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多闪不闪

2019/3/26 21:55:00

上线60天有余,多闪再起争议。

 

日前,因多闪使用微信头像、昵称等用户数据的合规性问题,腾讯与头条再起硝烟,两方纷争之下,法院最终裁定抖音立即停止将微信/QQ开放授权登录服务。

 

(图片来自多闪)

 

事实尘埃落定,头像昵称引发的用户隐私争议也成一地鸡毛,然而,头腾间的战争并非头一次,且远未结束。

 

司马昭之心

 

聊多闪聊到微信好友,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图片来自多闪)

 

打开多闪APP,颜色鲜亮的LOGO下方只为用户提供抖音一个登录入口,由于笔者抖音账号已绑定微信,进入多闪后其头像和昵称均与微信同步,而空荡荡的消息界面中,笔者却刷出不少微信好友。

 

(图片来自多闪)

 

在多闪“消息”界面下方,其向用户推荐“你可能认识”的人。地歌网记者观察发现,这些推荐好友大部分来自本人微信或通讯录,他们均未注册多闪ID,但都有注册或开通抖音账户。同时,多闪推荐好友甚至会显示共同好友数量,这是微信都不曾实现的功能。


对于多闪上显示的共同好友数,字节跳动内部人士表示,这是二度好友关系,相关用户不是你的微信或通讯录好友,但是你和他在抖音和多闪有共同好友,这层关系建立在抖音和多闪上,不是建立在微信之上。

 

(左图来自多闪,右图来自微信)

 

(图片来自多闪)

 

随后,笔者更换绑定手机号的抖音登录多闪,后者仍推荐了不少通讯录好友。从商业道德角度看,这一定程度影响到用户安全,但从商业竞争角度看,多闪“抽底”用户数据不足为奇。

 

多闪作为头条系的社交产品,抖音是他重要的流量入口,但由于后者本身的弱关系和弱交易属性,抖音用户画像并不完整。这一点上,强大的微信显然技高一筹。

 

腾讯最新一季财报显示,微信全球月活账户达10.98亿,由于连接社交、娱乐和交易等多个场景,这里的用户画像足够清晰,多闪正是希望以这样的数据来打底,实现流量曲线的增长。

 

抽底用户做大流量蛋糕。多闪的司马昭之心,尽人皆知。

 

纵观中国移动互联网进程,“多闪事件”早有先例。时间回到2014,微信如日中天,但二次崛起的微博仍是社交媒体的中坚力量,娱乐化与垂直化内容的背后,是微博1.8亿的月活数据,这块蛋糕让新生的职场社交APP脉脉垂涎。

 

用户数据之争由此展开。

 

2013年底陌陌上线之初便与微博展开合作,支持使用后者账号登录。到2014年上半年,有微博用户发现,自己从未使用脉脉,但却在后者APP拥有账号,且人脉影响力不小,多位线下好友都给他留言、点赞。

 

很快,不少网友爆料,在自己未注册使用的脉脉APP上,发现了自己的微博头像、昵称和职场信息等数据。此事曝光后,微博很快关闭对脉脉的授权入口,并将后者诉至公堂。

 

在历时一年的诉讼战之后,脉脉最终败诉,并向微博赔偿220万元诉讼费,二者合作就此告吹。

 

脉脉“抽底”微博用户,这和多闪的逻辑相似,皆是为快速实现流量增长,爬取大平台用户数据。最终,败诉的脉脉在职场社交领域站稳脚跟,却也伤害到用户隐私。

 

不过,大数据时代下,用户隐私仍“风雨飘摇”。

 

2017年,58同城被曝遭遇黑客攻击,只需在网上购买700元的爬虫软件就可以轻松录入所有用户的简历信息,每分钟可采集数千份用户数据。

 

同样,号称用户数9亿的Wifi万能钥匙也曾受到质疑。2016年央视报道称免费共享Wifi将会泄露用户使用数据,这令身处行业中的Wifi万能钥匙遭到工信部调查。

 

可见,移联网时代,隐私保护是互联网企业的通行命题,另外,隐私风险也从侧面证明用户数据的重要性,当产品足够了解用户的兴趣喜好、交易行为,这家企业的产品战略将会有坚定的成功基石。

 

用户数据维度,微信一览众山小,它同样在开放自己的流量生态以孵化新生商业模式,但竞争依然存在,流量增速迅猛的字节跳动仍被拒之门外。多闪要做的,就是微信大门上叩开一道裂缝,将流量活水引入自家池中。

 

不过,即使导入微信的流量活水,多闪就能撬动社交了吗?

 

社交之心不死

 

呱呱坠地两个多月,多闪的增长曲线在如何闪动?

 

先看下载量,两个月内多闪打出三次增长峰值。上线一周后,多闪的“聊天赢取万元红包”活动助推其日下载量突破40万;除夕当晚,“瓜分1亿红包”的活动令多闪下载量达到46万的历史峰值;元宵当晚,红包活动再次推动多闪下载量突破34万。

 

(图片来自七麦数据)

 

三次爆发增长,三次重要时间节点,背后是多闪“猛烧钱”的结果。元宵热潮之后,多闪下载量趋于平稳,近一周内日均下载量不足10万。

 

下载量之外再看日活。2月4日除夕夜,多闪日活突破1000万,达到历史最高点,但随后又快速回落至300万左右的水平,仅高于头条旗下的轻颜相机。

 


(图片来自QuestMobile)

 

数据快速飙升又快速回落,多闪还未找到资本之外的持续增长动力。更重要的是,多闪还没跨过产品定位这道坎。

 

回想1月15日的北京751D·PARK,90后产品经理徐璐冉宣称,多闪要做短视频社交,要做无压力的亲密社交,这是多闪划定的目标。

 

有人才有社交,多闪想做亲密社交首先需要用户关系,于是,开放抖音登录入口、“抽底”微信用户数据,萌芽期的多闪需要依靠更强悍的流量拳头。

 

但即使从微信和抖音引流,多闪就能有关系链了吗?

 

先看微信这一层,一来多闪的分享外链被微信封杀,这失去了天然的引流通道;二来即使导入微信好友数据,点开头像皆是空荡荡的主页,用户并不知道好友在哪里。

 

再看抖音这一层,音乐短视频是抖音的核心定位,关注、点赞和评论让抖音更像是内容社区,头部大V把握顶级流量池,这里的用户关系链更为薄弱。

 

况且,多闪的使命可是要强化抖音的社交私信功能。

 

因此,当人们每天打开多闪,信息列表空空荡荡,随拍里的小姐姐小哥哥皆为路人,且视频质量远逊于抖音,当好友关系都牢牢锁定在微信时,用户为何要使用多闪呢?

 

没有关系网络,多闪何谈亲密社交。

 

同时,春节期间多闪丛生各类灰产。据短视频工场报道,多闪上5000粉丝数的账号售价500元,买家多为微商。购买粉丝时还可选择精准性,如果需求是出售美妆产品,卖家推荐的5000粉丝都是对化妆品感兴趣的女性用户,

 

(图片来自百度贴吧)

 

微商进军多闪是将其视作流量转化工具,但多闪还没有这种势能,且微商群涌现更会破坏亲密社交,更难言无压力社交。

 

多闪如何做无压力社交?徐璐冉曾在发布会上表示,随着微信好友数增多,用户发朋友圈要三思而后行,甚至苦苦思索后放弃发布,用户社交压力陡增。

 

对此,多闪正从多个角度实现无压力社交,比如随拍中的短视频取消评论功能,好友点赞相互不可见。

 

但如果从多闪“短视频社交”的出发点来看,所谓的“无压力”并不成立。

 

相比图文和语音,短视频拍摄门槛更高,在持续的对话场景中,发送短视频反倒会降低聊天效率。同时,短视频存在的本身是为用户传递更多元素,满足视觉需求,但社交存在的意义则是传递更直接有效的信息,下属不会拍摄一段小视频向领导汇报工作。

 

用15秒的短视频传递信息,这比文字、语音聊天的压力更大。

 

移动互联网流量告急的时代里,多线布局APP已成铁律,但市场饱和也随之而来,每款产品都要找到更垂直细分的定位,年轻的多闪更是如此。

 

但用户关系链缺失、短视频社交存在的压力等问题之下,多闪前路艰险。只不过,如今的字节跳动仍要在社交市场迎难而上。

 

技术是字节跳动的核心竞争力,精准兴趣推荐为产品带来富足流量池,以及一间间信息茧房。但用户也在成长,轻度内容泛滥下,他们要突破自己的认知边界,流量瓶颈乃至下坡路终将到来,字节跳动需要留住用户。

 

过去一年,字节跳动正将流量向电商、在线教育等领域转移,社交也必然是重要阵地,内容端具备优势的字节跳动将深耕用户关系,这是实现流量变现的重要一环。

 

可见,对于社交,字节跳动有一颗不死之心。

 

诚然,作为字节跳动在社交领域布下的一颗棋子,成长中的多闪也代表着前瞻性,5G到来后,高速传输和低时延会是短视频的新机会。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技术变革来临,社交巨无霸微信怎会无动于衷,年轻的多闪能做的,是在短视频社交领域先插上旗,给自己划一片领地。

 

况且,5G技术到来,微信也会蜕变,时刻视频和“在看”功能的登场,证明微信仍在小步快跑、试错迭代,正如地歌网《微信八年考》一文所指出的,打败微信的只会是下一个微信。

 

回首微信出现的8年时间,中国社交战场风波淡去,字节跳动携多闪出场再次燃起外界对社交的关注,他们将目光投向年轻的多闪,但当喧嚣散去,从模式、关系链等维度看去,社交已无机会,多闪不会闪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