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6年亏390亿,盈利遥遥无期,滴滴会是下一个小黄车吗?

2019/2/15 10:08:00

流年不利。

喜庆祥和的2019年春节尚未完全过完,滴滴出行内部流传出来的财务数据已将程维置于舆论漩涡之中。该数据显示,2018年,滴滴持续巨额亏损,全年亏损总金额高达109亿元,这将其6年累计亏损额推高至390亿元。盈利、安全与激烈的竞争,正在成为滴滴身上的三座大山,压得程维喘不过气来,它会成为下一个小黄车吗?

6年亏掉一个陌陌

国内互联网从1998年前后孕育到2018年刚刚成年,这20年就是一个“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七八年”的历史。在最初十年,新浪、网易和搜狐传统三大门户牢牢占据着PC桌面,随后,BAT分别凭借搜索、电商、游戏崛起。

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为创业者带来了新的机会。

6年前,程维将Uber的商业模式引入中国,成为新一代独角兽TMD三剑客之一,在其炙手可热、如日中天之际,无数资本大佬、互联网巨头伸来橄榄枝,自2012年成立以来到去年底,滴滴完成了大约20次融资,总金额超过200亿美元。

令人尴尬的是,投资者们砸下的重金并没有获得相应的回报。

2018年9月上旬,程维在一封全员信中透露,“6年来,我们还没有实现过盈利”,他表示,滴滴已将抽成的绝大部分返还给司机和乘客,整体对应的成交金额毛利率只有1.6%。这一说法并没有得到外界认同,网约车司机对于程维不断提高的抽成不满情绪早已公开化,滴滴目前对快车的抽成为20%-30%,乘客同样不买帐,打滴滴难、打滴滴贵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不过,惊人亏损究竟源自何处毫不影响滴滴6年亏掉一个陌陌的事实,这正在默默地消耗着VC们的耐心。

2018年7月,比滴滴早一年问世同样绑架了众多投资者的小米艰难爬进港交所,尽管IPO当日即破发,但总算依靠卖身获得了一笔救命钱得以续命,而晚两年出生、融资超过150亿元的小黄车就没这样的好运了,长期的亏损与遥遥无期的盈利导致曾经挤破门欲分得一杯羹的投资者们纷纷离去,如今风雨飘摇。

今年是程维创业以来最关键的一年,滴滴必须以切实行动证明自身的盈利能力,否则很可能步小黄车之后尘,沦为资本弃子。

1月初,有消息称滴滴上海团队解散。随后,滴滴旗下小桔车服启动北京+杭州“双总部”战略,进行变相裁员。到了1月底,滴滴又被曝出将裁员25%。这一连串迹象显示,程维真的急了。

从视线所及之内找不到对手到群雄四起

但有些事光靠急是无济于事的。

2016年,滴滴在接连吃掉快的、吞并Uber(中国)后,一度在网约车领域所向披靡,视线所及之内找不到一个值得一提的对手。次年,根据艾瑞咨询有关数据,在国内的网约车市场上,程维的市场份额超90%。

滴滴一家独大的现象引起了公众的恐慌,人们一度担忧程维利用垄断性市场地位获取垄断高价。在一段时间内,滴滴提供的补贴确实日渐减少,在司机端的抽成也在迅速提高,好景不长,王兴携美团也上线打车业务,若非官方干预,一场新的打车大战很可能会再次上演。

相对于美团这样的竞争对手,程维或许更担心那些斜刺里杀出的不声不响却可能突然给你一记闷棍的玩家。

因当初赖以起家的出租车无法产生实实在在的效益,新滴滴逐渐将订单导流向能带来真金白银的快车、专车业务。被称为“千年老二”的嘀嗒出行却在程维眼皮子底下通过扶持出租车业务而成为2018年网约车行业的一匹黑马。极光大数据显示,去年8月至12月,嘀嗒App的使用渗透率从1.5%增长至1.9%,截至12月,嘀嗒日活用户为135.1万。

去年底,阿里的嫡系之一哈罗出行也借道顺风车切入网约车市场,短短20天就招来百万车主,春运期间,3000万共享春运基金补贴跨城出行方案也让这个玩家火了一把。

如果算上其他运营商,今天的网约车玩家较以前不仅更多而且更为强劲,外表看似固若金汤的程维此刻正坐在火山口上。

高悬在滴滴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对于极具攻击性的程维与左右逢源的柳青这对组合来说,如果说盈利、市场竞争算不上什么大问题的话,严峻的安全问题或许将永远是一柄高悬在滴滴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这柄剑曾让滴滴的IPO之路戛然而止。

去年4月,滴滴被传出最早可能当年下半年在美国或香港IPO,估值区间为700亿-800亿美元。在那场IPO大潮中,滴滴绝对是最引人瞩目的独角兽之一,一旦上市成功,程维将从此打开通向资本市场的大门。

不期而至的“郑州空姐案”、“乐清案”等多起顺风车事故将滴滴推上风口浪尖,打破了程维的美梦,不但导致IPO方案暂缓,而且引起了监管部门、媒体、公众、投资者等多方的强烈关注,不得不踏上漫漫的整改之路,无限期关闭顺风车,并加强网约车业务的整顿工作,直到今天,曾为滴滴带来巨大流量的顺风车仍处于整改期。

这柄剑今后也将长久地影响滴滴的每一步。

尽管在官方的指导下,滴滴拿出了多项整改措施,但由于网约车缺乏线下支撑,过分依赖线上审核与跟踪,而司机、道路等各种因素错综复杂,注定了程维很难从根本上解决安全漏洞问题,如果建立庞大的线下服务网点,又无法发挥移动互联网的优势,在这个二元悖论面前,过去曾有多么风光的他现在就有多么落寞。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