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科技助力1700万盲人开挂:当码农,会网购,办学校,还能当上CEO!

2018/12/11 8:42:00


我想涂去一切不幸

我想在大地上

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

都习惯光明

——顾城《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文/陈纪英 

版式/夏夏

美国盲人作家海伦凯勒,终其一生,都在热烈的期待“三天光明”。这个梦想,在她去世50年之后,终于以另一种方式实现——这些比海伦幸运的面孔,出现在了阿里钉钉的《光》主题摄影展上:

一次次背下数万个字节、数百行代码后,盲人阿斌成为了测试工程师;不甘心一辈子做按摩师,自学C语言成为码农的李鸿利,参加了韩国釜山冬奥会火炬接力跑;视障CEO刘天华高效地管理着由视障和正常人群组成的创业团队;17岁的盲人姑娘李文君爱打扮,是资深的网购剁手党;……



科技之光“照亮”了视障人群的“黑暗世界”,助力他们像正常人一样融入社会,进入主流职场。

这不仅事关生存,还事关价值、尊严、快乐。

照亮黑暗世界

视力和光明——我们天生拥有从不知珍重的,却是中国1700万盲人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

01 看不见的“码农”

喜欢穿衬衫的阿斌(蔡勇斌)长相清秀,儒雅斯文,他在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担任视障工程师——尽管似乎很难把“码农”和盲人联系在一起。

6岁时,阿斌因为意外失明。在特教学校,不少同学循例学习按摩。但借助读屏软件,阿斌却爱上了计算机。

他曾不小心把哥哥电脑的系统文件删除,电脑无法再开机。

重装系统,是阿斌走上码农道路的第一步。以来远远敏锐于常人的听觉,阿斌通过辨别光驱运行的声音,来判定系统装载的进度。

一个盲人要当码农,必须付出比常人更辛苦的代价——没法看到代码,阿斌只好依靠死记硬背的苦功夫,一行行把代码背下来,然后在脑子里不断复盘,修正,优化。

与阿斌不同,90后的李鸿利是“半路出家”。

李鸿利原来当按摩师,但他本人不甘于此。为了学习代码语言,他让家人给他一行行念书,记不住的自己用盲文刻下来,一遍遍复习、琢磨、领会,终于从按摩师转型为了“码农”。

李鸿利的传奇经历,让他成为了7500名韩国釜山冬奥会火炬手之一。釜山街头冬日的冷风,混杂着火焰的温度迎面而来——李鸿利说,这是他人生中最短最快的200米,他还没跑够,却是奥运史上首次由视障工程师跑出的200米。


阿斌和李鸿利所在的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工作内容之一,是跟钉钉等产品的工程师一起提供“信息无障碍”服务,随时反馈测试结果,列出缺陷清单,以改进产品。

他们就像一道桥梁——在企业端,帮助钉钉等互联网产品不断优化,提高视障用户的使用体验;同时,也帮助视障群体反馈需求,获得更好的互联网产品服务。

02  爱网络的盲校少女

与深圳相聚近2000公里的河北邢台,17岁的盲校女生李文君,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也和同龄小姑娘一样,热衷于穿衣打扮。

珍珠领的蕾丝衫打底,外套一件黑色毛线开衫,搭配黑色紧身裤和擦得锃亮的小皮鞋——这些服装都来自淘宝。

先输入想要的款式,然后一件件聆听商品描述,下拉到买家评价,好评度高的才会考虑出手——李文君说她没失过手。

但她也有小小的烦恼,有时账号登陆需要输入验证码,看不见的李文君还要求助老师帮忙。

03  期待触网的盲校

李文君的视障老师张建立就无此烦恼了。在他常用的办公软件钉钉上,验证码是语音模式,视障人群也可以轻松操作。

37岁的张建立是河北邢台孟杰盲人学校副校长。23岁意外失明后,张建立一度陷入绝望之中,他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和任何人交流,焦虑和郁闷导致的长期失眠,让他一绺绺脱发。

后来,他来到了盲校,发现和他一样不幸的人很多,“而且,再不幸,也不能认输”。

学成后,他留在盲校当了老师、副校长。

从阿斌工作的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听说了钉钉后,他去电请求钉钉可以给学校做一次培训,帮助盲校师生像正常人一样,在线沟通,智能办公。


这个学校成立近20年间,已经帮助四五百个盲人学生,融入了社会。

55岁的盲校校长穆孟杰,品尝过“天长路远魂飞苦”的苦涩滋味。当他小时候放羊,羊群吃了青苗,生产队长骂一句,“小瞎子,你啥也干不了”时;当他十几岁拖着竹竿在外流浪卖艺时,切身经历的曲折艰难,让他发自肺腑地希望盲校学生能过上有尊严的正常生活。

“盲人其实没有什么特别,我们都一样渴望拥抱新世界。以前我们听广播,现在钉钉让我们实现了用互联网方式沟通,我们也在不断学习。”穆孟杰的愿望,也是中国1700万视障患者共同的梦想。

在中国,时间流逝一分钟,就会出现一个盲人,3个低视力患者,每年新增盲人大约45万,低视力人群135万。

过去,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很少关注这个庞大的群体——他们主流的职业选择99%是按摩职业;他们与我们所理解的世界隔着一个巨大的玻璃幕墙,看似透明却难以逾越;他们如同蝙蝠一般沉默、隐形,毫无声响;我们常常看到他们,却从未真正的看见他们、关注他们、理解他们、尊重他们。

现在,科技之光穿透了无尽的黑暗,这1700万群体,也开始分享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他们过去被隐藏被漠视的价值、尊严、潜能,如同烟花一般开始绚烂绽放,他们习惯黑暗的眼睛,也开始享受“光明”了。

钉钉:让我做你的眼

科技之光照亮了阿斌、李鸿利、李文君、张建立和穆孟杰的黑暗世界——对于盲人群体来说,通过按摩等手艺,解决生存是第一步,融入主流职场,实现个人价值,建立长久事业,则是第二步。

位于深圳的华南区首家“黑暗中对话”体验馆CEO刘天华,已经初步实现了第二步目标。

作为一位视障人士,刘天华管理的团队,有视障人士,也有健全人——这给刘天华的企业管理带来了挑战。

他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视障员工工作效率会打折扣,如何用现代工具,提高人员效率?

第二个难题则是,视障员工和健全员工习惯的工作方式差异巨大,多元化团队如何实现无障碍的顺畅沟通?

他的一系列难题,在2017年得到了圆满解决——这一年,阿里巴巴旗下的钉钉开始和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合作,对钉钉进行了无障碍改造和优化,包括刘天华在内的视障人士,也能在工作中顺畅使用钉钉。


现在刘天华已经把将钉钉作为了公司的工作平台,使用DING消息、公告、考勤、钉盘等功能,帮助公司视障员工更好地处理工作事务,沟通更高效,工作更简单——视障人群的办公协同痛点得到了彻底解决,可以和健全人实现高效的工作协同,他们借此融入了主流职场。

刘天华最喜欢的功能,比如针对视障人士的智能打卡,以及移动办公资料即时查找与共享等。

刘天华公司经常出外给客户做培训,需要调取历史资料。过去,每个员工都有自己存储文件的方法,资料的查找和即时共享很不方便,现在团队使用钉盘统一资料共享渠道,实现了公司资料留存的规范化。

为视障人士提供服务,不仅仅是钉钉产品层面的优化,还是钉钉CEO无招亲自关切的企业战略,以此给予视障群体更为平等的就业机会。


(阿斌和钉钉CEO无招交流钉钉无障碍优化情况。)

作为中国第一个信息无障碍移动办公平台,钉钉荣列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CAPA)公布的“2017年中国信息无障碍十大进展”。

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对此解释称,阿里钉钉率先考虑无障碍优化,让视障者可以与健全人使用同样的移动办公平台,为他们平等进入主流职场铺垫办公基础设施。

钉钉不仅仅把信息无障碍作为企业战略和社会责任,还在对外呼吁全社会关爱这一群体。

2017年,中国盲人协会联合其他组织,发起来“让更多人看见”的倡议行动,宣扬“掌握信息技术、平等参与社会”的理念,得以让信息无障碍进入大众视野。当天,钉钉产品开机画面、官方微博等社交平台等进行了全渠道营销推广,触达数千万人群。

四岁的钉钉,在信息无障碍办公领域,走到了前列,基于以下两大因素:

第一,钉钉的企业使命使然。

钉钉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企业服务平台,已经关注到各个垂直群体的细分、个性需求,关注残障人士的职场需求,也是顺势而为。

正如钉钉CEO无招所说,做产品无障碍优化是其中的一部分,只要能让视障人士体验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工作协同的便利,钉钉的工程师们都愿为此尽心尽力。


第二, 从大公司到“伟大”公司的进阶要求。

为700多万企业组织提供服务的钉钉,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透明、安全的企业级生态平台。

QuestMobie数据显示,截止今年3月,钉钉的活跃用户数排名第一,超过第二至第十名活跃用户数的总和。

前述视障码农李鸿利成为奥运火炬手,背后就是阿里的推动,阿里还共同发起成了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CAPA);而在国外,Facebook宣布面向盲人和视障用户推出图片内容自动描述功能;谷歌研发了3D音频激光系统,为视障人士提供VR服务;苹果推出了 屏幕阅读器VoiceOver等等。

而温暖的钉钉,也要做1700万盲人的眼睛,为他们提供公平平等的就业环境。

尽管生理意义上的眼睛依然看不见,但是,当他们走出冰冷的永恒黑暗之地,可以像正常人群一样,借助科技产品感知、触摸、连接、改造世界;当他们开始无障碍的进入主流职场,实现个人价值,收获事业的荣耀;他们收获的不是海伦欲得而不能的三天光明,他们走入了一份繁花似锦、阳光温暖的光明世界。

PS:文中部分图片来自钉钉《光》主题摄影展。

END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