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5G网络要来了,手游却有可能消失

2018/12/12 11:54:00

和2016年的虚拟现实、2017年的人工智能和2018年的区块链一样,2019年也会迎来属于5G的风口。

离2019年越来越近的日子里,关于5G的消息也开始密集了起来。日前闭幕的第三届高通骁龙技术峰会,高通总裁克里斯蒂安诺·阿蒙托着一台智能手机大小的移动终端站在舞台上,背靠着以“5G is Here"为背景的大屏幕,正式发布了骁龙系列新一代旗舰移动芯片骁龙855。

而中国工信部也于日前向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发放了5G中低频段试验频率使用许可。其中,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获得3500MHz频段试验频率使用许可,中国移动获得2600MHz和4900MHz频段试验频率使用许可,标志着5G离落地也渐成实锤。

作为最新一代通信底层技术,5G具有更高的速率、带宽和时延,保守估计网速将比4G环境下提高10倍左右,面向的是自动驾驶、物联网、智能制造等更广阔的应用场景。各界目前普遍认为,5G将在2019年步入小规模试用阶段,并在2020年正式商用。

毫无疑问,智能手机将是5G落地的首选终端。就在高通骁龙技术峰会上,高通公布了部分与其有5G有合作的厂商列表,包括LG、moto、一加、OPPO、三星、SHARP、索尼、vivo、小米、中兴在内,满满一副5G手机蓄势待发的架势。

云游戏和VR受宠

在现有4G的手机生态体系基础上,在5G数十Gbps的峰值速率以及1ms级延时的网络加持下,很多移动应用都将被5G来一轮变身,但作为当前移动生态的重要组成,手游并不能从5G的普及中得到什么好处。

原因来自云游戏。

武汉铃空游戏CEO罗翔宇(猫老大)认为,5G具备低延迟与高速数据传输的特性,与游戏相关的运算与渲染完全可以放在服务器端完成,不论是手机、平板、PC或是主机,都会在5G环境中沦为显示终端,手机上可以玩PC版的《魔兽世界》,也同样能体验主机版的《使命召唤》。

云游戏是近年来炙手可热的趋势,不论是微软等科技巨头还是索尼这样的游戏大咖,这些年在云上耗费了不少苦心。2018年年微软公布了Xbox的云游戏服务“Project xCloud”,索尼也有了PlayStation Now云服务,这些服务都可以让用户在不同硬件配置上的设备上体验到同样品质的游戏作品。

一旦5G促进云游戏的普及,那就意味着将对现有的移动游戏生态造成致命破坏,从游戏开发、品质体验、发行渠道都需要进行变革。此外,5G还会影响到几乎几乎所有的游戏形态,从手游到主机,5G会重构整个游戏生态,内容为王的时代会真正到来。

“只要解决好了操作适配的问题,5G普及之日,就是云游(戏)登基之时。”猫老大表示。

除云游戏外,VR游戏则是最大受益方。

铃空游戏是国内专注于原创主机和VR游戏的开发团队,推出的第一人称解谜类密室逃脱游戏《临终:重生试炼》分别登陆了PS4、PS Vita、Xbox One和Steam平台,其VR版本还成为了PS VR平台的全球首发游戏,这在如今遍地手游的国内游戏团队中极为少见。

猫老大认为,5G普及是VR游戏发展的一剂强心剂。现有的网速延迟普遍在20ms以上,而要获得完美的VR游戏体验,延迟则是越小越好。“主要是怕玩家眩晕。”

自VR游戏诞生以来,其硬件上的附带的复杂线缆和晕动症一直是顽疾。当玩家在游戏中体验过山车之类的快速运动内容时,网络延迟造成画面跟不上人的视角移动速度,这种时间差就会令人感到眩晕,即便短时间内可以忍受,时间长了也绝对不行。 

2016年,电影制作人Derek Westerman挑战连续佩戴HTC Vive长达25小时2分钟,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但在挑战17个小时后,Westerman出现眩晕症状并诱发多次呕吐,21个小时后,Westerman开始胡言乱语直到挑战结束。

Westerman的挑战并非体验游戏,而是使用软件进行绘画,绘画尚且如此,那游戏的承受上限唯有更短。

5G路漫漫

5G变革的不仅仅是游戏,或者是互联网和通信领域的应用,它带来的是未来。

“5G是一种全新的网络,它能为大量设备提供支持。5G的诞生与电力或汽车同等重要,它将对经济和社会产生深远影响。”高通CEO莫仑科夫如此评价5G网络的重要性。

5G给予了人们丰富的想象,但现实不是说只用几秒就下载一部电影那样简单,5G的普及之路依然只是一条羊肠小道。 

据公开资料显示,由于2G/3G/4G网络占用了很多频段资源,因此5G网络将启用“毫米波”作为传输用频段。毫米波具备高速率和高带宽的优势,但却有损耗大和传输距离短的弊端,因此5G基站更依赖于小基站和高密度的铺设,成本也将比4G有大幅提升。

成本提升的还包括用户。近期,根据中国移动的预判,在2019年5G预商用阶段,5G手机的价格预计会在8000元以上,数据类终端价格可能在3000元以上。 

除铺设成本外,5G基站的铺设还面临着辐射扰民的问题。由于毫米波传输距离短,要实现5G大面积信号覆盖,则需要加大基站的密度。这意味着能产生大量辐射的基站会距离居民点更近,而这一举措势必将增加居民对于遭受大剂量辐射的担忧情绪,一定程度上反而会妨碍基站的铺设。 

目前为止,在居民区内铺设相关基站的信号塔与发射器产生的问题在报道中屡见不鲜。甚至有案例显示,某不法分子使用车载大功率发射器伪装基站流窜发送诱骗信息,因为长年处在聚集大量电波辐射的汽车中,导致不法分子不到30岁,头发就已经十分稀疏,堪称用生命在赚钱。 

5G未至,且纷争已起。在辐射标准和成本费用的背后,存在的最大障碍则是悬而未决的5G标准之争。5G是新一代通信技术的核心,也是中国在通信领域近十年来难得的弯道超车机遇,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在5G标准的建立中拥有了越来越大的话语权,但国外同行会心甘情愿放弃吗?自然不会,由此产生的一系列争端在2081年密集上演,甚至上升到了国家层面。

围绕着5G,很多细则都无法确定,唯一确定的是,我们已经迎来了5G时代。5G不止于应用互联网和通信,与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基础技术的融合会开启更多属于5G的应用场景,物联网、自动驾驶、智慧城市都正在朝我们驶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