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盘点这些年的“藐视法庭案”

2019/3/13 23:03:00

??1.png

有香港报道称俏江南创始人张兰因本人缺席聆讯、藐视法庭,被法官下令拘捕,并判监禁12个月。

据香港司法机构网站上载的判决书显示,张兰因故意违反法庭命令,且拒绝出庭受审,被香港高等法院判处监禁12个月,此外,还需向原告支付起诉费用。香港高等法院是于3月5日作出量刑决定并即时生效。

张兰是因与CVC的官司,被判上述刑罚的。判决书显示,原告向张兰索赔金额为2.86亿美元,但张兰披露的财产约为128万美元。法官认为,在一份有关拍卖行佳士得的对张兰采访的文章中可以看出,被告拥有大量具有重大价值的艺术收藏品。

在判决书中,法官还申明,不能因为张兰本人可能不在香港,就不对其判处上述刑罚。

今日早间,张兰则回应称,已委托律师发表《律师声明》,澄清事实,以正视听。针对CVC藐视法庭的不是指控,我去年已经在香港高等法院上诉法庭提起上诉,相信香港法院定会秉公判案、公正裁决。

那这个藐视法庭罪,是如何定罪的,这些年有那些知名的判例,让我们盘点下:

S的俏婆婆张兰藐视法庭案

??2.png

 

去年3月14日法院认为张兰藐视法庭,因为违反了在2015年2月26日要她披露价值可能超过50万港币的个人财产的命令,这个命令是基于当天做出的玛瑞瓦禁令(一项诉前保全制度)。

 

原本应当在2018年7月27日开展的处罚听证延期至2019年3月5日;2019年2月8日、2月15日被告通过她的律师通知原告和法院被告对于藐视法庭的处罚无异议,就罚款她也不会提出申诉。律师们在给法庭的信中要求免除他们出席处罚听证的责任;

 

2019年2月8日,原告在量刑听证会上提交并送达了他们的意见书。同日,法院向双方发出指示,指示被告的律师应出席聆讯,并要求就不判处被告即时监禁的原因提交意见书;作为回应,被告的律师于2019年2月28日写信给法院,指出他们没有收到提交任何文件的指示,并确认被告对法院可能作出的任何命令(包括交付)没有异议。

 

法庭透过其律师以书面提醒被告,她已被裁定藐视法庭罪名成立,并须出席聆讯,并可发出拘捕令,以确保被告出席聆讯。

 

被告不顾法庭指示及提醒,未能出席今日的聆讯。她的律师在法庭上证实,他们并未收到任何指示代表被告就有关刑罚及相命令作出任何陈述,亦无指示代表被告就其所犯的藐视法庭罪作出任何减刑的意见。

 

被告没有承认她有任何违反命令的行为。被告也没有作出任何道歉,也没有表示任何悔意,也没有提出任何补救措施,用通过充分和适当地披露她的资产来抵消她的蔑视。尽管她明显注意到了对她有害的判决和发现(的证据),尽管提前知道了处罚听证会,尽管她收到了需要参加法院听证的提醒,她依然拒绝参加处罚听证并没有给予任何解释或理由,除此之外她也没有提交意见书。她在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拒绝出席刑罚聆讯,令人怀疑她是否有意遵守所施加的制裁。

被告违反命令的情况很严重。就原告要求被告赔偿逾2.86亿美元一事,当局发出马列瓦禁制令及披露命令。她只披露了128万美元左右的资产,当时克里斯蒂对被告的采访显示,她拥有大量价值不菲的艺术品收藏。相关资产信息是在被告所知范围内的,根在命令下,此类信息正与原告防止被告资产耗散的能力有关——这正是Mareva禁令的全部目的——并与维护Mareva禁令有关。原告将因被告的违约和故意藐视命令而遭受偏见,因为她避免了对自己资产的全面披露。

 

“钢铁侠”马斯克被指控藐视法庭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2019年2月25日请求法庭判定马斯克“藐视法庭”,理由是马斯克违反与证交会达成的和解协议。彭博新闻社报道,相关协议要求马斯克在社交媒体等媒介发表关乎投资者切身利益的帖子前,必须征得特斯拉公司同意。

  

证交会认定,马斯克2月19日在“推特”发布的一篇“推文”违反上述协议。这篇“推文”写道:“特斯拉2011年生产零辆汽车,而2019年将生产大约50万辆。”大约4个小时后,马斯克再发“推文”澄清,说今年电动汽车交付量能达到大约40万辆。

  

在证交会看来,马斯克发布前一篇“推文”“没有寻求或获得事先批准,内容不准确,且传播给2400多万人”。

 

这令马斯克在与证交会达成和解协议后不足5个月再次处于面临法律制裁的险境。

证交会曾就马斯克在“推特”谈论特斯拉股票退出市场指认他“误导投资者”,发起诉讼。马斯克去年9月底与证交会达成和解,同意辞任特斯拉董事会主席,保留首席执行官职务;他个人和特斯拉公司分别支付2000万美元罚款。

 

当地时间周一,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对SEC进行了回应。马斯克在一份文件中称,最近发布的有关特斯拉产量的推文没有违反与SEC的协议,没有理由对他进行藐视法庭罪的制裁。

 

马斯克的律师在提交给曼哈顿联邦法院的一份文件中写道,马斯克向2400多万推特(31.16, 0.29, 0.94%)粉丝发的推特声称,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将在2019年生产约50万辆汽车。这一消息的发布符合公司新高管沟通政策。

 

美国法庭判阿根廷政府“藐视法庭罪”

2001年,阿根廷爆发金融危机并陷入债务违约,此后分别在2005年和2010年对千亿外债进行重组,约92%债权人接受了折价高达70%的重组,但仍有8%的“钉子户”要求全额还债。一些对冲基金借机低价购入钉子户手中的原始债券并通过司法途径寻求全额回报。阿根廷当年债务重组地选在美国,所以必须接受美国司法管辖。2013年12月,美国联邦法官格里塞根据“债权平等原则”判定,阿根廷必须全额偿还“秃鹫基金”13.3亿美元违约债务。阿根廷政府则拒绝执行判决。

 

2014年9月29日,美国纽约联邦法官格里塞判定阿根廷政府“藐视法庭罪”。这是阿根廷与债券持有人之间的还债斗争的最新发展。格里塞认为,阿根廷政府不服从法院判决,拒绝向债券持有人支付13.3亿美元的款项,并且决定把其它债券的支付地点由美国改变为阿根廷,构成了“对美国法庭裁决的藐视”。

 

“星期日泰晤士报诉英国案”的启示

1958年至1961年间,蒸馏器医药公司向市场推出了一款针对英国孕妇的镇静类药品。该种药品中所含的沙立度胺成分会导致服用该药的妇女生出严重残疾的孩子,致残儿童的父母们提起了大量针对该公司的诉讼。蒸馏器医药公司于1968年与其中的部分家长和解,但到1971年,还有389份针对该公司的诉讼请求悬而未决,该公司提出为所有未能为1968年和解协议所覆盖的致残儿童建立一个325万英镑的慈善信托基金,但条件是不承认任何责任,并且要求所有的原告接受该和解协议的条款,有5对父母拒绝接受。

 

1972年9月24日,《星期日泰晤士报》发表了一篇名为“我们的沙立度胺孩子:针对国家之耻的诉讼”。该文认为,和解协议的提议与致残儿童及其父母所受到的伤害不相称到荒诞的地步,批评英国法在人身伤害案件赔偿制度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呼吁蒸馏器医药公司为这些受害的家庭提供更为慷慨的补偿,作者还在该篇文章的脚注中宣布,他将在下一篇文章中调查悲剧是如何发生的。

 

蒸馏器医药公司宣称由于该文针对的是正在进行中的诉讼,因此构成藐视法庭,请求总检察长签发针对报纸的禁令。

1972年11月17日,高等法院王座分庭批准了总检察长的申请,颁布禁令,禁止进一步文章的发表。

 

尽管丹宁勋爵领导的上诉法院撤销了禁令,认为相关文章并未导致任何对于正在进行中的诉讼产生偏见的风险,并且在该案中,公众知情的公共利益大于对当事人产生偏见的公共利益,但是,上议院于1973年7月18日再度授予禁令,认为如果发表进一步的文章,将对被告施加不适当的压力,迫使其提供更高的赔偿,因此构成了藐视法庭。上议院强调必须在言论自由的公共利益与保护司法实施不受干预的公众利益之间找到平衡,不应当出现“报纸的审判”“法院……有责任保护当事人不受预判的偏见或者参与审前的公开宣传”。

 

泰晤士报认为,上议院的判决侵犯了他们为《欧洲人权公约》第10条所保障的言论自由。欧洲人权法院最终以11:9的投票判决推翻了英国上议院判决。

 

该法院认为,国家法能否干预表达自由的标准,在于它是否符合一个足够迫切的社会需求,该需求的迫切程度必须超出了表达自由的公共利益。沙立度胺灾难是特别为公众所关注的事情,尤其对于那些无数受害者的家庭,大众对知道所有根本的事实抱有极大的兴趣,该禁令所表达的社会需求,并不足以达到超越媒体的表达自由及公众对此事的知情权的公共利益的程度。因此,英国上议院的禁令构成了对《欧洲人权公约》第10条的违反。

 

正是出于对该判决的回应,英国1981年修改通过了《藐视法庭法》,该法规定只有相关评论对正在进行的诉讼产生“实质性风险”,使相关司法程序受到严格阻碍和损坏时,才构成藐视法庭。

 

新加坡以藐视法庭罪判决英国作家

2010年7月30日新加坡总检察长将75岁的英国作家沙德瑞克告上法庭,指他在新书《快活的刽子手:审判新加坡司法》中谈论新加坡死刑制度,藐视了新加坡法庭。

 

新加坡最高法院法官指《Once a Jolly Hangman:Singapore Justice in the Dock》书中有11处含有藐视法庭的内容。内容指新加坡法庭不公正,抨击法庭偏袒富人以及屈服于政治经济压力,对来自经济强国的罪犯判以较轻刑罚。

 

当地法官表示,这些内容毫无根据,如果对书中指责置之不理,人们将对新加坡的司法制度失去信心,因此当局必须采取行动。

 

在审讯展开前,他拒绝向法庭道歉,并曾告诉BBC说他“绝对不会退缩”。

 

2010年11月上旬,沙德瑞克被判处藐视当地法庭罪名成立,被判处六周监禁,2万新元罚款。随后提出上诉,维持原判。

 

FCA就McKendrick藐视法庭判决采取行动

2019年3月1日3月1日星期五,英国高等法院以藐视法庭罪判处Robert John McKendrick 6个月监禁。McKendrick私自挪用资金,且拒不披露其资产信息,违反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的冻结令。

 

FCA于2013年7月对四项主要由Capital Alternatives公司推动的未经授权的集体投资计划采取法律行动:

·African Land(也称为Agri Capital)为塞拉利昂的水稻种植提供投资

·Reforestation Projects(也称为Capital Carbon Credits)提供了三项旨在从塞拉利昂、巴西和澳大利亚的土地上产生碳信用的投资

 

McKendrick是African Land的主要董事和唯一股东。该计划未经FCA授权而非法推广及运作。法院发现,McKendrick向投资者发布了误导性声明,并在知情的情况下涉及他人发布的误导性声明。McKendrick还在知情的情况下参与了同样为非法运作和推广的塞拉利昂的Capital Carbon Credits计划。

 

McKendrick在整个计划中涉及的损失超过1500万英镑。2018年3月,法院对FCA的索赔作出判决,并命令McKendrick向FCA支付损失,以便将损失返还给投资者。

 

自那以来,McKendrick已被宣布破产。

2013年,FCA采取行动时从法院获得了针对McKendrick的冻结令。根据2018年3月的判决,法院进一步下令冻结McKendrick的资产,要求他披露所有资产,并阻止他处置这些资产。

 

McKendrick违反冻结令,指派妻子管理他的购房出租房产投资组合,佣金率远远高于他付给前几任出租代理人的佣金。然后,他把这些房产的租金收入转给了妻子。他没有披露这些安排。

 

因此,FCA向法院提出了旨在查明这些资金去向的申请,以便为投资者追回这些资金。作为回应,McKendrick承认自己违反了冻结令,并最终提供了资金去向的账目。FCA将确保为投资者追回尽可能多的资金。

 

2019年3月1日,法院以藐视法庭的罪名判处McKendrick入狱,原因是他违反了FCA获得的冻结禁令。

 

在宣判McKendrick时,法官Marcus Smith指出,McKendrick已经认罪,并为这些违规行为道歉,但这些违规行为是多种多样的、蓄意的,意在阻挠法院的命令。这些钱都被McKendrick用于自身利益。

 

法庭表示,McKendrick本该被判处12个月监禁,但由于其认罪,并真诚地试图弥补未能提供完整准确信息的过错,法庭已对其从轻处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