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顺丰不顺风的背后:双面王卫

2019/1/21 22:23:00

近日,顺丰收到了2019年的第一份大礼包。发改委1月16日发布了关于新建湖北鄂州民用机场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这正是顺丰筹划中的湖北国际物流核心枢纽项目的关键一步,王卫野心勃勃地计划将其打造全球第四、亚洲第一大货运航空枢纽。然而,次日顺丰控股(002352.SZ)股价不升反而出现微跌。

五万多户投资者在曾经的短暂兴奋过后早已心如止水。

一个转瞬即逝的造富神话

2月24日,顺丰控股借壳公司鼎泰新材在深交所敲钟上市,随后连拉4个涨停,最高攀升至73.48元,四天后,王卫身价达到262亿美元,超过马化腾,在3月第一天盘中短暂摸高到289亿美元,较马云还多出2亿美元,顺丰也迎来了市值巅峰2928亿元。

彼时,顺丰快递小哥见到客户时,也难掩激动心情,忍不住眉飞色舞地谈上几句股价或聊几句道听途说的有关老板的八卦消息。

不过,短暂的浮华过后,顺丰迅速进入震荡下行通道,过去一年更是几乎呈直线下跌状态,最低时只有31.80元,较最高峰跌去57%,蒸发1660亿元。

如果说股价起伏乃寻常事,那么,顺丰颓势尽显的主业则不能不让人忧心如焚了。2018年前三季度,顺丰实现营收654亿元,利润总额40.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2亿元,同比下滑16.8%。相比之下,通达系却突飞猛进,圆通、申通、韵达同期净利润分别上涨18.5%、42.8%、68.4%。顺丰业务量自去年三季度开始逐步被申通和圆通赶超后,在已上市的四大快递公司中一直垫底。最新经营简报显示,圆通、韵达、申通上月业务量增速均超40%,而顺丰同期却不到20%,差距呈扩大趋势。

事实上,今天的困境早在八年前就埋下了祸根。

兵败电商

当时,通达系还没有今天这么强大,主要业务是配送淘宝卖家的包裹,在江浙沪等包邮区,往往首重2-3块钱,续重几毛钱/公斤,深受中小卖家的青睐。但由于以加盟为主,桐庐快递帮的服务水平较低,严重拉低了高速发展的淘宝的整体服务水平。

于是,以服务与速度著称的顺丰成了马云的首选目标。传闻几年前,马云曾数次约见王卫,都被婉拒。据顺丰离职员工透露,马化腾也曾找过王卫,同样遭拒。电商快递的低廉费用标准无法进入王卫的法眼,牢牢霸占商务用户的顺丰一向首重22元,续重12块左右,大小客户几乎一视同仁。

阿里不得不另起炉灶打造菜鸟网络,2013年5月,天猫投资21.5亿,占股43%,银泰投资16亿,占股32%,圆通、顺丰、申通、韵达、中通分别出资5000万,各占1%。除此之外,马云还先后入股了圆通、百世、中通三大快递公司,试图通过更深层次的捆绑,不断提升合作伙伴的效率与服务水平。

淘宝、京东的快速崛起也让王卫意识到了生态圈的重要性,尤其是电商庞大的消费者可以为顺丰带来海量的订单,在马云与通达系不断加强合作的同时,他也将战火烧到对方地盘。

2010年,顺丰开始试水电商,先推出以出售食品为主的“顺丰E商圈”,两年后上线顺丰优选,2014年5月18日,顺丰嘿客正式推出,开玩O2O,并且短时间内就铺了2000多家,随后还推出了顺丰海淘专门负责供应链跨境业务。

不过,由于电商基因的缺失,王卫的电商并不成功,尤其是砸下重金的顺丰嘿客一项就差不多造成了16亿的亏损。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阿里的朋友圈却在不断发展,近些年,三通一达不论在规模、实力还是业务量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服务也有所改善,甚至推出高端产品以对标顺丰,并陆续登陆国内外资本市场,与顺丰双方的力量对比正在悄然发生微妙的变化。

双面王卫

王卫并没有认输。这位1970年生于上海后在香港长大的男人具有敏锐的商业头脑,毫不逊色于他的浙商派对手,从早期对直营模式的坚持到后来率先组建顺丰机队以及对科技的狂热推崇,无不展示出其杰出的洞察力。即便在竞争对手越来越强大的今天,顺丰仍然表现出业界无人能及的前瞻性。

但是,这位能够为手下快递小哥无故挨打挺身而出的富豪又令人困惑不已,他一面努力专注主业,另一面又不断试图突破自己的边界。除了不放弃屡战屡败的电商外,顺丰一直在四处出击。

2017年11月,在无人货架风口期,顺丰推出了自己的无人货架产品----“丰e足食”,如今,该商业模式已遭资本抛弃,不知“丰e足食”是否安好?在小米上市前夕,顺丰与高通、中国移动一起以基石投资者身份入股小米,当时的估值是700亿-800亿美元,按小米当时市值计,该投资已经缩水一半以上。

去年10月25日,顺丰通过全资子公司顺丰泰森和顺丰有限收购了控股股东下属4家子公司100%股权,交易作价近2.85亿元,将一系列保理业务、商业与投资咨询、投资控股等金融业务资源纳入囊中。

当王卫将目光投向物流科技领域以外时,另一些人却在竭力跑马圈地,根据公开数据统计,2018年,物流行业共发生了104笔融资,融资金额接近750亿元。王卫已经开始尝到分心的恶果。

据业界人士透露,2018年以前,顺丰几乎霸占了冷链物流90%以上的市场份额,最典型的莫过于阳澄湖大闸蟹,而去年,顺丰的垄断优势已被打破,京东、天猫、苏宁易购等争相抢食阳澄湖大闸蟹蛋糕。

同时,大肆扩张也让顺丰面临失血的危险。截至2018年三季度,顺丰负债总额达308.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46.77%,韵达、申通和圆通的资产负债率均在19-34%之间。

这些年的左冲右突表明,王卫的焦虑并不能救顺丰,绞尽脑汁防通达系、防淘宝系,结果不仅包围圈越来越紧,还引来了更多的敌人。或许,王卫真正应该防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焦虑与野心。专注是顺丰过去成功的法宝,未来也是,竞争对手的崛起说明顺丰不够专注,核心竞争力正在一点一点丧失。如果不作出根本性的改变,王卫失去的恐怕就不只是曾经的民营快递半壁江山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