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从DMV报告看自动驾驶:北京和加州的地缘较量,开放和封闭的思维比拼

2019/2/15 16:10:00

最近,美国加州车辆管理所(DMV),公布了2018年度全世界范围内的自动驾驶路测数据。在所有提交数据的数十家自动驾驶企业中,来自中国的百度,数据方面依旧吸引眼球。百度Apollo 2018年总里程数达到了18093英里,同比增长818%;而年度MPI方面,同比增幅也达到了401%。这是自2016年以来,百度Apollo连续多年在总里程数和MPI方面实现了高速增长。

当然,DMV的报告只是一个方面。在自动驾驶领域,还有诸多指标比总里程数和MPI更为重要。比如安全性、生态虹吸水平、开放程度、量产能力、商业化进展等等。这些才是衡量一个厂商在自动驾驶领域竞争力,更为重要的能力。

如果从DMV报告以及上述更为重要的五点综合起来看的话,在自动驾驶领域,目前仍旧呈现的是谷歌Waymo和百度Apollo“二元对立”的“2+N”竞争态势。北京和加州的地缘较量,开放和封闭的思维比拼,或将成为2019年自动驾驶行业,最为重要的两大看点。

DMV报告值得参考,但是切勿盲目崇拜

“硅谷的地理优势+开明领先的政策法规”,让加州成为了全球自动驾驶行业的“圣地”之一。无论是老牌科技企业,还是新鲜初创的自动驾驶公司,都把加州作为了自动驾驶开放道路测试地点之一。因此,美国加州车辆管理所(DMV)的报告,一度成为自动驾驶领域,最权威的报告之一。

不过,必须强调的是,随着自动驾驶行业不断向纵深领域发展,DMV报告的参考价值也在开始不断降低。对于广大行业从业者而言,盲目崇拜DMV报告已经成为值得警惕的问题。甚至有不少人士已经喊出了类似“别再看DMV报告了!DMV已经不能代表自动驾驶真正水平了”的话语。

为什么DMV报告的权威性,在不长的时间内会快速的下降呢?这其中至少有七大方面的因素:

第一,是地缘优势。加州是谷歌Waymo、通用Cruise等美国自动驾驶企业的“大本营”,因此他们在开放道路测试的运输、部署、协调等各个方面,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相反,外国企业要进入加州测试,都面临着空间、人力、资源等方方面面的掣肘。可以肯定,如果中国也推出一个类似的报告的话,百度Apollo的数字,要比谷歌Waymo的数字高出几十甚至上百倍。

第二,是政策优势。因为大本营本身就在加州,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加持,让谷歌Waymo、通用Cruise很早就获得了加州自动驾驶路测牌照,因此他们可以正规上路的时间,就比其他厂商早了不少,上路早一定程度上就意味着总里程数多。举个例子,百度在加州测试车辆只有4辆,而在国内单是自动驾驶的拍照就拿到超过了50张,参与测试的车辆更是极为庞大,用“客场”的数据和“主场”的数据做对比,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第三,是总里程数这个指标比较初级。客观地说,在自动驾驶刚刚起步的阶段,DMV报告中的总里程数,还是能一定程度上说明各个厂商之间的差距的。但是,现如今自动驾驶厂商路测,“里程”已经未必是最重要的考量之一了,场景、路况、车路协同、人车协同等才是厂商更重点考虑的指标,比如谷歌Waymo的测试倾向选择郊区道路,而Zoox则喜欢选择城市道路,因此“总里程数”的权重,其实是在降低的。打个更直白点的类比,奥拓即使上路10万公里,它也还是奥拓;奥迪即使上路只有一万公里,它仍旧是奥迪,道理就这么简单。

第四,是MPI指标不够客观和精确。MPI实际上是指Miles Per Intervention,说它不够客观都是客气的了。因为MPI现如今在全球范围内,就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定义,各个公司对MPI的理解不同,统计口径也不相一致。一个鲜明的例子就是,MPI的数据统计,在Apple、Uber、Pony.ai等“不同厂商之间,出现了和“总里程数”“背离”的情况。而且MPI数据,还有一定的滞后性,以百度为例,光是2018年10月的MPI就达到1100,同比增幅超过了1,000%,11月份更是飙升到1409。这种趋势,在报告中是很难体现的。

第五,是“程序不正义”。很难想象,在大数据、信息化、智能化时代,DMV报告中的很多数据,竟然是厂商“自主提供”。要知道,对于自动驾驶的厂商而言,这些数据中,哪些可以提供的,哪些不能提供的,哪些需要夸大传播的,哪些需要缩小韬光养晦的,他们的心理,都跟明镜似的。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数据和报告,自然存在“失真”的情况。

第六,是覆盖的厂商不全。DMV报告今年虽然吸引了数十家厂商的“参赛”,但是,仍旧有不少头部厂商没有参加评选。比如,汽车巨头福特等就没有出现在DMV报告的名单里。这就好比一个号称世界级的足球比赛,参赛球队里,少了巴西、阿根廷、德国、西班牙、荷兰等一样。

第七,是覆盖的地域不全。DMV报告如果只是呈现“在美国加州的地界里,全球自动驾驶厂商的路测情况”这一指标的话,那么这没问题。要是如果,想要呈现的是“全球自动驾驶厂商的发展状况”,那么其是有地域局限性的。不仅中国、欧洲等广大地区没有的路测情况没有囊括进去,就是美国本土的亚利桑那州、底特律、匹兹堡等汽车、自动驾驶重镇的情况也没有包括进去。以百度Apollo为例,加州公共道路的测试,和其在中国公共道路、全球封闭场地的测试相比,占比可谓微乎其微。由此,不难看出DMV报告的权威性和含金量,就值得审慎评价。

路测总里程数和MPI只是敲门砖,自动驾驶真正的达摩五指在哪里?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对于吃瓜群众而言,看到的只是谁的数字比谁高,谁的数字比谁大等等最初级的问题。但是对于业内人士,却要知道,路测总里程数和MPI只是自动驾驶的敲门砖,意味着你有“入场”的资格了,自动驾驶真正的达摩五指在——安全性、生态虹吸水平、开放程度、量产能力、商业化进展等五大方面。

先说安全性。自动驾驶不同于其它行业,产品和解决方案的安全性,直接和用户、路人的“生命”相挂钩,因此,安全性成为了自动驾驶行业的天条之一。在DMV报告中,都有着不俗表现的谷歌谷歌Waymo、Uber等,都成出现过严重的车祸等安全问题。

在这方面,中国厂商的表现,普遍要比美国厂商要好。以百度Apollo为例,从诞生至今,一直保持着“0事故”的记录。在过去的一两年的时间里,百度Apollo新增的代码中,安全相关的代码占据了50%以上;为了应对各种路况和突发状况,百度Apollo已经在中国和美国的路测中,跑出了85%以上的路况场景;而且,百度Apollo还专门针对近百款国内主流的车型做安全方面的测试和分析;此外,百度Apollo的汽车信息安全实验室,也同步开启了10多个智能驾驶信息安全方向的研究。

再说生态虹吸水平。无论是谷歌、百度、Uber,还是通用、福特,自动驾驶对于任何一个厂商而言,单打独斗都有着“难以承受之重”,因此产业联合成为了必由之路。在这方面,百度Apollo已经联合了汽车、互联网、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等多个行业的130多家企业和架构,构建了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生态平台。相比之下,以谷歌Waymo等为代表的厂商,呈现的主要还是单枪匹马之勇。以和传统汽车厂商合作为例,谷歌Waymo仅仅和塔塔汽车的捷豹、以及菲亚特克莱斯勒等极少数公司,有着较为深入的合作。

接着说开放。把开放与否、开放程度多少,看成是百度Apollo与谷歌Waymo、甚至是北京与加州之间的区别,一点都不为过。开放的美国互联网企业,在进军自动驾驶的时候,选择了“封闭”的道路,而百度Apollo从一开始走的就是开放道路,以至于百度Apollo从产品角度上看,本身就是自动驾驶的开放平台产品,被誉为是汽车领域的“Android系统”。所以,从这点上看,DMV报告也有相当不够精准的地方,因为涉及到谷歌Waymo的数据,由于都是“内部研发版本”,所以数据基本是不变的;但是涉及到百度Apollo的数据,除了百度自身的之外,还有开放平台上,使用百度Apollo的厂商的数据,这部分数据是没有被计算DMV报告里面的。

实际上,在开放这点上,百度是中国乃至全世界互联网厂商中,最义无反顾的一家之一。从早年间的数据开放平台、应用开放平台,到百度深度学习开源平台 PaddlePaddle;从百度车路协同开源,到开源智能车路协同系统IVICS;从从全球首个面向自动驾驶的高性能开源计算框架Apollo Cyber RT,到国内首个开源边缘计算产品OpenEdge……百度开放的脚步始终没有停止。要知道,前不久发布的百度Apollo 3.5,光是开源代码就接近40万行。

接着再说量产。在工业制造领域,有一句话,说的是:所有不能量产的产品,都是在耍流氓。自动驾驶身处互联网、汽车、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等多个产业的交叉口,“量产能力”自然也是评价厂商竞争能力和发展潜力的金标准之一。

在量产推进方面,百度不仅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出了全球首款L4级量产自动驾驶巴士“阿波龙”,而且和沃尔沃、一汽、北汽等更多汽车厂商的L3、L4量产汽车行动,也已经“在路上”了。在不就的将来,广大用户出门可以真正解放双手,把汽车从出行工具,变成移动休闲娱乐、工作学习的空间,已然不是梦想。实际上,在百度与海淀公园联手打造的全球首个AI公园里,用户已经可以提前体验自动驾驶的方便、快捷和效率了。

最后说说商业化。如今全球经济正处于放缓甚至有可能下行的阶段,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即使是属于新鲜行业,但是自动驾驶依旧面临着商业化的问题。在商业化方面,自动驾驶的“Top2”玩家,谷歌Waymo和百度Apollo同样走在了行业的前列。

不同的是,谷歌Waymo切入点选择的是2C的道路,而百度Apollo切入点选择的是2B的道路。从去年下半年谷歌Waymo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投放的无人车开始收费起,谷歌Waymo正式开始了商业化的进程。而百度Apollo这边,也在CES 2019期间,发布了全球首个最全面智能驾驶商业化解决方案百度Apollo Enterprise。百度Apollo的推出,至少可以带来四大方面的优势:一是,最核心的,可以使得百度Apollo的商业化得到极大的加速;二是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百度Apollo和上下游厂商,尤其是整车厂商的联盟方式;三是,扩大了自动驾驶的落地场景;四是,可以让百度Apollo和客户、合作伙伴的分工合作更加明确、高效。可见,商业化的过程,一方面包含了大家容易看得到的产品变现的过程,另一方面也包含了容易被大家所忽略的产品迭代、产业融合的过程。

写在最后的话:

自动驾驶是一个既要抬头看天,也要低头看地的行业。不能无视行业报告披露的数据,更不能“唯数据论”,只见其表未得其里。对于自动驾驶行业的每一个厂商而言,不仅要看到行业的面子,更要看到行业的里子;不仅要看到竞争对手的前手拳,更要看到竞争对手的后手拳。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