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2019年第一天,ofo就遇上一桩烦心事

2019/1/1 17:09:00

1.jpg

作者:龚进辉

 

对于戴威及其治下的ofo来说,刚刚过去的2018年是备受煎熬的一年,而2019年注定也不好过。新年第一天,ofo就遇上一桩烦心事。

 

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201810月,因运输合同纠纷,顺丰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冻结ofo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存款1375万元。这对于资金本就捉襟见肘的ofo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顺丰与ofo结缘于20174月。彼时后者喜提N轮融资,账上资金充足,于是开启疯狂地扩张,而顺丰主要为其提供整车、零配件和全国干支线配送,以及城市投放服务,并承担ofo逆向维修再投放的物流业务,逐步开展与ofo的大数据分析、骑行地图和财经等方面的合作。

 

短短半年内,顺丰承接了ofo 15个省、36个城市的综合物流业务,双方合作进入蜜月期。但好景不长,进入2018年以来,融资不顺导致ofo资金链持续紧张,为了在共享单车行业寒冬下活下去,ofo开源节流被提上议事日程,开源指加快商业化进程,包括推出B2B业务、开屏广告等,截流指尽可能压缩成本,包括全球多个国家大撤退、大规模裁员等。

 

不过,上述举措并没有使ofo摆脱困境,反而越陷越深。一方面,砍掉新车订单、疯狂裁员使ofo订单直线下滑,用户找到能骑的好车的概率越来越低,而且时间也不站在ofo这一边,即便是好车也在加速老化;另一方面,被戴威寄予厚望的商业化进展不顺,流量变现只是看起来很美好,ofo到头来还是得靠无数个一元的租金来盈利。

 

因此,尽管ofo努力地开展自救,但自身运营情况并没有根本性好转,仍处于极度缺钱状态,于是被卷入各种版本的收购传闻,而ofo官方通过一次次辟谣来证明自己过得很好,结果适得其反,反而使外界唱衰声音加剧。如今,缺钱的ofo负债累累,除了私自挪用用户巨额押金,还拖欠供应商超过10亿元。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顺丰不仅与ofo分道扬镳,还诉诸法律来维护自身正当权益。事实上,顺丰并非首家起诉ofo的供应商,在此之前,凤凰自行车、百世物流均将ofo告上法庭。这还没完,ofo还拖欠云鸟、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数亿元欠款。

 

值得注意的是,昨晚得到创始人罗振宇在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上提及戴威,称他才27岁,非常年轻,按照百岁人生这个坐标,戴威至少还有70多年,甚至更长时间,70多年有很多种可能,“不管今天戴威负债多少,都不能说他这辈子完了。”前不久,戴威步贾跃亭后尘,被列入“老赖”名单,成为被限制高消费人群。

 

在罗振宇看来,在百岁人生的坐标系里,一个年轻人如果遇到挫折,可别只记得丘吉尔说的永不放弃,而应该记得丘吉尔的另一句话——“这不是结束,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只是开始的结束”。

 

可以预见的是,2019年,奄奄一息的ofo估计撑不了多久,即便是跪着也很难如戴威所愿活下去,等待它的只有两种结局:卖身或倒闭(破产)。终局到底如何,全在戴威一念之间,让我们拭目以待。当然,还是祝福ofo2019年发展顺利,且行且珍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