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郑俊怀涉嫌侵吞黑龙江两亿国有资产,为何能够逍遥法外?

2018/10/28 9:49:00

郑俊怀涉嫌侵吞黑龙江两亿国有资产,为何能够逍遥法外?




如果不是国内最大乳业上市公司伊利,通过自己官网和官方微博上发布举报文章,实名举报前董事长郑俊怀。倪叔相信大部分人至今都无法想象,在今天,法治中国的晴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还能隐藏这样的重重黑幕。


郑俊怀涉嫌侵吞黑龙江两亿国有资产,为何能够逍遥法外?



01 鸠占鹊巢


郑俊怀, 2005年底,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郑俊怀有期徒刑6年。当然,这只涉及华世商贸的问题,对于2.4亿元的问题、国债问题、金信信托问题,郑俊怀侥幸逃脱。即便如此轻判的6年,后又被人为操控做了假减刑,减掉2年半,剩下的3年半郑俊怀竟然如住宾馆一般,随时可以回家。

不得不说,郑俊怀是有手段的。


然而,2008年,刑满出狱的郑俊怀,非但没有反省改过,反而变本加厉 。


据媒体的公开报道显示,郑俊怀出狱之初,以“特邀顾问”的身份“进驻”红星。他的老部下秦和平在他出狱后的关键期给予了帮助,但最终依然逃不过红星乳业被郑俊怀鹊巢鸠占的结局。


资料显示,隆瑞食品其实是黑龙江红星集团的控股股东之一。黑龙江红星集团实际由黑龙江牡丹江隆瑞食品有限公司等几家公司共同集资1.2451亿元,于2009年7月注册成立。其中,隆瑞食品出资2550万元,持股20.48%,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后来虽经过一系列的股权变更,但隆瑞食品最终还是第一大股东,而隆瑞食品的创立人即是秦和平。按照正常的商业逻辑,秦和平是第一大股东的创立人,应该拥有最重要的话语权和战略决策权。秦和平本人还在郑俊怀身陷囹圄的关键时期给予了其重要的帮助。于情于理,他都应该成为最了解这个企业实际情况的人。

然而,隆瑞食品的一纸诉状却让人大跌眼镜:自2011年初郑俊怀主持该公司经营管理工作以来,未按公司董事会授权履行职责,导致公司股东无法知情公司的真实经营状况,已经损害到公司股东的基本权利和利益,尤其是对于一些很可能会涉及到股权变更的协议,隆瑞食品甚至连投资方的信息都完全不知情。

02 侵占巨额国有资产


更甚的是2013年6月份起,屡屡有人通过各种渠道声称,郑俊怀侵吞了牡丹江三道牧场的上亿资产。

“三道牧场”与黑龙江红星乳业均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铁岭镇,两者相隔仅十分钟车程。

“郑俊怀是骗子,侵吞了三道牧场的资产,使我们三道牧场的这些老员工如今都没有了安身之处。”当事人张华(化名)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红星乳业如今的三道牧场,其前身就是三道牧场,曾在2001年经历改制后,改名牡丹江三道乳业有限公司。”

三道牧场共有1.95亿元的总资产,如今已经在红星乳业名下了。”张华介绍,“当地媒体大肆报道牡丹江三道乳业有限公司被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1.95亿收购,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则假消息。他们不仅散播了假消息,还伪造了合同,将三道牧场偷偷卖给了当时隆瑞食品公司,而现在,三道牧场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变成了红星集团的产业。

当地媒体曾报道称,即将建成的乳品加工项目占地120亩,总投资1.95亿元,将建成为红星乳业在东北地区最大的奶牛饲养、乳品加工、物流供应、科研开发、市场营销基地。为了确保新上项目的奶源供应,红星乳业投资三百万元,对三道牧场进行了改造,将奶牛存栏能力由500头提升到了3000头。


对此,张华很奇怪,“1.95亿元的总资产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他们公司的总投资额了?”张华认为,“他们把三道牧场骗走了。”

但即使有了三道牧场多名老员工的实名举报,郑俊怀涉嫌侵吞黑龙江两亿国有资产事件至今都没有既没有立案也没有结果。

据此次伊利发布的公开信显示:伊利曾就郑俊怀这一涉嫌违法情况向黑龙江省监察委寄出了几十封实名举报材料并确认收到,但时隔半年,至今没有任何人给予任何答复。

在公开信的最后,伊利诚恳的说:

垦请黑龙江省监察委公开被郑俊怀控制的公司收购三道牧场的整个过程及相关文件,是否存在郑俊怀控制的公司伪造合同行为?是否对三道牧场改制进行了公开的招拍挂?是否有领导在整个过程中存在操纵行为?是否如三道牧场员工所控诉的造成了近2亿元国有资产流失?

03 为真相而呼


明明有前员工指证,两亿国有资产无故流失,却无人问津?

证据确凿,材料翔实,伊利多次实名举报,却石沉大海。

回顾这一系列事情的发展,不难看出确实是有些人就是:为了私人利益罔顾人民的利益,滥用国家人民给予的权力,做着侵吞国有资产的勾当。

作为外人,或许我们既不知道这幕后的黑手是谁,也不知道内里的所有细节,但这样一个性质严重的案件,却无人问津,无人审理,显然是不符合常理的。再懒政和不作为也不应该拖这么久,事实如何,相信每个人心中也都有了自己的判断和猜测。

有案不立、压案不查、纵容包庇。在10月24日伊利发表的长文中,作为当事人的它表示:在郑俊怀出狱之后,曾有一些内蒙古的领导不断对伊利管理层施压,要求配合将郑俊怀被捕前非法转移出去的资产落实”,而伊利没有答应。这样的历史背景,无疑让郑俊怀涉嫌侵吞2亿国有资产却依旧逍遥法外的现状,蒙上了浓浓的神秘色彩。

郑俊怀涉嫌侵吞国有资产三道牧场一案,从被前员工指认开始已经迄今已有5年之久了,本应尘封随土,如今随着伊利再度站到聚光灯下的振臂一呼,又再度重见天日。在此作为自媒体人也呼吁黑龙江监察委应该尽快履行自身职责,启动调查,以事实还公众一个真相。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