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创始人跑路 债主忙着瓜分资产, 谁为1300万小黄车用户做主?

2019/1/22 23:22:00

从2018年12月17日ofo实施新的退押金政策以来,一个月过去了,外界几乎对具体进展一无所知,ofo官微仅发布三条信息,无一与用户押金有关,但坏消息还是一个接着一个地传来。

债主加速与用户争夺小黄车资产

上个月初,北京ofo总部大楼的退押金队伍经多方干预,转为线上退押金处理后,当漫漫长龙分散到中国的无数角落后,即便超过1300万的庞大用户群也无法汇聚当初的愤怒,渐渐变为无数个体的无奈,不过,精明的债权人、股东们在此期间却没有闲着。

据全天候科技报道,2019年以来,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已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等多个法院列入多个案件的被执行人名单。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1月1日-21日,东峡大通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案件高达26起,涉及的执行标的从数千元到数千万元不等,总金额高达1.41亿元,其中,仅1月16日立案的一起案件涉及执行标的就近8100万元。

得到消息较晚的海外合作伙伴也迅速加入这场讨债大军。去年12月底,新加坡当地媒体Today报道称,至少两家公司向ofo索取物流欠款,金额超过51.1万美元。

这些后知后觉的债权人虽然没有赶上2018年10月的那趟早班车,现在醒过神后,也在悄悄加紧了这场与用户争夺资产的步伐,且话语权也较后者大得多。

联合创始人关键时刻离场

在小黄车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人事又现震荡,1月17日,小黄车另一个运营主体、戴威任法人代表的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发生重大工商事项变更,ofo两位联合创始人张巳丁、薛鼎退出股东。

张巳丁系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2015届硕士,薛鼎则为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15级硕士,四年前,二人与戴威等人共同创立了国内第一家国内共享单车企业。张巳丁被誉为ofo“文案大拿”,在2017年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他曾公开表示,作为全球最大的共享单车平台,ofo要做一家百年企业。大话言犹在耳,斯人已抽身而去。

ofo官方对外表示此“系子公司正常业务调整”,但明眼人很清楚,最核心的股东已经开始跑路。事实上,近期动作频频的拜克洛克也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2018年12月19日,拜克洛克参与设立了新公司北京玖银未来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玖银未来注册资本为9000万元,拜克洛克、玖富集团旗下北京九狐时代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金额分别为3690万元、3600万元,占比分别为41%、40%。戴威显然担心原有公司账户存在被冻结风险,而新公司的股权结构以及资产更加清晰,有利于撇清过去的责任。一周后,拜克洛克又将股权质押股权给九狐时代,但所获款项却不知去向。

至于东峡大通,由于主体为OFO (HK) LIMITED,后者股权结构不明,目前无法了解到其股东层面是否有变。

戴威:你欠用户一个说法!

当财大气粗的债权人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时,当好友兼股东可以动用私交从容跑路时,戴威却一再发布“安民告示”,“请广大用户耐心等待,我们承诺依序妥善处理好押金事宜,请广大放心!” 在接受媒体公开采访时,戴威甚至亲口表示,ofo目前很困难,但资金情况正在好转,退押金没有问题。然而,这样一位已经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列入“老赖”名单的特殊人士却缺乏任何实质性的表示。

当前的ofo资产与负债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况?小黄车正在采取哪些积极措施处理有关问题?进展如何?用户退押金到了哪一步?多少人已经拿回自己的押金?其他用户还需要多久才能拿到?ofo处置资产所获款项去向如何?两位联合创始人跑路时,双方到底作了怎样的交易?如何有效防止资产转移……

这一系列问题至今没有任何人作出过正式回应,上千万正在无奈等待的用户有权利知道真相,而不是听任ofo的所有资产在极其不透明的处置过程一点一点流失殆尽,空等一场。 

与小黄车陷入危机的同时,主要的共享汽车玩家之一途歌亦宣布结束运营,处理用户押金事宜,不料,待用户安定之后,很快表演了一出人去楼空的戏码。就目前的表现来看,戴威似乎并没有比途歌拿出更多的诚意,ofo会成为下一个途歌,一夜之间莫名其妙的销声匿迹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