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小米向抖音、快手学习,推出朕惊视频,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2019/3/28 16:51:00

卢伟冰去小米后,迅速化身为社交网络达人,他2019年发布的微博数量超过了从2010年至2018年微博数量之和。日前,苹果发布会“由硬变软”以后,卢伟冰转发了微博认证为小米产业投资部合伙人潘九堂的微博,卢伟冰认为苹果跟小米一样开始注重软件应用服务是“英雄所见略同”。

小米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331日,小米开发了38个月活跃用户超过1000万的应用程序和18个月活用户超过5000万的应用程序,包括小米应用商店、小米浏览器、小米音乐和小米视频。小米旗下比较知名的App还有社交产品米聊、数字阅读产品多看阅读、小米阅读、小米社区、小米WiFi、米家等。若只从产品布局维度来看,小米跟苹果的确能一拼。

2018年抖音、快手等短视频产品非常火爆,CNNIC公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12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6.48亿,网民使用率78.2%用户规模和网民使用率均超过网络视频应用

短视频火爆后,不少科技巨头都开始大力布局。

小米推出朕惊视频

最近,小米也向抖音、快手学习,推出自己的短视频产品朕惊视频。企查查的信息显示,朕惊视频归属于成都分享信息传播有限公司,而该公司在2018727日就新增了执行董事总经理王川以及监事白鹏,王川是小米集团副总裁,显然,从20187月开始,小米就对短视频业务有了想法。

根据新浪微博的信息显示,朕惊视频官方微博的注册时间是2019110日,212日(小米公司2019年开工的日期),朕惊视频微博首次向用户介绍相关信息,不过并没有提供具体的下载链接,213日,其发出了第一条跟产品相关的短视频微博。

朕惊视频的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里,其生效时间是201921日,不过,各个安卓系下载渠道内并未找到朕惊视频1.0.0版本的下载链接,仅有1.0.2版本的下载地址,上线时间是226日,朕惊视频目前的最新版是1.1.1版。

同样是短视频,朕惊视频跟抖音、快手却有许多差异。

1)产品定位差异。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发现,朕惊视频走的是PGC模式,目前暂不支持普通用户上传短视频内容,用户只能看不能玩,而抖音、快手则是UGC模式,任何普通用户都可以上传参与。

2)展现形式差异。抖音、快手都是竖版视频,朕惊视频是横版模式。

3)播单。朕惊视频的播单功能跟音乐的歌单、网络小说的书单很相似,比如“大妈们解锁拍照新姿势”、“憨豆先生经典搞笑片段”等,快手、抖音并没有类似的功能。

显然,小米并没打算一上来就跟抖音、快手对着干,而是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从B端切入,而不是走C端。

朕惊视频的“野望”

以往智能手机厂商更多地专注于应用商店、手机浏览器两大业务,一是因为安装量足够大且不可卸载,二是因为应用商店、手机浏览器非常容易变现。朕惊视频是智能手机行业首个推出短视频业务的平台,朕惊视频的推出是否会引发华为、vivoOPPO的示范效应,现在还不好说,不过,我们可以来想象一下朕惊视频的“野望”。

当前纯粹的短视频产品并不常见,更主流的玩法是短视频+直播,这两大介质能够很好地互补,从而形成1+1>2的效果。而朕惊视频目前虽然没有直播业务,但小米公司有直播业务。

小米直播应用刚在3月15日举行了三周年庆典,应用宝上小米直播App的下载量为3500万次,360手机助手上小米直播App下载量为183万次。2018年11月14日,YY宣布跟小米直播达成战略合作, YY直播为小米直播提供娱乐秀场内容及平台优化服务,而小米直播将为其提供用户基础和核心推广资源,另外,双方还将打通账号、打赏、互动和玩法系统,小米直播目前已经支持YY账户登录。

朕惊视频如果想要玩直播的话,小米直播显然就是最佳选择。

而在盈利模式上,即使不接入直播,朕惊视频也可以直接用现成的,将小米广告系统与朕惊视频进行对接即可, 2018年小米的互联网广告收入达人民币101亿元。

在产品推广上,朕惊视频也比纯互联网公司的短视频产品有优势,201812月,MIUI月活跃用户达2.42亿,2018年全年,小米手机销量为1.187亿部,只要小米愿意,完全可以将朕惊视频在用户手机里做预装,这就大大省去了不少推广费,小米视频、小米音乐、小米应用商店等都是小米的预装应用之一。

向左,朕惊视频可以搞流量玩法,再通过广告变现(目前朕惊视频主推无广告),向右,朕惊视频可以搞短视频+直播玩法,加上小米直播就行。

现实很骨感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朕惊视频上线至今已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除了媒体方面关注外,其自身的表现并不好。

在下载渠道上,华为应用市场、vivo应用商店、OPPO应用商店大概率是不会给朕惊视频下载入口的,而小米方面对朕惊视频并无任何优待。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发现,小米应用商店内根本搜不到“朕惊视频”,小米应用商店是朕惊视频的最大助力,如果连它都不支援朕惊视频,那它想要做大做强的概率又小了一成

在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等应用商店内,朕惊视频也未上线,App Store上,朕惊视频App也还未上线。用户想要下载朕惊视频,只能通过朕惊视频的官方微博链接或者一些小众的第三方安卓应用商店进入,这就大大加深了用户的准入门槛。

作为一款互联网应用,没有下载安装,吹的再天花乱坠都没用,现在,朕惊视频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在产品特色上, 朕惊视频目前当然可以宣传“视频高清无广告”,但这个“痛点”显然敲错了,短视频广告并不像视频网站一样丧心病狂地贴在片头里,而是按照一定比例夹杂在feed流内,其对用户体验影响并不大,抖音、快手的广告都在可接受范围内,朕惊视频从这一点切入并不能吸引用户向它转移。

另外,如果朕惊视频长期“无广告”,那么它的收入来源是什么?接入直播业务后纯粹靠C端用户付费吗?一旦这样做,就是彻底放弃了一块大蛋糕,须知,即使是抖音、快手,广告也是一项非常大的营收来源,如果将来朕惊视频也推出广告,那就是自己打脸。

在产品定位上,朕惊视频的PGC模式也有很大问题。对于短视频创作者来说,并不会因为是小米的产品,他们就多看两眼,能够吸引短视频创作者入驻某个平台的点有两个,一是流量,二是收入。

而这两点,朕惊视频目前都没办法解决,流量方面,朕惊视频首页feed流的短视频播放量大多数都是两位数,播放量过完的几近于零,如果后续朕惊视频还是这种表现的话,短视频内容创作者必然会纷纷离开,没有流量的平台只会让创作者抛弃。

收入方面,朕惊视频当然可以采取互联网行业最流行的补贴策略,给创作者进行补贴,不过,现阶段丁点儿收入完全吸引不了创作者,而分成过多的话,就意味着小米必须进行大量投入,这并不符合小米的投资重点,雷军在小米2019年年会上表示,小米是“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小米将在AIoT领域陆续投入超过100亿元。短视频领域的补贴动辄都是数亿,这跟小米的战略重点并不匹配。

在没有补贴或者补贴过少的情况下,短视频创作者的收入就来自广告分成,而广告分成是直接跟流量挂钩的,就目前这种两位数播放量局面,一个视频只能分得几分钱,短视频创作者怕是看不上。

若短视频内容创作者数量不够的话,又会引发新的问题,朕惊视频走的是个性化推荐路线,个性化推荐的前提是,本身内容源足够多,否则,会直接影响推荐效率,朕惊视频需要解决短视频内容数量问题。

朕惊视频之所以走PGC模式,是因为PGC模式比较容易,直接跟短视频创作者合作即可,在内容审核方面的压力也很小,也不消耗大量运营团队,但商业的故事里并没有阳春白雪,短视频创作者只看收入和流量,解决这两个问题,创作者自然蜂拥而至。

就上面几大问题来看,朕惊视频似乎陷入了死胡同,没有流量和收入,无法吸引大量短视频创作者进入,而没有短视频创作者进入,其个性化推荐效率就偏低,个性化推荐不行,用户就会逃离,用户一走,更没流量和收入

小米是一家硬件公司,2018年智能手机+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收入占总营收的90%,小米一直想往互联网概念股上靠,奈何小米的互联网业务表现并不算突出,这次推出朕惊视频,也是想在短视频业务上有所尝试,可惜的是,在玩法和打法上朕惊视频还是太传统、太慢。

要是互联网公司,早就是小米应用商店重要banner区域推荐,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App Store等应用商店全线上线,再加上小米旗下所有微博子账号全线推荐,再加上雷军、徐洁云等小米系高管来一波推荐,短期内肯定能够获得大量曝光和下载量。

然而并未出现上述情形。也许,跟小米对朕惊视频不够重视有关,没能入得了雷军的法眼,亦或是小米自身的流量和影响力也有限,必须让位给小米主要业务线智能手机+AIoT

又要马儿不吃草,又要马儿跑得快,总有那么多理想主义者。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