究其法律责任,但并没有缓解主播被挖角的情况。实际上,斗鱼自己也是业内著名的挖手。2017年张大仙离开企鹅电竞、嗨氏离开虎牙,先后加盟斗鱼,2018年DNF主播旭旭宝宝被斗鱼大手笔签下。从中都能看出双方在抢人这方面都是嘴上叫屈手里没停。

除了对头部主播的追逐,在内容竞争上,激烈程度也有过之无不及。斗鱼上市之后,两者的正面冲突可能会集中在电竞领域。在斗鱼的招股书中也有提到,此次募集的资金将用于“提供更多优质电竞内容”。今年1月,虎牙则成立了电竞公司,并且将电竞提升至为虎牙公司级战略。

2018年第四季度,虎牙播出了包括英雄联盟2018赛季全球总决赛(LOLS8)和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秋季赛(KPL Autumn)等在内的110多个电竞赛事,观看人次超过3.8亿。

2016年至今,斗鱼获得了29个全球性及全国性电竞赛事的独家直播权,并在2018年直播了约337场电竞赛事,承办了85场电竞赛事。在电竞领域的积累,要强于虎牙,而且由于平台属性的多样性,在电竞与娱乐化的结合上也会优于虎牙。在没有了其他竞争对手之后,斗鱼和虎牙对于电竞内容版权的争夺将会愈加激烈。当然,烧钱也会越狠。

 

短视频产业的冲击

2016年开始,我国网络直播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从2015年至2017年网络直播用户从1.93亿增长到了4.22亿,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且网络直播平台的运营与监管已渐趋成熟,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

然而,从2018年6月的统计数据中发现,用户的使用率却较2017年末下降了1.7个百分比。2017年下半年正是中国短视频迅速崛起时期,用户规模半年内增加了1.6亿,截至2018年6月用户使用率已达59.9%。因此,可以估计的是有大量的网络直播用户被分流到了短视频平台。

从2016年开始,短视频每年的用户增长率基本维持在30%以上,成高速增长态势,从2016年末到2018年6月,一年半的时间用户规模扩大了3.19亿,用户使用率增长了37.9%。其中快手于2011年3月成立,截止2018年2月,月度活跃用户已超过2亿,抖音于2016年10月上线,月活跃用户已超1亿。

短视频行业全面爆发,行业全年投融资事件47起;六大短视频平台共2737个短视频播放量破千万,单个视频播放量最高为1.3亿;有8.4万名短视频达人粉丝超10万,8363名达人,203位超级网红粉丝破千万;全网共有超过3000+MCN机构,近30%的MCN机构实现盈利。

短视频能够在短时间内抢占直播业好几年才稳定下来的市场,足以证明其对于直播业有着堪称致命的杀伤力,主要原因是两者的用户画像有高度的重合,产生了激烈的市场冲突,更重要的是,对比直播,短视频形式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

(1)观看时间

短视频浏览时间碎片化,顺应快消时代的消费需求,充分利用了大众碎片化的时间,短到几秒钟,长到几分钟,都可以看。相比来说,主播直播则需要几个小时的连续观看,而且观看短视频不受时间段限制,随时随地点开就能看。另外,直播更讲究一个“在现场”,需要观众在固定时间点观看,错过了就只能等下次开播。而主播主体作为个人也不能保证永远都能在固定时间上线直播,几次请假就会影响用户的使用体验,从而影响观众的留存。

(2)内容差异

短视频主题丰富,各种类型的剪辑都可以,人人都是自媒体。而直播内容局限性太强,目前主要是秀场和游戏。短视频因为时间短,更能紧扣主题,无论是电影,比赛等等,可以通过剪辑的方式只观看最精彩的部分,不会出现一个主题中有好内容又有差内容、差内容影响好内容的情况。直播因为时间长且内容较单一,一旦有几分钟很无聊,人觉得没趣,就容易退出来。

(3)二次传播

短视频的边际交付时间成本特别低。制作者完成一个作品后,后期他的作品即使被用户消费了上亿次,他的边际交付时间成本也几乎是零。而且短视频不仅仅满足了用户的观看需求,更满足了用户的社交需求,因此用户会自发成为短视频的分发者(销售者)。而直播每一次的内容交易都是建立在即时性上的,它更像是一次服务,只是每次同时服务的对象可以非常多。但是下一次服务开始的时候,制作者必须重新奉上新的服务。用户每次看直播,都是在享受一次即时的服务,没有那么大的动力去传播这个东西。一来是直播长而笨重,不利于快速的表达一个完整的社交信息;二来是直播讲究即时性,即使分享出去了,别人过后才看到,直播已经结束了,社交的场景和语境都不存在了。

(4)制作门槛

制作短视频不需要额外的设备,只需要一台手机就可以完成视频的拍摄、制作、上传,操作简单易上手。而且短视频只需要一次上传,还可以断点续传,对网络要求也不高。而直播则需要一系列硬软件设备,而且还需要长时间稳定的高质量网络。

(5)方便审核

短视频比较短,更容易分析出是否违规。一旦发现,平台也容易删除。而直播需要大量的人力长时间进行监管,效果也并不好。

(6)变现模式

一个几十秒的短视频插入几秒的广告并不麻烦,收益却并不低。而直播如前文所说,盈利变现效率低且相当麻烦。

(7)5G的影响

即将到来的5G升级,会使网络云空间,传递速度,信息收集,计算速度都会大幅提升,对双方来说都是一针肾上腺素。但相对于直播行业只有网络传输速度和云空间带来的利好,短视频行业还可通过信息收集和计算速度的升级而对基于使用者点击和浏览时长的推荐算法进行升级换代,所得到的好处要多得多。

当然,短视频并不是直播的完全上位替代。事实上,其实是先有的短视频,后有的网络直播,但网络直播却先于短视频火了起来,就是因为网络直播还是有自己的长处的。

(1)用户粘度

相比短视频主,主播更容易吸粉,只要不出现重大公关失误,粉丝也不容易流失,有粉丝就有更稳定的关注度和热度的保障。而由于短视频制作门槛较低,短视频市场又十分火爆,一些热门内容就成为大众争先模仿的对象,内容同质化严重,观众容易产生审美疲劳。观众们并不太热衷于关注一个短视频UP主,大多数即使看到不错的短视频也是随手一刷就过去了,粉丝留存度较低。

(2)互动性高

主播可以和观众在直播时实时互动,观众的参与度高。而短视频的互动方式只有评论,具有延时性。这也影响了一部分用户的积极性。

斗鱼前景并不明朗

直播本身就是一个极度烧钱的行业,野蛮生长期已经过去,但对烧钱的需求丝毫没有停下,反而是愈演愈烈。资本方的兴趣已经冷却,但资本挑起来的市场混乱还是个没法收拾的烂摊子。对还在亏损的斗鱼来说,每一个新的动作都要背负巨大的投资风险,给他的招股带来了破坏性的影响。

一边是与抢先上市且没有了盈利压力的虎牙砸钱竞争带来巨大的内耗,另一边短视频又打到了家门口。2018年下半年的斗鱼非常难过,但凭借着巨大的体量算是挨了过来。无法短时间内扭亏为盈的斗鱼只能尝试IPO,但错失了最佳时机,IPO之路也并不顺利,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斗鱼没有想象中那么能打,这对于一个急于招股的企业来说可以说是致命的。

这次招股的结果大概率并不会让斗鱼非常满意。现在斗鱼最大的期望,在于腾讯之前的“扶上马再送一程”的承诺,但虎牙斗鱼两边下注的腾讯,是否有足够的动力再帮一把呢?

作者:沙水,互联网观察家。合作交流可添加微信:shashui007。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