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去地产的泛海控股转型民营金控 2018年净利润大降近7成

2019/4/18 14:11:00

作者:舜耕山人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泛海控股于4月17日发布的2018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近68%,折合人民币近9亿元。在多年的利润快速增长后,2018年腰斩有余的业绩使其回到了2012年的水平。

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从2014年起,泛海控股开始“去地产化”,布局金融行业,目前泛海的主业已经从地产全面转向金融。

然而,泛海控股目前占将近六成业务的金融行业与六七年前相比早已是此一时,彼一时。在当前金控平台强监管的形势下,转型民营金控集团的泛海控股又会走出怎样的局面呢?

泛海控股的命门被握住

上世纪80年代末,泛海控股和许多房地产行业的初创企业一样,起手就起高楼,先后主持建设了潍坊科技大厦和青岛泛海名人广场,并于1994年投资创办了潍坊渤海大学。不过,泛海控股也是较早嗅到金融领域拥有巨大机会的企业。

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1996年,泛海控股参与设立中国民生银行,2002年参与民生人寿保险的发起设立,这分别是我国第一家民营股份制的银行和保险公司。此后,泛海控股还投资了民生证券、海通证券等证券公司。另外,泛海控股还组建了民生典当和民生保险经纪公司,其涉猎领域非常广泛。

泛海控股在地产和金融领域两开花,实际上是打通了集团产业运行过程中的重要关节。在关系型银行的影响下,其地产开发业务能够享受到极大的便利。不得不承认,泛海控股在早期进行产业布局时高瞻远瞩。

不过,从2014年起,泛海控股“去地产化”的战略便非常坚决。房地产板块在总营收中占比一直持续降低,从2016年的75.17%、2017年的48.92%、降至2018年的39.13%。年初,泛海控股将旗下北京泛海国际项目1号地块及上海董家渡项目3个地块,以148.87亿元的交易额出让给融创。这一步虽然避开了2016年以来国家对于地产行业调控带来的影响,及早进行了转型。但没有想到的是,2017年以来监管层也开始对金融领域的政策收紧。这握住了泛海控股的主要命门,而泛海控股的利润也正是从2017年度开始转跌。

年报数据显示,泛海各业务板块去年营收均不理想,房地产、信托、证券、保险业务板块中,只有保险业营收同比增加9.81%,其余营业收入皆成下降趋势。房地产、信托、证券营收分别同比下降41.21%、28.46%、23.82%。证券行业收不抵支,毛利率为-12.70%。

面临高债务重压

从细节上看,泛海控股在2018年的利润水平更不乐观:GPLP犀牛财经发现,13亿元左右的税前利润中,有11亿元是以投资收益为主的营业外收入贡献的。这一项目在之前的年度中都在0~3亿元的水平上徘徊,而非经常性的收入又是最不具备可持续性的。

另一方面,与利润水平相近的2012年作对比,可以发现泛海控股在最近几年中大幅举债,急速扩张。在这背后,是资产负债率由对比年度的70.87%上升至2018年的86.61%,负债总额合计1836.67亿元。

按照房地产行业普遍认可的80%的资产负债率来看,泛海控股的资本结构已经明显偏离正常。即便考虑其杠杆系数更高的金融领域的业务,也并不能改变其在下行形势下面临的压力。事实上,泛海控股流动资产科目中的大项来源于货币资金(216亿)存货(926亿),而其流动负债科目中的大项为短期借款(144亿),其他应付款(140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40亿)和其他金融类流动负债(234亿),合计流动负债总额超过1000亿,但账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146.67亿元,短期偿债缺口不容小觑。这样一来,比起利润减少,泛海控股可能需要尽快解决的问题是解决流动性的压力。

GPLP犀牛财经也注意到泛海控股在融资上的努力。为应对有息负债规模较高且部分债务集中到期的问题,2018年泛海控股于境内募集资金69亿元、境外募集资金2.15亿美元;完成小公募债及供应链应付账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项目申报,拟募集金额合计不超过100亿元,2019年还计划争取完成10亿元私募债的发行工作、50亿元小公募债等产品的审核和发行工作,并积极推动股权融资项目,包括子公司引进战略投资者、119亿元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等。

泥沙俱下的年代里,泛海可否行稳致远

对比泛海控股这几年的报表来看,如果说它好,它显然是没好到哪里去的。但要说它不好,它倒也并未面临着无法扭转的局面。在其他许多上市公司面临质押爆仓风险、流动性危机、债务违约、主体评级下调的时候,泛海控股的问题解决起来容易得多。简而言之,就是控制扩张的欲望,收窄风险暴露。稳扎稳打,不急于冒进,方可行稳致远,在同业竞争中取得优势。

泛海控股面临的问题,主要集中在长期而不是短期,集中在行业而不是个体,集中在宏观而不是微观。具体而言,就是公司的主营的金融和房地产业务与未来可预见的政策导向和资本偏好的不匹配。随着城市化速度的逐渐减缓,房地产市场的黄金年代可能已经一去不复返,在泛海控股仍然占据重要收入来源的地产也将受到动摇。泛海控股的未来,要么是守城,接受利润逐年下降的趋势,继续在自己的舒适圈里做自己擅长的工作。要么是转型,努力在监管日益趋严的金融领域寻找新的突破口。

总之,天下没有好做的生意,而且生意越大越不好做。泛海控股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长远眼光铸就了它近三十年的辉煌,但下一个三十年该何去何从,则要依靠现任公司高层们的智慧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