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张小龙的“套路”,张一鸣的野心

2018/12/18 8:25:00

12月12日,腾达2018员工大会在深召开。年会刚过,微信缔造者张小龙的演讲“段子”就开始在 网络传播。很多人说这是张小龙的段子,玺哥是不赞同的。玺哥认为,这些所谓“段子”,其实 都是张小龙的观点。比如:

1、自古套路得人心。

2、互联网的发展史,就是套路发展史。

3、互联网的两个时代:人工套路互联网和机器套路互联网。

4、我认为互联网的本质是消除了信息的不对称,当信息充分的流通起来以后,相应很多行业的 组织形式也会发生变化。

5、关注用户,而不是关注竞争对手;我们做出来的产品是为我们的用户服务的,不是为竞争对 手服务的。我们要重视我们的用户,而不是竞争对手,总是花时间在研究竞争对手上而不是去了 解用户,是做不出来好产品的,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解我们的用户上。

6、“善良比聪明更重要”。

7、生活哪里时刻美好?

从张小龙的演讲来看,大部分可以看着是在Diss张一鸣。比如他说“而纵观市场上的套路,其实 都是比较低级的:视频上做一些滤镜,美化,用滤镜去套路用户。所谓记录美好生活,但其实生 活哪里时刻美好。”,又比如“通过人工智能算法根据兴趣标签来进行信息推荐,算是一种机器 套路。所谓的裂变,就是一种低级的套路。”。这两个较有特征的观点,前者让人联想到了短视 频“抖音”,后者想到了今日头条。

但是,我们不能简单地把张小龙的演讲看着是在Diss张一鸣。两张之争,除了是企业之间的竞争 ,更是两人价值观、人生观、产品观的碰撞。

两人在价值观、人生观、产品观上的不同,也体现在对产品、对事的认知上。

对小龙来说,他表现出的是对“套路”的Diss。这次员工大会上,张小龙以微信的发展历程来与 自己厌恶的“套路”做了对比。张小龙在会上说“互联网的两个时代:人工套路互联网和机器套 路互联网;诱导用户,欺骗用户大行其道。对用户诚实一点,善良一点,可能比欺骗用户更好些 。其实腾讯内部的产品对套路已经相当克制。而纵观市场上的套路,其实都是比较低级的:视频 上做一些滤镜,美化,用滤镜去套路用户。所谓记录美好生活,但其实生活哪里时刻美好。用户 更希望我们比较诚实地去对待他们。偷菜游戏算得上是人工套路了;通过人工智能算法根据兴趣 标签来进行信息推荐,算是一种机器套路。所谓的裂变,就是一种低级的套路。”。张小龙还说 “微信自己也在套路,但是微信制作的是高级的套路:比如:对于用户来说,他们更希望被诚实 地对待,而不是去“套路”他们。让大家放下手机多和朋友见见面,虽然这只是一句口号,但是 很多时候这些才是用户心里真正所需要的。这就是个高级的套路。在微信里,我们是反套路的。 我们做了微信开放平台。其实开放平台本身也是一种套路。因为开放平台不是真开放。而开放平 台的建立,让许多第三方套路也涌入了微信。我一直强调微信是一个工具,而不是一个平台。”

同一场景的发言,前后感觉有点绕。但在有点绕的同时,张小龙也把互联网“套路”的真相告诉 了用户。

应该说,张小龙是不反对“套路”的,他只是希望“套路”要真诚。所以张小龙说“我一直强调 微信是一个工具,而不是一个平台。只有工具才是对用户是最友善的,才是真正对用户来说是有 意义的。微信一直努力要做好一个事情,就是把每一个用户当做他的朋友。”

所以张小龙说“善良比聪明更重要”。因为要套路用户很容易,但如何不套路用户,真诚地“套 路”用户却很难。

反观张一鸣,“套路”在他这里不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因为在张一鸣看来,算法是今日头条 的核心。

“今日头条没有任何采编人员,本身不生产任何内容,完全靠机器算法来运转。今日头条搭建的 算法模型会记录注册用户的每一次阅读行为,并基于此计算用户的喜好,推送用户可能感兴趣的 内容。”

张一鸣和张小龙在价值观、人生观、产品观上的不同,还表现在他对事的体现上。在对事上,张 小龙更纯粹,张一鸣更有野心。

玺哥为什么说张一鸣更有野心呢?我们来了解一下张一鸣的发展历程。

在创办今日头条之前的10多年里,张一鸣亲自执掌或者参与创办了酷讯、九九房等多个项目,然 而一直没有获得太大成功,被业界评论为“屡败屡战”。直到2012年创办今日头条,他才获得了 空前的、被广泛承认的巨大成功。

张一鸣在分享自己的工作经历和体会中曾经总结过他认为的优秀年轻人的5个些特质。第一,有 好奇心,能够主动学习新事物、新知识和新技能。第二,对不确定性保持乐观。第三,不甘于平 庸。第四,不傲娇,要能延迟满足感。第五,对重要的事情有判断力。

张一鸣是不甘于平庸的,不管是他的成长历程,又或是他在分享过程中所表现的好奇心和对未来 的野望。张一鸣的野心,在今日头条2015年年会上表现得更直接。2015年的头条年会上,张一鸣 给自己和公司定下了几个目标:

1、希望能够抢占过1/7的媒体时长,通过更强大的广告系统、更强大的商业系统达到1/5的市场 收入,希望在2020年能达到100亿美金。

2、到2018年,希望再进一步成为真正市场的绝对第一名,能够占到一半。到2019年全球化全面 成功,能够成为全球第一的创作平台

3、希望将公司市值做到千亿美金。

这就是玺哥对两张的观察,一个是有大野心的创业者,一个是相对来说更有情怀的产品人。两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价值观、人生观、产品观的不同,是两张最大的不同。

玺哥认为,未来两张还会有不少交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