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从400亿到40亿,暴风的全方位沦落

2019/4/4 6:19:00

   对于上市即巅峰、经营状况一路下滑了许多年的暴风来说,2019年也并不是它的转运年。

  2019年2月24日,急需资金的暴风集团对外发布了重要事项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暴风投资作为GP的浸鑫基金目前还不能退出,而基金无法退出意味着暴风集团此前投资的2亿元“打了水漂”。

  2019年3月1日,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因合同纠纷被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合同了结后限制解除;3月8日,暴风集团因劳动人事纠纷,欠下了1.2万元的工资没有按时偿还被法院列入俗称“老赖”的强制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爆出后的3月9日,法院删除暴风集团的失信信息。

  从当年的“互联网明星”、“牛市第一妖股”,到经营困难、负面消息频发、创始人被法院执行限制消费,最后到现在,成为资本市场的弃子,暴风到底怎么了?

  冯鑫和他辉煌的400亿暴风帝国

  1993年,暴风创始人冯鑫刚刚大学毕业。与贾跃亭、李彦宏等这些个山西老乡相比,冯鑫起点颇低,他读的是一所很普通的大学——合肥工业大学,毕业后即被分配到了家乡,混迹在食品保健品行业做一名普通文员。

  如果冯鑫安于现状,也就没有后来的暴风影音和暴风帝国的故事了。像很多年轻人一样,他一方面每天重复着枯燥的工作,迷失了未来的方向;另一方面却又不安现状,想要做出一些改变。

  之后,一本名叫《联想是什么》的书闯进了冯鑫的生活,给了他方向。从书中那些早年间国内互联网大佬们的传奇故事里,他选择了互联网行业作为自己的未来方向。于是冯鑫决定闭关自学计算机,期望在互联网领域,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1998年,冯鑫在被自己事业的精神领路人联想拒绝后,进入了中国第一代码农求伯君的金山软件工作,成为金山软件的一位市场渠道经理。随后经过短短一年的时间,冯鑫就升任地区销售老总。一直到2004年,冯鑫坐上了金山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的位置,

  也就是在这段金山的经历,让冯鑫关注到中国的影视播放市场。那个时候的国内影视资源不像现在那么丰富,人们想要看视频都是要从网页上下载到电脑里,然后再用电脑系统自带的播放器进行播放。而当时的Windows系统自带的播放器支持的格式又少的可怜,这就导致很多视频无法播放,导致那个年代的整体视频播放体验都非常差。

  冯鑫在金山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的位置上没有做多久,就被雅虎挖去做了雅虎中国个人软件事业部的总经理,一年后,冯鑫念念不忘互联网影视播放市场的机会,决定创业。

  2005年,冯鑫成立了“酷热影音”,专注开发视频播放器产品;2007年,冯鑫以一千二百万元的价格成功收购了创立于2003年的暴风影音,成立了暴风集团的前身——暴风网际有限责任公司。

  冯鑫将早期暴风的目标确立为做出一款真正意义上的“万能播放器”,这款在当时就支持几百种格式的播放器(在别的播放器只能做到几十种解码时,暴风影音已经可以解码400多种格式。远远甩出竞争对手。在解码领域的成功,令暴风影音长期位居播放器领域第1名。)随之开始火遍大江南北,深受网友的喜爱,暴风影音的发展势头于是青云直上。在视频播放器领域,暴风影音一度占据了国内70%市场份额。

  2009年成为了暴风的第一个巅峰。这一年,暴风影音用户总数发展到2.8亿,每天上线用户达到2500万,这一数字仅次于当时的腾讯QQ和迅雷,暴风影音成为当时国内互联网领域的新贵。

  在这段暴风影音“火爆全网”的时间里,暴风公司也摸索出了自己成熟的一套业务模式——即后来典型的互联网公司“免费+广告”的业务模式。暴风公司一方面通过开发暴风影音系列产品,免费提供给用户使用,以此形成一定的用户群体;另一方面凭借免费使用积累的用户规模,吸引商业客户投广告。

  用户可以通过暴风影音客户端播放在线视频内容,也可以通过暴风影音客户端播放观看用户自提供的视频内容,客户投入广告的模式则包括在视频内容缓冲、暂停以及激活播放器时,以各种形式弹出广告,以及安装暴风影音过程中“捆绑”安装其他软件等。

  到2012年、2013年、2014年,广告信息发布与推广业务收入(含广告收入及软件推广收入)占暴风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达到 99.95%、99.82%、98.28%,基于暴风影音产品及其衍生的广告业务成为暴风公司最主要的盈利来源。

  2015年3月,暴风科技正式在国内创业板挂牌上市。作为当时A股市场少见的互联网公司,暴风引领了国内“互联网平台+A股”的回归浪潮,一经上市就引起了市场的广泛追捧,创下了40天拿下36个涨停板的神话之后,暴风股价直接由7.14元涨至327.01元,被市场称为“妖股”。暴风内部因此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66个百万富翁。在此之后,暴风市值最高的时候一度超过400亿。

  冯鑫在暴风科技上市(2015年3月24日)当天说的话最能代表当时暴风的意气风发:“今天,我不是一个人来到这的,截至昨天,每天使用暴风的活跃用户是5000万,每个月活跃用户有2亿,我是带着5000万中国网民来到今天,带着2亿中国网民来到A股的”。

  风云突变,盲目扩张自食恶果

  暴风上市时据其招股书披露,暴风科技上市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互联网高清视频服务平台升级与扩建项目”以及“移动终端视频服务系统研发项目”。但上市后的暴风却开始飘了,不再想把注意力仅仅集中在互联网视频上,而是希望寻找更多新的增长点,构建属于暴风自己的互联网生态。

  上市后不久,暴风科技确立了全球“DT大娱乐”战略,即在发展原有互联网视频业务的基础上,开始尝试虚拟现实(VR)、智能家庭娱乐硬件、在线互动直播、影视文化。同时,还要布局O2O、云视频、互联网游戏研发和发行、影视等业务,想要成为互联网综合性娱乐企业。

  2015年4月,暴风宣布对暴风魔镜增资扩股;5月,暴风正式宣布将从一家网络视频企业转型为DT时代的互联网娱乐平台;7月,暴风TV宣布成立;此后,暴风还拟以31.05亿元,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甘普科技100%股权、稻草熊影业60%股权、立动科技100%股权以进行扩张。但该收购案最终被监管机构否决,引起了一时的轰动;2016年6月,暴风体育成立。同样在6月,暴风将证券简称由“暴风科技”变更为“暴风集团”,“大暴风”的野心跃于纸上。

  随着暴风集团业务的急剧扩张,随之而来的人员需求和成本不断增加。“公司最开始做业务的时候,铺得有点大。”在一名暴风离职员工看来,增加办公地点、扩充员工,都需要很大的成本,而暴风业务铺得太大,导致资金无法聚焦到核心业务。

  就在此时,国内互联网视频行业的发展正迎来新时代。2016年开始,在线视频行业发展迎来高潮,用户付费模式开始崛起,在线视频开始主要通过广告及会员、点播付费等方式变现。而暴风却未赶上视频内容爆发和视频行业新的变现模式的脚步。

  由于暴风影音具有本地播放功能,因此不像在线视频对视频内容那样高度依赖。不重视版权采购、忽略独家版权的重要性、缺乏自有内容优势和IP意识,在其他视频平台为建立起自身优势开始“大手笔”购买内容版权和建立大IP效应之时,暴风逐渐开始彻底丧失了自己核心优势板块的影响力。

  互联网视频行业大本营的丧失之后就是暴风其他扩张业务条线的纷纷失利。整个2017年,暴风因此四面扩张的策略陷入经营和资金困境。同样也是这一年,另一家暴风一直学习的知名互联网企业乐视也正饱受资金问题煎熬。

  但冯鑫相对于贾跃亭更加幸运一点。2017年底,暴风集团旗下的电视业务运营主体公司暴风统帅获得了一笔8亿元的融资。这笔关键融资帮助暴风集团暂时走出了2017年的困境。

  此时的冯鑫如释重负,与媒体大谈在过去一年融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以及如何走出乐视危机所带来的影响。冯鑫认为在暴风走出阴霾之后的2018年,暴风电视与小米电视不可避免将正面交锋。

  “回过头来看乐视,如果乐视在2015年没有在别的事情上乱花钱,专心做电视,而不要搞汽车,也别做手机,大伙觉得这是一家很棒的公司。”冯鑫说。

  可惜后面的故事没有像冯鑫预想的那样,暴风电视也没有能得到和小米电视正面PK的机会。

  2018年1月,暴风提出2018年全面聚焦电视业务,并且谋求暴风电视业务整体注入上市公司的计划,将家庭互联网电视作为自己的主战场,冯鑫还亲自担任了暴风统帅的首席产品官。可惜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2018年国内电视行业的总体下滑,暴风TV也没有逃脱命运。压上了暴风身价性命的暴风TV在2018年全年销量仅仅只有70万台,暴风All In智能电视的计划破产。

  内忧外患,暴风的全方位沦落

  因经营不佳,在整个2018年里,暴风集团还经历了更多的暴风骤雨。除了业绩亏损,投资方撤资、高管离职、转型艰难、市值连续下跌等一系列问题不断出现,暴风集团开始全方位沦落。从暴风集团在2018年的业绩报告中来看,这一年暴风营收达到11.23亿元,比起2017年下跌了42%,利润也减少了近10亿之多。

  2018年5月9日,暴风集团向证监会申请撤回2017年推出的近18亿元的定增申请,标志着最大一笔金额的融资计划打水漂了。就像冯鑫曾经在一次内部谈话中说到的,“暴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上市三年时间,由于我和团队在这方面零经验,能力也很差,所以没有完成任何一次的融资和并购。”,暴风在企业融资上的一再失利给它带来了很多经营压力。

  2018年7月,暴风魔镜的投资方中信资本要求撤资,双方因此闹上了法庭,冯鑫持有的327万股的暴风集团股份被法院司法冻结,从而导致了暴风集团股票的跌停。其根本原因冯鑫为了避免此次风暴会给公司代来负面影响,选择了答应了中信资本的要求,因此给暴风带来了4000万的资金缺口,从而导致了其个人股票被冻结。而后冯鑫承认自己在2015年以来就战略上犯下的严重错误,并表示虽然在资金方面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但是公司还是完整无缺的。冯鑫还是对外表示要把暴风集团的未来压在暴风TV上,并认为暴风TV将在2019年进入盈利期。

  与此同时,裁员和离职潮降临暴风集团。2018年7月10日左右,暴风魔镜率先开始进行裁员,7月12日,暴风体育也加入裁员行列。裁员完成后,暴风体育的员工数由最高时期的130人减少至仅剩10人。曾有被裁员工对媒体说,暴风的裁员工作在当周就完成了,之所以这么急迫,是因为7月15日之后要交当月的社保、公积金。可见暴风的资金压力之大。

  除了基层的裁员,暴风集团的高层也随着暴风危机动荡不止。2017年10月公司董事、董秘毕士钧辞职,董秘一职由王婧接任。2018年3月,王婧辞职,董秘一职由董事长、总经理冯鑫亲自担任至今。2018年一整年,暴风集团董监高团队多人离职:7月2日,董事赵军辞职;7月27日,副总经理吕宁辞职;11月5日,监事会主席李永强辞职;11月5日,董事、首席财务官姜浩辞职。至此,暴风集团上市前的董监高团队,几乎只剩下冯鑫。

  截止到2019年3月初,暴风集团的总市值为41.82亿元,虽然相比较春节前夕的23.13亿元增长了50.9%,但是比较其在巅峰时期的408亿元来缩水了将近9成。可以说市值方面曾经非常耀眼的暴风集团,现在的成绩相当的惨淡,而营收额方面也是持续下降。2017年,暴风集团全年的销售额为19.15亿元,其中广告收入4.28亿元,暴风电视产品收入为12.83亿元。2018年暴风全年的销售额为11.23亿元,同比下降了41.23%,净利润亏损达到10.9亿元。不论是股市还是营收,目前暴风集团的总体情况来说,已经跌入到了最低谷。

  回过头再看暴风的各个核心业务,曾经风光一时的暴风影音早已在视频平台竞争中被日益边缘化,暴风魔镜的VR概念被时间证明是个伪风口。而暴风秀场、暴风影业和暴风体育则更是昙花一现。暴风产品和各方面业绩全面沦落,公司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

  从400亿到40亿,毫无疑问的是暴风眼下正迷失在全方位沦落的风暴之中。从巅峰到低谷,我们不知道冯鑫是否还会像过去那样盲目扩张、一意决断,我们更无法得知暴风是否能从这场风暴中走出来。但不论如何,作为用着暴风影音成长起来的一代,我们不希望暴风真的成为下一个“乐视”。

  【本文由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原创出品,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于斌

    总访问量:3956238
    全部文章:479
中央国际广播电台《新财富时间》连线嘉宾,江苏电视台财经评论嘉宾,国家域名注册服务监督员,美国格理集团专家,美国格尔曼集团专家,《中国经营报》、《证券日报》、《人民网》、《法治周末》、《南方都市报》、《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等媒体采访嘉宾,研究方向:互联网、通信、手机、家电、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