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凯联资本王玮:做价值投资的“松树

2019/5/10 10:00:00

作者:王海伦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18年募资难,2019年募资更难。

“人民币端因为去杠杆的原因,银行、三方理财、上市公司,这三个原来的中坚力量受到了比较大的冲击。现在很多GP因为找不到配比的钱,募资会比较难。”某投资人透露给GPLP犀牛财经。

然而就在GP一片狼藉的时候,作为具有多年经验的投资机构,凯联资本却逆势完成了翻倍增长,募资速度也非常迅速,这令人震惊。

凯联资本何以做到逆势增长?在投资机构洗牌及向头部聚集的当下,凯联资本缘何一路向上?

价值投资的背后:PE要严格控制风险

作为一个投资圈的老人,凯联资本董事长王玮与很多人的观点相反,他并不认为投资是一个时髦的事情,相反,这是一个古老的行业,而作为凯联资本的灵魂,他和团队的梦想就是坚持价值投资,成为投资圈的一棵“松树”。

这跟王玮的一段经历有关。

近20年前,王玮在中关村创业的时候也曾经历过融资的煎熬。

当时,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我们这么好的项目不能够获得资本的认可?资本到底青睐什么样的项目?到底什么才是风险投资?

后来,可以自由选择的时候,他果然一头扎进了投资圈,开始了对整个行业的仔细研究,最终,他发现,VC与PE的投资逻辑完全不同。

从VC角度来讲,VC投资更依赖于爆款及投资概率,赚的就是爆款带来的超额回报。

从PE角度讲,PE赚的钱包括两部分:

一部分是企业成长的钱,

一部分是一二级估值飞跃的钱。

因此,VC、PE在募资的时候,讲给LP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逻辑,当然,如果对比来看,PE投资相比较VC而言,PE的资金量更大,而且更要求确定性的回报,然而VC则更早期资金投入更分散,很多投资受益则是不确定性的回报。

因此,在投资人的要求上也明显不同,比如,通常而言,VC投资更需要感觉,更需要英雄,然而,PE则需要严格控制风险。

“不过,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无论是VC还是PE,大家都忽视了风险控制,说白一点,很多投资机构投资就是投机。”王玮介绍说。

举例来讲,无论是千团大战,O2O潮流的兴起还是后来的共享经济大潮,这都推高了风险投资的热度,大家扎堆抢项目,最终造成市场形成了一二级市场倒挂,严格来说,2018-2019年创投圈的萧条不过是为过去VC的疯狂买单而已。

作为投资圈的老兵,在高点的时候,凯联资本选择了远离,而在人人惶恐的2018-2019年,凯联资本却选择逆势出手,“如果在2019年比较有吸引力的价格出来,我们觉得该出手的时候一定会出手。”

“投资是一个离钱非常近的行业,这个行业要求人一定要冷静,对钱充满敬畏,因此对投资管理人来讲,拒绝诱惑,学会说NO,这是一个基本功,管理的资金越多,越需要管理人更好地控制自己。”见过这个行业数不清的起起落落,凯联资本董事长王玮对此感触颇深。

过去,曾经有一家知名的企业当年以60亿的估值找到凯联资本,然而,观察了该企业的表现之后,凯联资本果断选择了说NO。

如今,事实验证了凯联资本的判断,伴随着这家企业的退市,凯联资本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专业度。

“对于所谓的项目投资,凯联资本会严格控制风险,这跟凯联资本的投资风格及特性有关,也与VC完全不同。”王玮介绍说。

凯联资本正好是一家典型的PE机构,主要聚焦在高新科技、汽车、新能源、节能环保、教育、医疗健康以及大消费这些领域。

而作为PE机构的一个典型特征,通常而言,PE项目单个项目需要的资金额度几千万或上亿,因此,这就要求项目有比较明确的确定性,而且在内部投委会当中,更需要集体决策。

“在VC投资的时候,一言堂有它的优势,需要投资人的眼光及魄力,然而到了PE投资的时候,就一定要严格避免一言堂,以防给企业和机构带来致命的灾难。基金投资的业绩其实是多个因素导致的结果,而如果时间不对,或者人不对,都会对投资业绩产生影响,因此,做投资一定不能扎堆。”核心团队曾在瑞银和中信团队工作,对于投资的常见问题,凯联资本的合伙人早就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同。

比如,对于PE投资的风险,他们高度重视。

包括王玮自己,也是每天都提醒自己,要避免以下投资的风险:

1、避免赌徒式的加杠杆进行投资;

2、项目投资要严格控制风险;

3、不要误导LP,一定要用专业判断能力让LP信服,然后给予投资充分的时间。

最终,在逐步的信任积累之后,凯联资本成功获得了LP的认可,而且用扎实的业绩赢得了LP的信任,不断有LP增大投资额度。

解决GP与LP的沟通与信任问题   凯联独特的投资模式:投资+私行模式

目睹了中国投资圈的诸多怪现象之后,凯联资本逐步形成了独特的投资模式,“投资+私行”模式,通过近距离服务投资人,从而有效解决了GP与LP的沟通及信任问题。

这跟中国资本市场的特征有关。

“中国投资市场不像美国那么健全,有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以及有一套健全的制度可以让GP募资,然而在中国,没有这么一套LP的体系及制度,因此,过去十年,中国的LP群体构成颇为复杂,投资期限短,而且行业内也鱼龙混杂,最终造成中国的投资都比较盲目。”创始团队曾在瑞银以及其他国际投行和投资机构工作的经历,让其对国内外的资本市场,尤其是LP市场有清晰的了解,凯联资本的核心LP主要是政府、机构、和产业当中的企业家和他们的企业。

以2019年的募资市场为例。

尽管人民币基金经历了断崖式下跌,然而,整体美元市场的募资整体状态比较正常,特别是在美股IPO都比较正常进展的情况下,一方面这跟美国股市过去两年表现强劲有关,进而带动了大量资金回流美国,另外一方面,2018年港股和美股IPO数量的大幅增长让很多美元基金实现顺利退出,美元基金实现了正向循环,有望继续下注中国市场。

然而,在中国则是完全相反的局面。

从资本市场来看,2018年的二级市场调整让很多PE遭受重挫。

其次,在过去十年的投资时间当中,大部分LP并没有获得所谓的超额回报。

由于投资时间短,沟通交流差,最终多重因素导致很多人民币基金业绩回报差,自然再募资就异常艰难。

面对这一个怪现象,凯联资本则从根源入手,创立了独特的“投资+私行”模式,一方面可以充分解决LP的信任及沟通问题,另外一方面还可以解决投资期限问题,最终为LP创造高额回报。

“经历了过去几年资本的洗牌,很多LP损失惨重,纷纷由富翁变成负翁,因此,对于专业的服务机构他们需求旺盛,这是凯联展示投资业绩和风控能力的最好时刻。凯联资本作为基金管理人,也建立了自己具有独特优势的市场团队,不同于其他机构只是着重于产品的销售,凯联更注重于对人的贴心服务,通过专业的团队支持,一点一滴与客户持续沟通,通过全方位的服务获得LP的认可和持续的信任。”这是王玮的亲身感受。

对此,经过多年发展,凯联资本总结了属于自己的LP管理模式——通过一体化和结构化的服务模式,将专业的资产管理服务提供给高净值人群、超高净值人群以及企业客户。凯联资本管理集团关注客户在家庭、事业以及投资方面的通盘规划,并根据客户在不同人生阶段的目标提供应时而变、应市而变的解决方案,帮助客户达成家族财富保值增值以及传承的管理目标。

这是一个独特的市场。

在过去多年当中,虽然中国积累了一批富豪,然而鉴于中国人独特的文化基因,在适合中国人的家族财富管理模式方面,目前并没有一个成功的模式被大家所认可。

“这个过程是痛苦而煎熬的。他们不能信任谁,然而他们又清楚的知道,他们却又要必须信任谁。这是一个信任的传承。”经历了5年的市场验证,王玮总结自己的几点心得:

1、国家鼓励整个行业的发展,通过基金的白名单及备案制度,行业开始良性发展;

2、团队坚持价值投资,拒绝赌博,选择有价值的企业进行投资;

3、耐得住寂寞。

除了获得了LP的信任,凯联资本还下重注打造了优秀的合伙人及投资团队,通过严格的风险控制为LP在过去5年创造了优异的业绩回报。

“在行业开始洗牌的时候,这是最好的机会。”如今的凯联资本开始了多个垂直行业的布局,以及多个家族定制化的管理,迅速扩大基金管理规模。他们迎来了一个最好的时代。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