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供应链金融,无法承受之重?

2018/11/22 19:15:00

凛冬已至,民营经济火与冰

??1.png

十一月的第一天,在习近平总书记的主持下,民营企业座谈会在北京召开。汪洋、王沪宁、韩正、丁薛祥、刘鹤、胡春华、黄坤明、尤权、何立峰与数十位企业家代表出席会议。然而关于这份企业家名单去在网络上疯传,各种版本频出,大家都在揣摩那些位企业家在冰与火之凛冬中,有幸入围这份“白名单”,虽然最后水落石现,其中各种苦痛苦楚,唯有民营企业家们感知。

??2.png

(图片来源:财联社)

会上,习近平表示,“融资的高山”“市场的冰山”和“转型的火山”,成为如今压在民营企业身上的“三座大山”,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现状又一次成为了热点话题,一行两会随即作出表态。今年的凛冽寒冬中终于对民营经济吹来一阵暖风。

对民企贷款比例失调的现状,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提出“一二五”的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则提出“三支箭”解决民企融资难的问题。

??3.png

证监会方面,近来的“理财新规”落地、“上市公司回购制度改革”、“科创板”等动作已有逐步落实趋势。

 

11月16日,国家税务总局更是发布《关于实施进一步支持和服务民营经济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发布26条措施:坚决落实减免税政策 确保企业社保缴费实际负担实质性下降将进一步促进民营企业减税降负放在首要位置,要依法依规执行好小微企业免征增值税、小型微利企业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金融机构向小微企业提供贷款的利息收入及担保机构向中小企业提供信用担保收入免征增值税等主要惠及民营企业的优惠政策。

 

“拯救民企”的风一经吹起就接到八方支援,领导齐发言、文件接连出台、会议不断重申,民企为什么引起如此一波“危机公关”?民企融资为什么那么难?

要知道,国营经济撑起了我国经济“半壁江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10月19日的采访中表示,中国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以及9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没有民营企业的发展,就没有整个经济的稳定发展;没有高质量的民营企业体系,就没有现代产业体系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就是支持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

??4.png

然而依据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三季度中小企业发展指数,预计第四季度中小企业的生存环境依然不容乐观。工业、建筑业等八个分行业的指数都在景气临界值以下。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以及行业总体运行状况的看法是不乐观或一般的企业分别占比64%的67%,比上季度皆有所提升。

??5.png

在经济下行周期内,中小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的融资问题愈发严峻。由于企业资产流动性较高,普遍缺少抵押担保,向银行贷款存在困难,甚至部分遇到银行“抽贷、压贷、停贷”,不得已走上了民间贷款的道路又因其极高利率导致企业周转不灵走向破产的不胜枚举。

“看不见的手”在信用体系、民营企业贷款比例指标、资本市场放宽等多方进行救市的时候,暗流涌动,乱象丛生的供应链金融再次跃入银行、中小微企业的视线。贷款比例指标下的供应链金融模式,银行为缓冲企业信用风险以国企为通道进行放贷可在解决银行业务压力的同时减少系统风险,而对于中小企业而言也能缓解企业寻贷压力,促进核心企业圈外的细胞独立成长。而当下的供应链金融,正是一个魔法丛生,混沌未开,神魔乱舞,修仙殉道,炼金求财,等待审判,无限未知的行业,称重之前,让我们一一道来。

 

供应链金融骗局的魔法术?

核心企业带来的马太效应让辐射圈越发集中,夹缝中求生存成了中小微企业的现状。如同央行行长易纲所言,政策制定应避免“一刀切”“拯救民企”这件事上,也不可“一刀切”。在北京召开的“2017中关村互联网金融论坛暨第四届普惠金融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副院长宋华表示,这两年供应链金融被关注度高了,领域里也开始乱象丛生,很多企业做的供应链金融纯粹就流氓加欺凌

??6.png

今年3月,中国华信董事局主席叶简明被有关部门调查。中国华信以虚构交易、信用证上下游循环套现做大流水建起的集团帝国,终于轰然倒塌。

人设神秘且成功的叶简明利用其高明的洞察力,先是购置数套房产拉拢高管,然后提出“经济共同体”的概念在管理层内部做足关系建设,实质却是华信及其子公司以提供给下游更低廉的价格切入上下游企业之间,利用信用证在子公司中循环套现。“把业务串一串”,流水不断做大的同时提升企业授信额度。

今年8月,华信旗下上市公司安徽华信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ST华信也因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负责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称公司存在大量逾期,*ST华信2017年会计年报的真实性无法确定,也无人可保证是否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实际上在2016年12月,华信就曾因虚假交易涉入日照港集团原董事长杜传志受贿案。

??7.png

(图片来源:网络)

更有善于与国家行为绑定的广东振戎。央企珠海振戎旗下子公司广东振戎仅用4年时间,通过开设的多家壳公司进行虚假贸易,从2009年贸易额刚过百亿到超过千亿,直到2014年7月底广东振戎资金链断裂,停止偿还银行贷款。

供应链金融,所产生问题的不只民营企业。今年夏天网贷平台逾期、爆雷背后也有供应链所导致的资金链断裂,例如背靠清华大学的“道口贷”所采取“校友+供应链金融”模式,在承付方童创童欣作为核心企业未能到期还款时出现了项目逾期。四笔实际逾期融资款项金额为90万人民币,另外待还款项目27个,金额高达2150万元,共计2240万元。

9月爆出工行湖北省十堰分行在无上下游之间的协议,也无抵押、保证金,甚至未对陈智军关联企业单户融资余额进行管控的情况下,向陈智军的15家关联企业提供违规融资最终风险敞口爆破,余额合计60536万元,陈智军本人因涉嫌骗贷被捕。

为减少企业融资成本而生的供应链金融屡次成为企业或个人敛财的工具,甚至有企业与供应商签订合同不允许转让应收账款,从而不做确权。供应链金融是否真的被妖魔化?

 

供应链金融猜到开头的炼金术?

??8.png

最早在TimmeS.G.C.Williams-Timme在一篇名为The Financial-SCM Connection的调查报告中提出有关供应链金融的定义,是为辅助实现供应链的目标,引得供应链参与者与外部金融机构合作而产生的新业务。随着研究的深入,国外学者逐渐从对供应链表层基础要素与流程的探究深化为对资金流动性的探究。Randall和Farris提出供应链金融应该是在上下游之间提供的资金合作以减少平均成本提升效益。Wuttke提出供应链金融是实现现金流的实时监测与控制,以更好提供例如垫资的服务,以减少供应商的成本。

美国的供应链金融产生于19世纪末,第一阶段为商业银行主导,然而信息不对称导致银行无法把控企业风险,企业也无法自由选择银行,这个阶段的供应链金融依然处于不完善的状态。第二阶段则是核心企业主导的供应链金融,包括企业集团合作模式、物流企业主导模式等。典型案例则是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PS,其作为物流企业发现零售商沃尔玛会要求东南亚的供应商先行垫付全额货款,结清需要等到到货后30-90日,较长的账期与高额的垫付资金使得小供应商无法进入市场。UPS利用其提供物流服务获取的交易信息,以及自身庞大的资金体量作为基础,成为中间结算商为沃尔玛与供应商提物流、贷款、结算服务。

??9.png

(图片来源:《国际供应链金融三种典型模式分析》,谢世清,何彬)

第三阶段美国将更多精力放在了电子信息技术层面的操作与维护,以推进各流程的简化与优化。

溯及我国供应链金融发展则是从1999年的深圳发展银行涉足货物质押授信业务开始。真正系统探索贸易融资业务则始于广州分行首创商票保贴业务。银行成立票据业务的专营部门授予规模大、信誉的企业一定额度,允许企业以开立商业承兑汇票的方式向事先告知银行的供应商支付货款,银行在额度范围内以约定利率为持票人(即供应商)提供商票贴现服务。2000年4月广州分行贴现额达60亿元,净赚2400万元。在2003年深发行推出“1+n”供应链融资服务,作为供应链金融的最初模式由于信息流不完善以及核心企业的信用背书过于单一,产生了许多“中间业务”且违约频发,2013年的青岛港事件中以仓单重复质押认定的骗贷案已有端倪。

直至现阶段,供应链金融依然面临许多问题。

首当其冲的便是标准缺失。供应链金融服务体系主要依托于《合同法》、《物权法》、《担保法》等基本法,并无法涵盖供应链金融的本质及其特性,而行业规范也尚未形成,前期准入没有标准,金融行为容易走偏。

其次,监管问题一直是我国金融业的大头,既不能不管也不能一管就死。今年五月将商业保理公司监管职责由商务部划分给银保监会,也从侧面反映出我国监管局面依然存在空间。

??10.png??11.png

11月19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周亮表示监管不能像章鱼一样受到刺激以后就全身收缩,而一旦舒展就全面放松。“什么叫“章鱼效应”,就是大家知道章鱼是一种简单的神经节动物,当它的身上某一点受到刺激以后,它会全身收缩,一旦是舒展的时候,就全面的放松”,周亮表示,监管不能像章鱼一样,要体现结构性的导向,要精准。

此外,该如何实质上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供应链金融模式下融资成本虽降低至8%-20%,相对于P2P平台20%以上有所降低,但若算上通道费用以及审批制度的效率问题,并未对小微企业产生极大的吸引力。

市场上以“供应链金融”为名的伪创新不计其数,不论是提供通道或是虚构交易,往往实质还是核心企业的信用背书,与供应链金融的创新发展相违背,仅在传统业务上套上了“创新”外套而已。

 

供应链金融修仙者悄然而来

2017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要积极稳妥发展供应链金融2018年2月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的中央1号文件对外发布,助力发展农村供应链金融“互联网+供应链金融”带来的理念与技术创新让商业银行、小微企业看到了希望,供应链金融的新时代已悄然到来。


??12.png

网贷天眼发布的2016互联网+供应链金融研究报告》提供数据显示,2015年度,网贷行业供应链金融业务基本上远高于行业整体增速,新增投资人数也远高于行业水平,供应链金融发展势头非常强劲

??13.png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行业报告预计称,2020年我国供应链金融市场规模可达15万亿元左右。

而供应链金融也的确正渗透至商业银行、大企业,甚至P2P平台。

去年浙江台州银行为核心企业正特股份发的B2B供应链电商平台——工银聚与资源计划系统ERP系统对接,允许上下游小企业通过该平台线上自助交易,有效拓宽企业链条覆盖面的同时也有效打破传统地域限制极大程度地降低小微企业贷款的户均成本。此外,中农建交相继接入区块链业务后,越来越多的区域性、中小型银行也跟上步伐,推出相关供应链金融创新产品,例如中信银行推出“信e链-应付流转融通”华夏银行“链通雄安-区块链-供应链”6月首笔放款落地。

京东在六年前就应收账款抵押信贷与中国银行北京分行签订战略协议,随后自行推出“京保贝”互联网保理产品、“京小贷”和“动产融资”。阿里巴巴的供应链布局则显得早了许多。2002年阿里推出诚信通,2007年通过诚信通所收集数据与建行、工行合作推出贷款产品2010年2011年浙江阿里小贷、重庆阿里小贷相继成立后,分别利用自有资金和银行资金为淘宝和天猫平台商户阿里巴巴B2B电商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包括订单贷款信用贷款以及联保贷款。

??14.png

但,一片叫好的大环境对于领域内的新进企业,并不意味着轻松。

经历了中国最早电商平台8848时代的文沥供应链金融CEO钟胜九对此有一套自己的修仙论,“会议室都是用修仙境界来命名的,大成、元婴……其实我觉得创业就是一个不断修炼的过程。”

文沥“企业系”已经历经三版,第一版为企业对账工具,第二版为企业应收账款,文沥发现无论是对账还是应收账款的管理,有用却远没有得到企业的重视,原因在于企业最想要的东西是催收与还款——要钱

第三版产品就是现在的企业系2.0,在先前两版推出的软件服务基础上优化了制度流程,新增了增值服务,完善了对接体系、后台系统,以头部企业及其生态圈外部空间作为主要市场,采取以红包模式进行推广、自动计算动态现金折扣、简化催收流程等方式促进企业回款积极性、有效性。在推动二、三级经销商以及零售商之间的资金与信息流通的基础上,对于有融资需求的公司,内控根据催收应收账款的同时获取到的交易信息结合经销存、ERP数据等进行评判风险,并与银行内部进行系统对接,银行根据文沥提供的特定笔交易信用,结合其他大数据作出评估进行放贷。

??15.png

供应链金融中现金流特定化为其控制风险的核心,针对此文沥提出不同于绝大部分征信公司所作“企业征信”的“交易征信”概念,供应链金融之本质在于分离一个待融资企业与单笔交易风险之间的关联,针对交易安全进行征信提供融资,而不是企业征信。钟比喻道,要看一家咖啡店的生意好不好,最直接的办法是在门口看它一天卖了多少杯,因为这就是生意。财报……已经被加工太多了。

不同于市场上各色“供应链金融”平台,“不碰钱”是文沥与众不同的原则。据悉,文沥已与多家银行达成合作,将系统全部导入的方式实则省去了企业线下的协商、走流程,直接线上完成申请与放款。


钟坦言道,作为一家科技公司八年来时有踌躇。中国市场上的“暴富”并非没有机遇,2016年P2P风起时、2017币圈风起时,当作挑战也好机遇也罢,最后决策的一刻总是需要回到最初问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做人,做事,在供应链金融行业,文沥式的“修仙者”,在这个凛冬中,尤为珍贵!

 

供应链金融,能否承受之重?

谷歌搜索“供应链金融”,第一页主要科普什么叫供应链金融,第二页以预计市场向好、结合区块链技术预计市场向好、银行做供应链金融预计市场向好勉强均分。供应链金融正处于被“捧”,笔者害怕下一步被“杀”,只能先一步打好预防:供应链金融并非完美无缺,理性看待之下还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

比如以商业银行主导的供应链金融结合区块链技术依然如何满足全部交易场景、如何根据数据评判交易信用以及如何监管等问题。互联网M+1+N”模式下的供应链金融遇上逐渐展露金融市场的农村,事情并不如想象的简单。农村金融往往重资产、需求大,互联网发展程度的落后导致企业信息的不全面、系统对接的使用不便以及支付理念的固化都桎梏着供应链金融发展。也不乏P2P平台供应链当作搂钱的工具,最后人去楼空一场梦。

互联网时代下的供应链金融已然拉开中小微企业融资的新航线,社会需要它,也应当容纳其试错成本。在引导合规、处罚违规的同时从监管透明、准入门槛明确、技术进步等多方面共同推进对供应链金融的进一步完善,让它成为困境中的黑马,在迷途中披荆斩棘。


古埃及的《死亡之书》是指引亡者到达冥界的指南。在大英博物馆陈列长达24米,富有彩色插图,详细的记录了亡者由阿努比斯引领死者进入冥界,阿努比斯是亡灵的引导者和守护者,只有阿努比斯的守护,亡灵才能得到庇护。他是介于黑夜与黎明状态的神,注定是将亡灵引入冥界。他的主要职责是审判之秤,每个亡灵都要经过审判之秤。天平一端是死者的心脏,另一端是名为“玛特”的真理之羽。若死者的心脏与羽毛重量相当,天平平衡,就可以得到永生;若心脏比羽毛重,会被魔鬼吃掉打入地狱。供应链金融行业的前世今生,万般种种,都必将被称重,能否承受之重,期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