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2019品牌的痛点是什么?不是销路,不是毛利,是库存!

2019/1/10 16:45:00

2019品牌的痛点是什么?不是销路,不是毛利,是库存!




近几年服装业由于同质化竞争激烈、生产规模增长过快等因素导致整个行业普遍出现库存过高、资金周转困难,甚至有公司老板跑路或破产的情况。如何控制库存过高并促进消费,成为纺织服装行业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

有一份调查显示,即使中国所有的服装厂停止生产,其庞大的库存依然能够让中国人再穿三年。因而在服装行业,库存一直是品牌商心里的痛。

然而,“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对于很多服装企业而言是包袱的库存,却成为一些新零售企业腾飞的舞台。爱库存,就是在去库存这片领域中跑出的“黑马”。


85家上市服装企业库存高达980多亿元


当前服装企业的痛点是什么?不是销路,不是利润点,而是库存。“服装行业最不值钱的就是库存”,业内流行着这样一句话。


对服装业来说,高库存不仅会让企业的资金周转率下降,在目前储存和运输成本持续上涨的背景下,对企业意味着要付出额外的成本。而且,拖得越久,仓库里的这些衣服越难转化成利润。


在正常情况下,服装企业健康的库存率应在30%左右,而我国的服装企业平均库存率为40%至50%,绝大多数库存为过季商品,庞大的库存量已把传统的服装企业逼近警戒线。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A股85家纺织服装企业中,存货超过1亿元的有81家,存货超过10亿元的有20家,其中,雅戈尔的存货甚至超过了100亿元,高达144.35亿元。85家纺织服装企业的总存货量高达985.64亿元,远远高出他们的净利润总和172.51亿元,而且几乎所有企业的存货量都大大高于它们的净利润。


事实上,服装行业中,高存货量是个一直存在而又难以解决的问题,很多企业都倒在了库存危机之下。早在2012年,中国的服装企业就遭受了库存危机,甚至因为高库存迎来一波关店潮,主要原因就是库存积压,资金周转困难。在那一波关店潮中,美特斯邦威、佐丹奴、真维斯等曾经红极一时的休闲服装品牌走向没落。


2019品牌的痛点是什么?不是销路,不是毛利,是库存!




有数据显示,2013年,美特斯邦威关闭门店200多家,森马则关闭了700多家门店。2014年上半年,七匹狼关闭门店347家,卡奴迪路关闭门面店53家,九牧王关闭73家,希努尔关闭46家。截至2014年年底,真维斯中国内地关闭了213家门店,佐丹奴则关闭了190间。

2018年,奥运冠军李宁的同名品牌李宁,在约纽时装周亮相,一系列讨好消费者的设计掀起了一股“国潮”风尚。事实上,李宁也曾因为高库存问题付出过高昂的代价。2012年,李宁的存货周转天数由上一年的72天增加至90天,存货达9.2亿元。导致全年营收同比减少24.5%,毛利大跌36.9%,利润亏损19.79亿元。2013年,仍然亏损近3亿元。

为了消化库存,李宁公司以减少库存、提升新品比例以及回购等方式来帮助经销商清理存货,这项被称作“渠道复兴”的计划让李宁付出14亿元以上的代价。

库存成企业进一步发展的“拦路虎”


高存货量也为企业的进一步发展带来了障碍。当服装企业申请IPO时,过高的库存也成为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这是因为陷入高库存泥潭的企业,资金链断裂的风险更高,会引发市场对企业经营实力的质疑。


海澜之家在中国庞大的服装市场海洋中属于佼佼者,但在2012年5月申请IPO时曾被拒,正是因为高库存所致。2011年年底存货合计38.7亿元,占资产总额的56.94%,其中库存商品达到15.2亿元。当年淑女屋、舒朗服饰等IPO被否的服装企业,都是因为高库存,库存率大都超过资产的四五成。



2019品牌的痛点是什么?不是销路,不是毛利,是库存!




成立于1992年的老牌童装企业嘉曼股份正在积极谋划A股IPO,旗下有自有品牌“水孩儿”。2018年底,嘉曼股份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了2015年至2017年的财务数据:公司营业收入从2015年的3.85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5.48亿元,净利润从2015年的3098.8万元增长至2017年的5461.8万元,2年时间分别增长了42.3%和76.3%。



2019品牌的痛点是什么?不是销路,不是毛利,是库存!




然而靓丽的净利润背后,却也埋着一个“地雷”,那就是高存货!2015年至2017年,嘉曼股份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91亿元、2.16亿元、2.47亿元,占总资产比例分别为52.3%、52.79%、44.5%。其中国际零售代理品牌占存货金额的40%左右,而存货中绝大部分都是已经完成生产的商品。有资深的注册会计师表示,高库存或将成为嘉曼股份冲击IPO的拦路虎。


就算是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库存问题仍然会拖后腿。


比如海澜之家,其高库存一直为投资者所诟病。“逆周期”法是海澜之家近年的战略之匙,在网购大潮的滚滚洪流之下,实体店生存空间日渐逼仄,面对线下的凋敝大环境,海澜之家却选择借IPO募资窗口逆势“跑马圈地”。


自2014年登陆A股以来,海澜之家门店扩张迅速,2017年门店数量达5792家,其中新开门店1054家,同比增长22.25%。“寒冬囤冰,酷暑囤炭”,逆周期战略的剩者为王逻辑没错,但效果往往具有滞后性,副作用随之而来。


2014年至2017年,海澜之家库存余额分别为60.86亿元、95.8亿元、86.32亿元、84.93亿元,持续处于高位,而2018年前三季度,海澜之家的存货量就已经高达97.34亿元。有分析师表示,如不能有效解决高库存问题,在资本市场,海澜之家将很难受到投资者青睐。


A股体育服饰品牌贵人鸟(603555.SH)目前正深陷寒冬中。贵人鸟在2014年上市,巅峰时市值高达400亿元,创始人林天福曾是泉州首富。然而,仅4年时间,贵人鸟就从神坛跌落,市值从400亿跌至40亿。其中,高库存也是其缩水的主要原因之一。


从2017年年报来看,贵人鸟流动资产41.02亿元,应收账款16.85亿元,应收账款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高达92.6%,公司收回应收账款效率低下。库存商品账面价值 4.26亿元,占存货比例86.60%,这样的高库存导致成本和经营性现金流增加,业绩大幅下滑。


独创S2b2C模式快速、健康去库存


国内的服装企业备受库存困扰,国际上的知名奢侈品牌、快时尚品牌也难逃库存的泥淖,而他们的解决方式同样备受争议。


零售软件公司ShareCloth最近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时尚行业生产了1500亿件服装,其中30%的服装未被售出,50%以上的快时尚商品在生产一年后就被抛弃,每年有1280万吨服装被倒入垃圾填埋场。


事实上,快时尚是服装产业中生产过剩最严重的类别,2018年3月,H&M被曝光在2017年积攒了43亿(约合人民币296亿元)美元的库存。2017年还有报道称,从2013年开始,H&M在丹麦焚烧了60吨滞销衣物,平均每年12吨,其中有约3万条崭新的儿童和女装牛仔还贴着价格标签就被焚烧,引起许多业内人士的抗议。



2019品牌的痛点是什么?不是销路,不是毛利,是库存!




快时尚品牌一般会通过打折促销的方式清理库存,但奢侈品牌出于对品牌资产和名声的保护,并不愿意让品牌因为促销而变成“折扣店”。2018年7月,Burberry公布的财年报告就显示上一财年该公司销毁了价值286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54亿元)的库存,因此遭受多方指责。


与奢侈品和快时尚品牌相比,国内很多中小企业清库存的办法相对环保,最简单也最常见的就是低价转让给批发商,这样虽然能解决一部分库存积压的问题,但其危害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严重稀释了品牌方的品牌形象,另一方面,传统的分销渠道面临销货慢、回款慢等问题。


也有不少企业将减少库存寄希望于前端控制,比如私人定制、以销定产等,但实际效果并不理想。业内人士认为,或许优化供业链才是有效降库存的方法。


对于广大制造企业来说,如果过季库存超过3年,减去其货损值、仓储成本等,不仅很难给企业带来利润,还会成为公司未来发展的包袱。大量的产品库存占用了企业的流动资金,资金的周转率和使用率下降,导致企业无法大量更新产品,销售下滑,资金问题加剧。


有些聪明的企业就将目光瞄准了这些库存,并且将他们变废为宝。基于库存经济,新零售圈跑出一匹“黑马”——爱库存。



2019品牌的痛点是什么?不是销路,不是毛利,是库存!




事实上,做库存生意并不是新鲜事,此前也有不少企业做过尝试。但是,爱库存首次把库存、分销商与社交电商连接在了一起,独创了S2b2C模式,S是供应商,b是分销商,C是终端的消费者。b的来源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原来就在做代购的微商,一类是由消费者转化而来的分销商,他们共同购成了爱库存的职业分销商群体。


爱库存立足于满足品牌商加快库存周转、快速回款的强烈需求,通过在上游直接对接品牌方,在下游为数百万职业代购搭建平台,借助社交电商的爆发力,带动代购们的能动性进行销货,创造了一条极为高效、健康的清库存通道,解决了品牌方销货难、销货慢的问题,并且有效地维护了品牌形象。


鉴于独特、有效、全新的S2b2C商业模式,爱库存在2017年9月正式上线的第一个月,销量就突破千万元,当月即获得钟鼎创投A轮融资1亿元;2018年6月获得君联资本领投,钟鼎创投、建发集团跟投的5.8亿元B轮融资;2018年10月再次获得1.1亿美元B+轮融资。


让消费者享受供给侧改革带来的红利


经过一年多的发展,爱库存的定位和模式也越发清晰。爱库存所做的事情,核心是“匹配”。某个地方的产品可能因为过时、不被欢迎而沦为库存,但这些库存匹配到合适的地方和合适的人群就会产生巨大的价值,可供深度挖掘的商品“空间价值”还很大。

随着国家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供给侧改革”掀起了新一轮经济结构调整的主旋律,供给侧改革通过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扩大增加中高端供给的“加减法”,保持经济结构调整的平衡发展。供给侧改革的目标在于,以新供给催生新需求,而非原来的单纯刺激需求。而爱库存做的事情,就是通过“对路”供给引导消费,也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一环。


当前,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在经济发展新阶段,一个服务于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基础设施网络与供应链形态至关重要。


2019品牌的痛点是什么?不是销路,不是毛利,是库存!




近日,爱库存位于镇江的4万多平米的现代化快周转仓正式开仓,这是爱库存首个华东区域自有仓。在电商领域,供应链反应时间越短,供应链网络系统中的安全库存就越低。云仓体系内共享各处库存可进一步降低安全库存量,通过云仓体系的高效仓储与配送,能让社交电商平台最大化地提高效率,这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总成本的投入。


爱库存率先在社交电商领域推出云仓模式,让社交电商实现最大值效率减少总成本,率先在供应链环节树立好自己的核心优势,进而在行业中脱颖而出。云仓及供应链生态系统的建立,还将进一步加速爱库存的清库存进程,让成交变得更简单。


数据显示,爱库存目前已与5000多个国内外知名品牌达成合作,海量低价好货累计热销超3000万件,平台超60万代购触达4亿+消费人群,成为去库存领域的头把交椅。


据一份统计显示,一件入驻到爱库存的商品,平均销售周期仅仅48小时,回款周期也只有7天。这意味着爱库存平台的清货速度远远超过其他电商平台。品牌方入驻爱库存,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收回现金,对于一些现金流紧张的服装制造业来说,这一点极为可贵。


同时,爱库存“出海”的雄心早已提上日程并在紧锣密鼓地筹备。2018年11月5日至11月10日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成功举办,在这次大会上,爱库存紧抓这一“美丽机遇”与“最好时刻”,与诸多国际品牌达成深度合作,以开放融通的姿态打造对外贸易新高地,进一步绘就在海外扩张的版图。


事实上,在B轮融资之后,爱库存的库存解决方案就已走向纵深,目前入驻爱库存的商品覆盖了鞋服、美妆、食品、家电、母婴等多个品类。未来,随着爱库存“出海”计划的逐步实现,将对标美国最大的库存分销商T J Maxx,使价值向海外市场延伸。届时,全世界的库存商品,都可通过爱库存进行销售。同时,也会有更多消费者享受到供给侧改革带来的红利。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