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蔚来的未来,还有么?

2018/12/13 11:23:00

蔚来ES8上市后,受到一帮铁杆粉丝的狂热追捧。


最近北京就有一位蔚来车主大半夜不睡觉,于凌晨3点拉着老婆和一位同事在外面搞产品体验。


不成想,ES8路上趴窝了。


北京那是不一般的冷,晚上零下10度。这半夜在外面挨冻的滋味可想而知。


车主给蔚来的客服打电话,呼叫奶妈车,反复强调:不要理解成简单的救援车辆,是救命。


蔚来的客服也很敬业,回复说奶妈车马上就到了。


结果一个半小时后,客服又说:附近没有奶妈车……


……


经过严寒的摧残,车主老婆和同事去了医院治疗冻伤,车主本人则在回家后,用艾叶土方泡脚。


由于出了车主冻伤的事儿,蔚来周末加班加点,官方赶制出一篇《ES8冬季续航里程与使用建议》。


建议用户在车外气温允许的情况下,间歇开启或关闭车内空调,使用座椅加热或方向盘加热,以降低制热耗电。


而这位可敬的蔚来车主呢,本来是蔚来死忠,大名鼎鼎的名京蔚军成员,却因为夜里挨冻憋了一肚子火。


回头就把京蔚军的群给退了。


1


所谓京蔚军,其实是一群非常奇葩的存在。据公开资料,说是蔚来汽车北京车友会搞的“一只惹不起的队伍”。


其存在就是为了守护蔚来汽车。


001.png

(图片截图于网络)


身为蔚来汽车的死忠,京蔚军们眼里揉不得沙子,战斗力和执行力自是一流水平:


“谁说蔚来不好,我们就干谁,干到他起来叫声爺为止。”


话说这位被严重伤害的车主,后来,后来竟又回到了京蔚军中。京蔚军强大的凝聚力可见一斑。


002.png


京蔚军所以名声鹊起,跟几个月来,这伙人“自发组织”的一系列反黑行动有关。


比如最近的退车风波。

 

003.png

  

11月底,蔚来出现了首位要求退车用户。


ID为遥远的广东车主,在蔚来官方平台吐槽ES8:谁再买蔚来谁是孙子!


“提车两个月,真的是什么奇葩事件都遇到过,补个漆可以补半个月, Nomi(车载机器人)半夜唱歌自嗨,吓到保安,后视镜不能动,车门开不了……”


该车主要求退车,“当初50万买蔚来支持国产车,现在大家都笑话我人傻钱又多。”


虽然蔚来相关负责人表示已在第一时间协调解决了问题,目前车子已由车主开回家。


但与此同时,京蔚军也迫不及待地出动了。


就在车主愤怒提出退车不久,个人信息却被泄漏了。


晚上遭到大量京蔚军的辱骂和电话骚扰,让ID为遥远的车主很崩溃:


“群情激昂,大半夜不睡觉的京蔚军齐出动,各种辱骂,不知道是谁那么神通广大要到了我的手机号码,对我一番侮辱。只能好评,拒绝质疑,那么我的初心究竟是什么?”

 

遭京蔚军围攻的,比较著名的,还有 38号美系性能控。


004.png


9月,微博大V、独立车评人“38号美系性能控”,发表了关于蔚来ES8的评测文章。


在1.6万字的文章中,他从机械素质、续航能力、汽车换电、汽车智能化、OTA(远程系统更新)、整车完成度、个人隐私七大方面,对蔚来ES8做了全方位的测评。


“严格意义上来讲,蔚来ES8这款车并不算是一款已经完成的产品,或者说就是目前市面上少数可以被定义为没完工就上市的车”。


评测后的结论就是:蔚来就是一个半成品!是测评的所有车型中故障率最高的,没有之一!!


如此嚣张,如此明目张胆地“黑”,京蔚军们哪忍得了,自然是冲上去一窝蜂围攻。


2


跟蔚来的关系固然不得而知,但京蔚军可以说是蔚来汽车忠实度最高、执行力最强的水军。


不过另一方面,因为乱带节奏,也让蔚来蒙受了很多非议。


部分人直指李斌是京蔚军的幕后指挥。


其实,蔚来自己来头就不小,一帮大佬众星拱月,众所诸知的明星项目,实在犯不着用一些不入流的手段。


公开资料显示,蔚来汽车由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易车创始人李斌、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及高瓴资本联合发起,李斌出任蔚来汽车CEO。


奶茶妹妹在给蔚来汽车站台时说:"李斌用了15分钟讲述蔚来汽车,而我老公用了10秒钟的时间say yes"。


蔚来之前曾推出“全球最快”的纯电动超跑EP9,首批6辆,像雷军、马化腾、刘强东、张磊等大佬,都是它的第一批用户。


005.png


在融资24亿美元之后,今年9月蔚来汽车在纽交所上市,以6.26美元/份的价格共募集大约10亿美元。


至此,蔚来成为中国第一家 IPO 的新造车企业,也是继 2010 年的特斯拉之后首家在美国进行 IPO 的大型电动汽车制造商。


在李斌眼里,蔚来汽车宝贝得不得了,成立3年就创造了非常多的成绩和奇迹。


“ES8作为一款四五十万的车,实现了中国品牌的向上突破。在他们之前,从来没有一款中国品牌的车卖这么贵。”


上个月在央视的《遇见大咖》节目中,也曾这样豪言:


“保时捷工厂肯定比不上江淮蔚来工厂,你们不要觉得我胡说八道,因为我去参观过。”


006.png


让李斌腰杆子更挺的是,他赌赢了小鹏汽车的何小鹏。


电动车量产交付,一直是个老大难的问题,在美国造车圆梦的贾跃亭就为这个问题折腾得死去活来的。


今年8月,李斌曾与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打赌,蔚来汽车能否在年末达成10000辆车的交付量。


如果李斌输了,就赔何小鹏一辆ES8。


没想到,11月27日,蔚来就在合肥工厂举行了蔚来ES8正式下线10000辆的庆祝活动。


11月30日,蔚来交付了3089辆ES8,总累积交付达8030辆。12月还有一月,距离交付10000辆已是胜利在望。


而这10000辆只是小case,按照此前蔚来的预计,2020年产能可达10万辆,2025年可达30万辆。


展望中国电动车市场的将来,李斌显然是不怎么看好特斯拉的。虽然,特斯拉已经在上海建厂,他的蔚来也经常被成为中国特斯拉。


他说:特斯拉是加州温室里的花朵,胜利必将属于中国车企。


3


相比蔚来李斌们的乐观和野心勃勃,用户们(死忠的京蔚军除外)花了几十万买回来的“高端电动玩具”,却常常让人进入抓狂状态。


有用户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拿到车的时候觉得蔚来肯定是硬着头皮交车的:


“蔚来 ES8 的软件系统还是工程版,显示界面也有一种毕业设计的感觉”。


软件UI设计不合理,常用软件入口太深;NOMI语音识别率不高,成为“人工智障”;没有记忆功能,每次上车都要重新设置……


11月30日,有媒体也总结了ES8一些系统问题:车载人工智能系统Nomi偶尔出现掉线。系统问题导致一些功能缺陷。


007.png


比如门把手无法弹出、后视镜折起再打开镜面角度会改变、空气悬架无法自动升降、个性化驾驶模式存在过分干预无法做到真正个性化、Nomi无法控制收音机,等等。


总之,无数的小问题都在挑战着消费者的忍耐度。


软件问题之外,还有闹得沸沸扬扬的隐私问题。


据了解,ES8全车拥有接近10个多角度摄像头,车内有8个能准确定位声源的隐藏式麦克风。


在车主行驶过程中,摄像头和麦克风能将收集的信息上传至蔚来的服务器。


其实智能驾驶,摄像头和麦克风多无可厚非。


但问题是,蔚来没有明确和车主就这项涉及隐私的条款和用户主动沟通清楚,仅仅是在购车合同中比较隐蔽的一个条款中提及。


用户坐进蔚来汽车一秒变“透明人”,这让很多用户受不了,以后还能不能愉快的XXX了?这绝对是侵犯隐私!


另外,蔚来的续航里程也是被诟病很多的地方。


蔚来ES8搭载的是容量为70kWh的三元锂电池,官方号称在NEDC综合工况下车辆续航里程达355公里。


但实际上,根据多位车主的实测,冬天跑蔚来续航也就100多公里。


文章开头那位倒霉催的车主,ES8半路趴窝大概就是这个原因。


因为续航问题,蔚来诚心诚意地搞了一个奶妈车制度。奶妈车就是充电车,蔚来标榜“保障用户出行电量,充电车可以随叫随到”。


搞笑的是,充电车是通过燃油板车拉来的!


008.png

 

对于这一“令人窒息的操作”,李斌倒是振振有词:


“所有的油不都是油罐车运过去的吗,你怎么就不让我运电过去呢,那个油也不是从地里长出来的。”


4


近日,蔚来汽车宣布,公司首席发展官兼北美CEO Padmasree Warrior(伍丝丽)因个人原因决定离职。


决定将于12月17日生效。


虽然这是自IPO以来首次重大管理层离职,但这根本不算事儿,如果跟蔚来的财务状况相比较的话。


11月初,蔚来汽车发布上市后的首份财报显示,公司三季度净亏损28.1亿元,环比增长56.6%。


净亏损进一步扩大,主要是由于研发费用及销售费用环比增加较多。


三季度,其研发费用10.2亿元,环比增长33.7%,主要用于新车型ES6的研发和相关人员薪酬支出;


另外,期内销售费用16.7亿元,环比增加74.6%,主要用于IPO后员工期权激励和增加销售人员。


对于亏损,李斌并不觉得是什么天大的事儿,他更希望人们关注蔚来研发投入了多少钱而不是亏损多少。


009.png


他说,“汽车是投入周期很长的行业”,“不作投入将无法引领行业”。


话是如此,但蔚来能否有足够的现金流撑过漫长的投入周期呢?尤其是当下资本市场正值寒冬,各家各户都了紧裤腰带过日子。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Sanford C. Bernstein)日前发布的一份题为《漫长未来》的研报,就给了蔚来以当头一棒。


研报认为:由于高成本、低价产品组合,以及市场潜在空间不足,竞争加剧,蔚来将在2019年上半年耗光其自2016年至今筹得的所有资金;


2025年前都将持续亏损,并由此面临超过700亿元(2019-2025)的资金缺口。


研报同时预计,2020年蔚来股价或将跌至4.2美元/股。这相比于其6.26美元的发行价,下滑32%。


基于此,“我们不认为蔚来的股票是一项合理的投资。”


另外,据媒体报道,为增加电动车续航,蔚来计划在2018年底前建造40-80座换电站,每座成本大约200万元。


预计2020年将在全国建设超过1100座换电站,同时投放超过1200辆移动充电车,由此或产生至少44亿元资本支出。


对于这一雄心勃勃的计划,有个叫王铜根的“资深汽车达人”,说话很不客气:


它看上去是一座换电站,其实是一座坟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