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股权质押警报危局

2018/10/23 8:55:00

作者:毕铭

来源:GPLP(ID:gplpcn)

这不亚于一场战斗,战斗的名称叫做拯救A股。

国庆后至今,A股非理性下跌,沪指一度跌破2500点心理关口。各地上市公司质押股票由于股市的大幅度下跌纷纷拉响强平的警报声。

北京、上海、广州多地监管部门开始了紧急行动。

2018年10月17日早间,北京证监局要求各大金融机构不要强平、司法冻结东方园林质押股票的文件在市场流传,让监管部门的驰援摆在台前。

拯救的一个典型案例的东方园林。

2018年5月起,何巧女执掌的中国园林第一股——东方园林,便一直深陷资金流动性问题中。公司股价在5个月的时间里跌去超6成,市值蒸发320亿元。

何等惨烈,当然带来的后果也异常惨痛,股价的持续下跌让实控人何巧女、唐凯夫妇所质押的股份逐步逼近平仓线,目前何巧女、唐凯夫妇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质押股份11.13亿股,占其持股比例82.88%,这意味着什么呢?

就是东方园林随时可以易主给抵押机构。

危在旦夕之际,在拯救A股行动中,东方园林确认得到了监管帮助,2018年10月18日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东方园林向相关央企、国资转让不低于10%的总股本。

东方园林是幸运的,大股东何巧女是幸运的,控股股东位置保住了,然而没有那么多的幸运发生在其他上市公司身上。

事情依旧在上演。

A股股权质押持续爆雷

远在苏州的锦富技术(300128)就是其中之一,这家主营光伏组件的上市公司没有那么多幸运。

创始人富国平近期的日子可谓寝食难安。

一方面发愁公司的业绩,一方面,股市下跌引发的爆仓风险也让他每天提心吊胆,借钱?如今哪有金融机构敢给自己借钱?不逼债就好了。

原来,受光伏“531新政”影响,国内对光伏电站的投资骤减,市场对光伏组件等的需求大幅下降,公司光伏业务订单大幅减少。锦富技术的业绩也开始大变脸,2018年前三季度预计亏损1100万元到亏损1600万元,而去年同期为盈利3315万元,同比大降133%-148%。股价也从年初下跌了70%。

股权方面,作为控股股东、 实际控制人的富国平、杨小蔚夫妇合计持有上市公司3.24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9.65%,其中持有股份的99.98%都被质押,已经触及平仓线。

2018年10月18日,不得已之际,富国平、杨小蔚不得不将手中19.64%的股份先后分两次转让给泰兴市智成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从而筹集补仓资金,相应地也失去了大股东的位子。

好在他们手中还有10%的股份,没有净身出户。

忍痛将自己的心血转让给其他人,相信富国平的心在滴血,然而又无可奈何。

这样的案例在A股并不鲜见,可谓说在A股抵押大潮当中的一个。

比如影视行业在内的大部分上市公司。

当然在范冰冰案件之后,我们所有人都可以想象,A股的传媒影视股可谓有多么惨痛,可以说,文化行业遭遇了比其他行业还要严重的滑铁卢。

金一文化就是其中的典型。

金一文化成立于2007年11月26日,注册资金2.16亿元,并于2014年1月27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002721),是一家集贵金属工艺品、珠宝首饰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一体的上市公司。2008年成为北京奥运会贵金属产品特许分销商;现全国拥有1000余家终端门店。

在2009第四届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年度峰会上,金一的“世博金钥匙”荣获国家级大奖—09年最佳创意产品奖。

一时风光无限。

然而,这已经成为过去,如今的金一文化实际控制人钟葱同样也在经历人生最艰难的时刻,告别了过去的风光,他们甚至慌不择路,不顾公司的实际情况争相违规减持。

资料显示,金一文化在2018年5月份公布了重组失败的公告后,股价在近两周内几近腰斩,实际控制人钟葱所持有股份中的一半触及平仓线,另一半持仓股份也在爆仓的路上。

危机时刻更显示创始人的人品——这点在金一文化上演的淋漓尽致,金一文化的这些高管事先未披露减持计划,有的还在禁售期就开始减持,比如钟葱,他就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了其通过国金证券-平安银行-国金金一增持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形式持有的公司股票1441.1万股,因而受到深交所的质询。

最终,由于钟葱无法解决实际问题,2019年7月9日,钟葱、钟小冬以1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碧空龙翔69.12%、4.2%的股权转让给海科金集团,海科金集团将持有碧空龙翔73.32%的股权,进而控制上市公司金一文化。

资料显示,海科金集团是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中关村科技园区海淀园创业服务中心等七家单位,共同发起设立的北京市首家面向科技型中小微企业的综合性金融服务平台。

无独有偶。这样的情况在2018年6月份股价加速下跌过程当中比比皆是。上述几例最终都找到了国资的帮忙,但更多公司只能找自己筹集。

可谓资金就是他们的血液,然而,他们都极度缺血,找不到血的话只能宣布易主。

典型案例还有范冰冰关系紧密的华谊兄弟。

2018年10月19日,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王中磊减持375万股用以保卫公司控制权。减持?保卫控股权?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来,王中磊也是卖股求生——资料显示,当前,王中磊持有的华谊兄弟股权98%被质押了。10月19日,华谊兄弟收盘价为每股4.36元,而2018年3月,王中磊质押的1350万股份价钱在的10元左右,显然已经腰斩了,估计面临爆仓的风险,如今他只能卖股筹钱了求生,可谓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在2017年胡润富豪榜中,以140亿元身家排在第158位的阙文彬,近年来因高比例质押股权导致资金链断裂,股权所持股大面积质押之时还被轮候冻结。2018年7月份以来,阙文彬轮番卖子求生。截至目前,其已相继通过协议转让股权方式让出恒康医疗和西部资源两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

据媒体统计,过去5年时间阙文彬累计质押持有的恒康医疗股权近百次。其所持的7.94亿股中,有7.91亿股都处于质押状态。因部分质押融资到期而未及时偿还,阙文彬持有股权被北京、杭州、深圳、吉林、四川等地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

恒康医疗的股价较3月份股价跌75%,截止10月份,阙文彬财富蒸发70亿,真真是浮华梦一场。

当然,也有无钱可补,眼睁睁被平仓,失去股权的案例,不过这类爆出的比较少见。GPLP君身边更多可见的是借钱炒股被平仓,身负债务的例子。

GPLP君据WIND数据统计,2018年以来,上市公司共发布了2800多次的补充质押公告,其中,高达151家上市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发布了因质押股票平仓,不得不被动减持公告。

于是,大部分A股股民开始在纸面上看到冷冰冰的公告及数字,但真实情况却是异常残酷及血淋淋的教训,比如,最新股东触及平仓线的上市公司有爱迪尔、银禧科技、天神娱乐、中百集团、全新好、飞马国际、保龄宝、邦讯技术、华谊嘉信、华西能源、雏鹰农牧、摩恩电气、欧浦智网、邦讯技术、北迅集团、金洲慈航、东方日升、鸿达兴业……

一个个被后都充满了故事。

曾经非理性繁荣 质押总市值仍高达3.9万亿

曾经,在乐观公司发展预期之下,加快公司发展,A股市场曾经上演了疯狂的股权质押式融资。

资料显示,自2013年5月以来,上交所、深交所、中国结算发布《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以来,券商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开始进入快车道。经历2014年-2015年的稳步发展,国内市场股票质押数量和规模在2016年迎来了高速增长。

根据WIND统计,2016年,全年新增股票质押数量达到3480亿股、相应参考市值为4.88万亿元,均为历史最高值。

由于市场股票质押期限的平均值在13个月,也就是说在2016年-2017年的新增股票质押高点质押的股票,陆续在2018年到解禁高峰期,2018年四季度的仍然压力不小。

根据wind数据显示,截止10月16日,市场质押总股数6372亿股,占总股本的9.94%,两市共有2423家上市公司大股东存在股权质押未解压,占全部A股的68.2%,合计质押总数达到5966亿股,较2018年初增加近1800亿股,质押总市值为3.9万亿,由于股价的持续下跌,总市值较年初减少14%左右,大股东未平仓总市值9852亿元,大股东疑似触及平仓市值2.95万亿元。

分市场来看,中小板共有739只股票被质押,合计质押1674.9亿股,占中小板总股本的20.1%;创业板共有611家,总质押股数706.1亿股,占比为19.1%;上证A股则有768家仍处于质押中,总质押2325.8亿股,占比仅为5.24%。

分行业看,各行业质押的比例也差距较大。其中房地产行业股票质押比例最高,紧随其后纺织服装、医药生物和农林牧渔业等行业整体质押率都超过20%。

GPLP君观察到,股权质押的短期风险在于二级市场平仓的风险。由于股权质押的绝大部分都是大股东,质押股份比较多,强制平仓将会导致蝴蝶效用带来系统性风险。因此,监管层和交易所对于大股东质押平仓的处置做出了相应的限制,控制了短期平仓的风险。

对于中期如何解决平仓的风险,核心的关键是找到接盘的资金。大股东为了自救、券商和资金方为了控制风险,大家都寻找了较多方式解决,综合而言,主要有债权式的、股权式的和股债结合三大类别。

其中,债权式的是通过质押置换,主要是将场内的质押转到场外。质押场内转场外有两个大的好处,一个是降低表内的风险,防止挤兑恶性循环的出现;另一个是场外质押的处置是不能够二级市场上卖出的,就不会有爆仓二级市场卖出的担忧而导致的股价闪崩。

股权式的就是股份转让引入战略投资者甚至转让控股权,这也就是今年大额股份转让频发的主要原因。股债结合的方式就是以保底收益+后端分成的模式。此前信托、国资、产业资本也都在争相入局,我们可以看到今年以来大额股份转让的规模已达到864亿元。此次以深圳为代表的地方政府和国资加大力度入场也是给已经爆仓的大股东质押提供了解决中期风险的方向。

如今,监管层在积极鼓励多方力量参与化解股权质押风险。如深圳设立专项工作小组,从债权和股权两个方面入手,降低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债权方式上,由深圳国资委旗下的高新投等作为管理机构来执行,将接盘濒临爆仓的股份,不设置平仓线,质押率可以达到七成,同时降低利率;股权方式上,由于国资投资平台执行,发起设立股权投资专项基金,直接收购上市公司股权,目前已有多家上市公布了与深圳国资接触的进展情况。除了深圳之外,杭州亦酝酿支持辖区上市公司方案、北京海淀区政府也计划帮助海淀区股票质押风险较高的上市公司化解风险,目前地方国资接盘民营企业股权的步伐在不断加快。另外,此前银保监会也表示鼓励保险机构更积极参与解决上市公司的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

在A股跌破2500点的当天晚上(10月18日),一行两会等高层纷纷站台直言会支持上市公司的健康发展。大盘也在看到监管层的善意释放,开始反弹。但是否能走出熊市,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风险能否得到解决,还有看是否真的有利好刺激政策。

个股仍存在重大风险

虽然目前真正遭遇强制平仓的公司并不多,但接近平仓线的公司较多,个股潜在风险较大。

目前,我们注意到个股的风险可以分为两类:其一、股权质押新规要求上市公司全部股权质押的比例不得超过总股本的50%,目前已经有200多家公司的总质押比例超过了50%,在股权质押到期之后就存在二级市场卖出的压力。

其二、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超过了90%且处于平仓线边缘的公司。大股东手上已无股份可以补充质押,股价一旦接近平仓线就容易导致闪崩。根据WIND,有400多家公司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超过了90%,其中很多公司股价已经出现了闪崩,其中还有70多家处于警戒线和平仓线之间,风险较大。

因此,后续投资者再选择股票投资时要尽量远离这些公司。

图为:大股东质押率100%的上市公司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