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到底是诺贝尔欠权健个医学奖,还是奥斯卡欠权健个最佳导演奖?

2018/12/27 23:49:00

隔离绝症和死神的,是一杯绿豆汤,也是一双鞋垫,一杯果汁,一个火罐,一张卫生巾——前有张悟本,后有百亿权健。

诺贝尔可能欠权健一个医学奖。

两个月前,美国科学家詹姆斯?艾利和日本的本庶佑刚刚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基于他们对癌症免疫疗法的贡献——但遵循这一疗法的PD-1抑制剂,也不过刚刚把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5年生存率从5%提高到了15%,远未达到治愈效果。

获奖之后,詹姆斯颇为悲观的预言,人类可能永远无法根除癌症。

如此看来,攻克癌症、包治百病,而且不化疗、不手术的盐城工学院毕业生束昱辉和他创立的权健,似乎更有资格当选诺贝尔奖了。

“权健治不了的,你去任何一个地方也治不了”,权健的经销商在宣讲会上,为自己的大爱颅内高潮,热泪盈眶,“我们不是白衣天使,却胜似天使”,“我们是高尚的,因为我们把大爱播撒人间”。

官宣中的权健神药和诺贝尔医学奖,官宣中的权健大爱和诺贝尔和平奖,似乎也就一线之隔了。

看似一线之间,其实生死之遥。一位4岁小姑娘以生命为代价,也没能让束昱辉和权健的“神话”破灭。

小姑娘的父亲周二力,在4岁的患癌女儿经过手术化疗有所好转后,接到了权健经销商的电话,并听信其宣传,带着女儿出院,停药停医,只吃权健产品,两个月后,周洋病情恶化。

就在周二力带着周洋重回医院的时候,权健创始人束昱辉和周二力周洋的合影传遍了网络,合影配文为周洋“重获新生”。

上当受骗的周二力把权健告上法庭官司,官司竟然输了——输了官司8个月后,周洋去世。

就在周洋去世前后的2013年底,权健从某部委拿到了《直销经营许可证》——许可范围仅为天津区域,但权健却把直销业务插遍了大江南北。

此后,权健业绩猛涨,传闻中,其2014年业绩为135亿元,较2013年增长了170%,较2012年增长了2355%。

钱多了,就要耍耍派头,财大气粗的束昱辉还学习前首富许家印,冠名购买了天津足球队,在天津电视台为其定制的电视节目《权健时间》里,高屋建瓴的束昱辉大嘴一张,“没资金就别玩足球”。

周二力一介农民,在表彰HM药酒的西北某省,输了和权健的官司,也不足为怪。

自周洋事件之后,新京报、央视陆续发文揭露权健。

2014年12月,央视CCTV新闻频道的特别报道《直销?传销?》,批评权健保健品销售乱象,“所谓神奇疗效令人啼笑皆非”。

在央视新闻中,经销商声称权健骨正基鞋垫,包治百病,哪儿疼搁哪里,甚至还能治疗心脏病,这双鞋垫售价1080元。

而权健的负离子卫生巾就更神奇了,官宣其不但能治疗女性的子宫糜烂,还能治疗男人的前列腺炎——不知道今年50岁的束昱辉先生,是否用过同款。

别说央视和新京报揭黑了,连国家中医院管理局的点名通报,也未能伤及权健皮毛。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关于2016年虚假违法中医医疗广告(报纸第三批)监测情况的通报 》中,点名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涉嫌虚假宣传。

权健不害怕中医药管理局,是因为其声称包治疑难杂症的神奇产品,从来也没拿到过医药批文——而保健品批文,早已泛滥成灾,主管部门无力监管。

这位从未学过一天医学、冒充清华大学经济管理硕士被揭穿的束昱辉先生,在个人传记《生命的代价》中,声称自己遍寻天下秘方,其中一些药方的购买价据称高达8000万元——比起来包治百病的疗效,8000万元还真不算题 天价,毕竟,辉瑞一个专利药的研发投入,可能就在10亿美元级别。

药企巨头们都把专利视为生命线——但权健似乎没把几千万的秘方当回事儿,骨正基按摩鞋垫和负离子磁性卫生巾专利,都因没有续费而失效过期了。而疗效如此神药专利过期——竟然没药企跟风仿冒?!

权健被央视点名,被中医药局通报,神药专利已过期,但业绩依然猛飙,还值得大惊小怪吗?

HM药酒十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高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也挡不住HM药酒12月6日还被列为自治区拟表彰优秀民营企业,可能是围观群众的口水们实在太澎湃,一周后的正式名单,HM落选。

读懂了HM,也许就读懂了权健。

财报显示,HM药酒是当地的纳税大户。据米内网2016年的数据,HM药酒2016年零售药店终端销售额约为16.3亿元,1-10月份,在国税部门,HM上缴税收2680万元,同比增加603万元;在地税部门,内蒙古HM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上缴税费393万元。

HM比起来权健的规模,也就九牛一毛——HM都没倒,哪里轮得上权健了?

天津是个有趣的地方,这里除了有权健,还有鼎鼎大名的直销企业天狮、天士力、尚赫——束的老家位于江苏盐城,或许是天津武清的环境更“友好”,束昱辉千里赴津,扎根武清。

位于北京和天津两大直辖市中心点的武清就更有意思了,官宣中有着“京津走廊”、“京津明珠”的美誉,官宣中没有说的是,武清还是北派直销的核心地带,权健、天狮都注册于此。

2017年,武清GDP总值高达1110亿元,在天津16个区县中位居第三,不知道权健、天狮贡献几何?

束昱辉的演技娴熟动人,权健的导演出神入化,但论格局,轮气场,相比于天津首富李金元和其创立的天狮,束昱辉和权健还差了一大截——束昱辉乘坐直升机装逼炫富荣归的套路,老大哥李金元十几年前就玩过了。

看完了《大象工会》的天狮报道,我差点觉得,中美贸易战,川普拿华为中兴开刀是选错了靶子,华为产品也就销往 170 个国家,员工总数 18 万人——这个人数,还比不上天狮在非洲穷国乌干达一国的员工数,20万!天狮在 110 个国家有分公司,产品销往 190 个国家。

李金元的政界人脉遍布全球。

1998年,在前苏联,他和前总统戈尔巴乔布喝着威士忌谈笑风生。

左一为李金元,左三为戈尔巴乔夫

2002年,在德国柏林,李金元先生带着80辆宝马、游艇和私人飞机,高调炫富让德国佬颜面尽失。

2006年,印尼首都雅加达,交通限行马路宽阔,国宾卫队护送李金元的车队浩荡前行。

就在这里,李金元乘着直升飞机从天而降,8年后,束昱辉才学会了这一招——还是在江苏盐城,当然也没有交通管制和国宾队护送。

李金元先生最高调的风头,是在2015年。

恰逢二战70周年,在法国尼斯,70多辆二战吉普和坦克组成的车队里,气场凛凛的李金元站在领头的敞篷卡车上,检阅了六千多制服人员组成的长队和围观的当地市民。

海滩上为他排出的人体标语,宽达 250 米,一项世界纪录就此诞生。

现在,李金元的人脉网还伸到了联合国。

一周前的12月19日,李金元受邀赴美。在官方新闻稿里,现任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和李其“深度对话与交流”;李金元密集拜会美国政要——中美贸易战,让华为任正非的女儿身陷囹圄,却为李金元和美国政要们提供了共同话题。

右为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左为天狮集团董事长李金元

再往前一个月,前任秘书长潘基文还为天狮集团的理论“巨著”(天狮官宣)《置换与超越》亲自题序——官方新闻稿里说,潘前秘书长“高度评价了天狮集团全球发展战略对社会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

“倾倒”于李金元的不止政要们——甚至还有诺贝尔奖得主。

2012年9月,发明伟哥的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得主斐里德·穆拉德访问天狮;
2018年9月,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亚利耶·瓦谢尔博士访问天狮;
2018年11月,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得主克雷格·梅洛访问天狮。

比起来前辈李金元,束昱辉的排场和格局哪堪一提?!当然,相比于权健,天狮的负面报道似乎也少了许多,合规性上可能高了不少——老前辈稳得666!

束昱辉独生子束长京的结婚贺礼上,也就只能找来演技派老演员比如唐国强、央视主持人朱迅阿丘,以及不在不入流的青花鲜肉比如霍思燕左小青网络祝福,甚至连名不见经传的民间魔术师,也不舍得剪掉。

《丁香园》的揭露文章刷屏后,CCTV和人民日报都重磅报道了权健事件,天津武清市场监管局也称正在核实调查,而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再次明确强调保健食品不得宣传具有疾病预防和治疗功能。

我的天津朋友喜气洋洋的说,“已经上央视了,估计要完”。

这位天津朋友记性可能不太好。四年前,央视就曾揭露过权健;四年前,权健气势十足的回怼了央视,官方声明称“有关媒体关于公司产品的报道内容绝非事实,纯属个人恶意策划中伤,完全违背公司宣传内容,将对此次恶意中伤行为诉之于法律。”——用了负离子卫生巾,权健果然硬邦邦。

权健起诉没起诉央视不知道,但权健毫发无伤,营收越来越高,却是事实。

相关政府部门真的不知道权健的底细吗?2017年,在天津日报的报道中,权健就名列天津市市场监管委钦定的十大违法广告。

小骗骗于路,中骗骗于室,大骗骗于宫——你能拉黑朋友圈卖假药的微商,但你未必能挡得住权健朝着5000亿小目标狂奔。

就在今天上午,我还在数个头部大省的卫视上,看到了“HM药酒”的广告——也就几个月前,我还乐观的相信“HM要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