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FF控制权之争,贾跃亭不和解便出局?

2018/10/10 16:44:00

11111111.jpg

今年6月当许家印高调宣布驰援贾跃亭,法拉第未来(下文称FF)的控制权争夺便已注定,只是没想到它来得如此之快,蜜月期不到3个月,双方撕破脸皮、直接对簿公堂。

10月7日,恒大公开宣布贾跃亭单方撕毁协议,试图剥夺恒大方所有协议下的权利,次日FF发表声明回应单方和恒大撕毁协议的原因,指出恒大在FF完成注资的条件之后,不仅没有注资,反倒要求更多的控制权,并阻止FF接触其它投资人。

表面上看,这次斗争的导火索是补签协议的内容,但源头直指FF的控制权,换句话说,只要这一核心矛盾长期存在,许家印和贾跃亭之间的夺权之战早晚会爆发。而这次诉诸法律手段,虽无法预测香港仲裁委员会的仲裁结果,但几乎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如果贾跃亭背后没有条件更优厚的金主,那么孤注一掷的后果不是妥协便是出局。

因为FF或许更需要许家印而不是贾跃亭。

一山难容二虎?

事实上,许家印很早之前便开始了“去贾跃亭化”,试图将恒大的标签牢牢印在FF上。

8月14日下午,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有限公司在广州恒大中心正式揭牌,9名由恒大高管组成的管理团队首次亮相,而贾跃亭不仅没有到场,在高管名单中甚至一位原FF相关人员都没有,这场揭牌仪式看起来像是恒大的一次单方面活动。与此同时,恒大对FF旗下多个平台架构进行了大调整,调整后,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集团直接控股三家公司,并且将薪酬体系逐渐由原有的FF系调整为恒大的薪酬体系。

可以说,许家印的掌控欲从一开始便彰显无遗,而且更往前一步考量,如果许家印借对赌协议掌控了FF,对恒大来说更可能是一场以小搏大的胜利。

据说,贾跃亭最早融资时,预计的FF估值在80到100亿美元,而恒大入股时,正值FF资金链断裂,恒大以20亿美元拿下45%股权,说明FF估值仅40多亿美元。同比刚以60多亿估值登陆美股的蔚来汽车,恒大的生意不止是不亏,而且还获得了股价上的飞涨,公司市值从398亿港元上涨至1206亿港元,超过投资FF 67.46亿港元资金的12倍。

所以,恒大的目标最初就瞄准了FF的控制权,这也是对赌协议存在的另一层价值。不过相比企业集团、互联网巨头跨界投资或并购,最开始更倾向于保留公司独立运营的权利,为什么许家印作为一个互联网造车的外行,如此急于获得FF的控制权呢?

可能是他看到了房产传统企业和互联网造车公司融合背后难以调和的冲突和矛盾,而解决的直接办法便是将掌舵权控制在恒大手中。

投资之初,外界把过多的关注点放在许家印雪中送炭、贾跃亭危中求生的一拍即合上,其实很多人都忽略了这场房地产“拯救”互联网造车企业的戏码,本身就存在着企业基因、发展思维、组织构架等各方面的根本性不同,这会让双方的合作面临诸多变量。

比如,传统企业讲究销售驱动,更看中现金流,而互联网企业先做流量、再赚钱,造车虽属传统企业范畴,可如今的互联网造车几乎无一例外地依照互联网思维,以求改造传统产业。再者,传统企业的组织是宫殿模式,老板的想法会层层传达,尤其是房地产,基本上都是通过KPI一层层往下压,而互联网企业的组织就像树林模式,彼此构成生态,实行扁平化管理。

由此,当这些可预见的冲突发生时,遵循许家印还是贾跃亭就成了关乎未来的核心问题。而两强相争,也决定了FF控制权的争夺必然发生。

FF此时更需要许家印?

许家印虽野心勃勃,但不可否认关键时期拯救者的形象令其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而纵观FF数次“死里逃生”,贾跃亭原先作为核心人物的形象渐趋倒塌,甚至还被认为是公司多次危机的始作俑者。这种角色好感度的不同,不止是现在争权公开化后舆论偏向的决定因素,也有可能关系到最后的结果。

换句话说,贾跃亭并非不可替代,而许家印救援作用犹在,FF离得了谁也不一定。

2017年底,FF高管离职的风潮令外界对贾跃亭的声讨进一步高涨,美国汽车媒体Jalopnik撰文称,FF有员工认为,“只要贾跃亭仍然是法拉第未来的决策者,那么他们就不可能卖出一辆汽车”。而且包括法拉第未来前雇员和知情者在内的7位人士接受采访,他们提出摆脱当前困境的办法就是:让贾跃亭出局。

所以,贾跃亭借补签协议主动“驱逐”许家印看似强势,实际其公司内部未必站在同一战线上,相反,许家印在当前阶段对FF的作用却难以忽视,除非FF已找好下一个买家。

一则,尚未实现量产前,FF依然缺钱。据媒体报道,知情人士称恒大先行支付的8亿美元没有优先用于具体项目的推进,而是部分花在了还款上。内部人士推算,去年贾跃亭欠美国供应商4千多万美元,加上罚金和利息近1亿美元,再算上人员工资及奖金的开销,至少要2-3亿美金。而今年上半年,新工厂基建可能又要先花掉1-2亿美金。

如此一来,FF不得不要求恒大提前注资,而且就目前来看,除了地产大亨许家印,恐怕很少能有人承担起贾跃亭造车烧钱的速度,更何况,按照许家印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投资风格,他或许也是最合适的投资人选。

二则,许家印也需要互联网造车帮助恒大扩张边界,尤其是棚改货币化就要中止,对于深耕二三线的恒大来说,影响更甚。

所以恒大集团连忙与中国科学院签署全面合作协议,将在未来十年投入1000亿元,放在生命科学、航空航天、集成电路、量子科技、新能源等重点领域。不过这些合作必然见效慢,对习惯了房地产高周转、高效率的许家印来讲,着实有些不适,故而他毅然将眼光投向了贾跃亭和FF。

而且从恒大在造车行业的布局来看,贾跃亭的FF无疑是这一产业链上游的关键一环,不到万不得已,许家印不会放弃FF。

总而言之,贾跃亭若是不想“鱼死网破”,妥协或和解或许更符合FF的长远利益。

贾跃亭:FF死也要死在自己手中?

贾跃亭如果错失许家印,FF还会不会迎来下一个白衣骑士很难说,但可以确定的是,FF或许经不起几轮这番折腾。国内互联网造车上市的上市、交付的交付,贾跃亭原来率先拿到的新能源汽车“通行证”已不再具备先发优势,更何况FF如今内忧外患,公司一日不稳定、造车大业便摇摇欲坠。

只是这等危机局面,依旧不足以动摇贾跃亭对控制权的把控,或许对他来讲,失去了FF就等于放弃最后一张王牌,与其拱手让人不如自生自灭。

在Jalopnik的撰文中曾提及,“贾跃亭拒绝放弃对法拉第未来的任何控制权,即便是在自己的经营下,这家公司面临倒闭危险的情况下”。2017年以来其实不断有投资者表现出收购意愿,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要求贾跃亭必须离开法拉第未来,也是每笔交易达成的前提条件,可到目前为止,贾跃亭都拒绝了这种要求。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已离职财务官Stefan Krause的证实,可能正是这种一意孤行的态度,让FF多次都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这才导致内部逐渐失和、丧失对贾跃亭的信任。如今即使是有了对赌协议的限制,贾跃亭面对大权旁落的危机依旧是率先进攻,可见其对控制权的执念。

一方面,这或许证明了贾跃亭造车之心的坚决,正是应验了他“为梦想窒息”的豪言。而且不得不承认,相比另起炉灶、东山再起,贾跃亭在FF上所表现出的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的勇气,获得了颇多所谓梦想家的认可。抛开道德谴责,这也是创业者难得可贵的一点。

但另一方面,对于一个危机重重的初创企业来讲,个人理想或利益高于公司整体,无疑是将公司置于刀尖之上,稍有不甚便可能是粉身碎骨。就像这次与恒大的对峙,且不说仲裁失败会给FF带来何种后果,单单与投资人闹掰所面临的不只是资金断裂,从这件事的舆论可以看出,贾跃亭的信用值将再次大幅降低,未来可进入的投资者难免心有余悸。

虽然贾跃亭手握FF不放,但FF的价值有可能随一次次危机而渐趋走低,届时恐怕翻盘更加不易。

贾跃亭“地产大佬克星”扬名,外界普遍心疼被“坑”的许家印,可中国地产商之精明众目所见,这本就是一场各自逐利的赌注,而且许家印也绝不会让已经花出去的8亿美元打了水漂,胜负绝非表面那样简单。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锦鲤财经

    总访问量:11483
    全部文章:33
商业新媒体,有趣专业好运气。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