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张小龙微信公开课四小时演讲初印象

2019/1/15 8:57:00

timg (1).jpg


1月9日晚是第一次见张小龙演讲,确切说是第一次见张小龙本人。广州的天气没有想象中那么温暖,在北京穿的衣服到了广州的夜间依然好使一点也不热。张小龙穿了一件套头衫下配牛仔裤晃悠悠走上台来。我是张小龙,今天挺冷的如果你们愿意听我讲那我也愿意陪你们一起冻着,就这么开场了。

 

虽然没拿讲稿连续说了四小时,中途喝了几次水,语言也很连贯没什么停顿,但看得出张小龙并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说话带一点口音,甚至有时候还会蹦出几句与外国人说的中文有点像的话。这四个小时主要是在说微信,讲到微信的原动力(初心)、小程序、小游戏、朋友圈、视频、AI、微信的下一步等等。在我看来,他演讲中的两个关键词是很重要的,异类、善良。

 

什么是异类?与众不同是基本内核,不过是在符合逻辑的基础之上的与众不同。现在还有多少app在开机页面不放广告,有多少app不去诱导或是强行引导关注,有多少app尽可能减少垃圾信息对用户的骚扰?应该是没多少了,微信就是其中的一个,张小龙为微信是个异类而感到自豪。这应该不完全是由于微信从去年8月就已达到10亿日活所带出的自豪感,而是微信即便是从产品本身来说,也是个与众不同的产品。

 

互联网运营者在设计产品时,会挖空心思给自己留下尽可能多的商业化空间,让自己多一些对产品功能的控制权以便集中和分配利益,但微信却不是这样的。微信始终坚持的开放性和中立属性,站在普通个体角度去考虑产品设计细节的导向,为其通向10亿DAU扫清了多数障碍。或许在微信生长出来时腾讯已家大业大,不必过多考虑眼前的利益,与那些经历一时生死而锱铢必较的普通创业公司有所不同,但不管怎么说微信从初起时就没有过多考虑利益的问题,只想着怎么服务于尽可能多的人,微信的与众不同之处正在于此。

 

你从来没有见过微信打什么广告,上什么电视台搞节目冠名,来自官方的推广和营销都很罕见。好产品用户是会自发去用,自发去推动的,做不到这一点推广再多又能有什么用呢?做到了这一点推广又有什么用呢?腾讯的企业文化中有某种神秘的部分,至今也没谁能给准确总结出来。腾讯是一家真正懂用户的企业,知道用户需要什么,讨厌什么,也知道怎么能把用户喜欢的东西做出来并提供出去。至于腾讯为什么懂用户,你尝试想一下腾讯创业之初在聊天室里没日没夜把用户拉到QQ上去用,找遍互联网每一个角落为自己的产品寻找用户的感觉,就明白了。

 

张小龙应该是互联网的老程序员,之前做过foxmail,加入腾讯后又把QQ邮箱做到了第一,按道理说功成身退完全没有问题,但之后他又做出了微信,攀上了人生中最高的一座山峰。本次四小时的演讲,与其说是对一些问题的解释,对产品心得的分享,对未来的美好展望,不如说是作为一个互联网老兵对自己心路历程的一次阐述。他说的普通话不标准,思维极其跳跃,关键之处在于很真诚,没有任何矫揉造作的成分,也没有任何要说服任何听众的意图,只是要对观众表达他在做微信的过程中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

 

在旧金山湾区有个老程序员叫纽马克,创建了一个网站叫Craigslist,全球最大的分类目录。Craigslist采用极简设计,基本是文本结构,能不用的UI都不用,能减少的代码都去掉,能不打的广告都不打,能不做的商业化都不做,始终保持非商业化性质。但这个网站在美国家喻户晓,服务了了全球亿万人,每年收入3亿美元却只有不到30个员工,堪称美国互联网的异类。张小龙与纽马克有很多共同点,都是第一代程序员,都推崇极简设计,做出的产品都服务了亿万人。纽马克不喜欢商业化,张小龙似乎也对商业化保持一定距离;纽马克有个大肚子,张小龙目测腹部平坦;纽马克从不对外披露自己的产品逻辑,张小龙偶尔会出来说说,有多少人能理解则并非重点。这两个人将来要是能见见面,不知会不会有惺惺相惜之感。

 

张小龙演讲中所说的善良,也是很让人感兴趣的一个话题。在互联网上,善良的反面不是邪恶而是套路。而套路的具体落地场景则是,产品设计理念中包含了尽可能多的让你多多点广告,多多充值,多多把时间花在上面,久而久之用户也就习惯了,习惯了之后也就认为是正常的了。张小龙提到了一点,片面提升停留时间是不可取的,因为用户的时间是有限的,这对于背着KPI的普通产品经理来说基本不可想象。常识误区是长久存在的,以搜索引擎为例,用户的单次搜索停留时间长了好还是短点好呢?长了对KPI好,短了证明搜索结果准确度高,搜索引擎好用。

 

张小龙推崇理性的善良,并从本质上将善良定义为一种能力。这一思路的基础支撑是远离套路,用产品让用户感受到诚意,进而感受到产品设计和运营者的善良,用户才能长久使用你的产品。产品输出的是体验,但体验里会包括善良吗?产品当然不能直接体现善良,你要直接去找肯定找不到,但产品能间接输出设计者的良苦用心,用户用久了之后自然能够感受到,所谓的多一些真诚,少一些套路,其实用在这里也合适。互联网上的套路实在是太多了,已经多到套路快成为正常现象被人们潜移默化地天然接受了。

 

理性的善良在我的理解中不是让你去当个慈善家,而是一种不拒绝商业化的善良,但商业化的姿势要非常优雅,前提是要为大多数人解决问题。先证明自己对多数人有用,让大家喜欢甚至依赖,从中获取一些收益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互联网上有太多用不善良的套路去获取利益的服务了,微信在这一点上做到了与众不同,而这可能也是微信最大的与众不同之处。你可以说微信从出生就叼着金汤匙,衣食无忧因此可以把星辰大海作为目标,可以长时间不屑于蝇头小利,更可以为自己设计一个宏大的蓝图去加以实施且不受资源和实力的限制,但产品做到这个份儿上,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微信的成功对于广大互联网产品经理的思路是有启发作用的,新的互联网产品观将从微信开启。

 

对张小龙的描述和理解不尽准确,但在我眼里,这是个不善言辞,沉默寡言甚至有些木讷的技术人,或许也没什么日常朋友,但他会思考且喜欢思考,或许把多数社交时间都用到思考上去了。张小龙产品观的形成,可能是来源于无数个默然独坐的夜晚,来自于踏遍互联网上每一个角落,以普通人身份与互联网最基本元素做亲密接触的经历,而非商业上的野心,对成功的渴望和追逐。难以想象这样的人落到其他地方,会获得如此大的成功,腾讯独特的企业文化内核,加上张小龙个人的能力与见识,构成了一个完美的容器,微信之花从中盛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