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拼多多,没有边界

2019/4/26 17:11:00

1.jpg

文/张一弛


眼看着成熟的咖啡豆烂在地里,胡老德心疼的说不出话来。

 

2009年,60岁的胡老德翻过高黎贡山,在云南保山租下20亩当地人不愿种植的斜坡山地,随同族人一起种植小粒咖啡。

 

2.jpg

 

不过,胡老德的付出和回报并不成正比。

 

从2014年开始,云南咖啡的收购价格越来越低。暴跌到四分之三时,村里的年轻人只能先后下山打工,数年未归;同村的咖啡树遭大面积砍伐,成熟的咖啡豆烂在地里无人采摘,急得他每天下山问询消息。

 

在云南保山高黎贡山的山腰,像胡老德这样的咖农还有5000人,他们都面临着一个残酷的现实:


中国99%的咖啡产量来自云南,但这片土地上的咖农们只能获取1%的利润。


上个月,又是一年“丰收”季,他正愁着怎么把这些辛勤的劳作成果卖出去时,他的一千多斤咖啡豆居然全部被溢价收购了。

 

很难想象,做这件事情的人,正是那个最生猛的电商平台——拼多多的创始人,黄峥。


1

中国农产品之痛

 

如果认真看过拼多多的最新扶贫助农年报,可能就会了解黄峥对农民倾注的热情:2018 年,农民通过拼多多平台,一共卖出653亿元的农货,同比增长233%,平台带动62,000余名新农人返乡。

 

在探讨拼多多为什么这么做之前,我们先花点时间,看看中国现在的农产品流通环节,是多么漫长而曲折:

 

对买卖双方来讲,主要有两大弊病:

 

第一、链路极长,多劳不一定多得。

 

传统的整个农产业流通环节是这样的:

 

农民以辛苦一年以后,农产品以极低的价格卖给当地摊贩的“代办”,“代办”负责挨家挨户为商贩挑选农产品,觉得哪家不错然后下定金,然后才开始采摘。

 

摘完以后,找个运输公司运到某个批发市场。第二天凌晨,各大超市的采购,包括各大菜市场的这些档口老板,就到市场去买,运到自己的菜市场,然后再卖给消费者。

 

中间经历了多少环节?

农民——原产地收购商贩——产地批发市场——销售地商贩等4、5个环节,最终才能到达消费者手中。

每个环节都有物流、仓储的成本支出,耗损率极高,一环扣一环就形成了农民贱卖,消费者贵买的结果。


3.jpg

 

在金融数据研究服务平台 JingData 数据中,或许可以更直观的看出问题:

 

以云南保山咖啡种植为例,上游种植环节生豆价值贡献约 17.1 元/公斤,中游深加工环节烘焙豆的价值贡献为 83 元/公斤,下游流通环节的价值则增至高达 1567 元/公斤;三个环节利益分配占比分别为 1%,6% 和 93%

 

1%和93%是什么概念?

 

说明提供生产资料的上游环节,几乎沦为免费劳动力。

 

第二、信息极其不通畅,有产也不一定有销。

 

根据农业农村部调查,大多数贫困地区农户都是通过邻里乡亲获取产品销售信息,通过正规渠道和现代传媒手段获取信息的比例非常少。

 

当商贩同时大量买进同一种农产品时,就会出现一个问题,就是供大于求。

 

这个时候就开始出现跌价。一旦出现跌价,对应到产地,就是压价,这样农民就卖不出去了。对于这个批发市场来讲,供大于求,这个货就会存不长,然后就开始不新鲜。


4.jpg


市场需求与生产供应无法有效衔接,消费者就买不到好的商品。

 

“最初一公里”打不通、信息滞后、流通成本高,这三大中国农产品之痛,让农产品一一次滞销,而农民一年的努力也跟着打了水漂。

 

更不用说像云贵这种海拔高、地势险的贫困地区,农民本想脱贫攻坚,却成为了另一个恶性循环。



2

拼多多,正在改变中国农村

 

虽然不少电商已经敏锐地嗅到了机会,但拿下农村市场,并不容易。

 

农村地区电商基础差,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同时需要建立持续可控的供应链关系,淘宝一直想突破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却始终没找到有效突破口。

 

2015年,淘宝和京东正式进军农村市场,两家电商巨头多采用代理、刷墙等方式拉新,但几年下来,两家巨头并没有完全吃透农村市场。

 

而黄峥带领着拼多多,从2016年开始扎根农村,先是通过社交拼团的形式,帮助贫困地区打开销路;又创造“拼农货”模式,“以拼代捐”进行扶贫

 

这两件事,让人开始明白拼多多的内核与黄峥的用意:在拥有了四个亿用户时,思考的或许不再是如何裂变成5亿,6亿,10亿......

 

而是跳出卖货这一环,找到真正的护城河。

 

4 月21日,黄峥又做出了第三件事,拼多多宣布:未来5年内,将打造 1000 个“多多农园”项目。


5.jpg


这个项目具体操作起来是这样的:

以保山咖啡豆为例,首先是溢价收购,并且在未来3年内包销,充分激发农民的动力;

 

接着是农研团队进驻,试验高品质品种种植。实际上,高品质的咖啡豆,根本不愁市场销路,普通咖啡豆则只能和国际期货竞争,只能做速溶咖啡的原料。

 

再下一步,是组织代运营、代加工体系,在此基础上,联合政府制定新的利益分配机制,确保农民成为利益主体。


最难的是两点,一是在需求端,拼多多作为新电商模式能聚集效应,也就是说,拼多多拥有强悍的农产品吸收力。

 

二是在线下,拼多多愿意真正扎根进去,了解实际问题、了解农民的意愿和想法;拼多多通过“多多农园”,现消费端“最后一公里”和原产地“最初一公里”直连,这说明,拼多多拥“破坏性”的创造力

 

3


边界的创新,

能产生颠覆中心的力量

 

在经济学领域,有一句很著名的话:商业才是最大的慈善

 

做慈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难在很难有一个很好的反馈机制;相比之下做商业要更持久、更细水长流。

 

创业之前,黄峥曾有投资的经历。

 

所以,他更倾向于把每一个创业决策,看作投资决策,要去分辨用时间和钱换来的东西哪些是资产哪些是费用。


6.jpg

 

而在黄峥的逻辑里,随着时间流逝、对加深生意的护城河有利的是“资产”,时间越久对自己越不利的是费用。

 

拼多多的对农村市场的投入与深耕,无疑是前者。

 

什么是新时代电商?

 

新时代电商之于黄峥,有三个关键词:“普惠”、“人为先”、以及“更开放”

 

普惠,是由拼多多出生的时代决定的。它出生在移动互联网已经平等地进入到了普通人的生活中,这个时候出现的新平台,它的历史使命就是服务最广大的普通人。

 

人为先,是由拼多多的基因决定的。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摒弃了PC搜索购物年代的“物为先”,人和人的互动更重要。

 

更开放,说明了拼多多的策略不是创造新的垄断,而是打破垄断,提供新的选择。

 

借助新电商模式,拼多多为分散的农产品整合出了一条直达4.185亿用户的快速通道。在商业模式的突破上,拼多多用边界的创新,颠覆了电商的中心。

 

而在资本市场之外,是黄峥的远见和被电商改变的农村。


7.jpg

 

结语:

 

作为一个如此生猛的电商平台,拼多多正在重新定义着电商的下半场。

 

外界不断分析着拼多多的商业模式和打法,却少有人解读拼多多真正的内核与底气。

 

而拼多多的真正内核与底气,并不在中心,而在边界。

 

2018年,拼多多实现农产品和农副产品订单总额653亿元,成为中国最大的农产品网络零售平台之一。

 

黄峥的新电商逻辑实现,是对整个产业的颠覆,也是一次中国消费者的集体胜利。

 

把过去所有的优势变成底气的拼多多,

没有边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