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有点儿飘”的商汤科技,面临哪三大挑战?

2018/11/3 13:56:00

222.jpg

 

近日,国家高层会见了一众民营企业家,包括马化腾、李彦宏、雷军等互联网大佬也参加了此次大会。会后,一些企业家表达了参加会议后的信心、感悟、激情等,这也都很正常。但是有家叫商汤科技的企业,在借势宣传中很有意思,把自己描述成了“作为人工智能行业唯一代表”,商汤科技想把自身和人工智能进行强关联,这种本意很好理解,但是问题是,你也不能因此就不尊重事实。

 

如果说,商汤科技是人工智能行业的唯一代表,那么当天也在场的马化腾、李彦宏、雷军这些人又该如何自处?要知道,就在同一天,腾讯召开了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百度也召开了百度世界大会,两场大会最核心的内容都是“人工智能”;而雷军成天除了智能手机就是IoT,这些人这些公司就被硬生生被商汤科技给忽略了?

 

再说了,如今人工智能已经开始逐步是互联网行业的水电煤了,就像现在行业里都是互联网公司、移动互联网公司一样,人工智能未来不会是一个细分行业,大部分公司都会是也都要是人工智能公司。在这个背景下,说自己是人工智能行业唯一代表,只能说要么是无知要么是自大。而这种言论或许也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了商汤科技的心态。用网络流行语来说,就是“有点儿飘了”。

 

不可否认,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商汤科技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TMT行业,经常有“高点即转折点”的诡异一幕。如果商汤科技是用如此心态面对行业的话,再加之如今BATTMD等等互联网大厂,都大举进军人工智能,商汤科技真的会面临诸多挑战,而在笔者看来最严重的主要有一下三点。

 

先发未必先至,“闷声红利”已经消失

 

商汤科技成立于2014年,2014年是互联网行业的电商和社交大年。当年,电商方面,聚美优品、京东、阿里巴巴都赴美上市,此外还有58同城、一嗨租车、神州租车等类电商公司也都上市了。社交方面,微博、陌陌等也都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还是2014年,小米雷军与格力董明珠10亿豪赌,腾讯、万达、百度合作成立电商公司,奇虎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联想宣布完成对摩托罗拉移动的收购,美团和饿了么开始在外卖领域厮杀,今日头条获新一轮1亿美元融资……

 

总之彼时的核心是电商、社交、智能手机、O2O,人工智能还没有被广大厂商所特别重视。可以说,商汤科技是成长于互联网大小巨头没有特别关注到的,彼时还算是利基市场的领域,也因此获得了巨大的“闷声成长”的红利。

 

只不过,互联网行业是有先发优势的故事,但更多的还是后发先至、弯道超车、换道超车的故事。随便看看各个细分领域,从团购到O2O,电商到打车,从社交到直播……无不如此。商汤科技,会逃脱这样的大概率事件吗?

 

商汤科技能否逃脱大概率事件的怪圈,从竞争的角度去看,关键点在于:能够顶住BATTMD等互联网大小巨头的快速推进;二是能否撕破安防、金融、医疗、手机、大健康和虚拟现实等垂直领域,原有大厂的严密防守。暂且不细说垂直领域,单以互联网利于为例,大小巨头的进场,就会给商汤科技带来资金、技术、资源、场景、数据等五大冲击。

 

以资金为例,虽然成立以来,商汤科技融了至少26.3亿美元的资金,这对刚刚成立四年左右的公司而言,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数字。但是如果放到人工智能这个全新的产业去看,并进行历年分配的话,就未必算多,甚至还是有点少了。

 

要知道,去年阿里巴巴达摩院成立的时候,就计划在三年之内对新技术投资超过1000亿人民币;而百度早在2014-2016年期间,对研发的投入占比就不断提升,研发成本占总营收比分别为12.9%14.2%15.3%,在2016年的时候,百度全年研发投入101.5亿人民币,而最新财报显示,2018第三季度,单季的研发投入就高达39亿人民币;至于腾讯,在2017年财年,腾讯控股投入研发经费的经费达到174.56亿,占销售毛利的比重为14.90%

 

其实,426.3亿美元的融资,分摊开来每年只有40多亿人民币,而且这些费用还不能全部用于研发,还有人力成本、运营费用、推广费用、销售费用、投资支出等等一大堆的费用支出项,由此用于研发的就越发的少了。这些钱跟BAT一年动辄上百亿、甚至是几百亿的研发费用相比,只是相当于人家的几分之一甚至是十几分之一。资金跟不上,研发的产出自然会相对应的比上不足。

 

和资金对比出现的巨大差距一样,如果仔细分析技术、资源、场景、数据等维度的话,就会发现商汤科技和BAT还是有巨大的差距的。其实不用对比BAT,就是跟TMD比,双方也不是一个量级的。所以说,商汤科技真心没有到“满杯心态”的地步。

 

过度聚焦视觉识别领域,没有分散风险成了最大的风险

 

目前,商汤科技主要聚焦的领域是“智能视觉”,包括人脸识别、图像识别、文本识别、医疗影像识别等细分领域,但其实,在人工智能领域,智能视觉只是一个很小的细分领域,除此之外还有:语音技术、视频技术、ARVR、自然语言处理、数据智能、知识图谱、内容安全、数据分析与应用、以及多轮人机对话系统、智能机器人、自动驾驶等等。可以看出,相比于视频技术、自然语言处理、智能机器人、自动驾驶等,视觉识别,并非人工智能领域,最为精深的部分。

 

商汤科技把业务核心放在智能视觉上,既有其好的一面,也有其不好的一面。好的一面不用多说,在一个领域做精做深、做成了IP,就会有足够的品牌溢价和利润空间出现;但是不好的一面也是非常明显的:一是,市场想象空间会被所聚焦的领域极大的限制住;二是,一旦同领域的竞争对手,或者是人工智能领域的综合厂商,在视觉识别领域,研发出了变革性技术或者是爆品,那么就很难有回旋和缓和的余地;三是,商业化和变现受限制大,造血困难,使得自身难以维持住满意的现金流。

 

此外,虽然如今商汤科技的业务,涵盖安防、智能手机、互动娱乐及广告、汽车、金融、零售、教育、地产等多个行业。但是就像此前很多互联网公司面临的问题一样,互联网公司想给传统行业带去互联网先进生产力,想“互联网+”,但是垂直行业想向互联网转型,他们需要的是“+互联网”,两者有时候有合作,不过也有非常多时候是竞争。商汤科技面对的是同样的问题,以安防行业为例,商汤科技想要带去的是“人工智能+”,但是传统安防领域,包括海康威视、大华、科达等,想要的却是自己主动的“+人工智能”,因此类似这样,商汤科技和垂直领域传统厂商的竞争,就变得越来越多。

 

而在与垂直行业的传统厂商竞争中,商汤科技只有“技术”一个优点,而且其技术也未必就比寻求人工智能转型升级的传统厂商来得先进,再加上传统厂商还有经验、资源、人脉、关系、运营等多方面的优势,所以,商汤科技未必能够在垂直行业传统厂商那里,占据多大的便宜。

 

还有一点值得强调,那就是商汤科技如何避免科大讯飞的前车之鉴。和商汤科技类似,科大讯飞也是聚焦在人工智能的一个相对细分的领域——语音交互。一开始也是凭借着早发优势和多年积累,一段时间科大讯飞发展态势十分不错。但是后来随着用户和手机、用户和应用的人机语音交互越来越频繁,包括百度、搜狗、腾讯、阿里等互联网,都加大了语音交互领域的发力力度,一时间科大讯飞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大挑战。资本市场的股票表现也随着竞争市场的不断恶化而持续走低。前段时间,科大讯飞还被同传译员爆出:AI同传造假,人类翻译冒充AI。一时间,让整个行业为之哑然。

 

融资并非都是好事,有时也是一把双刃剑

 

相比于商汤科技的技术,其融资能力似乎更强。相关资料显示,在过去的不到两年时间里,商汤科技就完成了:2016121.2亿美元的B轮融资;20177月的2.9亿美元B轮融资;11月的高通数千万美元战略投资;201846亿美元的C轮融资;56.2亿美元的C+轮融资,910亿美元的D轮融资等等。这里面还没涉及到早期天使轮、A轮的融资情况,难怪坊间不少人调侃,商汤科技是“融资机器”。

 

传统意义上,融资是好事,融资越多一定程度上,资本市场对这家公司的认可度越高。但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因为在一级资本市场也和二级资本市场一样,也存在低买高卖的套现套路。就像此前共享单车一样,火是火,但是真的值那么多钱吗?一级市场的投资者显然也看得很清楚,但是他们敢于追高,心理可能都认为自己不会是最后一棒的接盘者吧。现在的情况大家也看到了,很多投资者追高追成了老股东,站在山顶下不来了。

 

再者,从常规的逻辑去推演,如果一家公司真正发展得非常好,营收、现金流、利润都非常健康和可观,那么还有人会愿意把宝贵的股份频频拿出来卖吗?看看华为、方太、老干妈这些真正闷声发大财的企业,有哪一个是乐于融资的?而且融资之后,多少会受到资本意志的牵制。

 

说到营收、现金流、利润等,就涉及到商业化的能力。在这方面,商汤科技由于还是非上市公司,因此市场上可以看到的数据并不多。但是,也仍旧有我们可以管中窥豹的地方。这里面有两点最为重要:

 

一是,人工智能暂时还没有赢家通吃的现象,更多的是“见者有份”,以商汤科技的重点行业智能手机行业为例,包括OPPOvivo、美图等众多厂商,都会分摊供应商过于集中的风险,往往会把美颜功能、审查功能、面部解锁技术、线下门店摄像头等等,分配给不同的厂商,以防止“吃独食”后独大的情况。

 

二是,在人工智能的很多领域,比如云计算,随着新技术的运用以及规模的不断增大,很多产品、服务、解决方案的价格是不断降低的。以阿里云为例,曾经对旗下核心产品,有过一年降价17次的惊人做法,包括CDN、对象存储OSS、表格存储、EOS云服务器、性能测试等等都一降再降。商汤科技所在的视觉技术领域,很可能也会出现这样的演化路径。

 

实际上,现在已经有了这样的趋势了,市场上包括美颜接口、效果接口、车牌识别等的价格,已经有了明显的下降,比如在车辆识别上,有报道称车辆识别每一路段的费用已经从几千元降价到了几十元。价格下降对于阿里云这种家大业大的公司而言,其实影响不大,因为他们更看重的可能是市场份额;但是对于商汤科技这样的创业企业来说,可能就意味着在商业化的成果、营收的规模等方面,会面临这不少的挑战。

 

在这样的背景下,近年来商汤科技融资的同时,还开始反向的对外投资。公开市场上能看到的就有其对51VR、影普科技的投资等等,没看到的应该会比这多不少。借助资本的力量,对产业链上下游进行快速的布局和扩张,本意是好的。问题是,在资本寒冬来临时,即使口袋里仍然有点钱,但是不应该捂得更紧吗?要知道此前科大讯飞也是如日中天,但是随着有的互联网厂商连价格战都不打,直接宣布“语音技术全系列接口永久免费开放”,一时间让科大讯飞如临冰点。语音技术会如此,谁又能保证视频技术不会如此呢?

 

写在最后的话:

 

如今,人工智能俨然是一个“全民入场”的领域,在大佬和高手还没全情进场的时候,商汤科技赢得了宝贵的时间窗口。但是当所有厂商都开始发力,甚至提出AI FirstAll in AIAI in AllDT时代、新技术等各种口号时,随之而来的也必然是惨烈的清场运动,先发成为先烈,在中国TMT行业,这样的故事脚本不要太多。

 

总之,人工智能是一个厚实的行业,需要每一个厂商一步一步的去积累和开拓,先发也好后发也罢,大巨头也好小巨头也罢,国内玩家也好国外玩家也罢,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厂商有“飘”的资本。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