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外企雷格斯“偷图”梦想加:低成本侵权折射行业乱象

2019/1/2 17:55:00

主打智能科技的办公服务品牌梦想加最近成为了外企雷格斯的”心头好”,一组雷格斯投放的广告上公然使用了梦想加空间的照片被曝光。手法之低劣让人难以置信——直接使用梦想加官网图片,删减图片内容和品牌logo,再PS上自己的logo,然后就在搜索引擎上进行商业宣传。

这样的侵权事件在行业中尚属首例,对此,梦想加对外正式发布公告称:雷格斯商务咨询(北京)有限公司(简称雷格斯)擅自编辑并使用梦想加空间实景图片进行广告投放和传播,严重侵犯了梦想加的知识产权,梦想加将通过法律途径追究相关责任。

联合办公虽然是新兴的领域,然而基本的法律意识、版权意识、行业道德需要所有品牌引起重视。

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联合办公的市场分为四个派系,房地产思维,主要为优客工场;孵化器属性,以氪空间为首;主打科技办公体验,以梦想加为首;还有就是外企范儿,以wework、雷格斯这样的品牌。

两年的跑马圈地,联合办公品牌已经接近井喷的状态,不完全统计目前市场上的联合办公品牌近1000家。

今年以来,行业马太效应凸显,头部品牌开始频繁并购中小品牌,并购之后依然存在跨品牌管理的难题。

另外,从发展业态上,无论是房地产思维、孵化器思维最终都向科技服务转向,剩下独守一块的外企范儿,却正在失去先发优势。

从业务层面来看,外企品牌入华在业务层面十分依赖特定人群、特定认知的用户,业务拓展层面容易被自我局限。

水土不服的现状在外企身上特别明显,更导致离开中国市场退出和离开的海外品牌不在少数,例如雅虎、谷歌等科技公司,也包括UR、NEW LOOK等服装生活品类。

联合办公这一领域并不像互联网竞争一样靠丛林法则可以脱颖而出,在相对长周期的服务流程中十分仰仗办公品牌对于服务认知的重新定位。

不置可否,联合办公始于国外,但是在整个中国市场的表现并不仰仗“外来的和尚好念经”的规律,尤其一些中国创业者在启动之初就主打科技改变办公这一认知。

在全球科技创新的认知里,从互联网时代的copy from 硅谷到移动互联网的copy from CHINA,前一阶段能在中国留下的硅谷品牌屈指可数,而后一阶段中国则彻底领先世界。

梦想加是诞生在这一背景下的典型代表,自创立起就与其他品牌不同,锁定智能办公服务,独立研发产品,并申请了多个产品专利,建立起了行业极少有的品牌护城河和核心竞争力,一步步发展成为行业头部品牌,获得了用户的好口碑和资本的频频青睐,在业内外一直以『黑科技』智能化和『高颜值』空间设计闻名。

很明显,梦想加空间打造的优势为自己独树一帜的品牌产生了口碑和溢价,而雷格斯这样的外企盗图推广也从另一面证明了梦想加的成功。

从品牌认知层面,外企总有先入为主的意识,反观中国创业者总愿意追求“酒香不怕巷子深”的理念。

雷格斯作为老牌外企品牌看似更有优势,但是在发展过程中并没有运用自己的优势,反而用“低成本”的盗图宣传来吸引关注,真是可悲可泣。

这一主动作的背后也看到在激烈的竞争局面下,品牌正在靠“零门槛”和“无节操”获取用户认知。

从发展阶段来看,联合办公已经进入服务品质升级,多元化商业模式探索的阶段。

前文谈到的几种联合办公模式大家都在主动求变,各家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甚至都在介入对方擅长的领域。

过去的这一年,梦想加完成了两轮融资,成为行业第一家完成C轮融资的科技办公服务品牌。

而在扩张节奏上并没有一上来就高举高打“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而立足北京,不断培育出成熟稳定的服务体系来满足物理空间扩张的需求。

可谓是,梦想加自己的节奏。

毕竟,对比互联网的扩张,办公服务领域的扩张除了资本的增值,更重要的是提升产业服务。

过去的办公服务只是靠一套办公桌、一个插线板就能满足,目前办公空间更多作为用户的第二空间来打造,与服务密切相关,更仰仗科技来提升品质。

这正是越来越多人选择联合办公的重要原因,也是梦想加吸引大量快速发展的创新企业入驻的重要原因。

谁在裸泳?

创投圈有一个基本的共识是,烧钱补贴并不符合to B领域的扩张。

联合办公自然属于这一方向,过去烧钱的玩法并不符合。

雷格斯这样的外企,在入华之后,也照搬海外的扩张模型,不断在中国的城市落地业务,这中间有很强烈的对于规模效应的认知误区。

1.toB领域更讲究品质。

首先,需要厘清观点,品牌不等于品质,在联合办公领域wework、雷格斯有很鲜明的先入为主的品牌认知。

进入中国后就开始快速的扩张,高价拿地,高价出租形成一个自然而然的循环,入驻这些空间并没有带来效益的提升,反而产生了更大的成本支出。

雷格斯盗用了梦想加两年前北京几个网红空间的图片用作宣传,目前并不知道是否借此获利。从相关消息报道可知,其也在成都扩张自己的业务,用打“擦边球”的方式炒作自己,只能呈现出自己的不自信。

2.联合办公当引入“监督者”机制。

联合办公的快速发展与科技领域的创新密切相关。

新经济在服务行业的落地,例如滴滴在交通、美团在生活服务等方面都是创新先行,监管滞后。

联合办公作为新的科技产品,在快速的发展中体现出了监管的一定滞后性,目前对于办公空间的标准、联合办公的审核等大量依靠自制而非制度。

雷格斯盗图梦想加正是折射出目前行业的一个乱象,缺失监督者,纵容作恶事件的频发。

梦想加主打科技范的办公服务体验,这个服务的产生和推广主要仰仗用户的口碑和空间能力呈现。一些具有科技感的产品服务大多有相应的技术认证,空间产品尽管也有自己的一套独立的产品体系,然而依然无法杜绝被侵权、被抄袭。

因为抄袭成本太低了。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维权的成本。

今天,雷格斯盗图传播,明天雷格斯可能直接盗用空间的设计方案,谁来监管呢?

3.智能办公理念为何有人先行 有人后退?

联合办公的业务逻辑基本仰仗收租模式,而探索更多空间的创收模式,显然是头部企业们思考的未来。

聚焦增值服务的软实力,还需要在硬实力上打造智能办公系统,这也成为行业发展的标准配置。不同于传统写字楼,联合办公空间更强调用户的体验。联合办公企业深耕用户实质需求,采用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云计算等技术,提高办公智能化水平,提升用户体验。

在中国的联合办公市场,科技办公的秩序的制定者为中国创业企业,作为外企品牌的雷格斯等并不具备优势,他们并不知道办公用户的核心需求,俗话说只有创过业的人才知道办公室哪些是需要的哪些是不需要的。

如果只是换了装修的办公室并没有改变办公服务本身,就如同,雷格斯盗用了梦想加的图片来推广,但是当用户买单之后发现与图片不符,最后买单吃亏的已然是用户。

这更延伸出虚假宣传的话题,在海外更严苛的法律法规体系下诞生的办公品牌雷格斯居然敢做这样的尝试,让人惊讶。

总结来看,这一事件背后,行业除了参与者自律之外更重要是推进制度的建立,而行业头部品牌的空间设计的权利保护、侵犯品牌行为的重定义、科技品牌的标准制定都有很长的路要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