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P2P行业的“绝地求生”

2019/4/30 16:59:00


文 | 朱健


一切,还要从一则公告说起。

 

对于某一行业的整顿,你能想到的最严的监管措施都有哪些?搞不好就坐牢的那种,见没见过?

 

近日,一则北京市朝阳区互金协会的公告让P2P机构的高管们如坐针毡。

 

 图片来源:网贷之家


说到P2P,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曾几何时,P2P作为金融创新的排头兵,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也曾大展手脚,风光十足。

 

然而,经过了十余年的急速发展后,整个P2P行业迎来的并不是最终的黎明曙光,而是自己的末路。

 

监管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左手是清退,右手是备案。生死存亡之际,被置之死地的P2P行业,是否能绝地逢生?

 

“雷声滚滚”

 

P2P,是一个富有机遇的行业,更是一个满藏污垢的行业。

 

随着监管的层层逼近,这一行业绝不多数的问题平台都逃脱不了以下命运:爆雷、即将爆雷、正走在爆雷的路上。

 

要知道,那些“黑平台”背后干的或许和骗子的勾当也差不了多少,所谓的业绩或许就是那带血的民脂民膏。

 

每一个新兴的行业,野蛮生长时所带来的虚假繁荣幻象,往往都成了罪恶滋生最好的屏障。

 

P2P行业也是如此,2015年,我国网贷行业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局面。

 

这一年年底,网贷行业运营平台达到了2595家,相比2014年底增长了1020家,绝对增量超过上年再创历史新高。而伴随这朵“罂粟花”疯长的同时,是2015年全年问题平台达到了896家,是2014年275家问题平台的3.26倍。

 

尽管当年《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暂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已经出台,对于平台自融、平台归集用户资金、平台提供担保等套路是明令禁止。然而,对于这些禁令,很多平台置若罔闻,它们原本就是祭出“富贵险中求”的大旗而来的,什么合规运营都是浮云,“割韭菜”才是它们的初心。

 

一批批平台被监管部门捉拿“祭天”,马上又有一批批“吸血鬼”蜂拥进入这个行业,在违法违规的业务线上一路狂奔不回头。

 

这些没有实际业务作支撑的“黑平台”,左手打着“金融创新”、“金融科技”的旗号,右手却玩着“拆东墙补西墙”的“无间道”,崩塌只是时间问题。

 

终于,在2018年,P2P行业迎来腥风血雨。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全年,全国范围内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就高达1279家,相比2017年同期增加了556家。其中问题平台数量有658家,较2017年同期大幅上升195.07%。

 

在这些爆雷的平台中,不乏三三集团、唐小僧、牛板金、银票网、钱爸爸等成交金额均在百亿级别的知名平台。

 

不幸的是,这一切还未完全结束,悲剧就又一次次重演了。

 

4月份,仅杭州一个城市,我们就看到“毕投金服”、“好麦金融”、“安创理财”、“丰宝金服”、“白杨金融”等平台先后爆雷;

 

4月16日,“易贷通”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宁波市公安局立案侦查;

 

4月8日,“芒果金融”被长沙市公安局查处;

 

3月28日,团贷网被东莞市公安局立案侦查。

 

……

 

滚滚的“雷潮”背后,牵涉的是无数的无辜投资人。仅一个团贷网,一朝覆灭,背后演绎的就是22万出借人的血泪史。

 

这些投资经验不足的投资人在这些“黑平台”投入的钱或是自己的养老钱、或是买房首付的钱、又或是养家立命的钱,不得而知。但我知道的是,在平台爆雷的那一刻,这些钱绝大部分都“灰飞烟灭”了。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那么,对于那些暂时看起来还风平浪静的问题平台,它们是否就躲过了一劫呢?

 

只要踩了红线,一个都跑不了。

 

我相信,北京市朝阳区互金协会的这则公告绝不是空穴来风,核查之剑直指的就是这些“黑平台”。这些平台,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事,实则暗流涌动,要么即将爆雷,要么就是正走在爆雷的路上。

 

因此,那些目前依然重仓P2P投资的“小白”,尤其是投资了一些利率偏高的非头部平台的投资人,是时候收手了,你看重了它们高出银行那么一点的利息,而它们看上的却是你的本金!

 

钱存在银行利息虽然不高,但至少本金绝对没事;入市炒股,虽然“深坑”也不少,但只要不退市,不管怎么跌,每天总有个跌停保护,本金多少总能剩些。说不定熬到牛市,拿着的“千年癌股”还能一波“解套”。

 

但是,投资P2P,一旦爆雷,一夜之间,半生积蓄或许就付诸东流了。

 

所以,当此“雷声滚滚”之际,投资人小心一点总没错,驶不驶得万年船我不知道,但保你平安渡过这段敏感时期是绝没问题的。

 

监管重拳出击,问题平台逃脱不了走向覆灭的命运,这一点毋庸置疑。而对于那些相对来说经营比较合规、资质较为优良的平台来说,在这一场风暴中该如何站稳脚跟?

 

绝地求生

 

这段时间,《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流出,文件提出争取于2019年下半年开展部分省(市)的试点备案工作。一时间,引发市场广泛热议。

 

这份文件规定单一省级区域经营机构实缴注册资本不少于人民币5000万元,全国经营机构实缴注册资本不少于人民币5亿元。

 

显然,这是在备案前夕有意放出的风声。

 

于是乎,实力雄厚的头部平台开始你追我赶地“砸钱”增资!

 

4月16日,你我贷的注册资本从1亿增至5.5亿元;

 

4月17日,小赢网金的注册资本从2亿增加到5亿元,完成实缴5亿元;

 

4月19日,PPmoney实缴资本增至5亿元,并出具验资报告;

 

4月22日,北京P2P平台积木盒子的注册资本由此前的2亿元变更为10亿元。

 

据零壹智库统计,目前注册资本不低于5亿元的P2P平台仅有22家,实缴资本不低于5亿元的平台有12家。

 

 资料来源:零壹智库


毫无疑问,密集增资的这些平台自然是冲着备案去的。

 

虽然将实缴注册资本增至5亿元甚至5亿元以上并不意味着平台就足够安全,更不代表这些增资的平台最终就一定能拿到全国范围内的网贷备案资格,但是按照目前流传的《试点工作方案》要求,将实缴注册资本增至5亿元是拿到全国范围内备案资质的前提。

 

说白了,在此存亡之际,这些资质、实力还算不错的头部平台正在“以备为退”,以备案为标杆、为尺度,能通过备案就接着干;拿不到备案资格,就挥一挥衣袖,永久退出这个行业。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提高注册资本金,对一些具备规模实力平台来说,是当前比较好落实执行的。

 

当然,对于这些平台的增资行为,也有不同的看法。

 

“网贷平台提高注册资本金,不排除是主动向备案合规靠拢,另一个原因是品牌效应,平台积极提高注册资本金,意味着实力比较强,对投资人来说是一个增加信任的措施。”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称。

 

实力雄厚的头部平台密集增资,“家底”不够厚实的该“何以解忧”?

 

对于那些实力稍逊但经营还算合规的平台来说,就只好选择另外一条道路:寻找靠山。

 

在走曲线道路的实践中,厦门P2P平台易利贷一马当先。

 

在如此“多事之秋”,易利贷悄然“伴上”京东数科这个大款。摇身一变,运营主体更名为“厦门易汇利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司”,大股东变更为京海卓创(厦门)数字科技有限公司,而京海卓创背后就是京东数科。

 

上线运营以来,易利贷一直小心翼翼,累计交易总额不过8.07亿。不想,借着这一波风口卡位,隐忍多年的“小媳妇”易利贷跨进了京东数科的大门。

 

一看易利贷披上了“红盖头”,同处厦门的“农金宝互金”不淡定了,一想着这些年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为何不学学易利贷,找个大金主?正所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不久,“农金互金宝”即被厦门农商金融控股集团收购,厦门农商金融控股集团持股占比为75%。

 

既然成为不了行业强者,能“背靠大树”也算是一条不错的“求生”捷径。

 

当然,无论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增资也好,被收购也罢,可以肯定的是,对于P2P行业来说,最好的时代都已经过去!

 

经过重新洗牌后的P2P行业,未来该何去何从?

 

未来之路

 

随着以备案为核心的各项监管政策持续推进,大部分P2P平台逃脱不了走向覆灭的命运,能增资、被收购的平台毕竟是少数,一番洗牌之后,极少数存活下来的平台继续“笑傲江湖”,绝大多数的平台却注定即将成为历史的尘埃。

 

根据网贷之家发布的《P2P网贷行业2019年3月月报》,截止3月底,全国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1021家,相比2月底减少了22家。3月继续没有新上线平台,截至2019年3月底,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达到了5595家,P2P网贷行业累计平台数量达到6616家(含停业及问题平台)。

 


 数据来源:网贷之家官网


在目前尚“存活”的这1021家平台,还有不少超过3个月未发新标的,可见在行业清退平台的过程中,有不少平台正在进行清退工作。

 

经过监管层一顿组合拳爆锤之后,未来P2P平台数量必将大幅锐减。

 

然而,对于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幸运儿,是不是就意味着未来可以“躺赚”了?

 

其实不然,剩下的这些平台,未来的发展必定是“戴着镣铐跳舞”。

 

一方面,P2P行业要良性发展,就必须要设立合理的利率水平。既为出借人设定适当的收益率,也为借款人提供合理的借款利率,只有当借贷利率水平处在一个合理区间,业务本身才能良性循环。

 

这一现象,目前已“显露端倪”,算是一个不错的征兆。

 

据《P2P网贷行业2019年3月月报》显示,2019年3月,网贷行业综合收益率为9.79%,环比下降15个基点(1个基点=0.01%),同比上升17个基点。

 

数据来源:网贷之家官网


大多数平台综合收益率介于8%至14%,并且并未有综合收益率18%及以上的水平。

 

P2P行业综合收益率的继续下行,对于日后网贷市场的良性发展是个较好的兆头,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表明设立合理的利率已经得到各平台的普遍认可。

 

所以,P2P平台方日后靠畸高利率吸引投资人的手段肯定是行不通了。

 

另一方面,对于应如何坚守自己的服务中介身份, 也是P2P平台不得不直面的挑战。

 

众所周知,P2P这一模式的本质,是人对人之间的交易,平台起到的只是中介作用。

 

但是在实际运作过程中,很多平台都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自己中介的定位,尤其是在刚性兑付这个问题上。

 

当前我国绝大多数平台为了生存,是承担刚性兑付责任的,因为不刚性兑付,没有出借人敢把钱借出去。但这样一来,就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P2P原有的逻辑设想。

 

在网贷行业繁荣扩张的2015年、2016年,部分网贷平台基于待收规模按一定比率计提风险保障金,以应对风险损失,但因涉及本息刚兑被划定违规;其后,网贷平台尝试与保险公司、第三方担保机构合作的形式,提供风险保障。

 

为应对这一尴尬的局面,在这次《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中,就明确提出了要设立一般风险准备金及出借人风险准备金。

 

简单点说,就是以后省级经营平台要按业务余额1%的比例缴纳一般风险准备金,全国范围经营平台按业务余额3%的比例缴纳一般风险准备金。

 

出借人风险准备金方面,要求省级平台按借款项目金额的3%计提出借人风险补偿金,全国经营平台按借款项目金额的6%计提出借人风险补偿金。

 

不难发现,这次方案中提出的出借人风险补偿金,就是为此前P2P业内通行的风险准备金的“合法化”而正名。

 

注册资本金、一般风险准备金和出借人风险补偿金要求的首次提出,“反映了监管思路的变化——P2P仍定位于信息中介,却是有注册资金门槛和拨备要求的信息中介。”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坦言。

 

那么,P2P还有没有未来?未来自然是有的,但可以肯定的是,最终能备案的平台数量,也许仅仅只有十位数。更由于P2P行业本身同质化倾向严重,备案后这个行业在一定程度上也会被一些“寡头”所垄断,未来的竞争会更加激烈。同时,P2P行业的市场份额随着风险的出清和监管的整治会逐步缩小,进而影响的是P2P行业的整体利润,所以未来能做的、能干的平台必须要具备足够的实力和背景。

 

在以互联网为技术支撑的信息社会,充满无限的变数。对于那些经过生死挣扎才存活下来的少数平台来说,这一次的“惊险过关”只是其未来“戴着镣铐跳舞”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