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从补贴大战到数字化博弈,美团与饿了么的无尽战火

2019/3/27 9:45:00


有人的地方就有外卖的存在,在外卖界的两大巨头——美团、饿了么也已经步入百亿美元估值级别。一直以来,美团与饿了么的动作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时不时就会被各路评论或爆料“黑”一次,这在互联网中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不过倒也印证了“人”红是非多。

美团与饿了么的招黑体质再次发酵,3月18日,现实版的《窃听风云》上线了,美团与饿了么卷入“偷听门”。

关于美团与饿了么是否有“偷听”行为,答案仍是未知的,但“涉事者”都持否认的态度。而这一次,美团与饿了么再一次同时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它们身后的“生活圈”也因此被不少人关注。

可以说,从去年到今年,美团和饿了么从来没有脱离过外卖战场,围绕在他们身边的外卖战争也一直都很精彩。

滴滴中途搅局,“双雄”被迫迎战

在过去一年里,外卖市场战火仍未降温。

自从饿了么收购了百度外卖后,外卖格局出现了双雄争霸。但外卖市场从不缺搅局者,在饿了么卖身于阿里、美团收购摩拜期间,滴滴趁乱搅局,正式进军外卖行业。

无锡是滴滴外卖登场的第一个城市,为了在美团和饿了么眼皮底下争抢流量,它在上线之初就采用了降低抽佣和高额补贴的方式,比如滴滴外卖的新用户首单立减20元,这样的优惠活动等同于滴滴外卖用户吃饭不要钱,这也直接促使了滴滴外卖在无锡市场订单量的疯长。

根据滴滴外卖公布的数据,上线首日其外卖订单量突破33.4万,位居无锡外卖市场第一。因滴滴外卖的高调入局,无论是美团还是饿了么都不想放弃自己的份额,于是,三家外卖平台在无锡市场开战了。

2018年4月11日,无锡市工商局约谈滴滴外卖、美团、饿了么,指责它们采用无序竞争手段争夺市场份额,要求立即停止恶意竞争。

因补贴减少、服务跟不上烧钱速度等因素,滴滴外卖守不住烧出来的份额。2018年5月10日DCCI发布的无锡外卖市场调研报告显示,在无锡外卖市场份额中,滴滴外卖只有6.9%,而美团和饿了么分别是51.6%和34.8%。

其实,滴滴外卖在入场前就宣布将进入全国九城,但时至今日只开了5城就按下了暂停键。近期,滴滴裁员的消息被爆出,其外卖业务成了瘦身的关键。有消息称,滴滴对外卖的策略是裁员、出海,其国内业务可能会面临关停的处境。对此,滴滴外卖方并没有对裁员、国内业务做出具体的回应,只是说明滴滴目前在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拉的特定区域上线了外卖业务。

滴滴外卖从高调入场到裁员传闻,短短一年的时间,国内外卖市场再次开启“双雄争霸”的模式。DCCI发布的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19年2月)表明,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有64.1%,饿了么与饿了么星选的市场份额分别是25.0%和8.7%。

可见,双雄争霸的格局比较难以打破,即便偶尔有搅局者来小打小闹,也无伤大雅。要知道,美团与饿了么的实力是不容易被超越的。

强化“护城河”竞速:美团搭建生态链,饿了么全面接入阿里

美团CEO王兴曾说过,吃是最核心最大众的需求。的确,一个人一日三餐是自然规律,自古以来,吃就是最高频的需求。面对“吃”这一巨大市场,美团在不断完善自身的服务业态,以吃为核心向周边业务辐射。

目前,美团的“Food+Platform”战略已初步成型,它把手伸向消费者生活的各个方面,从外卖、餐厅点评到出行、酒旅、娱乐、购物。可以说,这为它的超级平台建设提供了充足的弹药。

反观饿了么,它则与阿里全面打通。

在饿了么加入阿里的不久后,阿里宣布饿了么与口碑合并,成立了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而饿了么的本地生活服务资源和即时配送能力,结合口碑的商家服务体系,便可以将“到家”和“到店”两个场景合力推动餐饮数字化升级。

随后,饿了么还把之前收购的百度外卖,升级为“饿了么星选”,主打高端餐饮市场。这也可看成是饿了么面对美团的成功上市而打出的反击战之一,而且当天,美团的股价大跌6.49%,总市值已跌破3000亿港元。

其实,饿了么利用行业升级来应对美团可不止这一招。据了解,淘宝为饿了么提供了默认入口,且饿了么加入了阿里自家的“88会员”体系;星巴克携手阿里,通过饿了么提供线上配送服务;饿了么首战“双11”、“双12”;饿了么推出24小时不打烊的服务……

饿了么似乎在下一盘大棋,这对美团来说,压力是比较大的,毕竟饿了么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有阿里的大力支持。

但事实上,美团的“超级平台”的价值已有进一步的提高。目前,美团涵盖了餐饮外卖、酒店旅游等200多个品类服务,覆盖了2800个城市。据2018年财报显示,美团的餐饮外卖与酒旅两大主体业务合计实现了盈利。

总的来说,美团与饿了么的实力都不可小觑,当阿里的矛遇上美团的盾,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博弈,是饿了么打破现有的外卖格局,还是美团守住自己的外卖市场份额呢?这就看它们在数字化战场上的表现了。

剑指存量市场:美团与饿了么的数字化大战鸣枪

其实,美团与饿了么的竞争从未停止过。

DCCI发布的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19年2月)显示,虽然网络外卖用户规模高达3.6亿,但用户规模增速有明显的放缓趋势,并且外卖使用率的增速已经不是盲目增长的阶段了,外卖市场已经进入存量阶段。

随着人口红利的见底,这两个玩家之间的人口、流量竞争转化为数字化升级的竞争,但它们的思路不同。

从饿了么、美团的战略方案上看,数字化布局已经成了外卖下半场竞争中的关键性节点。饿了么CEO王磊也曾表示,下一步与美团外卖竞争的关键在于数字化的升级。

2019年开年之际,饿了么就宣布了暖冬计划,其中包括实行“3个100万”目标。即帮助100万线下商户新上线;赋能100万商户数字化升级,推动行业进入数字化红利时代;新增100万就业岗位。

据悉,饿了么的暖冬计划率先在广东“落地”,将首批为2000家中小商家费率下调3%。很明显,背靠阿里的饿了么试图回归烧钱竞争,有一点要清楚,阿里本身在数字化、科技化方面就有一定的优势,所以饿了么可以挺直腰杆来降佣金。

可见,利用阿里生态来拖垮美团可能是饿了么目前的心态,但美团这个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应付。

为了应对饿了么的“暖冬计划”,美团2019年将投入110亿,助力商家数字化的升级,包括营销服务、配送服务、IT服务、供应链服务、经营服务和金融服务等。另外,美团长年占据较大的外卖市场份额,以及美团在B端业务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可以说,自身底气还是比较足的。

面对这两家的出手,商家会选择谁,还不能这么早下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饿了么要想打入美团的腹地,未必是一件容易的事。而这并不等同于不可能的事,毕竟数字化大战才刚刚鸣枪,结局走向如何,还不可预料。

只不过,饿了么和美团二者之间免不了会有一场激烈的战争。或许在这个领域上,难以出现多家共同发展的局面,更有可能是一家被一家打败或收购,再也无翻身之时。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本文首发旷创投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