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300亿行业利润灰飞烟灭 重压之下第三方支付谁更厚道

2019/2/25 16:28:00

业界良心支付宝,也顶不住巨大的财务压力,开始对信用卡还款收费了。

蚂蚁金服称,从3月26日起,通过支付宝给信用卡还款将收取服务费。

跟其他信用卡还款收费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同,向来厚道的支付宝,提供了每人每月2000元的免费额度。

如果还款额度在2000元以内仍然免费,超出2000元的部分按照0.1%收费服务费;如果用户需要提升自己的免费额度,可以通过支付宝积分进行兑换。

支付宝调整信用卡还款的规则并非首例,2018年8月1日,微信支付已经对信用卡还款进行收费,每一笔收取0.1%的手续费,但未设置免费额度。

相比较而言,无论如何,支付宝还信用卡更划算一点,用支付宝至少要比微信支付便宜2元。

支付宝表示,收费的原因是“综合经营成本上升较快”,调整信用卡还款的服务规则是为了减轻部分成本的压力。

微信支付收费的时候则表示“每一笔还款背后都会产生支付通道手续费,为了使广大用户享受部分免费的产品体验,腾讯财付通一直在投入成本进行手续费补贴”。

1、免费的终结

“免费”一直是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阵营发动摧枯拉朽式攻击的杀手锏,账户之间、提现、甚至通过第三方支付实现银行间免费转账,支付宝迅速崛起。

不过,收费一直是悬在互联网金融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3月1日,微信的零钱提现开始收费。每位用户(身份证维度)有终身累计1000元免费提现额度。超出1000元部分按银行费率收取手续费,目前费率均为0.1%,每笔最少收0.1元。

半年后,支付宝跟进。

2016年10月12日起对转账到银行卡和账户余额提现两个业务收费,同一身份证下的多个实名账户终身共享2万元基础免费额度(含转账到银行卡、账户余额提现),超过额度后超出金额按照0.1%收取服务费,最低0.1元/笔。

支付宝仍然是留了两个口子。

1、基础免费额度使用完结后,实名用户可在支付宝客户端操作转账到卡及提现时使用蚂蚁积分兑换更多免费额度;2、以上收费规则不对这些业务生效:从余额宝页面操作转出到卡、转账到支付宝账户。

一般来说,支付宝用户每年都能积攒上万蚂蚁积分,这些额度足够抵扣。转账到余额宝当过桥,也可以绕过这个收费。

相比较微信支付而言,做过16年支付业务的支付宝应对收费更加人性化,也给出了更好的解决方案,毕竟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都是10亿用户级别的产品,在全球互联网产品中,仅有Facebook旗下的几款应用能达到这个级别,牵一发而动全身,每个微小规则的改变,放大来看,都牵扯亿万用户。

2、三方与四方

2011年5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第一张第三方支付牌照给支付宝,从此第三方支付纳入央行监管之下。

2015年12月8日,最后一张第三方支付牌照发放完毕,总共发放了271张,经过合并注销等,第三方支付总数停留在243家。

在央行的管理下,靠丛林法则、免费模式的第三方支付,灵活性大大减少。

在监管介入之前,最初行业的一些规则,都是行业先行者支付宝建立的,比如支付机构与银行的“直连”模式。

第三方支付刚兴起时,无法实现与所有银行的互联互通,支付宝就在不同银行开立账户进行资金的划转调拨和信息转接处理业务。

在这个模式下,第三方支付与银行之间联通的交易成本就比较低,支付宝与200多家银行实现了直连,可以说已经包打天下。

直连模式下,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之间清算,原本应该通过银联或者跨行清算系统的业务转化为备付金账户之间的资金划转。

这种直连模式是中国独有。在国外,第三方支付机构都是通过卡组织连接银行。比如美国最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PayPal,主要以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虚拟账户作为支付账户,且该虚拟账户与银行账户相绑定。

直连模式下,分肥的人少,第三方支付公司与银行直接协商,可以把提现费用降到极低。

在监管介入下,直连模式下的第三方支付、银行、商户的“三方模式”被打破,加入了清算组织网联的“四方模式”。

在四方模式中,第三方支付跟银行断直连,所有的资金必须通过清算组织也就是新成立的网联。

2017年8月4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向金融机构下发了《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联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到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也就是业界俗称的209号文,该文件要求,各银行及支付机构应于2017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相关准备工作。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

“三驾马车”变成“四马分肥”,虽然目前网联的收费标准并未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网联不是慈善机构,网联的运行肯定是有成本的,这个成本羊毛出在羊身上,肯定是行业共担。

网联的收费也有迹可循,可以参照银行卡清算组织的收费标准,也就是银联的收费标准。

2013年调整后的刷卡手续费后,分为四档,餐饮类收0.13%,一般类收0.08%,民生类0.04%,公益类免费。

网联的收费标准虽然没有公开,但长久来看,网联的运转,跟银联类似,最大的收入来源应该是手续费,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占第三方支付超过90%,这个钱大头当然来自这两家。

未雨绸缪,早点提高提现和还信用卡的费率,不管是支付宝还是微信支付,在网联出现那天起,就注定要干这件事了。

3、谁更厚道?

2018年,一直处于盈利的蚂蚁金服首次出现亏损。

2017年蚂蚁金服向阿里巴巴支付的利润分成合计达到7.9亿美元,根据之前约定37.5%的分利润比例计算,蚂蚁金服217年全年税前利润是21亿美元,折合141亿元。

2018年阿里巴巴拥有了蚂蚁金服33%股份,蚂蚁金服不必向阿里巴巴分成税前利润,不过蚂蚁金服却出现了亏损。

目前蚂蚁金服收入构成大约有三块,分别是支付连接、技术服务和金融服务,分别约占比40%、50%和10%。

微信并没有独立出来,支付和云服务组成“其他”业务收入,在2018年第三季度,该项收入202.99亿元,占腾讯总营收的四分之一,增长率高达69%,是腾讯业务线上增长最快的板块。

腾讯在财报透露云服务收入本年首三季收入超过60亿元,也就是说其他这块收入中,云收入恐怕只占十分之一,绝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微信支付。

微信支付的用户超过10亿,只要稍微对用户收费,就能带来巨大的收入,这也是面对游戏严厉监管的时候,腾讯营收不断攀升新高的秘密所在。

同样面对困境,支付宝选择了放水养鱼,通过补贴的方式进行利润返还,扩大用户规模,进行并购和业务创新。

微信支付已经进入收割阶段,在通过红包大战和线下补贴之后,在腾讯进入困难时期,微信支付进入收获季节,成为重要收入来源,反哺主业务。

不管哪种选择,都是公司自主的商业抉择,并无对错之分,不过对用户来说,支付宝处处留出口子,让利用户,显出了对互联网金融的谙熟,也多了一份温情。

4、消失的300亿

刚刚过去的2019年1月,是第三方支付的一次大限考验。

根据央行的规定,2019年1月14日,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实现100%,第三方支付机构在商业银行开设过的备付金账户,必须在2019年1月16日之前全部销户。

从2015年开始,央行开始整治互联网金融,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备付金就是重要的一个课题。

央行对备付金的定义是“非银行支付机构预收其客户的待付货币资金”,包括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账户余额以及结算前沉淀资金等。

据统计,2018年支付机构的备付金规模超过了1万亿元,其中支付宝和财付通占据了90%。

备付金一般存在商业银行,产生的利息,一直以来是归第三方支付公司所有。但根据央行新规,备付金集中存管于人民银行,并不计算利息。

也就是说,央行消灭掉了许多第三方支付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

第三方支付公司汇付天下上市财报显示,2017年末备付金利息收入6160万元,占当年净利润的46%。

也就是说,很多第三方支付公司净利润一半都来源于备付金利息,央行通过法律手段,将这块行业大蛋糕一举消灭。

按照备付金协议存款的利息,一般是3%左右,1万亿元的备付金能产生300亿人民币的利息。

根据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占比,支付宝大约有200亿元,财付通有100亿元,一道新规,这些利润就此消失。

一下子损失上百亿的纯利润,任谁也不能无动于衷,如果这时候第三方支付机构向用户伸伸手,于情于理都应该理解。

这个特殊时刻的克制,才能体现出一家公司是否真的愿意考虑长远利益,在蛋糕变小的时候,切蛋糕的刀偏向哪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