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富士康成“灯塔”,郭台铭的这头大象能否起舞?

2019/3/1 9:59:00

2019年1月10日,富士康收到了扎根深圳三十年来最值得骄傲的一份礼物。这一天,世界经济论坛(WEF)宣布了全球制造业“灯塔工厂”名单,鸿海集团旗下的富士康深圳“柔性装配作业智能工厂”赫然名列其中,成为中国5家、全球16家工业4.0未来智慧工厂之一,标志着富士康已成为带领制造业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领导者之一。

这正是郭台铭长久以来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

“代工之王”的烦恼

三十年前,38岁的郭台铭意识到珠三角这片生机无限的土地即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信息产品生产基地,毅然选择在摆脱小渔村身份不久的深圳设厂,这需要莫大的勇气。当时的厂房是租来的,设备、材料、技术是台湾过来的,富士康主要从事来料加工业务,只挣取一定的加工费,谁也没有想到,郭台铭的一小步成为鸿海集团发展史上的一大步,正是这一举措揭开了其在大陆创新发展的新篇章。

七年后,原有生产基地已无法满足需要,富士康在深圳龙华开建新厂区,仅仅用了4个月便大工告成。得益于良好的基础设施与娴熟的技术工人,苹果、诺基亚、索尼、亚马逊等知名客户纷至踏来,他们带来了自己的最新产品设计,而郭台铭则负责根据这些设计生产出成品,输向世界各地,顺应全球化产业分工趋势的富士康迅速崛起为全球精密制造、高端制造、先进制造的产业巨头,到了2000年,美国每年排名前10名的PC、手机等畅销IT数码产品约有6成出自富士康。

随后,富士康从深圳出发,逐渐将触角延伸到全国,截至目前,富士康在大陆投资建设了40多个生产基地,每年总出口额平均占大陆的3.9%,累计创汇2374亿美元。2017年,鸿海集团营收为1546亿美元,而富士康旗下的工业富联当年营收就高达3545亿人民币,仅此一项就占整个鸿海商业帝国的三分之一,深圳富士康在高峰时曾拥有100万员工。

在奠定“代工之王”的桂冠后,郭台铭也深受一些意料之外问题的困扰。

凭心而论,这位伟大的企业家成功搭建了一个完美的制造系统,他把复杂工作分解成大量简单工作,使得一些低技能、低学历的人也可以胜任,甚至一些残障人士也都能在这个系统里找到工作,将传统的高科技产业门槛空前降低,通过“重用”基层人口,无需同苹果、Google、微软、BAT产生正面人才争夺,也可以高效、低成本运营一个个庞然大物。

但硬币的另一面是,日复一日、枯燥繁忙的流水线工作加上一线管理层的低水平管理令许多年轻工人不堪忍受。2010年1月23日,19岁的员工马向前在富士康华南培训处的宿舍死亡,这似乎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不同厂区的员工群起而效仿,到了当年11月5日,富士康不到一年就发生了14起跳楼事件,引起社会各界乃至全球的关注。

员工的身心健康成为横亘在一直渴望走得更远的郭台铭面前的一道绕不过去的坎,与此同时,随着经济及产业环境的变化,制造业开始面临劳动力短缺与成本持续增长等多方面的挑战,过去,将生产端放在中国的国内外企业一直享受着这个古老大国的人口红利,近年来也持续被同样的议题所困扰,强调自动化、数字化、网络化甚至智慧化的工业4.0成为业界的希望。

工业4.0的溢出效应

早在2006年,德国联邦政府就在《高技术战略2020》中提出了工业4.0概念,利用物联信息系统(CPS)将生产中的供应,制造,销售信息数据化、智慧化,提升制造业的智能化水平,建立具有适应性、资源效率及基因工程学的智慧工厂,在商业流程及价值流程中整合客户及商业伙伴,最终达到快速、有效、个性化的产品供应,但直到2013年4月才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正式推出,并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新一轮的工业转型竞赛。我国也在2015年5月正式印发《中国制造2025》,部署全面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

第四次工业革命为处于困境中的富士康指明了方向。

当许多人还在观望时,富士康深圳工厂已经在向内地大量转移落后产能,朝着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方向迈进,试图将深圳园区改造成一个覆盖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人工智能的研发平台园区,不仅要对自身赋能,还用大数据、人工智能赋能合作伙伴,提高生产效率。

在郭台铭的全力推动下,深圳富士康广泛采用自动化、网络化、物联网、云端运算、大数据等与智慧制造相关的核心技术,加快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型态协助制造业转型,达成赋能的目的。经过不懈努力,最终与博世、西门子、施耐德、宝洁等知名跨国公司一起,从1000家制造商中脱颖而出,成为全球工业4.0技术运用的典范。

世界经济论坛对深圳富士康给予了较高评价,认为其在专门生产智能手机等电气设备组件的工厂中采用了全自动化制造流程,配备了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型设备自动优化系统、智能自我维护系统和智能生产实时状态监控系统,真正实现了“关灯工厂”,在注重优先利用第四次工业革命技术的前提下,令生产效率提高了30%,库存周期降低了15%,是智能制造的表率,被称为“灯塔工厂”。

据了解,富士康深圳关灯工厂已基本实现了熄灯状态下的无人自主作业,全部生产活动由电子计算机控制,自主研发的雾小脑将海量设备连接至边缘计算及云端,应用到表面贴装、数控加工、机器人、组装测试、环境数据采集等场景中,覆盖全行业数据采集,而机器人+传感器的模式,则开发出机器人AI的自感知、自诊断、自修复、自优化、自适应功能,能在提高产品良率的同时降低成本浪费。

此次入选制造业灯塔工厂网络的深圳关灯工厂,整个项目共导入108台自动化设备,并全数完成联网化。在制程中SMT导入设备9台,节省人力50人,节省比例为96%;总成导入设备21台,节省人力74人,节省比例79%;测试部分导入设备78台,节省人力156人,节省比例88%。整体项目完成后,人力节省280人,人力节省88%,提升效益达2.5倍。

除了经济效益方面的提升外,发生在富士康的不幸事件概率也在显著下降,近年来,除了2018年1月6日郑州富士康一员工因索要返费未果跳楼外,鲜有其他类似事件的报道。

郭台铭的新挑战

不过,对于已经在大陆投资建设了40多个生产基地的富士康来说,深圳一个厂区入选灯塔计划远远不够,郭台铭希望旗下的所有至少大多数工厂都能完成关灯工厂模式改造,最终实现自己的大象起舞之梦。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2017年7 月10 日,郭台铭决定设立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后通过收购富士康部分资产,逐步形成一个全球领先的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及工业机器人专业设计制造服务商。

去年6月8日,戴着独角兽光环的工业富联登陆A股,成为近年来内地融资额最大的IPO,上市首日开盘涨44%,股价达到19.83元,市值达到3900亿元,IPO第一天就坐上A股科技股市值第一的宝座,总市值一度突破5000亿元大关。

通过上市,郭台铭成功募集到271亿元,原本野心勃勃地计划聚焦于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云计算及高效能运算平台、高效运算数据中心、通信网络及云服务设备、5G及物联网互联互通解决方案、智能制造新技术研发应用、智能制造产业升级、智能制造产能扩建八个部分进行投资,进行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转型,灾难不期而至。

作为富士康最重要的客户,苹果在2018秋季新品发布会后没有延续以往的好运,10月以来需求疲软,不得不大幅调整订单,有数据显示,苹果在富士康的原订单需求基础上消减约500万部。两个月后,苹果再度痛下杀手,要求供应商在未来三个月内将新款iPhone减产10%。修订后的计划显示,今年1月至3月期间,苹果新、旧iPhone的整体计划产量将从先前预测的4700-4800万台下降至4000-4300万台,未来很可能会进一步下调。

与此同时,库克又遭到高通的暴击,受双方之间的专利纠纷影响,苹果已经在中国、德国等市场收到了法院颁发的禁售令,可能会对其市场销售造成更多难以估量的影响。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愈演愈烈的苹果与高通专利纠纷有可能还会导致原本属于富士康的订单向和硕等竞争对手流失。这对于为苹果投入了大量生产线规划的富士康无异于当头一棒。“鸿海集团预计裁员34万,明年要削减29亿美元运营成本”的报道不胫而走。富士康内部流出的备忘录也显示,该公司将在2019年大幅减少开支,最高可能达50%,约200亿元,其中,iPhone业务就将缩减60亿元开支。

在主业不振的背景下,美国威斯康辛州液晶显示面板工厂前景不明朗,富士康珠海芯片项目、印度工厂等等都需要大笔资金,导致郭台铭焦头烂额,无暇他顾。

过去八年来的转型虽说不尽如人意,幸运的是,平稳运行的代工主业利润率虽低,仍然可为郭台铭提供足够的辗转腾挪空间,各种尝试即使造成一些折损也不足为虑。然而,代工主业的震荡却使富士康眼下正遭遇成立以来最大的挑战,郭台铭还能顾及通过规模化应用4IR技术的真实生产场所/工厂,实现大规模部署吗?(首发于英大金融杂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