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不是每个“废太子”都能成为孙宏斌

2018/11/6 17:59:00

1.jpg

 

1019日牛电科技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开盘价报8.50美元,市值达到6.43亿美元。尽管这是李一男出狱后的第一个高光时刻,可在国内动辄百亿美金的上市新贵中,牛电科技的分量显然不够看。李一男甚至不能亲自敲钟,只得在人群中远望、笑容难掩沧桑。

 

牛电虽已上市,但在外界很多人看来,李一男还是屈才。如果不曾离开华为,以华为的业界地位和形象,李一男或许会站在最闪耀的聚光灯下,一如现在的逍遥子张勇。

 

李一男的下一站尚不知在何处,李明远却已安排好了实地地产之后的“栖息地”,9月份他作为自然人股东,出资3.5亿元成立了荣盛科技,主营范围是“对智能家居产业、人工智能行业、互联网行业的技术服务”。不过兜兜转转一年多,李明远还是游走在互联网和地产之间,而这借地产为翘板东山再起的意图难免又令人想到一个人。

 

孙宏斌在房地产业两度东山再起已成传奇,同样是被废的“前太子”,李明远未尝不想成为下一个“孙宏斌”。

 

柳传志的朋友,李彦宏的弃子

 

孙宏斌入狱时,他的悲剧来源于柳传志,而多年后再谈及两人关系,言辞中“亦父亦友”饱含的情感则更加厚重。相比李明远,孙宏斌或许应该庆幸遇到的是惜才的柳传志。

 

1995年孙宏斌从IT转行到房地产,这是他未出狱前约见柳传志时的承诺,回想起当日谈话,也不全然是低头与道歉,孙宏斌知道“他会支持我”,因为柳传志向来欣赏生命韧性特别强的人,一个是刘晓庆,一个是他自己。前者“坐牢时坚持锻炼身体、学英文,出来依然活得很好”,而孙宏斌则在狱中通过写稿获得减刑,在外闯荡的决心更胜从前。

 

孙柳的“前尘旧怨”是否在这次约谈中消除不得而知,但重要的是孙宏斌获得了东山再起的最佳支持,当年联想创业十年,一朝上市迎来高光时刻,那时或许没有比柳传志分量更重的信任背书。

 

与之相比,李明远幸运的是没有牢狱之灾,可同样是放下姿态,李明远却没换回李彦宏的“青睐”。引咎辞职后首谈李彦宏,李明远将其视为“亦师亦父”,而问及是否会再回百度,李明远回答“光我考虑没用”也是道尽辛酸。

 

柳传志一句“什么时候你都可以对别人说,柳传志是你的朋友”,孙宏斌踌躇满志地敲开了房地产的大门。而李明远离开后,李彦宏自顾不暇,再也没有公开谈论过这位“前太子”。

 

顺驰的起点有一半在柳传志,不只是因为联想出资,而是初入房地产,柳传志的人脉给了孙宏斌不小的助力。而尽管98年联想和中科如约把全部股份转让给孙宏斌,联想控股甚至成立了自己的地产板块,柳传志以后对孙宏斌的支持也称得上是仁至义尽。

 

2003年一路高歌猛进的顺驰准备上市,而孙宏斌却因为历史污点不能获得董事席位、出任CEO,他向柳传志报告了此事,希望得到柳传志和联想的理解,寻求取消原判,很快联想在柳传志的授意下表示无异议。孙宏斌改判无罪后感叹,“这对我很重要”,如果为了上市而退出管理层,顺驰也就不再是孙宏斌的顺驰了。

 

当然,顺驰不在还有融创。顺驰上市聆听期间,孙宏斌“百无聊赖”时建立融创,阴差阳错地却成了其第二次卷土重来的依附。

 

无论是顺驰还是融创,柳传志与孙宏斌“亦父亦友”的关系反而日渐紧密。2016年融创收购联想控股旗下全部地产业务,外界将两人的恩怨纠葛投射在这场交易上,使孙宏斌蒙上了“复仇”的感情色彩。但实际上一个急于甩下包袱,另一个接连两次收购押注泡汤,危急之下的顺水推舟凭借的更是过往交情和信任。

 

孙宏斌对柳传志信任,以至于连驰援乐视前,都要先去请教柳传志。

 

同样是从互联网进入房地产,少了些依靠的李明远并没有单打独斗的资本,而是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试图用互联网思维改变一家传统地产企业,可结果注定失败,这已经不是运气使然了。

 

跨界房地产的两种思维

 

进入房地产,孙宏斌和李明远同是“搅局者”,只不过一个成功的,一个尚未成功的。

 

20039月份石家庄009号地块拍卖,河北最大开发商卓达集团老总杨卓舒亲自坐镇,报价4.25亿,却被半路杀出的顺驰以5.97亿击溃,同年12月,顺驰以9亿“天价”夺标大兴黄村地块,完成了北京“第一拍”。而在这大规模扩张的背后,据说顺驰当时的自有资金还不超过10个亿。

 

孙宏斌成了房地产规则的破坏者,同行恶评如潮,王石斥之“害群之马”,杨卓舒批评其“制造泡沫、坏了市场”。而多年以后,李明远接住张量抛来的“橄榄枝”,也想用互联网思维打造地产界的“苹果”,这在一个传统的地产公司无异于一场行业颠覆。

 

20171月,李明远之前从未涉足房地产,但他却成为中国少有的互联网领域出身的地产公司总裁,这主要是受富力地产“太子”张量的引导。张量行事低调,可颇有想法,他打算在富力体系外打造新的地产公司,证明与其父亲张力传统地产路径不同的方式,这时年少成名的李明远便是最佳人选。

 

李明远进入实地地产后,开启了一系列改革,从节点管理系统、组织架构调整以及业务实权与人事招聘等等,都试图强化他自身的互联网专业优势,为地产增加科技特征。但与孙宏斌当年不同,头顶一把手,张量给予李明远的信任并不是无止尽的。

 

在节点系统管理引发一轮反弹,李明远将改革的目标对准总部集权的组织架构后,据说张量直接在公司会议上否决了这一计划,并道“给你的权力就是你的,但是不要夺权”。

 

或许并不是李明远想要夺权,而是从进入实地地产开始,李明远其实并未真正接管过地产业务,他用互联网思维所改动的还停留在业务流程、人事等公司管理层面。同时也因为不了解房地产,他无法对业务给出恰如其分的指导与判断。

 

孙宏斌则不同,从顺驰到融创,他东山再起的历程一直都是典型的地产思维在主导。

 

顺驰扩张时,孙宏斌创造了“现金-现金”的房地产开发模式,将地产业开发周期由18个月缩短至7个月,虽然王石等地产大佬颇为不屑,但如今房地产开发却把高周转奉为圭臬。而到了融创的时代,孙宏斌用138亿元接盘联想控股地产,还斥资超60亿元争夺金科股份控股权、26亿元入股链家,买买买背后他深谙房地产的游戏规则。

 

今年7月,李明远黯然离开实地地产,但这或许是个不错的教训。

 

李明远游离房地产的边缘

 

3月份,李明远曾以“小狗机器人联合创始人”的身份现身,大概也是这段时间,他在实地地产的改革碰壁,逐渐淡出管理层。有意思的是,小狗机器人与地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主营范围是“房地产行业各个环节的数字化建设”。其后也就是荣盛科技,依旧是智能科技和房地产的结合探索,可见李明远还想着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起来。

 

这种执拗不是没有考虑当前的市场环境。前段时间,贾跃亭与许家印闹掰,其实暴露的不是地产大佬的“智商”,而是房地产龙头押注未来科技的焦虑。房地产行业进入下半场之后,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成为每个房企必须思考的问题。

 

杨国强问自己,我们有没有可能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公司?张玉良则说,大企业需要主动拥抱现代科技,传统企业运用新科技将是新的物种,可实现新的腾飞

 

李明远继续琢磨着“地产+人工智能”的方向,未尝不是想从中找寻安身立命的机遇,毕竟空降传统地产公司的经历,已经证实了互联网思维触动不了房地产本身。故而房地产智能化既有可能是一片蓝海,又可从边缘重新切入房地产。只是现在看起来这条路道阻且长。

 

2012年互联网改天换地的神话让整个房地产陷入窒息般的恐慌,万科最先带头取经,而两三年过后,这些地产大佬最后才发现也没什么了不起。由此,抛开业内龙头拥抱互联网的尝试,能将房地产和互联网关联起来的,也无外乎孙宏斌、李明远这种跨界的前“互联网人”。

 

可惜跨界成功的,至目前也唯孙宏斌一人尔,而想起他高调接盘乐视、重返互联网的视野,背后怕是也有些当初遗憾的情绪在鼓动。或许,房地产从来都不是互联网失意者的跳板,更称不上归宿。

 

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