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从不作恶到做正确的事,谷歌已埋葬过去

2018/12/13 20:48:00

timg.jpg


作为第一个将“不作恶”设为价值观的互联网公司,创建于1998年9月4日的谷歌,今年已整整20岁了。不过就在20周岁司庆之前的几个月,谷歌却悄悄地将Don’t be evil从公司的行为准则中移除,换上了Do the right thing。从不作恶到做正确的事,不只是多了一个单词而已,从内涵上看这个跨度有些大了,约等于埋葬过去拥抱新生。

 

不作恶与做正确的事之间,不是好一点和再好一点的问题,而是有着相当大的数量级差别。就拿谷歌的死敌苹果来说,通过软件更新来为旧款手机降速以促使消费者购买更多新款手机,是一种针对消费者的作恶,但用做正确的事来为其开脱,也勉强能说得过去了。苹果公司需要谋求公司发展,需要对股东负责,用技术手段让消费者买更多更贵的手机,对公司和股东来说就是做正确的事。不过苹果公司的价值观里既没有不作恶,也没有做正确的事,因此不管怎么解读倒也无所谓了。

 

就谷歌而言,过去20年不到的时间里,是始终受到自身当初所定价值观的约束的,这使其在商业上束手束脚的同时,也为这家公司获得了广泛的尊重。不过,20年的时间足够其对自己拥有的和失去的做一个量化对比,看看哪头合适。如今结果总算出来了,收益和成本的不对称状况下,谷歌已经没有动力再去维持不作恶的准则,转为做正确的事更加符合谷歌的未来发展需求。况且,始终用不作恶准则去约束员工的谷歌,在今年发生的一系列员工抗议和高管离职之后,恐怕也没能力去维持不作恶准则了,加速埋葬它是个明智选择。

 

今年以来,谷歌共爆发过三次较大的内部员工抗议事件。第一次在今年3月,传出谷歌与五角大楼合作的消息,谷歌内部有3000多名员工联名上书抵制此次合作。到了4月之后,形势进一步恶化,在因此次合作导致数十名员工辞职的同时,包括人工智能顶级专家Bengio在内的400多名科学家上书谷歌,要求其退出同五角大楼的合作计划,同时要求谷歌保证永远不开发战争技术。对谷歌与五角大楼合作的抵制和抗议从内部扩展到外部,这让谷歌相当被动。

 

在压力之下,5月谷歌将不作恶原则替换为做正确的事,并在员工行为准则中将不作恶条款移到最后一位。但修改了价值观之后的谷歌,仍旧没能平息由此而在员工中制造的不满与抵制,不得不宣布退出饱受争议的与五角大楼合作计划。谷歌与五角大楼要做的这个项目名为Maven,形式上是用无人机搭载谷歌的人工智能图像和视频识别技术,合作各方给出的解释是用来减少伤亡,但这种军事装备未来将意味着什么是不言自明的,在人工智能技术的配合下,无人机变身为杀人机器只需一小步。

 

谷歌退出与五角大楼的合作并不是结束,之后谷歌迎来了一波高管离职潮。主导Maven计划的谷歌云AI负责人李飞飞在9月离职,谷歌云研发主管李佳则于11月离职,紧接着谷歌云首席执行官Diane Greene也离职了。goole云一下子出走了这么多高管,是非常罕见的。是不是谷歌云不做国防部项目的话这些人就没有用武之地了,目前还不得而知,但之前的联名抵制风波使得谷歌爆发出道德危机,是不争的事实。李飞飞临走前有几封邮件被泄露出来引发一场内部纷争,信中说到要避免提到或暗示AI武器化这个敏感的议题。李飞飞认为,AI人性化和民主化是谷歌的正面形象,要小心翼翼去保护它。

 

当然,这些人的离职都不如另一个人的离职受到更多关注。今年10月25日,谷歌公布了一件发生在5年前的内部高管性侵案调查结果,认定安卓之父鲁宾性侵属实。但鲁宾在2014年离职时,谷歌不但没有处罚他,还对他给出高度评价并向他提供了9000万美元的离职金,这笔钱分期付款,今年11月恰好付完最后一笔。这件事引出了另外三起过去的高管性侵案,谷歌同样包庇了他们,并向其中两人支付了数百万美元的离职金,其中另一人至今仍在谷歌任职。11月1日,全球多地逾千名谷歌员工走出办公室,罢工抗议公司包庇高管性侵。示威组织者提出包括发布公开的性骚扰透明报告等5项要求。

 

在大多数人眼里,谷歌是一家不差钱的公司,庞大的营收规模,超高的利润率,顶级的员工福利,但很少会有人想过,谷歌也会积极采取各种方式进行避税,手段还很高超。今年年初谷歌提交给荷兰的一份监管文件显示,2016年谷歌把159亿欧元转移到了百慕大的空壳公司,成功避税37亿美元,这相当于荷兰一年国民生产总值的千分之五。在人们总是会聚焦苹果和亚马逊的避税问题时,谷歌的避税问题也浮出水面了。2016年谷歌全球的有效所得税率是19.3%,而美国的有效所得税率则是35%,大量美国公司通过“双层爱尔兰”和“荷兰三明治”这两种复杂的路径来进行避税,谷歌也加入了它们的行列。不知道从不作恶向做正确的事之间的转换和过渡,是如何完成的,有着怎样的心理变化过程。

 

20年前谷歌是领先的,别管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没有对手,因此才立下一个乌托邦般的高尚价值观,并因此而感染了一代人。但在商业竞争渐趋激烈的状况下,最近一些年谷歌的竞争优势处于逐步减缩的过程中。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出现,使得传统互联网升级转型的压力骤然增大,而在这个转型过程中要保持最强的竞争力,是在未来能否仍旧占据主导的关键。这也可以为理想向现实低头,高尚的情操终归还是得让位于喷香的面包,虽然谷歌目前还没有到了要担心眼前面包的地步,但未来的面包能不能有,总还是得未雨绸缪的吧。这与美国的国家路线何其相似,发达时向外送钱大搞国际援助,竞争优势缩小时赶忙收缩战线,转而打起贸易战再试图把钱收回来,什么自由主义大本营,民主国家兵工厂,统统抛之脑后。

 

谷歌过去坚持的不作恶价值观,是有非常大进步意义的,相当于为自身行为设置了一条主动不逾越的底线。但在商业竞争的压力下,谷歌又将这条底线主动撤下了,令人不胜唏嘘。如此一来,不管是与军方合作开发杀人机器也好,包庇性侵案高管也好,全球避税也好,滥用用户隐私权也好,所有这些行为都可以有了个正当理由,做正确的事。谷歌埋葬了过去之后,未来我们要迎接一个全新的谷歌,一个只讲商业不讲价值观的谷歌,一个因底线抬高而竞争力大增的谷歌,一个终于从天上的公司变身为正常公司的谷歌。不要觉得这些目标太过遥远,从不作恶到做正确的事,只要这条路开启了,通往那一端的路程不会太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葛甲

    总访问量:2392516
    全部文章:1222
互联网发展史研究者和观察者,“通俗互联网”概念的倡导者,长期从事新闻出版,互联网研究和舆情分析工作,是国家级核心期刊《网络传播》的专栏作者,著有《千万网事》等专业书籍,现任职于五洲传播网络中心。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