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ofo兵败如山倒,戴威步贾跃亭后尘沦为“老赖”

2018/12/20 19:42:00

1.jpg

作者:龚进辉

 

这个冬天,无论是ofo公司还是ofo公司掌门人戴威,都明显感觉到寒气逼人,倒不是天气寒冷所致,而是资本寒冬下ofo处境极其尴尬,用“命悬一线”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众所周知,在哈啰出行、摩拜的大力推动下,共享单车行业免押金已是大势所趋,ofo却逆潮流而动,今年6月取消了20座城市信用免押金,明眼人都看得出,ofo此举是无奈之举,背后原因只有一个:缺钱。

 

此后,ofo持续陷入了押金难退的窘境,用户怨声四起,直到本周达到顶峰,北京用户在ofo总部楼下排起长龙,但也只是登记信息,而无法确保押金到账,被外界调侃为“ofo北京车友会”。隔天,ofo开放线上退押金,排队用户很快就突破1000万。

 

1000万人退押金,按每人100元计算,ofo需要筹集10亿元。当被媒体问及退款资金来源时,ofo方面回复称“商业机密,不便透露”。我翻译一下:ofo资金紧张人尽皆知,10亿肯定是没有的,但到底有多紧张,我就不告诉你,不会轻易透露自己的底牌,以防因集中挤兑而造成新一轮舆论危机。

 

戴威在内部信中坦言,由于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曾一度想把运营资金全部节省下来,用于退还部分用户押金和供应商欠款,甚至想解散公司并申请破产。“如今的ofo将为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ofo的用户负责。”

 

不过,鉴于戴威并未具体阐述如何归还用户巨额押金,他的承诺一文不值,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正是由于公司经营不善,ofo和戴威终于尝到了苦果。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的信息显示,124日,海淀区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主体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费令”,限制该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戴威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具体限制包括:该公司和戴威乘坐交通工具时,不得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能在星级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等场合消费;不能买房买车旅游;子女不得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

 

简单来说,ofo和戴威被列入“老赖”名单,这对于戴威而言绝对不是件光彩的事,成为其个人信誉永远抹不去的污点。此前,奔赴美国造车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也“享受”这一待遇。

 

201710月日订单峰值突破3200万单到如今兵败如山倒,ofo在短短1年内命运急转直下,而戴威身上的标签也从90后创业者变成老赖,不禁让人唏嘘不已,这既有共享单车行业无序竞争的因素,也与ofo创始团队少不经事有关。

 

不过,对于ofo混到这般田地的原因,摩拜投资人、腾讯掌门人马化腾却给出了另一种独到见解,他认为ofo全面溃败的真正原因是veto right(否决权),暗示ofo管理层、滴滴、阿里滥用否决权,使公司重大决策无法推进,错失了渡过难关的最佳时机。

 

当然,无论如何解读ofo败局,如今ofo想要翻身几无可能,1000万用户拿到押金的概率也不高。可惜了ofo,但更悲哀的是押金难退的用户,他们没理由为戴威所犯的致命错误买单。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