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

深交所继续刨根问底,恒信东方账上的存款还在吧?

2019/5/9 18:10:00

自从康得新账上的122亿银行存款突然没了,康美药业的299亿现金也不翼而飞之后,证券监管部门明显警惕了很多。现在很多公司的年报都被交易所“刨根问底”,甚至是“灵魂拷问”,就差直接发问“你那银行存款是假的吧?”、“你那客户是自己虚列的吧?”,很多上市公司收到问询函后也是“后背发凉”,估计连手心都出汗了。

所以说“出来混都是要还的”,那些财务造假的公司就不要心存幻想了,赶紧坦白从宽吧。今天我们就来看看恒信东方,该公司是否财务造假现在还没有定论,但其年报已经被交易所两次发函询问,问题还真是直指灵魂,让人紧张。

资料显示,恒信东方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恒信东方,证券代码:300081.SZ)业务范围主要包括CG与VR内容生产、儿童产业链开发运营、LBE(LocationBasedEntertainment)城市新娱乐业务、互联网视频应用产品及服务、移动信息产品的销售与服务业务。其中,移动信息产品的销售与服务业务为恒信东方传统业务,报告期内公司对该项业务进行了全面清理,目前已进入收尾阶段。

账上资金充足却现大额借款,存款真实性被问询

3月21日,恒信东方披露其2018年度业绩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总收入7.17亿元,同比上升66.47%;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98亿元,同比增长110.65%。其中,面向文化和娱乐领域的专业技术服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64亿元,同比增长100.53%;移动信息产品销售与服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21亿元,同比下降33.82%;互联网视频应用产品及服务实现收入1.13亿元。

总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实现了超50%的大幅度增长,然而恒信东方的这份靓丽成绩单却收到了交易所下发的问询函。

4月3日,恒信东方披露公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下发的年报问询函。该问询函中交易所对公司主营业务、对外投资、资金往来以及其他事项进行问询,共涉及到12个问题。

其中,问询函显示,报告期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约11.27亿元,其中4.1亿元为借款存单质押,短期借款余额为6.57亿元。问询函要求公司结合日常运营资金需求情况,说明货币资金较充足的情况下大额短期借款的具体原因,货币资金是否存在其他受限或被占用情形。

另外,在5月6日的问询函中还提到,报告期内,恒信东方发放贷款及垫款系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恒盛通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恒盛通”)的典当经营业务,其中2018年12月31日不动产抵押典当业务余额1.45亿元,动产质押典当业务余额1849.83万元。也被要求进一步说明,报告期内公司发放贷款及回收贷款的发生额、贷款发放对象名称、金额、利率,是否存在无法回收的风险,是否存在资金通过发放贷款进行体外循环的情形。

报告期各项业务收入大涨,客户真实性被追问

除了存款被问询,年报主营业务中涉及的客户真实性成为被问询的重点。具体来看,报告期内,恒信东方实现营业收入6.98亿元,同比上升68.37%,其中LBE城市新娱乐业务同比增加44.56%,CG/VR影像内容生产业务同比增加40.50%,儿童产业链开发运营业务同比增加189.05%,移动信息产品销售与服务同比减少33.82%,2018年新增互联网视频应用产品及服务。

年报问询函中,交易所要求恒信东方结合行业发展趋势、竞争格局、各项业务模式等情况,说明报告期内各项业务收入大幅变动的具体原因;说明各项业务的前5大客户名称、基本情况、是否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对其销售产品或提供服务的具体内容、业务开展情况,收入金额,期末的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预收账款余额,坏账计提是否充分;说明各项业务的前5大供应商名称、基本情况、是否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对其采购产品或提供服务的具体内容、采购金额,期末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预付账款余额等。

针对上述问题,恒信东方在4月18日披露了年报问询函的回函公告。然而,似乎相关问题的回答并不能让人满意,5月6日,深交所对恒信东方下发了第二份年报问询函,该问询函中交易所对恒信东方主要客户真实性的问询显得更加直接。

问询函显示,恒信东方LBE城市新娱乐业务的客户湖北夺宝奇兵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该客户同时也是公司子公司东方梦幻的主要客户;客户中科北影(北京)科技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智众(深圳)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2月;CG/VR影像内容生产业务的客户北京龙步视觉文化产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移动信息产品销售与服务业务的客户大同市捷丰商贸有限公司和大同市耀德物资有限公司均成立于2017年5月,且注册地址相同。

交易所要求恒信东方说明公司与上述客户自成立以来签订的合同情况,具体包括合同金额、交易内容、签约时间、各项目进展情况及收入确认金额、成本构成及毛利率、项目回款情况;说明上述客户的股东构成、主要经营管理人员与上市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是否存在上市公司及关联方为上述客户垫付资金的情形,上述客户的主营业务是否与公司对其销售产品或提供的服务相关,在成立后短时间即与上市公司签订大额合同是否具备商业合理性。还要求恒信东方补充列示各类业务前5大客户合同的签订时间、业务开展进度、完工时间、收入确认时点以及成本构成明细。

此外,儿童产业链开发运营业务中,IP项目品牌运营及授权业务收入8096.39万元,毛利率为79.52%,儿童衍生品开发设计及销售业务收入1.29亿元,毛利率为18.62%,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恒信东方儿童公司与国内知名玩具品牌商合资成立的销售合资公司。

问询函要求恒信东方说明,IP 项目品牌运营及授权业务的主要客户名称、销售金额、成本构成及毛利率、收入及成本的会计核算方法是否符合会计准则的规定;说明与国内玩具品牌商合作的具体情况,包括合作厂商名称、合资公司名称、具体合作条款、销售模式、向其采购的金额与对外销售金额是否匹配;并说明儿童衍生品开发设计及销售业务的前10大经销商名称、对其销售收入金额与经销商库存是否匹配;经销商是否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其主要经营管理人员与上市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对于5月6日披露的年报问询函,交易所要求恒信东方就上述问题做出书面说明,请会计师对上述问题进行核查,并在5月10日前报送有关说明材料,同时抄送北京证监局上市公司监管处。

业绩已变脸,一季度营收净利双双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业绩大涨被监管部门重点关注,但如果财务真实,无论几次问询也自当问心无愧。然而不巧的就是,恒信东方今年一季度的业绩并没有延续去年大涨的势头,反而出现了营收和净利双双下滑的情况。

2019年一季报显示,报告期内,恒信东方实现营业总收入(含利息收入)1.38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3.21%;实现净利润1391.96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90.7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22.49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5.46%。

报告显示,业绩下滑主要系2019年一季度公司人员数比去年同期有所增加,公司的管理费用、销售费用、研发费用较去年同期有一定幅度增加;报告期内,公司重点推广的合家欢系列产品,刚进入小批量试产阶段,销售业绩尚未体现。此外,上年同期由于公司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安徽赛达,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原持有的安徽赛达股权按照公允价值重新计量产生了较大的投资收益。

目前,恒信东方的第二份年报问询函还尚未进行回复披露,而此次对相关问题回复又是否能让交易所满意,那些存款和客户的真实性到底怎么样,我们还将进一步关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