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汇源果汁困局:被停牌、债券违约、高管频繁离职

2019/3/2 10:12:00

作者:佩韦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喝汇源果汁,走健康之路”、“喝汇源,才算过年”这些广告语令很多人耳熟能详。如今,这样一个令国人骄傲的品牌,汇源果汁(01886.HK)正遭遇舆论缠身,着实令人惋惜。

2019年1月以来,汇源果汁已有执行董事崔现国、独立非执行董事赵亚利在内的6名高管辞职。

1月25日,汇源果汁董事会宣布公司近期收到债券持有人发出的赎回通知,要求公司于2019年1月24日或之前按可换股债券本金额120%的赎回金额(即12亿港元)赎回全部可换股债券。亦须于2019年1月23日到期日按可换股债券的本金额102%(即10.2亿港元)进行赎回。

而此时,汇源果汁因违规向集团贷款,被港交所强制停牌10个月了。

有人说,是电商的兴起、新兴品牌果汁造成了冲击。但是过去几年,汇源果汁所在的果蔬汁类业消费量均保持约10%增速,2018年更是有望突破70亿公升。

行业整体向好,市场环境可以说是不背锅,那更多的就是自身原因了。

停牌10个月复牌漫漫

2018年3月29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在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没有签订协议,也没有对外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向汇源旗下的北京汇源(大股东朱新礼持有该公司绝大部分股权)借出了42.75亿贷款。

这一行为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

随后的同年4月3日,汇源果汁宣布停牌,并延迟刊发2017年的年度业绩报告。汇源果汁停牌时股价为2.02港元,市值接近54亿港元。这一市值相比2007年上市时6港元的发行价,下跌近三分之二。

自此,汇源果汁被迫停牌。

同年6月,港交所介入汇源果汁违规事件,要求汇源对公司股票复牌列出的相关条件,包括对相关贷款进行法证调查、公布调查结果、公布所有欠缺的财务业绩等。称如果汇源果汁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达成所有复牌条件,港交所上市部将展开取消其上市地位的程序。

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退市是非常大的惩罚。所以在公司努力复牌的当口,汇源果汁发生债券违约,对于公司的压力可想而知。

此次违约的债券涉及两笔。一笔是2019年1月23日到期的10亿港元债券,一笔是2月16日即将到期的1000万美元的美元债券。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至2016年,汇源果汁扣非归母净利润已经连续六年为负值,2017年公司收入为53.82亿,同比下降6.26%,但实现了净利润1.35亿元。于此同时,公司总债务却在增加,截止2017年底,公司负债总额已高达114.02亿,资产负债率51.8%。这114.亿的负债中有84亿都是通过银行、公司债券、融资租赁等渠道得来的借款,所以面临高昂的利息压力。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背景,针对密集的高管辞职,汇源果汁2月25日接受媒体采访时驳斥了高管离职与贷款问题相关的说法:称董事崔现国退休,独立非执行董事赵亚利因其他工作职责”辞职,独立非执行董事梁民杰、许清流、阎焱,均为投资人或投资机构代理人不是公司的高管。但是这种说法,并没有缓解资本市场对公司经营状况的担忧。

为什么走下神坛

汇源果汁走向神坛,从未能成功被可口可乐收购开始。

回想那时,汇源果汁正值鼎盛时期。面对国民企业即将被收购一事,引起了普罗大众的激烈热议。微博还曾推出“是否赞同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的网上调查,超过55万参与投票的网民中,80%投了反对票,60%表示不看好。在舆论的裹挟之下,这笔收购案最终被商务部驳回,理由是汇源是保护民族品牌。

就此,不仅将朱新礼对于未来的规划彻底打乱,也让汇源的发展失去了方向。

朱新礼作为汇源果汁的创始人,从始至今拥有汇源果汁的绝对控股权。但是,对于自家企业的发展却败给了舆论。十年前的9月1日,朱新礼中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躲进了一个小山村,一个人发了三天呆。

朱新礼面对此事如此崩溃完全源于其经商理念。

事发之后,朱新礼曾在记者见面会上表示,“企业要当儿子养,当猪卖。这是市场行为,你算得账要去做,算不得账你不要去做”。可以说朱新礼对汇源接下来的发展全然没有规划,唯一的规划就是卖给可口可乐。然而在他已经找到这全世界最棒的接盘手,并为之忙碌两年,只欠东风的时候,就这么被否了,换做是谁都会不甘心。不仅如此,此次禁止收购令还是自《反垄断法》上线以来的第一例。

在可口可乐收购被否之后,汇源果汁的净利润开始出现大幅下滑,负债总额也在逐年增加。这就使朱新礼不得不硬着头皮重新规划一切。

朱新礼依然没有放弃为汇源找新的买家。2010年,赛富基金以每股6港元的价格买下第二大股东达能所持汇源全部股权。而后,汇源便进入了动荡的轮番换帅阶段。

家族管理积重难返

直至今日,朱新礼用的高管基本上都是自家人,由于强烈的家族管理色彩,汇源的管理体系受到了外界的猛烈抨击。

我们看到朱新礼的女儿朱圣琴现任汇源集团执行董事、副总裁,朱新礼的女婿高勇曾是汇源果汁副总裁。弟弟朱新德曾担任汇源果汁总经理,侄子朱胜彪曾担任汇源果汁法定代表人、并负责汇源果汁旗下北京汇源饮用水公司(后因商标授权纠纷被朱新礼撤职)。

有知情人士对外透露,汇源果汁难有改观的深层原因是由于朱新礼一直没有放权。公司内部的家族管理弊病积重难返,职业经理人很难在公司内部放开手脚改革。

然而汇源并不是没有改变家族产业的想法的,只是朱新礼在汇源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仅仅请来一个职业经理人,最多只能算是安抚股东,治标不治本。

从2006年开始,汇源就已经启动外援,不断地更换职业经理人。

朱新礼首次尝试从可口可乐挖来陈志强,在汇源果汁担任副总裁,主管销售与营销。然而陈志强很快就发现了在汇源朱氏家族的势力很大程度上对他造成阻碍,仅在3个月后,便离开了汇源。

不仅如此,朱新礼在面对往日的资本运作助手路长青时也是如此。路长青曾在可口可乐收购失败后的诸多合并、拆分事宜中为汇源筹谋划策,担任资本运作的主力。

然而,就在汇源上市后的第三天,朱新礼曾在内部会议上批评路长青“不要功高盖主”。朱新礼的控制欲和不安全感似乎难以容忍有实力的非亲信留在身边。

就连达能派驻到汇源的负责战略规划的副总裁毛天赐也曾对达能方面自嘲过“我是汇源的首席模特”,除了一些露面的场合,他平时在汇源没有什么话语权。

2013年7月15日,汇源果汁宣布苏盈福出任公司行政总裁。这一次,或许是意识到家族企业的弊端将后患无穷,朱新礼励志整改,拉来了李锦记往日的执行总裁苏盈福,并难得大方的许诺604.23万股权激励计划。希望汇源果汁能像李锦记一样,从一个家族企业中蜕变出来,实现“去家族化”,用现代企业的公司治理制度带动汇源果汁走向一个新的高峰。

苏盈福来到汇源后也确实给汇源做了很多改变。

苏盈福上任两个月,撤掉了所有事业部,解散了朱新礼成立的七个特区、二十个大区,并将市场重新划分为七个大区。他还关注利润,要求销售人员砍掉影响利润的环节。2013年底,汇源还提高了终端价格,把不同级别经销商重新划分、同时保证他们有钱赚。

改革的同时,还带来了他的核心团队:副总裁孟晓强,负责集团整体销售管理工作;副总裁钟嘉祺负责营销策划、跨部门支持工作;副总裁余琳娜,负责人力资源。

可惜的是,汇源果汁的家族观念已经根深蒂固,紧靠苏盈福一个职业经理人的任命难以改变其本质。关键时刻,朱新礼的一句话依旧能够决定汇源的命运。

对此,很多业内的企业家表示,汇源最典型特点就是公司治理结构的先天不足,导致企业缺乏科学完整的组织结构和相对应的高素质管理人员,仅凭管理层主观的经验和常识,依靠口头关系和人情关系来约束职工,使得企业内部控制制度的建设和有效性得不到重视。

国民果汁引发的国民忧虑

汇源集团的内部存在的诸多问题朱新礼并非没有意识到,否则不会选择在企业的巅峰时刻卖掉全部股份。

然而,他却没能如愿。

朱新礼常常自居是一个“农民”。按照他的说法,他当初只是想卖掉产业链下游的果汁生产厂,集中精力和资金,经营产业链上游的果园和水果加工,对于他来讲,市场运作并不是他最擅长的部分。

将企业做大后卖掉,本是企业的自主选择,也是企业家在没有合适接班人时的最佳选择,这样可以保证企业的存活,也给创业者一个退出的机会。

饮料乃是普通消费品,并非关系国家命脉,行业竞争激烈,品牌兴衰乃是常态,连可口可乐都不能保证会永远存活。如今,汇源果汁早已褪去了昔日光环,连年亏损、负债不断增加,而公司的市值目前也仅有50多亿港元。

如今,创业、并购、出卖公司等已经成为资本市场的日常状态,民众也见惯了类似场景。因此不少人开始反思当年对于汇源集团干涉过当,而毁掉了一个茁壮成长中的民族企业。

作为一家国民果汁,身边很多朋友还是常常会选择汇源果汁,希望经过努力,公司能够重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