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一夜之间,百家号,火了

2019/1/23 22:14:00

一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在春节前十天毫无征兆地神奇刷屏了媒体圈,在指出百度搜索诸多『不应该』的同时,却意外带火了百度内容生态的一根主线——百家号。

百家号之所以被刷屏提及,主要的『罪责』之一便是,在百度搜索结果的显示上,更多的信息被指向了百家号的内容体系,进而促成了不开放的标签达成。在互联网檄文的撰写范本中,『不开放』是屡试不爽的舆情呼应敲门砖。

本身就群众基础较差的百度自然懂得这样标签的可怕之处,但怕是也没想到百家号能被解读为百度搜索不开放的罪证,毕竟没人会因为微信做了微信号,而指责腾讯封关锁国,扼杀内容资讯平台。文中有说到『百度以前不是这样的,但现在变成这样了』,百度有个历史遗留的舆情短板,就是只要涉及百度变了,那在政治正确语言体系的评判标准里,一定是朝着更不好的方向在改变。

百家号的火,这次算是意外『躺火』,但实际上,百家号早晚会引起一次变革式的重大冲突,与其冲突的重要对象之一,就是『对以前搜索百度认知的人们』。

没有不圈地的生态建设

任何一家大互联网企业,基本都会对自身生态布局和建议做出基本的规划和行动。或是切断外部关联以求自建闭环,或是圈地围栏,引入内容填充。

今天大家说为什么百度搜索不引入更多信息源,而是更多地用百家号内容做承载页。但10年前百度被淘宝屏蔽抓取内容信息的时候,却没有人嘲讽阿里的不拥抱开放。不过并不是一定要说谁对谁错,只是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各企业总有不同的发展策略和方向,也就自然会采用不同的方式实现自己的商业模式。

如果说淘宝屏蔽百度的时代太远了,那么今天微信里依然无法分享淘宝的链接。微信的微店也好,小程序也好,有很多电商业务相关的,难道阿里的淘宝和天猫就没有比微信电商生态里的有更具性价比的商品吗?一定有。那为什么微信不从用户利益角度考虑,开放阿里电商业务的入口?

有人说百度作为搜索引擎是开放平台,就应该开放,淘宝和微信是原生封闭平台,所以屏蔽其他家没啥毛病。在当下的互联网环境中,BAT有谁能说自己的业务不是国民级的,没有谁可以不作为开放的平台要求和看待。

百度把搜索结果用百家号承接,在某些使用程度上一定会优化用户的体验。百家号是百度的统一产品打造标准,比起之前很多个人网站的浮动广告满屏飞和PC与移动端适配的不协调,百家号在访问速度、排版浏览上都能达成更统一和匹配的阅读体验。当然,如果承接的内容质量不过关,百度是要背一定的锅,但是就承接形式上,这并没有什么值得恶言相对的槽点。

其实腾讯也做过类似的事。微信发布了小程序,让很多创业者可以跳过App而直接选用小程序为用户提供服务。那这实际上也断送了很多企业通过对App对自己产品的完全控制权利,小程序的推出宣告了更多从业者必须跑进微信的森林猎食,遵循微信的丛林法则。同样是改变了用户获取内容/服务的路径,但因为站内和站外之分,以及群众口碑的薄厚不痛,百度被媒体送上了舆情的『菜市口』。

互联网在发展变革,用户的群体和使用习惯也在不断迭代,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也必须要随着大势寻求自我突破。BAT都在为生态布局建设自身的运转机制,很多时候外界会把在池塘耕地插秧,理解为竭泽而渔,因为评判时往往忽略了种水稻已经成为大趋势。

搜索死不死是个伪命题

刷屏文章在结尾处一句『深情扣题』——诺大的中文互联网竟已堕落到如此境地,连一个搜索引擎都没有。

这样一句极具煽动性,小粉红情绪的檄文结语,配给大众印象里『死性不改』的百度,精准至极。按照这句话的逻辑,也可以对新浪喊一句:诺大的中国互联网竟已堕落到如此地步,连一个中文博客都没有。

搜索引擎是为了提供和解决用户获取信息/服务的入口,核心在于提供信息和服务内容,是结果,而不是形式。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垂直类App的林立,包括微信在内的超级平台型App出现,实际上已经在诠释了信息获取的多元性。实际上百度正是这种信息分流受损者的自我革新转型,在搜索服务上的改变,却不幸地被扣上『你变了』的帽子。

百度希望优化搜索结果的使用体验,逐步引入百家号的产品服务。把用户搜索需要获得的搜索内容放在新华社百家号上呈现,还是放在新华社的网站上呈现,仅从用户获取信息角度,其实并没有不同。

当然,百家号不仅仅是承载优化信息获取体验这么简单的任务。百家号背后的目的是培养用户搜索内容承载的习惯,进而在PC与移动端无缝对接,进一步强化信息流的内容分发能力。然后最终用百度小程序对更多元服务的接入,完成百度搜索的涅槃。

百度为什么不好好继续做搜索?百度不是没有好好做搜索,它只是在以一种更适应未来生存方式的形态,探索搜索业务的更多可能。

所以当有人质疑百度搜索会不会死的时候,可能忽略了百度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Dueros在上个月底的智能设备激活量已经突破2亿了,谁能说这在未来没可能是搜索的入口?搜索不会死,只不过搜索的入口在未来可能从有形,变为无形。

所以有些人说的搜索死不死,可能百度其实并不太关心。

手机百度的一步大棋

有人很不解为什么百度一直在搜索上被骂,却傻傻不做改变。作为日活1.6亿的国民级应用,百度搜索的每一次改动,都可能牵连重大非议。不过尽管如此,百度还是在悄悄改变,并且在下一步大旗。

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百度App成为了今年春晚的独家红包互动平台。

解读百度改变与春晚红包之间的关联,需要交代三个背景。

第一、百度信息流在过去两年发展迅猛,在营收破千亿的百度营收结构中,占据第二顺位,并且在百度2018Q3财报中被李彦宏点名为『营收亮点』,在日活和使用时长上也借助信息流得到了大幅攀升,在最新一期QM2018年度报告中显示,百度信息流的日活用户超过今日头条,位居第一。产品日活过亿后,没有人会甘心只作为一个产品,而不是平台;

第二、百度短视频和百家号等内容型产品也踏进第一阵营:短视频领域百度获得前十强的二个席位,百家号创作者190万,这成为了百度信息流的发展形成了极大的相互推动作用。以及百度关于AI应用落地的智能硬件小度在家获得了行业增速第一,出货量冲进行业前三,这些成绩,都在不停地撑开百度所谓的『搜索』标签;

第三,虽说百度的群众口碑基础薄弱,但像滴滴快车等危机事件的衬托,使得百度还是得到了一些缓和机会的,以及这两年互联网用户群体以近乎俯冲的势态向下下沉。在自身有所改变加上新互联网群体的出现,让百度急需与这群用户建立沟通,形成新的品牌形象认知。

综上三点:业务模式验证可行+创新业务快速发展+构建品牌新认知,意图在经过春晚『催化』之后,百度可以形成2个纬度的并进转型。其一是从www.baidu.com到手百App,其二是从百度搜索到百度内容平台;

百度的二级跳是否成功,对百度未来发展走势,影响重大。

百度还需要继续抗住隐痛

不管是站在到的制高点去批评百度,还是在理性的制高点去质疑道德制高点的评判标准,都不可否认的是,舆情还是不会站在百度这一边。做过错事的人,应该受到批评,以及阶段性挣扎于批评情绪所带来的长尾漩涡里。

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发展,百度的标签让发言欲望极强的普通群体,在得到情绪引导后找到了宣泄口。尽管如此说一定会站在人民群众情绪的对立面,但事实很多时候,网民确实更多是进行着情绪批判,『搜索广告不要脸』可以成为所有涉及百度新闻的评论模板。

前几天在多款社交产品『围剿微信』时,马化腾在朋友圈说『旗帜鲜明反对负能量社交』。不过在批评百度这件事上,负能量的情绪暴力却少有遭到旗帜鲜明的反对。

百度从舆论风口中的谴责反省,到俯身改革渐变,阵痛依然存在。创办19年的百度,没有重新拉开帷幕的可能,它能做的,就是在互联网的后半场,用事实和态度从观众那获得掌声。就像骂声不是一蹴而就的获得一样,品牌情绪的改变,百度也需要更多时日。

这次百家号以一种未曾预料到的方式刷屏了一次朋友圈,也未尝不是给百度一次好的警醒,BAT的标签不仅仅是3家企业的组合,更是中国互联网的代表和引路人。百度旗下的任何产品,做的好坏,都会得到极大的关注,像百家号这样的产品,也要做到实时审视自身的发展状况,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百家号被意外关注到了,那么百家号背后所接连着的百度内容服务平台的生态建设也将很快浮出水面。

2019年,我们会看到一个新百度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