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锤子、人人车、天象互动... 成都创业圣地光环何以消退?

2019/2/19 15:46:00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以来,成都毫不犹豫的抢了同为西南重镇--重庆的光环,成为了全国有名的互联网创业示范城市。

  伴随着BAT、华为、京东等巨头的落户,《王者荣耀》、《花千骨》等现象级IP的层出不穷,1000多家游戏公司在成都大地诞生,成都逐步塑造了“创业新圣地”的城市人设。

  然而,近期一切的态势都在表面,成都创业新圣地的人设正在崩塌。

  先是因为《花千骨》一炮而红的成都文娱明星企业天象互动,自我腰斩估值,20亿贱卖给爱奇艺。这20亿,爱奇艺实际上支付了12.7亿元,剩余的则为后续对赌补足。

  随后被当做成都“引进来”代表的锤子科技,资金链断裂,拖欠供应链货款,再次濒临破产倒闭。

  而就在2019年2月18日,号称刚刚拿到成都40亿资金支持的人人车,也被传出即将破产倒闭。虽然人人车第一时间做了辟谣,但封面新闻记者18日下午实地探访了成都人人车包卖业务运营中心。发现该中心已大门紧闭,门窗上张贴着“变相裁员、克扣工资、赔偿还钱”以及“无良人人车”等字样。

  如果只是上述个别明星企业的起起伏伏,当然不足以支撑本文的论述。

  一个形成多方共识的事实在于,成都游戏公司数量正在大幅萎缩。有多家媒体统计,昔日号称拥有千家游戏公司的成都,现在可能仅仅剩余不到三成,约为300家左右(IT茶馆此前则统计认为,成都拥有研发能力的游戏公司只剩200家)。

  2月18日,人人车破产舆情发酵后,有不少IT互联网从业者就“成都怎么了”或者“怎么又是成都”产生的问题做了讨论。

  话不多说,进入正题,我还是说说我的一些观点。在我看来,成都创业创新之地光环不再,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

  原因一:先天不足

  这里的先天不足主要是指的区位条件所限,所导致的交通、思维、文化产生了与之适应的作用力,进而体现在应用环节的限制。

  蜀地自古以来就是守城之地,而不是开疆拓土之地。各个时代,蜀地起到的是战略大后方的支撑作用,绝非大前方的冲锋作用。

  进入互联网时代以来,我们往往说成都互联网做的好,主要就是指的成都在后端工作做的好,忽视了前端工作的不足。比如全民皆知的《王者荣耀》,实际上是出自成都的一家研发公司,但荣誉和金钱主要被腾讯所赚取了。

  先天不足作为大后方也好好处,它的好处在于当大行业高速狂奔之际,前端冲锋的企业可能喜忧参半,但后端“卖水”提供支撑的肯定会活的很好。

  当然反过来看,当行业大局整体不好之时,前端冲锋的企业可能依然喜忧参半,但后端“卖水”提供支撑的肯定集体活的不好。

  成都创业创新光环破裂的核心原因,就在于此。

  原因二:没有自己的品牌

  虽然互联网是没有国界和地域的,但纵观中美所有优秀的互联网企业,都有很强的地域属性。谷歌、脸书之于加州,阿里巴巴之于杭州,腾讯之于深圳莫不如此。

  成都的互联网企业,但从数量而论,可能位居中国前列。但很少有在成都获得成功的企业,会和成都这座城市进行地域品牌绑定。

  成都的互联网企业,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外来派,一类是本地派。

  外来派主要就是BAT、华为、京东、人人车等在成都的区域集团总部、分公司、办事处等等,这类型企业发展好坏会对成都互联网发展水平带来影响,但在品牌层面不会带来太大影响。

  本地派也分两类,一类是天美这种,给腾讯做OEM代工的研发企业,一类是纯粹的本地公司,比如成都吃喝玩乐、成都吃喝小分队。这两类型中,前者发展好了会赚到很多钱,但品牌影响主要奉献给了巨头公司,后者发展好了就能真正打造成为成都本土明星品牌,但可惜的是后者成功的案例太少,拿得出手来的几乎都是一些本土的微信公号。

  有一句话说的好“假入可口可乐哪天倒闭了,第二天他就可以凭借品牌价值贷款重生”。这说明没有品牌的资产抵抗风险的能力低,这是简单不过的道理,成都互联网的品牌之路任重道远啊。

  当然也有很多企业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开始立足成都,打造世界互联网品牌,比如极米无屏电视。多少年过去了,极米体量做到了20--30亿,但外界不认为这是一家成都企业,相反会误以为是深圳企业,而且是深圳的硬件公司,绝非互联网企业。

  锤子科技作为成都最有名的互联网品牌,有很强的产品力,本来是有希望代表成都甚至带领成都,实现区域互联网品牌大升级的。可惜成也罗永浩,败也罗永浩,四处树敌,把可以成为伙伴的一个个逼走,最终自吞苦果。当然,这也怨不得成都。

  原因三:大环境不好

  2018年,经济界最流行的一个词汇就是“大环境不好”。

  互联网行业作为中国经济的晴雨表,更直接的受到经济下行带来的冲击,发展遇阻,大量的中小企业倒闭,甚至美团、滴滴等巨头型公司也都开启了裁员过冬,行业严峻程度可见一斑。

  区块链、共享、币圈...一个个风口破灭或者行业泡沫被挤掉,产业相关联的一系列企业尤其是后端提供支撑服务的企业,面临更大的困难。

  成都当年被看作创业新城市主要是游戏板块的崛起,然而2018年游戏板块除了受到经济环境拖累,又迎来版号限制的政策不利因素,再加上网民群体的增幅放缓,形势更是雪上加霜。

  大环境如此,北上广深的主流互联网企业都开源节流甚至断臂求生,成都当然不能独善其身,这自然也成为了成都互联网发展遇到问题的原因之一。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留言探讨,微信:dingdaoshi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