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浅谈知网的“知识垄断”

2019/2/18 21:47:00

文丨科技茶馆(kejichaguan)

可能最开始挖出翟天临一年前那句话的粉丝也没想到,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啊”,带出了学术圈这么多瓜。

现在正值开学季,相信每个朋友圈都少不了几个深夜肝论文的同伴,这也是学术圈开八翟天临的主要原因:一群熬到秃头熬毕业的人,听到有人骗学历,总是愤怒的。

从翟天临本人,到他的导师、院长、他曾经的学校北电,以及现工作单位北大,甚至同班同学、高考同届考生,娱乐圈其他拥有高学历的艺人,都牵扯到这场“学术不端”的风波中。

这场学术圈大型查重活动目前以翟天临的2月14日发布的道歉信以及北电、北大的自查结果作为结尾,其中甚至有央视等媒体的参与,可谓给娱乐大众提供了可供消遣全年的大事件。

话说回来,不知知网,真的有这么大能量?

知网,是国家知识基础设施(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NKI),由世界银行于1998年提出。CNKI工程,最初由清华大学和清华同方,在1999年发起。

在多方的支持下,CNKI工程集团经过多年努力,采用自主开发并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数字图书馆技术,建成了世界上全文信息量规模最大的"CNKI数字图书馆",并通过产业化运作,为全社会知识资源高效共享提供最丰富的知识信息资源和最有效的知识传播与数字化学习平台。

就像PS之于设计师,就像CAD图纸之于建筑行业,知网对学生而言,基本等于1+1=2这类基础知识。即使不走学术这条路,本科学生在撰写毕业论文时,也少不了利用知网写文献综述。尽管目前来讲,高校使用的中文数据库还包括维普、万方等数据库,但论及资源之广,大部分师生还是会将知网作为第一选择。

没有高校能绕开知网,收录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的知网,并非免费服务,其背后运营方同方股份于1997年在上交所成功上市,自此成为校企第一股。

去年5月,苏州大学一名大三的学生因知网最低充值限额将知网给告上法庭,最后法院判定知网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知网才改了运行多年的充值标准。

学生为知网的高消费苦恼,更为难的是高校。许多在校生因为享有学校提供的知网入口,能免费阅读知网论文,感触并不深,事实上,知网论文下载1页高达0.5元,硕博论文动辄几十来页,而撰写论文需要查阅的资料是庞大的。

学生的免费权背后是高校艰难的续费。国内多所高校,包括北大、武汉理工、太原理工等多所高校都曾发布公告,宣布暂停续订。据武汉理工大学的说法,中国知网对该校2010年到2016年的报价涨幅达到132.86%。

据同方股份2018年上半年报告显示,同方知网毛利率达到58.8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6057万元。

同方股份这六千万纯利润,实质上来源于知网的垄断经营。

知网的一部分内容,来源于其购买的期刊文献,其中不乏独家版权的国外文献资料。

另一部分,则来源于高校的作者。举个例子来说,知网是我国唯一经国家批准能正式出版博士学位论文的学术电子期刊单位。如果硕士、博士们想要毕业,他们必须先将论文上传知网,并通过查重。而后来的学生,需要将自己研究领域上的论文大致看完,才能大致确定论文方向。

而无论是作为内容提供方,还是内容使用方,知网都鲜少为高校学生支付费用。

换句话来讲,在越来越重视版权的今年,知网相当于窃取了不少高校学生的论文版权。与之相对的,即使原作文想要下载自己论文,也都需要付钱给“论文的搬用工”知网。

这也是公众质疑知网的核心所在, 倘若知网是作为公共资源存在,它理应像图书馆、博物馆等机构一样,免费向公众敞开。倘若这是纯粹的商业行为,对高校产出的论文,它应该付费购买。

当然,我们都能理解,购买文献需要付版权费,独家版权更是价格高昂,文献加工、储存、网站基本运维都需要费用,从知网的定位来说,广告收入也不会太多。

公众反对的始终是高价,同其他公益机构一样,付费+补贴+开放竞争,是公众希望知网能够考虑的发展之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