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开局一把“屠龙刀”,熊猫直播没玩好,倒闭都是王思聪的错?

2019/3/10 19:55:00

null


“所有老用户都来送行,新增安装400%+,好多老主播回来开播……多么希望这只是一次营销事件。”熊猫直播首席运营官张菊元说出了最后的悲壮与无奈。

3月8日,熊猫官方正式关闭服务器,官微也发出了告别。前一日,张先生发文称:“被迫选择这样的结束,是一个无奈而又最理智的选择。”只剩下彼此祝福与江湖再见。

然后,各路主播纷纷去总部和自己的管理员道别,各种末日狂欢。业界更是议论纷纷,有洗地的,有鸣冤的,还有叫嚣着该死的,甚至准备明年清明给“烧香”的,无奇不有。

但无论如何,直播江湖上再也无“熊猫”身影,这个国民老公王思聪打造的游戏及娱乐直播平台彻底凉凉,江湖只剩虎牙、斗鱼双雄争霸。 

此事,大多分析,要么认为2017年后22个月没有融资,王思聪放任,管理层没作为,资金链断掉,要么说王思聪太任性,轻易放弃网易等大厂投来的橄榄枝……总之,都是国民老公的锅。


null


不过,事实真是如此么?“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一切都怪(靠)王思聪?让咱们透过现象看本质。

开局一把“屠龙刀”,为何这般下场?

其实,3年前,熊猫诞生时绝壁是含着金汤勺的,当时,老板王思聪不仅投入大量金钱,而且卖了自己的面子,把游戏圈10年认识的真大拿都聚集到旗下。

当时,PDD、若风、Miss都是响当当的台柱,3000万元/年的签约费拉起行业“新标准”。

更开先河的是,尹素婉、韩国女团T-ara也被拉进熊猫,鹿晗、陈赫、杨颖、林俊杰、郑恺等大腕还为熊猫友情站台,谁红谁上。

后来还有做360产品经理出身的张菊元加入,带入了很多技术派、运营派高手。

所以,用游戏行话说,熊猫真是“开局一把‘屠龙刀’”,创业的三大硬条件:资金、资源、技术杠杠的,比起依托于YY的虎牙、出生于二次元领域的斗鱼,它所拥有的种种,都令人羡慕。

可惜“福兮祸所伏”,张菊元的到来,既帮助熊猫获得360的6.5亿元投资,同时也带来了一批“新高中层”,这些人并非游戏行业出身,与创始团队的游戏老咖们出现矛盾。

当时,就有一位业内的朋友告诉小郝子,一个“乱”字难以形容,熊猫的管理开始变味,更多的非“江湖”人士并不能赢得业内“朋友”们的认可和投入。

尤其后来张先生为撕葱量身定做了《Hello!女神》的综艺节目,被公众称为“王思聪选妃秀”,它虽然话题感十足,只是套路太多,很快审美疲劳,速热速凉,没有成为网综爆款,后还因低俗等问题被监管单位叫停。

不过,这个花费数亿的节目据说深得撕葱之心,张先生因此坐稳COO,也开始将熊猫带向泛娱乐直播,做起了“迪士尼的梦”。

后来,创始团队成员逐渐离开,熊猫的一流游戏主播转投更专注的虎牙、斗鱼,泛娱乐高投入,低回报(主要是营收和用户活跃上不去)的特征越发明显。熊猫与两强的差距逐渐被拉开。


null


于是,从尹素婉向王思聪讨薪开始,熊猫负面不断,张先生口中的“即将盈亏平衡”、“商业化落地”变得遥不可期,新投资方不能认可战略方向。结果,只能是“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宴宾客,眼看它楼塌了”。

王思聪的锅到底该怎么算?

当然,作为企业的负责人,王思聪对熊猫的倒闭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以张先生为首的管理层有更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更该明白撕葱“没有超能力,只有钞能力”的本质,着力于三大软条件“组织、管理、价值观”,脚踏实地,而不是天马行空。

实话实说,直播是个更底层的功能性应用,它与淘宝结合就能带货,它与游戏结合就能带入迷弟迷妹们的打赏,原本熊猫只要安分游戏主业,应该还有一搏的能力。

仔细看已经上市的虎牙,就是拿住移动游戏崛起这波红利,专注此类直播,由此获得上亿月活跃用户,单季度直播的营收就高达14.4亿元,游戏天地,大有可为。

可惜,张先生盲目为撕葱上“眼药”,营造了泛娱乐的“大梦”,他不仅成立了一系列以“香蕉”为名的娱乐类公司,还把熊猫当作终端的试验场。挤压了原来游戏主业的生存空间。

期间,张作为准CEO,一个最高管理者,却没有能积极影响和管理撕葱的预期,形成正确的战略观、执行观。

按照管理大师德鲁克所说:一个卓越的管理者,“需要有时候像鹰一般飞得足够高,才能纵览全局。但有时候又需要飞得足够低,才能有把握一击必中,而在这高与低之间的调节,考验能力高下。”

显然,产品经理出身的张先生远达不到这样的高度。结果才有一系列事件的不断恶化。不能像张勇之于马云,刘炽平之于马化腾,面对一个任性惯了的撕葱,张如何能搞出什么“大事情”?

更可怕的是,3月7日,网上几位自称熊猫前员工的人爆料内部腐败。其中有文章直指“担任游戏主管的马某”,贪污严重。他在熊猫的签约主播和公会中收受回扣,高达15%。

“其中,马某曾经熊猫一次高价签约的英雄联盟大主播,从中拿走34万”;在一次吃鸡主播的转会中,马某从180万的高薪中直接拿走40万。主播不给钱就会被排挤走。”

若此事属实,管理层更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亏空公司财产可以索贿罪起诉,投资人也有权力追索相关责任人连带责任。

即便爆料不完全属实,有这样详尽的数字、案例,也绝非空穴来风,说明公司内控管理有极大的问题,让牛掰又守法的游戏公会、主播只能远离,自然加速公司衰落,管理层必须对此负责。


null


所以说,熊猫倒闭,别把板子只打在王思聪的身上,作为管理层,同样要扛“锅”。若按照传闻的,走破产清算程序,熊猫的事件还是“连续剧”,后续员工、主播、公会的追索还有更多料会爆出,谁将为之负责,必有裁定,咱们拭目以待。

的确,互联网创业是一场战役,结局或是千秋标榜,或是万古遗憾。只是熊猫这幅树倒猢狲散的场景,真让人想起《红楼梦》那段:“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郝智伟

    总访问量:64079
    全部文章:167
前《IT经理世界》杂志资深记者,爱电商,爱移动,爱娱乐,爱数据,爱金融,专注做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获得中国管理案例中心,2009-2010年度最佳商业案例奖,百度百家、网易新闻客户端、搜狐新闻客户端、今日头条、一点资讯、派代网等媒介有专栏,公众号:郝闻郝看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