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庄辰超:便利蜂背后的数学思维

2019/4/30 10:37:00

1.jpg

文/威连


位于上海市的华师大二附中,是一个盛产学霸的地方,几十年间培育了无数的英才。

1991年,还在这里读高二的邵亦波获得哈佛大学全额奖学金,随后直接跳级去了美国;三年后,另一位名叫庄辰超的学生也收到了来自北京大学的保送通知书,由此开始了“北漂”生涯。

对于一个全国重点高中来说,以此种方式送走自己的高材生早已司空见惯,可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一前一后、不同轨迹的两人,竟然用相似的身份和经历影响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

1999年,邵亦波创立易趣网,将其建成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此时的马云还在为50万元的创业款四处奔波;1997年,庄辰超和同学捣鼓出“搜索客”,成为中国搜索界的领跑者,而两年后的李彦宏才带着“核心技术”回国创立百度。

在互联网草莽时代,邵、庄二人能够迅速崛起并走在BAT的前面,离不开其共同的头衔——数学天才。作为当年代表华师大二附中征战全国的奥数冠军,缜密的思维能力让他们在后来的互联网创业中尝尽甜头。

再后来,邵亦波以2.25亿美金卖掉易趣网选择“归隐”,渐渐被大众所淡忘;而庄辰超则真正把数学天赋发挥到了极致,用自己独有的计算机式思维不断寻求商业中的“最优解”。

计算能力,是庄辰超与生俱来的本领。

1976年,庄辰超出生在上海市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很小的时候,他就在数字方面展示出过人的天赋。据称,5岁时他就和邻居大爷大妈们打扑克,并且经常能赢一大堆糖果回来。

上世纪80年代,少年宫是很多城市孩子的天堂,“天赋秉异”的庄辰超自然也成了那里的常客。在上海市少年宫,庄辰超一开始最爱的项目是围棋和象棋,直到这里出现了一样“稀罕物”——电脑。

为了响应“计算机的普及要从娃娃抓起”的号召,少年宫引进了国内第一批苹果电脑。在那个没有“吃鸡”、没有LOL的年代,电脑对儿童的吸引力有限,新鲜劲一过便无人问津,唯独庄辰超对这个稀罕物异常着迷,坚持每天用它学习编程。

2.jpg

80年代初的少年宫计算机小组

到了小学毕业时,庄辰超已经能用BASIC语言编写几十个小程序了。接下来,他开始在数学和计算机领域崭露头角,竞赛和获奖成了他中学生涯的主旋律。最“光芒”的一次,他把全美数学竞赛(AMC)一等奖也收入了囊中。

要知道,AMC竞赛几乎涉及到了数学方面所有的知识点,一共考25道题,平均下来一道题最多只有三分钟的答题时间。在参赛学生中,仅北美区就有六十万考生,成绩最顶尖的百分之一才能获得一等奖。

 18岁时,庄辰超被保送到北大电子工程系,在这个差不多聚齐了国内所有理科尖子的院系,班级同学几乎每人都拿过全国竞赛一等奖。但在数学这个学科,庄辰超不惧任何人,从大一开始,他的高数、线性代数、概率论全是满分。

 身为数学天才的庄辰超,在北大混得顺风顺水,然而天生不喜安分的他并不甘于平淡。

1997年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值得记忆的一年。这一年,搜狐、网易、四通利方相继建立,PC互联网时代的门户传奇悄然诞生。

 而此时的庄辰超,还只是一个大三的在读学生,没有经验,没有资源,甚至没有方向。

 受到高中同学的启发,他决心模仿当时的“门户之王”雅虎,做一个中文版的搜索引擎。于是在1997年的11月3日,庄辰超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搜索客诞生了。

 由于起步早,搜索客成为了中国搜索引擎领域第一批布道者。不过,此时的庄辰超并不清楚这个产品的盈利模式,没过多久,他把搜索客卖给了Chinabyte,赚了第一桶金。

3.jpg

早期创业时的庄辰超

随后,庄辰超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当时,新浪凭借在线转播世界杯比赛,一跃成为国内最大的门户网站,这刺激到了庄辰超。于是,他又和朋友创办了体育垂直门户“鲨威”,半年时间不到,鲨威跃居国内最大的体育论坛。

 就像当时很多门户网站一样,鲨威一直没能实现盈利,庄辰超开始意识到,资本市场对互联网企业的容忍已经到了尽头。于是在互联网泡沫崩盘前夕,他以1500万美元的价格把鲨威卖给了李泽楷旗下的TOM集团。

 两次创业,两次套现离场,没有人认为庄辰超是一个被迫撤离的落败者,因为这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

 按照庄辰超的说法,自幼擅长数学的他,看待世界全是靠建模推演完成的。他把自己当成一台精密的仪器,有着强大的逻辑处理能力,不带情感色彩,从更高层面去洞察,然后用能找到的最优方案解决它。

 庄辰超曾表示,他切入一个行业并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机会。所以,在完成周密的建模推演而看不到搜索客和鲨威的机会时,他果断选择放弃,除了把公司卖上一个更好的价钱,不带一丝的留恋和惋惜。

 “在资本市场上如果你判断完一个趋势,一定要第一个行动”,这个时候,任何所谓的情怀在庄辰超面前好像都不值一提。

在庄辰超的词条里,“不信命运”是经常被提及的。

如果说搜索客和鲨威是因为赶上了风口,多少带有运气的成分,那么后来“去哪儿网”的成功则真正显示了庄辰超的商业智慧。

2003年夏天,中国经济开始由寒转暖,美国那边的谷歌也从纳斯达克登陆资本市场,庄辰超有点坐不住了。2005年,一同创办鲨威的戴福瑞匆忙叫回了在美“打工”的庄辰超,决定再干一番事业。

不信命运,信概率。

庄辰超对市场进行了全面的数学分析,不算别的,只算“如果创办一家公司,实际价值和收入是多少”。最终,他把目光移向了另一个更广阔的市场:在线旅游。

这位数学天才给出的解释是——“我们凭借着商业分析的工具,好奇地在这个复杂的系统里寻找下一个大的部件更新的机会,这些分析的图表最终指向了一个概率最高的细分市场,在线旅游——以旅游搜索的方式切入。”

2005年5月,去哪儿网正式上线,用户可以在网站上对比国内航班和酒店的价格,开展相关的旅游咨询。

4.jpg

和创立搜索客时的环境不同,当时携程和艺龙已经独占一方,前者更是于2003年就在美国上市,市值高达 5.5 亿美元。去哪儿网在巨头的狭缝中求生存,难度可想而知。

庄辰超避其锋芒,没有选择携程和艺龙涉足的机票和酒店的业务,而是作为第三方搜索引擎来索引展示网络上已有的旅游服务。

 在这里,他把学霸文化发挥得淋漓尽致,超过一半以上的员工都是产品和研发人员,甚至每个部门都能找到当年的高考状元。“去哪儿网的技术壁垒与多数竞争对手相比,是原子弹和茶叶蛋之间的差距。”庄辰超说道。

 很快,去哪儿网先后夺得机票预订“金牌”和酒店预订“银牌”。2011年,百度以3.06亿美元现金获得去哪儿网62%的股份,成为其最大的靠山。2013年,去哪儿网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当日收盘市值32亿美元,约为携程网的一半,艺龙网的4倍。

 2015年10月26日,携程宣布与去哪儿合并,控股45%。随后的2016年1月5日,庄辰超离职。对于外界的赞誉和猜测,庄辰超没有理会太多,精通算数的他和卖掉鲨威时一样把这盘数算得清清楚楚。

庄辰超说:“我信概率,任何行动都不是确定的,而反应和结果都是有概率的。你要计算概率,肯定希望赢面是你的大概率事件。”

概率学作为数学中最玄妙的一科,是庄辰超“豪赌”的资本。但黑天鹅事件的客观存在,让庄辰超的数学逻辑远不止停留在这个层面。

 从去哪儿出走,庄辰超创立了斑马资本。2017年2月,由斑马资本重仓的便利蜂在中关村五店齐开,庄辰超开始了个人生涯中的第四次创业。

5.jpg便利店是一个非常冒险的投资,尤其是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多少豪杰折戟于此。这似乎并不符合庄辰超的概率逻辑,不过学霸这次又给出了自己的数学思维:算法。

“这个产业是完全可以被算法驱动,而在中国根本没有做到的”,庄辰超一语道破。

 所以,当外界都不看好北京便利店的时候,便利蜂却悄然进入。在庄辰超的数学认知中,与其增加分子值获得最优解,不如直接减小分母值:

“我们投便利店,不是因为看到了风口,恰恰相反,我们认为便利店近期内不会爆发,至少五年内不会,所以我们还有时间,等大家都看好的时候,就已经太晚了”。

在传统零售业,卖货是核心能力,也是终极使命,放在新零售时代依然如此。作为零售业变革的先行者,便利蜂的创新是要用数据化去理解并重构整个行业。

庄辰超不认为自己在做纯粹的零售,而是把它当成数据业务来看。通过技术和数据不断优化,减少人为因素,提升运行效率和效果,实现价值最大化。

对此,便利蜂围绕“数据驱动运营”理念的信息管理系统,依托大数据并结合相关算法,快速给门店的选品、货价陈列等给出指导意见。通过大数据和智能软硬件,突破固有的便利店购物体验,以用户为中心,围绕每个用户个体进行专属服务。

便利蜂旗下的另外两家公司——虫极和运鼎,分别负责店铺的ERP系统和APP的研发,ERP系统涵盖了从门店选址到进货、上架的个各个环节,形成了一套完善的商品管理、情报系统、产供销体系。

对于数据的获取,庄辰超也表现出了数学人特有的“洁癖”:“媒体一关注,用户数据其实就被污染了,都是来看热闹的,不是nature的用户行为真实数据”,所以这也是他一直保持低调的原因。

数据是冰冷的,但人心应该有温度。如果说大部分企业家都是在带着情怀做事,这里面一定不会包括庄辰超。

2019年春节前后,便利蜂“通过安排考试变相裁员”的消息刷爆网络。有自称便利蜂员工的网友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表示,从年前开始,便利蜂让员工参加数学考试,不合格者将被开除。

考试内容有:集合、函数、数列、三角函数、平面向量、空间向量、不等式、直线与圆的方程、圆锥曲线方程、立体几何、排列、组合、二项定理、概率、概率与统计、极限、导数、复数……

对此,庄辰超特意发了个声明:

“每个总部员工的数学逻辑能力对于便利店业务尤其重要。便利店业务每一天都需要大量的基于数学逻辑评估的小决策。数学逻辑好,绩效不一定超越预期,数学逻辑不好,绩效很难达成预期。”

但在员工看来,所谓的考试是便利蜂“软裁员”的一种手段,更是庄辰超一贯数学思维下的必然结果。

庄辰超曾向媒体透露,即使在去哪儿网最好的时候,他也会准备一个只有一两百人的名单,“一旦公司遇到危险,我也能迅速调整架构。”这个架构的调整,最主要的措施就是牺牲一切不必要员工的利益。

6.jpg

便利蜂员工吐槽截图

所以,如果你没有出现在庄辰超的名单上,一旦公司面临危机,出局也就成了必然。尽管背后是上千员工的失业,但在庄辰超的眼中,这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

可是,生活并不只是做数学题,最符合逻辑的选择,就一定是最好的选择吗?

据称,庄辰超在学生时代追女孩时就擅长运用概率统计,约会路线、约会地点都成了他建模推演的数据。这可以理解为理科生特有的浪漫,但如果女孩后来知道真相,爱情故事或许也变成恐怖故事了。

机器可以代替部分人的工作,数据可以让商业运转更高效,但对员工的人情关怀、对顾客的贴心服务,是追求最优解的数学思维永远无法代替的。

结尾

四次创业、三进三退,数学天才庄辰超告诉了我们什么是真正的聪明人——聪明人会在计算了所有的可能因素后,在利益最大化时选择退场。 

但很多时候,创业是一场需要耐力和信念的马拉松,如果一味地追求数据和逻辑,反而可能适得其反。毕竟人性是没有最优解的,它最微妙的地方就在于无法预知的变化。

数学思维成就了庄辰超,也成就了去哪儿网和便利蜂,但数学思维下的企业格局能有多大,也值得这位数学天才重新去思考。

要知道,马云高考时的数学只得了1分。


参考资料:

TechWeb:《去哪儿CEO庄辰超:不信命运信概率》

钛媒体:《独家专访庄辰超:便利蜂的N个“真相”和斑马资本的“投资马拉松”实验|钛独》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