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美团IPO之后:互联网的换场与换届

2018/10/1 20:58:00

1999年,中国互联网以新浪、搜狐、网易三大门户崛起揭开了序幕;2009年,中国互联网进入BAT三巨头阶段;之后三巨头的稳定性在2016年被打破,百度掉队,京东起航,同时TMD(头条、美团、滴滴)成为移动互联网的领航者;2018年,马云宣布将交棒逍遥子,王兴在港交所敲钟,这背后是否有什么隐含的轨迹?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会再次进入多极世界吗?

2018年,整个互联网行业流年不利。马云的交棒引发外界诸多猜测,腾讯因为投资策略以及游戏业务不断被舆论挑战,百度在陆奇离职后再次引发外界质疑,京东更因为刘强东在美“涉性侵”事件引发连锁反应……

巨头之外,今年的互联网行业出现了一波IPO大潮,这波大潮可谓史无前例的汹涌。成立8年的小米、美团;4年多的蔚来汽车;2年的拼多多、趣头条……甚至在几天前一直说“不需要IPO”的华兴资本,也食言直奔港交所而去。

IPO的企业在扎堆,但大多数都没有躲过破发的命运。至于尚未IPO的滴滴和今日头条,目前则遇到史上最严厉的监管,当下都在忙着“内部整改”中。

2018,互联网企业想说爱你不容易!在这样的流年不利中,到底隐含着什么规律和轨迹?

BAT之下的倔强分子

2010年,彼时影响力巨大的报纸《计算机世界》,以一篇文章《狗日的腾讯》引爆了全行业对腾讯的声讨。这篇文章指出,腾讯的抄袭是不给创业公司留活路。现实中,当时所有创业公司确实害怕与碾压能力超强的腾讯正面交锋。

那一年,二次创业的雷军,选择的第一个业务就是手机IM——米聊。悄悄做、不宣传,雷军希望在腾讯反应过来之前把米聊做大。然而,1个月之后微信上线,米聊黄了。

同样是那一年,连续创业的王兴进入团购市场,随后很快行业演变为“千团大战”。

在《狗日的腾讯》文章爆棚后,腾讯做出了重大的调整,以“投资+流量”扶持创业企业,当然,被腾讯扶持的公司几乎也都成了腾讯阵营的一份子。从那时候开始,阿里和百度也都加大了相关市场的投资力度。每一个新的风口刮来,BAT都会出手抢下头部的创业企业。

后来的几年中,整个互联网行业很难见到可以独立发展的企业,不是腾讯系就是阿里系,或是百度系,你总要To BAT,你总要有一个靠山。

美团、小米、滴滴、今日头条,是那时候杀出来的少数派。

美团和滴滴虽然拿了大佬的钱,但一直坚持独立发展路线。小米没要大佬的钱,自知干不过BAT,于是选择了智能手机这条绕远的路,最后从硬件兜回到互联网和IoT。今日头条则是凭着信息流这一独特的玩法,开创出一个新模式,哪个大佬都没能降服它。

美团拿了阿里的投资,阿里提出一个要求:希望美团在支付平台上只接入支付宝而放弃微信支付。其实,这样的站队最正常不过,京东就是在接受腾讯的投资后悄悄地关掉了支付宝通道,沃尔玛也为了腾讯而弃用了支付宝。但是王兴认为这有损于用户体检,拒绝了阿里。

快的和滴滴合并而成的滴滴出行,集腾讯与阿里的投资于一身。程维是一个极为强硬的CEO,坚持独立发展,拒绝站队。就在过去两年中的共享单车大战中,滴滴先是投了ofo,与腾讯主导的摩拜站在对立面上。后来在ofo的整合中,程维又与蚂蚁金服死扛,不愿妥协,甚至被传出在蚂蚁收购ofo的协议上拒绝签字。

王兴曾拜访马云,希望美团能得到腾讯和阿里两方面的支持,王兴显然有些贪心了。马云的回答是:“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

站队,几乎是2010年以后所有互联网创业企业必须的选择。对于BAT来讲,如果收服不了你,还有很多种方法玩死你:收购你的竞争对手,不给你流量,公关上打得你满地找牙,甚至还可以投资你、折腾你,直到让你消失。

日后阿里为了给美团“制造麻烦”,确实付出了极大的成本:先是以95亿美元收购饿了么,又在美团上市前投巨资对“饿了么+口碑”进行改造。当然,这些举措后来被证明并未对美团的IPO产生实质影响。因为,此时的美团已经长得足够强壮,翅膀也足够硬。

翅膀足够硬的,还有2012年开始创业的今日头条,愣是在2018年与腾讯直接杠了起来。作为小字辈的张一鸣亲自上场叫战很正常,但是能把马化腾都引得亲自下场应战、公开互恕,可见马化腾对张一鸣是真的“动心”了。

要知道,当年那篇引发全行业声讨的《狗日的腾讯》出来之后,马化腾也只是在内部会议上说了一句:“他们怎么能骂人呢?”

2016年11月17日下午,乌镇互联网大会期间,在西栅河边的转角咖啡馆里几个人围桌而坐: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美团点评CEO王兴、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与PingWest品玩创始人骆轶航闭门长谈了3个半小时。那个时候,在BAT阴影下长大的TMD,已经逐渐变得强硬,BAT没有机会再灭掉他们了。那年7月,王兴提出了“互联网下半场”理论,把整个行业都带入了下半场,而那时的TMD俨然成了下半场引领者的角色。

王兴说过一句话:“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这句话可以说是作为新一代互联网企业家代表的王兴,对移动互联网市场乱战的一种姿态,也袒露了对大者恒大论调的不屑。

生于移动,成于移动

王兴创办美团的时候,千团大战是在PC端展开的。现在回忆起来,千团大战真的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首个“飓风口”。以前也有过风口,但不会一下子涌入这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将市场瞬间变为红海。千团大战始于PC互联网,定局却在移动互联网。

美团是团购网站的第二梯队,既不是创业最早的,也不是融资最多的,但它是唯一抓住移动互联网风口的那一个玩家。

作为引线,苹果第一代手机是在2007年面市,并点燃了智能手机时代。而到了2009年,很多中国企业家都在说:移动互联网将是未来的趋势所在。

从大家预见的趋势,到真正成为最大的市场,这中间需要时间,也需要敢于撞墙、破局的人。

2010年雷军创办小米,就是将互联网的一切都押到了移动上。在千团大战中的王兴,并没有跟风,而是冷静思考之后走了与其它团购网站都不一样的道路——开辟移动互联网。

作为一个典型的资本驱动型风口,团购网站当时的路径几乎都是一样的:融资,烧钱打广告,疯狂补贴,圈用户,只要用户足够多就可以再融资,再做大,然后IPO——至于什么时候赚钱,不在大多数人的考虑范围之内。

其实中国互联网的资本逻辑超越商业逻辑,基本上就是始于那个时候,以后有机会懂懂再单独写文章聊一聊这个话题。

2010年千团大战的时候,PC流量还是大头,但PC流量获取的成本已经非常高昂。美团决定把所有的钱都用于购买移动用户,这种新的操作方式对于美团来讲有着极大的挑战,不熟悉路径,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结果是,美团成为了移动互联网的开路者、破局者。或许王兴当时并没有想到破局,只是考虑采取与别人不一样的打法,但是今天回头来看,美团无疑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推动者之一。

同时,作为最早的移动互联网推动者,美团也成为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最大受益者。移动互联网流量刚刚起步,拉新的成本非常低。张一鸣在2012年创办的今日头条,同样也是这个红利期的受益者。包括小米,2010年做米聊无功而返后,在2011年底发布了第一款手机,2012年市场欢迎程度一路飙升。到2018年IPO时,小米也成了“敲钟”大军中最吸引投资人的一家。

王兴在IPO敲钟声前的简短讲话˙中,最后向乔布斯表示了谢意:“特别感谢苹果公司的创始人乔布斯,感谢他带来了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新时代,才使得美团点评得以创造今天的奇迹。”其实,这些因果背后是一个产业的变迁。

王兴、张一鸣、程维、雷军,他们这一轮创业都是生于移动互联网、成于移动互联网,他们天生就懂得移动互联网与PC互联网的不同,一切战略的出发点都是基于移动。他们的成功是因为真正理解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的需求,是理解并直接服务了上亿“付费用户”而不只是“流量”,理解了“五环内外”的市场规律和内核。

乐观的无边界主义者

在BAT的阴影下,起步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王兴、程维、张一鸣和雷军,都是乐观的无边界主义者,他们的创业时思维没有边界,发展起来之后依然没有边界——只有一个核心:用户的需求。

2012年今日头条想做内容平台的时候,一没内容,二没用户,而且当时互联网行业则是内容巨头林立。张一鸣祭出技术大旗,以信息流的方式搭建了一个全新的资讯平台,自己不生产内容,却成为内容最多、用户也最多的内容分发平台。成功之后,今日头条的边界便没有了,短视频、直播、微头条,做一个成一个,愈战愈勇,居然对腾讯老大哥都形成了那么一点点的威胁。

2013年美团做外卖的时候,饿了么已经做了5年,但一直没有独步市场,为什么?太难了!外卖业务需要几万、几十万线下大军才能连接餐厅与消费者,这是多么难以管理的一个庞大体系,想想都让人头疼。王兴一猛子扎进去,还做成了。回过头来看,美团的外卖配送体系确实是阿里铁军之后又一彪悍的线下团队。

滴滴做网约车的时候,面对的是国有出租车企业,是一个严格监管的行业,一个互联网创业公司为什么敢去捅破这种垄断?滴滴做了,也做成了。你以为滴滴之后的扩张只是围绕解决一切出行的问题?错了,滴滴也做了外卖。

小米从做手机到智能家居,再到IoT,硬件上已经做得非常成功,但是小米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做硬件的,而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看热闹的人说这是讲故事,其实小米来自互联网的收入已经进入高速增长的通道。

生于移动互联网,是美团、今日头条、滴滴甚至小米等一众创业企业的共同特征。他们的成功在于看到了BAT的既往边界,而且与阿里的电商、腾讯的社交、百度的搜索形成了差异化的边界设定。这一代互联网企业,你很难用一个词去定义它。

对BAT来说,作为成长于因特网时代的“老一辈”互联网公司,他们的成功源自于在有限的甚至说“孤立”的边界中形成了先入为主的“垄断”地位,这种地位让其构建了相当的竞争壁垒,以至于鲜有后来者能“插足”其中。

而TMD最大的不同,是将“边界”从线上划到了线下,将差异化变革的标的从互联网转向互联网+传统产业。这其中,美团是一个典型,其从“吃”这个刚需切入,从团购到外卖,通过移动互联网的平台和解决方案去改造传统的餐饮服务行业,将Food+Platform作为其突破BAT阴影的角力方向。同样,滴滴改造的则是传统的出租车行业,而今日头条则是改造着传统的传媒资讯行业。

当然,如果守住新边界“吃老本”,故事也不够精彩。对于王兴这样的连续创业者而言,其作为新一代企业家的代表,很重要的一个创业精神就是不被既有的边界所框住,勇于打破边界,即便是在BAT的疆域也无所畏惧。当然,这种无边界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和意识层面的态度和管理运营主张,并不是说要盲目地拓宽边界。

【结束语】

2016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TMD三小巨头在咖啡馆对话;

2017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马云没有被邀请参加各种“小饭桌”,一篇《马云挺住》让马云略显不淡定;

2018年Q2和Q3,大批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创业公司集中IPO,这种密集度颇有百年不遇的感觉。

9月10日,马云宣布一年后退休。

9月20日,王兴重重的一捶落在港交所的铜锣上。

9月30日,腾讯组织架构调整的消息刷屏。

时代总要往前走的,是时候让新一代的互联网创业家正式登台。

他们生于移动互联网,也是他们推进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今天,移动互联网的各种应用也是他们创造出来的。你很难说是移动成就了他们,还是他们成就了移动互联网。

他们是在BAT的阴影下冲杀出来的“幸运分子”,也是无所畏惧的一代,骨子里自带倔强。

他们善于思考,内心充满信念的力量,简单、直接,只要是用户需要的,他们的商业就没有边界,大家无须揣测他们所谓的谋略和原罪。

他们是“互联网+传统行业”成长起来的一代,通过数字化、互联网化、智能化,改造了一个又一个传统行业,是他们将互联网与实业进一步深度合作,对社会升级贡献了更大的力量。

1999,新浪、搜狐、网易开启中国互联网门户时代;

2009,中国互联网进入BAT巨头垄断时代;

2018,谁爱你?跌宕,酝酿着变化……

2019,或将是一个新的多极世界?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懂懂笔记

    总访问量:100862
    全部文章:494
科技互联网自媒体懂懂笔记,钛媒体2017年度十大作者,蓝鲸TMT2017优秀作者,著有《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等三本畅销书。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