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又一家明星公司要挂了,罗永浩和他的锤子无人接盘?

2018/12/19 20:23:00

2018年注定是令许多人刻骨铭心的一年。一家家明星公司接连倒下,没有倒下的则陷入裁员、降薪、收缩战线风暴漩涡,而正在苟延残喘的就更多了,即使不少所谓的“独角兽”得以侥幸完成IPO,又有几家不是以流血上市,大幅破发面目示人?

最近,锤子科技也要撑不下去了。

12月5日,这家一向以特立独行著称的手机品牌发生了历史上最重大的人事震荡,法人、董事、经理、监事等事项均进行变更,新的法定代表人为温洪喜,锤子手机的灵魂人物罗永浩正式淡出。

外界盛传,为了拯救自己一手含辛茹苦六年拉扯大的孩子,罗永浩已先后接触过百度、华为、阿里等方面,寻求大佬们接盘,但均未谈妥。此前,业内曾有传言称360手机与锤子科技正在洽谈合并事宜,后来也被周鸿祎否认。

这毫不意外,不论锤子科技还是时势均已今非昔比。

生于移动互联网爆发前夕

锤子手机成立于2012年5月28日,那正是一个互联网手机蓬勃兴起的时代。当年6月,早年从中兴通讯出走的王晓雁联合北斗星手机网谭文胜创立了小辣椒手机,这一年的10月底与次年末,中兴的努比亚与华为的荣耀也前后脚问世。

前一年的7月12日,雷军和他的小米创始团队刚刚亮相并宣布进军手机市场。马云甚至也在手机行业插了一脚,小米团队亮相不到一周,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云在28日推出阿里巴巴YunOS,同时联手国内知名的手机分销商天宇朗通发布了首款基于YunOS的智能手机天语K-Touch W700。

后一年的12月17日,OPPO前副总经理刘作虎宣布创立一加科技,着手打造一加手机。

两年后,2014年7月,乐视网注册成立乐视智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着手生产、研发乐视手机。同年,周鸿祎的360透过奇酷互联网络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推出360手机。

2011-2013年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爆发的前夜,直至2013年底,国内移动网民还只有5.0亿人,而PC网民规模则为5.9亿人。人们都知道,这场移动互联网大潮即将席卷全球,但究竟如何才能稳站潮头并不清楚。在传统PC时代取得领先地位的BAT们同样处于焦虑之中,他们担心在新时代失去过去的优势地位。要知道,腾讯虽然早在2011年就发布了微信,但到了2013年10月24日日活用户(DAU)才突破1亿。

而手机是最理想的移动互联网终端,在某种意义上,控制住庞大的手机用户群,就掌握了最重要的移动互联网入口。从国内手机行业老兵、互联网新贵到其他各路人马之所以纷纷涌入手机领域,正是看到了这一眼。既然有人愿意冲锋陷阵,BAT们也乐于通过投资参股、战略合作等种种方式,向新兴互联网手机制造商示好,只为在后者的手机上给自己留一个入口。

从香饽饽沦为资本市场的弃儿

初期,一个新晋手机品牌新品迭出,你方唱罢我登场,发布会轮然上演,一场规模比一场大,各自都拥有一定的粉丝。然而,同一个赛道一夜之间涌现如此多的手机品牌注定就是一场巨大的悲剧。一部互联网手机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一些玩家不断掉队与另一些玩家不断胜出的历史。

知名市场调研机构赛诺有关报告显示,在刚刚过去的第三季度,VIVO手机以2062万台的出货量占据国内手机手机销量榜首,紧随其后的是它的同胞兄弟OPPO手机,出货量是2058万台,排在第三的是华为手机,出货量为1711万,华为的子品牌荣耀系列则以1362万紧随其后,小米则以1261万台的出货量位居第五,而苹果则以1054万台的出货量排名第六。魅族尽管跻身前七名,但其销量只有区区189万台,不足第六名的两成。

在过去的六年间,锤子科技在罗永浩的率领下,努力践行用完美主义的工匠精神打造用户体验一流的以智能手机为主的数码消费类产品的使命。在缺乏创新精神与创新能力的安卓手机阵营里,锤子科技的团队比较擅长图形界面和用户体验设计,并精通硬件的工业设计,多少算是一股清流。

遗憾的是,在这个以速度、规模致胜的市场上,锤子科技多少有点不合时宜,尽管孵化出了锤子科技已孵化了智能手机、工作站、VR、空气净化器、TNT、云office、子弹短信等项目,但每一个产品都没有做到一定体量,尽管一共拿到了近16亿元融资,但一路走得磕磕绊绊。

很大程度上,锤子手机因罗永浩一个人的情怀而起,但如果一家公司创立六年了,还靠创始人的情怀活着,市场销量甚至不入市场调研机构的法眼,似乎也没有多少存在的价值了,只能沦为一枚资本市场的弃子。

谁是最后的接盘侠?

好事者们正在热议谁是锤子的接盘侠,却忘了问自己,别人为什么要接手锤子手机,或者说,锤子手机还有什么值得别人接手的。

首先、市场集中度加剧,独立的小众品牌已经没有生存空间。

今天,国内手机市场格局已经非常明朗,华为、OPPO、荣耀、VIVO、苹果、小米等六大品牌完全处于支配地位,他们既有能力推出普适性手机,也有能力研发出小众产品,只要有利可图。但像锤子这样完全独立的小众品牌,既承受不了不断上涨的市场推广费用与高昂的小额订单采购成本,又不受大型代工厂待见,对于华为们来说,并购这样的资产无法产生协同效应,同时也没有什么互补性,而企业文化的巨大差异可能还会导致严重的不适甚至冲突。

其次、5G手机即将开启一个全新时代,眼下,国内主要手机品牌都在紧锣密鼓地研发5G手机,明年就开始预商用。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锤子显然不可能有余力布局5G战略,其产品技术仍然停留在3G、4G时代,缺乏吸引力。

第三、BAT们已经重新确立了在移动互联网中的领导地位,无须假手他人。

CNNIC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我国网民规模达8.02亿,互联网普及率57.7%,手机网民规模达7.88亿,通过手机接入互联网的用户比例高达98.3%。主要的互联网巨头均重新确立在江湖地位,用户习惯已经养成,不再依赖手机终端的入口,他们没有兴趣也没有信心在六大品牌之外另起门户。

最后、锤子手机本来就属于轻资产企业,没什么可卖的。

锤子手机是一个典型的哑铃型公司,除了一点产品设计与品牌推广力量外,原材料与生产环节都属于外部,随着业务萎缩,高层动荡,罗永浩淡出,优秀人才早已流失殆尽。再进行这场收购又能获得什么呢?

在半年前的锤子科技2018鸟巢新品发布会上,罗永浩在发布坚果TNT 工作站与“次世代旗舰手机”坚果R1以及坚果Pro 2 特别版时信誓旦旦地表示要“改变世界”,6个月后突然谢幕,现在回想起来恍若隔世。(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