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锤子魅族阿里 三角局三角祸三国杀

2019/1/3 14:20:00

文/duxing

 

岁末,罗永浩和锤子手机已经走到悬崖边,多种融资版本飘出,但实际上,此刻能掏钱求锤子的只有阿里。一是钱要足够多,二是有迫切的救助需求。在阿里是否收购锤子问题上,魅族的态度很微妙。

 

于是乎,在2018年中,锤子、魅族、阿里三者之间一直存在的博弈、暧昧,甚至相杀。在这种错综复杂的三角关系中,京东、华为,甚至百度、360等又被牵涉到,充当谈判筹码。

 

一批中国最有理想,但又缺乏绝对实力的二线手机三杰,未能快速实现团结,反倒计较于小恩小利间,磨磨擦擦度过了一整年。

 

“2018是中国手机业的最悲催的一年。”

 

魅族成为阿里拥抱锤子的阻碍

 

岁末在锤子垂死挣扎的融资消息中,广大锤粉希望华为、百度、甚至360、阿里中的谁能充当一次白衣卫士挽救锤子于水火。但细致分析一下,不难看出,这期间真正会救锤子的只有阿里。

 

但就在此时,2018年1227日,魅族科技官方宣布,中共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委员会正式成立。魅族放消息说,珠海政府将会注资支持魅族发展,目前投资方案已经谈妥。

 

201913日又放出消息,魅族获得的基金注资规模超过将会1亿元。(这点钱显然太少了。成都号称放给锤子10亿未能救成功,魅族此前拿了案例40亿人民币才活到今天。)

 

魅族的消息,除了自身报喜,也对阿里释放了信号“我离开你的时候到了,你看着办吧”。 以离场威胁阿里,不要妄图投资锤子。2018年年中,锤子未能获得阿里入股,仅以质押股份给阿里获得部分资金事件看,魅族的威胁,阿里忌惮了。

 

                                              1.png

(魅族老板黄章:灿烂微笑背后自有盘算)

 

彼时,阿里要做除iOS、安卓之外,全球第三大手机操作系统Yun OS的梦想,太需要一个硬件宿主支持了,而魅族是阿里Yun OS最大的预装硬件厂商。从华为、小米、VIVOOPPO,作为出货量最高的国产手机品牌,必须要有谷歌安卓的支持,他们是不敢用阿里Yun OS的。

 

2016年魅族年销量达到2000万台,其中占量最大的低端魅蓝大部分用的是Yun OS,是Yun OS最大的预装手机商。

 

魅族的阿里抵御战

 

当年阿里投资魅族的目的就是要让魅族成为Yun OS阵营坚决的支持者,但黄章显然不愿意成为实验品。

 

黄章认为只有在主流安卓市场角逐,才有可能进入行业一线阵营。因此当年拿阿里的投资只是被迫的委曲求全。阿里和黄章之间各揣心机,造成这注定是一场不愉快的商业合作。

 

2014年魅族获6.5亿美元战略投资,其中阿里出资5.9亿美元。融资中,魅族老板黄章和阿里签约了对赌协议,如果魅族在2015年的销量没有2000万台,阿里就会进一步收购魅族的股权权益。

 

根据阿里投资的惯例,感兴趣的项目,要投资必控股,甚至100%并入。在本次融资中,阿里已经做好了全盘收入魅族的准备。阿里对魅族的设计就是,要把魅族并入阿里,成为阿里云OS移动端的重要接入端。

 

魅族当时融资,自己也接受了这种毒丸考验。黄章为了完成对赌,开辟了面向低端市场的“魅蓝”,平均一个月出一款新机的速度,以及一个月一场演唱会的宣传,2015年魅族终于完成了2000万台的销量。2016年为了完成卖身的条约,魅族居然一口气开了15场的手机发布会,发布了一大堆垃圾手机,2016年则达到了2200万台。魅族完成了对赌条款,成功阻挡了“阿里入侵”。

 

2.png

(魅族产品多,发布会多)


但魅蓝拉低了魅族整体口碑,而且一度形成内部恶意竞争,魅蓝抹黑魅族,形成了自己打自己的内斗格局。2017-2018魅族连续销量下滑。2018年随着手机行业洗牌及线下渠道的集体萎靡,从赛诺数据来看,魅族也能保底1000万台手机销量。

 

黄章一度认为魅蓝的失败主要是由于Yun OS不行,魅族必须回归到安卓队列中。2017年魅族悄悄地启动了卸载Yun OS的机会,在魅蓝低端机型中,出厂是基于Yun OSFlyme,而随后在线升级帮助用户转为基于安卓的Flyme系统

 

魅族的焦虑症:自己不想也不能让别人成

 

魅族对yun OS消极态度的同时,缺钱的锤子却对Yun OS投桃报李,20178月罗永浩对外正式确认了锤子已经做好了基于Yun OSSmartisan OS;罗永浩出席Yun OS发布会等。

 

3.png

(阿里yun OS想在国产手机落地,除了性能提升,还需要更多的队员)


对阿里而言,为了推广自己的Yun OS,再买把锤子不是事。只是锤子出货量太少,和魅族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只要黄章不高兴,可能让阿里Yun OS立马用户少一半,凉地透透的。

 

所以才会出现骑墙的做法,收购锤子给魅族,罗出局黄章接管。但这样魅族也不干,这样势必增加阿里在魅族的持股,威胁黄章的控制权。从对赌协议开始,黄章看透了阿里对控制权的觊觎。

 

要做成自己的云OS,这么大的事,阿里什么干不出来,但这不是黄章的理想,未必也是罗永浩的梦想。

 

谁又能知道现在这么支持Yun OS的锤子,不是为了获得资金而做得违心之举,一旦翻身后,再度背叛阿里呢?所以阿里必须要买一个既具有一定市场占用量,而且能够充分听话,帮助Yun OS发展的手机品牌。

 

Yun OS还太弱小,魅族不敢全身依托,锤子更加不敢。“可以相互理解一下,各取所需,各自发展。”有手机行业坊间人士表示:在三角恋中,魅族和锤子并非竞对,魅族要合并的是1500-3000万年出货量的一线品牌,锤子本可以帮助魅族抵挡带有一定特点的中小二线品牌,作为出资方阿里要获得的是对Yun OS的支持,三方本可以好好谈,达成团结。

 

三国杀中,谁是获利方?京东渔翁得利!

 

如果说魅族是挡在锤子和阿里之间的一座大山,而罗永浩在面对这种格局下,又犯了犹豫不决,企图骑墙的错误。一面和阿里交好,一面向京东偏移,最终两头不招待及。

 

为了获得阿里投资,罗永浩曾经不断试好阿里。罗永浩私下与阿里集团首席技术官王坚交好,从2015年开始锤子和阿里就频繁接触。双方从技术上,做好了Smartisan OS向阿里Yun OS迁移的准备。

 

2015阿里在做自己的YunOS,需要硬件载体,计划通过补贴形式扶植了一批中小手机厂商搭载YunOS。当时罗永浩非常想搭上阿里这班车。王坚也非常看好锤子,不仅仅业务合作,还想通过入股投资的形式与锤子达成合作。20151210日,罗永浩现身YunOS系统发布会,为阿里站台。

 

但在2016年这笔融资最终未达成,有传言说是魅族的阻碍。2016627日,锤子科技的工商信息中却显示了一笔2015万元的股权质押给阿里,勉强从阿里借来很少一点钱。这次经历还直接造成锤子早期投资人炮轰阿里投资不负责任,耽误了创业企业黄金融资时间。

 

2016年锤子和阿里闹得不愉快,公司陷入低谷的阶段,持续亏损,发不出员工工资,罗永浩只得到外面做直播、四处站台,补贴公司。但出于和王坚的友谊,2016年年底,锤子和阿里还是达成了YunOS新协议,搁置投资,只在业务上合作。双方启动了Smartisan Powered by YunOS

 

4.png

(锤子到底应该站京东,还是站阿里一边?这是个问题)

 

另一面,锤子开始和京东走得越来越近。20174月,锤子和京东签署为期三年的战略合作,锤子产品在京东首发,并在618,双11等活动中,为京东提供定制版产品。京东成为锤子最主要的销售通道,超过了阿里。根据此项合作,京东向锤子提供7亿元京东金融供应链贷款,包销100万台Smartisan

 

这样锤子把自己放在了新的三国杀局中。就同一个月签署京东三年战略合作后,20174月,罗永浩代表锤子在杭州和阿里签订了YunOS合作合同,按照计划201759日锤子坚果Pro发布会上宣布。锤子希望拿到YunOS的扶持补贴。

 

而同时京东也希望从锤子坚果Pro开始大力推锤子。矛盾出现了,京东不可能奋力帮助锤子去卖基于阿里YunOSSmartisan。锤子要拿阿里的补贴,又拿京东贷款并帮助大卖,最终锤子坚果Pro发布会上,阿里撤出,只留下京东助阵。

 

这样貌似愚蠢的事,对于急于得到钱的罗永浩而言,也许是迫不得已。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大出行

    总访问量:2031
    全部文章:36
对大出行行业的商业新闻报道和信息分析,帮助行业人士了解和深度认知行业动态和未来发展趋势。大出行涵盖与人出行相关的全领域,如打车、驾车、旅行、短途等。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