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流浪地球》赢家北京文化往事 背靠险资大鳄富德生命人寿

2019/2/13 14:11:00

作者:丹青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春节期间,最大的话题之一,应该就是国产科幻片《流浪地球》的票房逆袭。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这完全就是一匹黑马。

首日票房占比第一的《疯狂的外星人》只疯狂了2天,形势就出现了逆转。大年初四,在首日票房占比第四的《流浪地球》票房收入率先杀出,突破10亿门槛,成功反超《疯狂的外星人》。仅仅用了两日,大年初六《流浪地球》票房收入再次率先越过20亿大关,并与另外七位对手甩开身位。

在票房实时更新数据的背后,实质上是背后资本的激烈角逐。

各路资本齐聚春节档,北京文化再显身手

据国家电影局数据,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首次突破600亿元,达609.76亿元。艺恩数据显示,2018年春节档票房共计54.3亿元,创下新高。同时,近5年来春节档电影票房在全年总票房中的占比逐年提升,2018年占比达10%。

随着影视行业逐渐步入调整期,春节档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

GPLP犀牛财经梳理后发现,参与本次2019年春节档角逐的公司中,既有博纳影业(A股IPO排队中)、光线传媒(300251.SZ)、万达电影(002739.SZ)等传统民营影视公司巨头,也有北京文化(000802.SZ)、欢喜传媒(1003.HK)等行业新贵,还包括了猫眼娱乐(1896.HK)、阿里影业(1060.HK)、爱奇艺(IQ.Q)等互联网基因的传媒公司。

正在A股排队IPO的博纳影业已是春节档的常客,2017年春节档的《乘风破浪》和2018年春节档的《红海行动》电影分别取得10.46亿元和36.5亿元的票房。此次博纳影业参投韩寒新作《飞驰人生》并担任出品方。

光线传媒持股的猫眼娱乐以出品、联合出品、联合发行等诸多身份参与《流浪地球》、《飞驰人生》、《新喜剧之王》、《熊出没·原始时代》、《廉政风云》等电影,占据春节档8部电影中的五席。

票房黑马《流浪地球》则是由北京文化和中国电影联合出品,其中北京文化为主投、主发行,此外还包括阿里影业、腾讯影业、优酷电影、芒果娱乐等多达23家联合出品方。

北京文化在近年来已接连押中《心花路放》、《战狼2》、《我不是药神》等高票影片,在《战狼2》在上映期间,股价从13.49元/股涨至最高的22.42元/股,涨幅达到66.20%。

去年又因为是《我不是药神》的参投及发行方,北京文化一度勇夺A股资金主力净流入第一名。股价涨幅达到了60%,市值上涨40亿,破百亿大关。

此次凭借《流浪地球》霸屏,北京文化再次被聚光灯环绕,春节后开盘首日便直奔涨停。

往事不堪回首,差点因亏损退市

那么独具火眼金睛的北京文化是什么来历呢?

北京文化的前身是1998年1月8日在深交所上市的“京西旅游”,即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招股书显示公司主营业务为旅游、宾馆。早在1994年,京西旅游与门头沟旅游局、农林局签署了为期25年的承包协议,拿下灵山、妙峰山、百花山、潭柘寺、戒台寺“三山两寺”的经营权。

在刚上市的前几年,京西旅游经营情况还算稳定,净利润一直在3000万元以上。但是后来,京西旅游在灵山建滑雪道、在妙峰山搞万亩玫瑰、千亩樱桃观光园,以及投资水泥、空心砖等一系列失败的投资后,盈利情况开始恶化。

2001年京西旅游净利润出现断崖式下跌。2002年至2004年第三季度,京西旅游连续亏损6764万元、7619万元、2220万元,离三年亏损退市一步之遥。

2004年12月21日,北京京西新南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接手了4000万债务。同时,门头沟区政府3500万元的补助,使得北京旅游得以“保壳”。亏损累累,面临退市的北京旅游,不得已走上了漫漫重组转型之路。

借助于资本市场,京西旅游先后尝试与天津戈德、华远地产、中迈集团、北京昆仑琨等公司进行重组,但是只有昆仑琨的重组在2006年完成。2006年5月24日,公司股东北京戈德将5,000万股抵偿给北京昆仑琨,北京昆仑琨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重组完成后“京西旅游”更名为“北京旅游”。

但是随着昆仑琨前董事长李伟随后深陷原门头沟区副区长闫永喜窝案。北京旅游转型重组再遇波折,此后北京旅游净利润一直贴地而行,甚至在2008年再度巨亏3000多万元。

2010年,北京旅游向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定向增发5,000万股,募集资金共计5.38亿元。增发完成后,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并成为第一大股东。不过,华力控股的入主也没能扭转局面——2011年、2012年、2013年北京旅游营业收入分别为1.76亿、1.66亿、1.62亿,逐年下降。

险企巨资入股,大力转型影视

2013年,原万达影视总经理宋歌的加盟,为北京旅游带来了真正的转机,公司开始转型影视。2013年12月,北京文化首次宣布涉足影视行业,北京旅游与西藏名隅(宋歌为法人)、宋歌签订《股权购买协议》,以1.5亿元价格购买摩天轮文化,宋歌担任北京旅游副董事长。同时,宋歌进行业绩对赌——2014至2017年的业绩不低于1537万元、2441万元、3043万元和4022万元,未完成的部分,是由宋歌方面进行现金补偿。

在借收购之机入主北京旅游之前,宋歌已在影视圈有多年的积累。

2005年,宋歌首次投资便投中了徐克导演的《七剑》,后来成立完美时空影视公司,投资了章子怡演技“倒退”的《非常完美》、白百何成名的《失恋33天》。

2011年,宋歌走马上任万达影视总经理,开发的作品有《北京爱情故事》、《警察故事2013》、《寻龙诀》等。

转眼间,时间来到2014年,“北京旅游”再次更名“北京文化”,同时也加大了转型影视的力度,2014年8月非公开发行了筹集资金计划。富德生命人寿通过13亿多的巨额资金注入,一举超过华力控股成为了北京文化的第一大股东,持股达到15.81%。同时华力系的董事高管逐步撤出,宋歌升任董事长。

有险企资金撑腰的北京文化可谓意气风发,准备通过该次非公开发行筹集资金计划收购三家公司,为北京文化进入影视行业的奠定业务、人脉资本。

其中,标的“世纪伙伴”核心团队包括影视制作人边晓军、著名编剧严歌苓、著名导演张黎等,实际控制人娄晓曦则为前华谊兄弟影视剧负责人。

标的“浙江星河”旗下拥有50多名签约艺人、导演、编剧,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内地第一经纪人”王京花。

另一标的公司群像文化传媒的实际控制人,则为前华谊兄弟知名监制陈国富(不过此项收购最终未能获批)。由于三家公司实际控制人均来自华谊兄弟,北京文化此举也被外界解读意在“再造华谊兄弟”。

转型效果显著,押宝也曾有失误

2014年,宋歌执掌的北京文化小试牛刀,投资了林更新、周冬雨参演的低成本电影《同桌的你》,以2000万的小成本获得4.57亿票房,盈利5000万。之后联合中影大胆保底《心花路放》,5亿的保底轻松斩获11.67亿的票房,这两部影片为北京文化带来了1个亿的收入,是2013年全年净利润的三倍以上。(所谓保底,就是电影票房超过预期则投资方获利,若是没有超过预期,制作方也不会亏钱。)

2017年,在业内保底纷纷失败的情况下,北京文化逆势8亿元保底《战狼2》,《战狼2》最终为北京文化带来了大约1.6亿元的净利润,占了北京文化2017年净利润的一半以上。

2018年8月18日,北京文化发布2018年半年业绩报告,数据显示其上半年营业收入达3.03亿元,同比增长82.0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423.54万元,同比增长14.43%。从北京文化公布数据来看,其上半年营业收入大部分来自影视文化业务板块,占比在总营收中已经高达83%,旅游酒店收入已经成为其附属收入来源。

影视的高收入占比背后,一方面可以看出北京文化转型影视文化公司的决心和取得的成果,另一方面大比例的依赖影视业务板块,尤其在当下影视产业在监管政策下的特殊时期以及市场大环境下,高投入影视业务板块,并把营收和利润收入倾注在这里面,对北京文化来说并不一定是件好事。

另外北京文化频频巨资保底,也给业界留下了“激进”的印象。但对于“激进”的评价,宋歌并不认同。

其曾公开说道,“有好多人说我们是激进的,其实我特别谨慎,冒险的事从来不办,赌场我就从来不去,赌场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对我来说太低了,百分之八十的概率才能出手。”

即便宋歌自认为“特别谨慎”,北京文化依旧栽过不少跟头。

2017年年底贺岁档《英雄本色2018》、《二代妖精》表现都比较一般,比如《英雄本色2018》总票房为6306.7万元,而北京文化从这个项目中拿到4199.2万元收入,可见北京文化在这部电影项目中投资比例也是相当高的,不过从丁晟拿出的2700万元宣发款和1000万元票补款数据来看,这个电影项目投资算是赔本的买卖。

《二代妖精》更是赔的血本无归,当时北京文化几乎同时期保底了《战狼2》和《二代妖精》,其中8亿元保底《战狼2》算是押对了,最终拿下56亿元票房,而5亿元保底的《二代妖精》票房累计在2.92亿元左右,保底数据未能达到,北京文化在宣发用上先后出资3000万元、9500万元,累计宣发费用达1.25亿元,而这个项目回收收入仅为3952.8万元。

另外《我不是潘金莲》保底5亿,实际票房4.8亿。《铁道飞虎》保底10亿,实际票房不到7亿。而即将耗资30亿的《封神三部曲》能否再次逆袭也前途未卜。

行业寒冬加剧,股价未出现翻转

可以看到,影视行业作为一个资本密集型的行业,影视公司在每部电影、电视剧上都需要大手笔资金。但单一的营收渠道、强波动的营收情况让资本家们在面对影视公司时无疑于一场豪赌。

随着“阴阳合同”事件的发酵,天价片酬、税改风波等潜藏问题接连暴露,文化传媒行业业绩下滑、市值缩水已经屡见不鲜。据Wind数据显示,2018年,A股文化传媒板块累计跌幅达41.2%。

在20家影视上市公司中,百亿市值的民营上市公司只剩下万达电影、光线传媒、华策影视、华谊兄弟。文投控股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仅为0.25亿元,同比下降了93.34%。华录百纳、印纪传媒、东方网络2018年前三季度分别亏损3.46亿元、6.44亿元、1.06亿元。

 

即便北京文化发布的2018年半年业绩报告显示,其上半年营业收入达3.03亿元,同比增长82.0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423.54万元,同比增长14.43%,但股价长期走势并未出现明显好转。

爆款影片打掩护,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事实上,对于单纯基于押注电影爆款这门生意,如果行业大势没有发生改变的话,在二级市场上很难催化出趋势性上涨。首先一个“爆款”的背后有多个参与方,票房与真正的营收和净利润之间存在明显差距。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文化的股价走势中有两个明显向上突出的上影线,这两个标志出现的时间分别对应的《战狼2》以及《我不是药神》上映前后。

 

2017年暑期档《战狼2》票房节节走高,北京文化的股价也自2017年7月27日上映首日上涨4个多点后,一路飙涨到2017年8月7日的最高点,最高涨幅超过66%,而市值更是大涨50多亿元。

2017年8月7日晚,北京文化突然一纸公告,包括董事、副总裁、董秘、财务总监在内的一众高管,将减持北京文化股份不超过143.65万股。

在北京文化一众高管宣告“出逃”的当天,前期参与炒作北京文化的一众资金纷纷四散奔逃。北京文化当日换手率高达21.25%,全天总成交金额高达17.36亿元,一天当中北京文化1/5的股票被交换买卖了一个遍。

之后,北京文化一路下跌,直到2018年6月20日创下近期低点。而这个低点已较《战狼2》创下的高点,跌去了将近60%。创下最低点的十天之后,《我不是药神》开启了大规模点映,并在2018年7月5日上映。

由于《我不是药神》口碑炸裂,北京文化股价再度复制了《战狼2》时期的过山车走势。先是猛烈上涨,高位抛售,而后又归于平静。

如今,半年过去了,貌似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那熟悉的味道。《流浪地球》在2019年2月5日大年初一上映。而在这之前,自2019年1月11日起,北京文化连续大涨4天,涨幅一度达23%。

春节之后2月11日首日开盘后数分钟内直接封住涨停板,2月12日开盘后股价再次上冲,但随着大量卖盘汹涌而出,股价快速回落,最终全天换手15.61%,北京文化股价收跌1.79%。

 

一位专注于传媒行业的资深券商研究员告诉GPLP犀牛财经:“参与这种影片拉动股价增长行情的只有游资和散户。有的会提前布局,炒一波热度。但这种操作没有持续性,一旦片子热度过了,最后股价还是从哪儿涨的,跌回哪儿去。”

依赖“爆款”维持的业绩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电影的本质是内容,内容的本质是人才。“爆款”根基并不牢靠,尤其是对于要求持续性,稳定性,财务相对透明可控的上市公司来说,不能因为押中一个“爆款”就给出长期的高估值,因为下一把能不能押中依然未知。

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尤其对于业绩高波动的影视股来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