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多面商汤,双面徐立

2019/5/3 12:12:00

1.jpg

文|菲兹


2018全年,国内人工智能领域发生融资事件 312起,总金额超771亿元。

人工智能的火热,离不开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巨头争相布局,也离不开像商汤科技这样创新企业推动。

说起商汤,有一个人不得不提,他叫徐立,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CEO。

创业之初


徐立和商汤的故事要从2014年说起,彼时徐立身在香港,有同学约他见面并带他走进一家“公司”。


确切的说这里不像一家公司,只是一个办公室,没有电话、没有工位,办公室里有个人叫汤晓鸥,他是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被称为全球人脸识别的“开拓者”和“探路者”。

起初,汤晓鸥教授并没有急于说服徐立加入,而是讲了自己的香港故事。

1997年,汤晓鸥来到香港中文大学任教,但是他发现一个问题,香港的顶尖学子都希望去美国读书,导致香港招不到最优秀的学生。

即便招到了,香港的教授们希望学生能留在自己身边做研究,往往这种研究需要数年,多数优秀的学生坚持不下来,1年左右就会离开,导致当时香港学界教授与学生的矛盾比较突出。

为此汤晓鸥想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成为自己学生去美国深造的“跳板”,并且列出两大原则,第一,来到这里的学生一定要有强烈的愿望申请名校,我的实验室只送你去全球前四学校;第二,你自己真的要足够勤奋。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国内名校前几名的尖子生都愿意到汤晓鸥教授的多媒体实验室实习,而这些学生后来也都得到麻省理工、斯坦福等名校的录取。

这种状态持续一段时间后,一些学生逐渐发现,自己去了美国的学校后,最后的归宿也是诸如Google、Facebook、微软等公司就业,在汤晓鸥这里读博后也可以被这些公司招募。归宿相同,又何必远赴重洋,不如就继续在此钻研。

这段故事给让教授给徐立留下了第一印象,在此后多次交流中,徐立与汤晓鸥逐渐达成共识——他们并不想做高高在上的技术,而要把这种技术转化成商业和生产力。

2014年,徐立决定开始创业时,却遭到了妻子的反对,妻子让他问汤教授: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你适合创业吗?

徐立真的打电话问了。汤晓鸥回答:“适合。”

2014年11月,徐立以香港科学园为创业基地,成立商汤科技。

实际上,目前商汤的许多中层人才都曾是汤晓鸥的学生,这些人曾经在Facebook、谷歌、微软工作,最终回到商汤,为中国人工智能发展出力。

成立之初,人工智能市场上几乎没有竞争,当时商汤的目标也不是打败谁或者颠覆谁。徐立的野心仅限于垄断人才,通过学术关系邀请微软、MIT、斯坦福的顶级学者成为商汤实验室的学术研究导师,通过这些导师吸引更多研究者。

他认为既然商汤已经有了人才和研究的长板,接着要做的就是继续不断加强长度和壁垒,直到别人发现这块长板再也无法超越。

融资机器

2014年冬天,商汤科技获得IDG资本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有了钱商汤做了两件事,一是花钱招了大量博士、教授;二是购买硬件,建超级计算平台。

到了2016年,商汤已经聚集了超过150名AI领域顶级博士,建立了自主研发的深度学习平台和超算中心,并且研发了一系列AI技术,包括:人脸识别、图像识别、文本识别、医疗影像识别、视频分析、无人驾驶和遥感等。

但是大量的人员和硬件成本,使得第一笔融资很快就花完了。这个时候,曾经的演员任泉带着Star VC拍马赶到,A+轮数千万美元随即到账。

按照联合创始人徐冰的说法,任泉的投资给商汤送来一笔雪中送炭的资金,没有这笔钱,就不会有商汤这家公司。

自此以后,商汤开启了快速融资模式,从2016年4月至今,三年里商汤融资额超28亿美元。

21.jpg

一系列资本操作后,商汤已经成为国内人工智能领域的巨无霸。徐立自然也走进了舞台的中央,各种峰会、论坛、分享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区别于其他技术出身创始人的沉闷,徐立有个外号“AI界段子手”。

财富中国公布的2018年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单,徐立排在第二,他前面是王兴,后面是张一鸣。

金庸管理学

成为镁光灯下的企业家之后,徐立面对的不只是科研攻关,还要管理2000名员工。

有趣的是教会他管理的是金庸先生,徐立把这种管理学起名“金庸管理学”,通过对小说中人物、事迹、逻辑的归类,他汲取了很多道理。

比如在企业发展中,相比强调商务、前端应用等方面,踏实做底层技术的会有更大的机会,就像金庸小说里早期就开始练内功的人,到后来往往比较厉害。

而企业家也被他分为两类。一类是像郭靖这样的传统企业家,非常自律,充满社会责任感,在艰苦、焦虑的环境下,奋起直走。

另一类是像杨过这样的新一代企业家,他们更有领导能力,在推进事情的过程中能放下一些不必要的包袱,与此同时更关注突破、创造新事物等方面的发展。

徐立认为:在中国这个快速发展的阶段中,需要多性格、多类型的企业家共同合作完成一些事情。

31.jpg

对于企业存在的价值,徐立总结为两点,一是给社会带来最大价值,二是自己长期稳定的活下来。

多面商汤

技术研究型公司花销大,盈利难是普遍问题,关于“商汤烧钱”的言论也成为徐立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2015年,大家逐渐意识到手机卡实名制的重要性,于是全国掀起了一场涉及3亿人的实名制运动,但是让每个人都手持身份证去营业厅办理的难度又太大,怎么办?

中国移动的需求是,通过用户正面免冠照、身份证正反面照和身份证上的文字识别做到确认手机卡用户身份,进而完成实名制注册。

当时商汤虽然已有深度学习引擎,但没有身份证照片,导致没有数据进行机器学习和训练,很难把文字识别的算法做出来。中国移动的数据为商汤提供了基础训练,在拿到一批数据后,商汤用了两三个月时间把文字识别算法的精度连续从70%提升到80%,后来超过90%。

这一系列提升给中移动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商汤与中国移动的合作从2015年开始探讨,2016年签约,此后的2017年、2018年中国移动都是商汤的大客户。

在完成C+轮融资时,商汤曾声称,2017年公司已实现全面盈利,业务营收连续三年保持400%同比增长,2018主营业务合同收入同比增长10多倍。

除了移动这个大金主,金融也是商汤重点发力领域,招商银行、徽商银行、中国银联等都在推动人脸识别与智能语音技术在移动支付领域的结合。

商汤的另一个发力点在移动互联网,为手机拍照提供人像背景虚化功能,以及智能相册中的人脸聚类功能,包括OPPO、vivo、小米、魅族、一加等智能手机厂商都采用了相关技术方案。

4.jpg

商汤科技专利分布年份     

徐立一直对外强调商汤融了很多钱,但并不烧钱,商汤是个能盈利的公司。

2019年徐立的目标是让商汤走向国际化,把在中国落地的实践经验迁移到其他地区,同时继续深化安防、智慧城市、手机、智能硬件、医疗、无人驾驶和教育等领域的研究布局。

双面徐立

小时候的徐立就喜欢挑战权威。他觉得语文是最难的学科,因为老实讲给他文中的意思,总和自己的理解不同,甚至会怀疑鲁迅先生文中的意思并非是老师所教的意思。

到了初中,徐立有意识的努力学习。由于所在的初中并不知名,升入重点高中的希望可以用“渺茫”来形容。于是他开始参加数学竞赛、物理竞赛、甚至还有书法比赛,幸运的是他在上海市物理竞赛中获奖,并由此进入复旦附中理科实验班。

如今,徐立作为国内人工智能浪潮里最闪光的人物之一,内心最大的理想其实是——开家医院。


参考资料:

吴晓波:《十年二十人》

财富中文网:《炙手商汤|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立专访》

网易“新独角兽”:《独家专访徐立:AI竞争说到底是一场脑力游戏》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