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华为怒怼的“889条” 政治问题还是法律问题?

2019/3/9 10:36:00

 ??1.png

(图片来源:新浪)

华为反击了

3月7日上午10点,华为在深圳总部举行新闻发布会宣称将在华为美国技术有限公司所在地得克萨斯州对美国政府进行起诉。

 

依据媒体报道,诉讼原告为:华为美国技术有限公司、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被告为:美国政府、美国总务署署长Emily Webster Murphy、美国劳工部长Alexander Acosta、美国卫生与社会服务部长Alex Azar II、美国教育部长Betsy DeVos、美国农业部长Sonny Perdue以及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Robert Wilkie。

 

华为将根据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中的正当程序条款以及美国法典第28编第1331、2201和2202节提起诉讼,同时提出对于去年通过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John S. McCain 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for Fiscal Year 2019)第889条提出违宪审查。

 

惹争议的“889条”

国防法案于2018年7月26日先由众议院通过,随后8月1日在参议院以87比10票通过,12天后,特朗普签署法案。

 

而就在国防法案通过的背后,是中美贸易战的你来我往。6月美国公布对华征税清单,中国随即发布公告对原产于美国约500亿的商品加征关税;7月6日美国表示于美东夏令时间当日0时01分(北京时间6日12时01分)起对华征税清单的第一部分生效,同时,北京时间6日12时01分海关总署决定中国对美部分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措施开始正式实施……


??2.png

??3.png

889条以“禁止”的否定性条款方式对电子通信服务及设备作出规定,禁止机构使用或者采购;禁止贷款或者提供资金,不仅包括直接行为,还特别指出再签订或延长合同以使用或者采购的行为亦属于被禁止范围。

另外其在(f)项所做定义(Definitions)内容特别指出:

2)COVERED FOREIGN COUNTRY.—The term “covered foreign country” mean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术语“包括的外国国家”,特指中国

(3) COVERED TELECOMMUNICATIONS EQUIPMENT OR SERVICES.—The term “covered telecommunications equipment or services” means any of the following:

(A) Telecommunications equipment produced by Huawei Technologies Company or ZTE Corporation (or any subsidiary or affiliate of such entities).

术语“电子通信设备或者服务”意味着:

华为技术或者中兴公司(以及关联实体)生产的电子设备;

(B) For the purpose of public safety, security of government facilities, physical security surveillance of critical infrastructure, and other national security purposes, video surveillance and telecommunications equipment produced by Hytera Communications Corporation, Hangzhou Hikvision Digital Technology Company, or Dahua Technology Company (or any subsidiary or affiliate of such entities).

出于对公共安全的目的,政府设施、物理安全监测的关键基础设施的安全,以及其他国家安全目的,包括由Hytera通信公司、杭州Hikvision数字科技公司,或者大华科技公司(或任何子公司或关联的实体)生产的视频监控和电信设备;

(C) Telecommunications or video surveillance services provided by such entities or using such equipment.

此类实体提供或者使用此类设备的电子通讯或者视频监控服务;

(D) Telecommunications or video surveillance equipment or services produced or provided by an entity that the Secretary of Defense, in consultation with the Director of the National Intelligence or the Director of the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reasonably believes to be an entity owned or controlled by, or otherwise connected to, the government of a covered foreign country.

国防部长与国家情报局长或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认为提供服务或者设备的实体为中国所实际控制。

 

华为就第889所提出的违宪审查正是基于其作为法案条款之一,通过对交易行为进行禁止与限制,已达到事实上影响甚至意图禁止其在美国的生产销售行为,不仅如此,其法案及条款的实施没有提供任何“救济”途径,这也意味特朗普政府公开认可:一旦陷入国家层面的贸易战,任何国家的公司都将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4.png

(图片来源:网络)

 

华为中兴不是特例

国防法案除了889条之外,也纳入了FIRRMA(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 OF 2018.),虽然据FIRRMA所述,其目的在于防止外国投资者影响其国内领先科技导致国防遭受损失,但其实明眼人都明白,枪炮已指向中国。

 

1975年,为调查对美国公司造成国家安全威胁的企业,福特总统签署了“第11858号行政令”,确立CFIUS建立目的。1988年,美国国会通过《国防生产法案》(The Defense Production Act of 1950,DPA)的埃克森?弗罗里奥修正案(The Exon-Florio Amendment),修正案赋予美国总统权力暂停或中止交易,只要有可信的证据(credible evidence)认为外国并购会危及美国国家安全,并授权CFIUS作为该条款的执行机构,负责对外资并购交易进行国家安全审查。

 

然而美国国会研究处也指出,先前CFIUS机构的运作事实上长期处于相对模糊的状态,且缺少透明度,在FINSA之后的的FIRRMA法案不仅提供了拓宽了CFIUS的权利范围,去判别“新兴基础科技”,也将自愿申报转变为强制申报,CFIUS就此拥有了一切对中国投资者进行审查的权利。

 

并于10月10日,美国财政部发布作为FIRRMA过渡期的“试点计划的暂行监管规定”称目的“为保护美国关键技术及知识产权防止存在潜在的、有害的国外并购”,其所附上的产业清单中,半导体、飞机制造、芯片、甚至生物科技研发都赫然在列。

 

向美国法院起诉的华为此时已不仅仅是一家生意受损的企业。

 

输还是赢?

我相信大部分看客都在猜测这起诉讼的输赢,其中也会有很大一部分人明白这起诉讼的政治意义已大于法律意义。

 

国外媒体也表示有些法律专家认为华为很有可能会输了这场诉讼,尤其国会已做的涉及国家安全的决定法院并不愿意对此作出二次裁决,也有部分律师认为华为即使知道赢面很小,此举可能是希望获取公众的认可。

 

案件中所提违宪审查起始于马伯力诉麦迪逊案件,此案也首次引发了政治问题理论。当时的大法官马歇尔指出,“有一类宪法案件联邦法院是不能查的,因为所涉及的问题是政治性的。”也因此,在三权分立的美国,违宪审查虽然成为了天然弱势的法院用以平衡权力的利器,其行使也必然需要慎重,甚至约束自身权力以避免产生宪政的混乱局面。政治问题理论便是最好的例子,然而其里程碑式的“贝克诉卡尔案”也在说明司法政治化、政治司法化的趋势逐渐凸显。

 

此次,华为铤而走险的行为也将美国法院的司法权独立问题拎到了全世界的面前,立法、司法、行政权在分割过程的原罪逐渐显形。

 

萨缪尔?亨廷顿认为体制是一套“稳定,有明确价值观,重复性的行为模式”,特朗普政府下,体制的稳定性正以可见的速度带来“政治衰败”。

 

??5.png

(图片来源:pixabay)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