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

向上金服袁成龙:恪守本分,寻求长期价值|一点财经

2018/9/27 14:30:00


向上金服袁成龙:恪守本分,寻求长期价值|一点财经


“存在即合理”。

察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与其说是技术带来行业的一场变革,不如说是未被传统金融满足的那部分刚需市场所带来的一个全新行业。

联网金融的生命力还来自于承载了中国中产阶级财富观念蜕变的过程。财富增值可以有多样性的选择和配置,这同样是刚需,同样是互金发展的充分必要条件。

而监管视角看互金行业的发展,甫一开始的鼓励发展代表了政府支持各行各业创新驱动的夙愿,互金的创新发展在某种程度上也倒逼了传统金融的革新。

眼下,一波行业监管风暴,其实与鼓励金融创新并没有什么违背之处。去伪存真,保护市场才是监管最真实的动机。雷暴之后,劣币退场,该发展的还是要发展。


向上金服袁成龙:恪守本分,寻求长期价值|一点财经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对于那忠贞于互金行业发展的人来说,监管永远只是悬于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对于那些用谎言骗取市场的人而言,监管就是早晚要落下来的铡刀。

比起传统金的庙堂之气,互金行业更像是个江湖。

有根正苗红金融专业派,有互联网基因的技术派,有资本和机构投融下的土豪派,还有地下钱庄阳光化的洗地派,亦有游走江湖见利起意的投机派。

派系不同,因此路不同。

是否存在一条行鄙视链并无多少意义。但洞察这一波监管强风暴之下,有些人豕突狼奔,有些人执着心念,却能看清谁在疯狂裸泳,谁在踏实做事。

作为媒体人,看惯太高谈阔论其实是能够分辨其中的虚实与曲直,但只有在眼下这种行业境遇之中,我们来回溯互金行业人的行为、思维,才能给公众更妥帖、更生动的答案。

今天,我们要讲述的是上金服首席执行官及其创始人袁成龙。

01|情绪去杠杆

“喜欢讨论闭环、生态这的大概念了,能干成这么多事情的企业蛮少的,能干成一两件事儿就好了。”袁成龙如是说。

互联网有着“赢者通吃”的丛法则,所以构建服务闭环,系统生态几乎是互联网思维者的标配“口头禅”。但其实互联网在去除中心化的过程中,又在建立新的中心,成为“头部”的永远只是极少数人。

可这一法则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很难立,即便背景、财力雄厚的陆金所也无法成为市场“通吃者”。更多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可以并存于市场,他们各显其能的挖掘市场,所以一两招鲜是完全能够立足于市场的。

袁成龙所说的这句话,其实更接近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本质,放在今天行业变局的环境中,求真务实,回归服务好目标客群,就显得格外重要。

颠覆、模式、闭环、生态……此般种种,曾经为了打动投资人,打动市场的话术,如今已失去效应。除了合规发展,保障金融安全之外,监管的另一个作用则是为了给市场情绪“去杠杆”。

虽然雷暴带来的效应是全行业的,但目市场存量的互金公司仍然是几千家的大多数,这几千家互金公司的发展心态又干系到亿万用户的财富命运。

在某种程度上,作为行业一线序列的向上服,其创始人的心态也理应代表着行业企业接下来的发展状态。

一开始就应该想清楚该做什么,不该做么。要有基本的风险敬畏之心,要看以后的环境,不能只看现在”,袁成龙的这番表述并不仅仅因为逆势时要看机构抗风险的能力。


向上金服袁成龙:恪守本分,寻求长期价值|一点财经


▲|向上金服CEO 袁成龙


86年生人的袁成龙学成于北大元培学院金融数学专业,被称为“数学后生”的他曾与巴菲特共进过午餐,登上过《福布斯》的封面,这样的经历很容易把一个人“架”在高处。

何况,人性贪婪尤为显性的金融又叠加满是浮虚妄的互联网,在互金这个行当里能做到心态的“降调”着实不易。

实际上,热爱数学的袁成龙从一开始就知道数、金融以及互联网之间如何延展应用,并以此成就一番事业,改变一个行业。

这是其与行业里很多人所不同的地方。

“任何人抵抗不了整个经济的周期性规律,比如企业级贷款,去年今年,外贸类企业生存比较艰难,只要出现一笔坏账就有可能把很多笔盈利赔进去。”

袁成龙习惯于用经济思维、数学逻辑去扫描市场,考量意,这也就不难解释他将这一波在别人眼中可能是危机的强监管,视为成长的必然和新机遇的到来。

情绪决定心态,心态决定状态,状态决定行为。

互联金融头些年的井喷行情使得市场整体情绪过于亢奋,进的心态让“进场者”们不顾一切的讲故事、圈资本、圈用户,难免对于金融原本应有的规范行为带来异化。

监管不仅是要对互金公司行为进行规范,更要将市场情绪平至理性的状态。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从袁成龙的表述中完全可以观察到,真谋求发展的互金公司已经完成了一次重要的情绪调整。

02|风险下求存

“5年平台注册用户数量突破720万,累计金额已超过480元。”放在过去,这样的表述背后的潜台词就是,速度、实力与激情同在。

互金行业里曾经“扶摇直上”的公司太多太多,耐得住寂寞的却是极少数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速度崇拜是整个行业的调性。

但现在,风向变了。

不仅是因为监管,还有经济大环境的变化。多维变的叠加与行业重塑的需求都要求互金公司反思自身立足市场的究竟是什么。

“一味贪快没有必要”,在袁成龙看来互金行业的壁垒没有那么高,“我们做的情并非独一无二,大家都有相似之处。”

如果并不存在谁比谁有绝对的高明,那么比拼的就只剩下谁比谁犯错少,谁比谁耐活了。

对于北大金融数学专业的高材生袁成龙来说,金融本质就是收益与风险之间不断博弈平衡的渐进过程,这一点他应当再熟悉不过。

所以,袁成龙要考量的原本就不是向上金服应该跑多快,而是如何在不断出现的诱惑下,如何保证向上能跑多远。

“偏高风险的业务,我一直坚守不去碰”,这句听上去很简单的话,放在行业狂奔,鸡犬天的阶段,其实很难做到。

连袁成龙周围的同事、员工都曾埋怨向上金服相比很多公司发展等太慢太保守,应对这种形的压力可能更难一些。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向上金服内部曾激烈争论过的活期产品的业务。当业务遇到瓶颈时,用活业务撬动客户无疑会带来很好的效果,但袁成龙则认为这种产品期限如果不能匹配到极致,必然会带来很大的风险。

最后,袁成龙说服了所有人,并没有推进这项业务。如今看来,这是将向上金服引领到正确的向。

2008年由美国两房次级债点燃的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虽然各国普遍采取了激进的救市行动,但冲击影响的金融机构极少有幸免于难的。


向上金服袁成龙:恪守本分,寻求长期价值|一点财经



这场金融危机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和改变了袁成龙的人生,本该奔向世界顶尖金融机构的他,不得不在毕业之后另寻他途。但正因如此,袁成龙在市场历练之后,最终结缘互金,成为行业的开拓者之一。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段经历让袁成龙对金融风险有了入股入髓的理解。

袁成龙说,这次互金机给全行业上了一堂生动的风险教育课,反观出现问题的企业往往有一定的规可循。

核心的资产端不在自己掌控范围内,导致资产质量完全无法控制;业务经营不合规,涉及到企业大额借;一味不计代价、不计成本的扩张业务……这些都是快速发展中累积下来的问题。

金融科技行业用了互联网的工具和手段,但改变不了行业基本属性。互联网解决了效率和辐射范围问题,风问题也解决了一部分,可有些风险并不是通过技术手段就能解决的。

“我更多看的是这个现象背后隐藏的风险,因为有些风险是能承受,有些风险是不能承受的。我们对于客户对于出借人财富安全的担心,比担心自己的财富安全要更多,因为那是你从事这个业务最关键的东西。”

现在,袁成龙终于可以更坦然的告诉他的员工们,向上金服为什么一定要做小额分散的业务,为什么P2P业务应当是企业融资平台了。

03|价值观胜利法

创业五年,袁成龙说他自己的性格发生了明显的改变,因为经历的困难多了就会觉得没什么是过不去的。

“现是不太浪费情绪了,浪费情绪比浪费时间还严重。时间就是拿来浪费的。但是情绪的浪费,影响的是心情和激情”

创业是创业者的修行,而做一家企业则需要不断进行组织价值观的塑造和完善。心性的变化,让袁成龙对于向上金服的未来有了更多形而上的思考。

比如,他认为作为向上金服的创始人,在公司前几年的发展过程中他最大的失误就是忽视了对公司文化价值观的培养。

“果团队里有价值观不合的人,极有可能在你困难的时候釜底抽薪”,这对于任何一个组织而言都是一种巨大的杀伤力和风险

当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之时,能够掌控的因素越来越少,把精力投放在对内部进行组织文化价值观的塑造上,以期对生产力有向推动,这是袁成龙的考量。


向上金服袁成龙:恪守本分,寻求长期价值|一点财经



他更相信金融科技发展的基石是信任的累积,这不是靠速度和激情就能收获的,更多时候价值观所引导的企业人的行为,才是获取市场信任的关键要素。

“简单、积极与梦想”,袁成龙把向上金服的文化价值观用三个词来概括。他希望用最简单的方式让所有人看到向上金服最真实的一面,用最积极的心态面对行业发展中任何一次挫折,用寻求长期价值的视角和行为去赢得市场的信任。

从互联网金融到金融科技,无论技术迭代、需求转变还是政策走向,亦或是行业洗牌,始终不会被改变的是对金融风险的警惕。

在成龙看来,要在金融服务领域深耕细作,首要的是坚守金融底线,避免危机的发生。这并非仅仅是靠技术层面的查漏补缺,更应从文化层面培养组织的危机意识,从价值观层面规范组织行为。

将5岁的向上金服放于300多年现代金融业的历史长河中,犹如沧海一粟,但袁成龙仍旧抱持一颗要成就百年老店的雄心。

04|结

如今,整个互联网金融业似乎弥漫着一种末世情绪,仿佛一场雷暴是要杀死整个行业一般。但正如台风山竹一样,过境之处,反而更容易到那些此前被忽视了的安全隐患。

监管并不是要遏制死互金行业,而是拨乱反正,重塑行业规范。认清这一点,我们再看微观生态的变化,哪些公司能及早情绪调整、心态归位、行规范,那些公司才有可能在新的行业周期里崭露头角。

技术层面的比较,我们曾经谈论太多。这一次,用情绪、行为和价值观这样的维度来观察互金公司的变化,更能代表这个行业的真实发展心态。

我无法评价袁成龙的“文化价值观”引导会对向上金服产生怎样显性作用,但经历了市场洗礼、政策检验之后,留存下来的互金公司必然本能的要这个问题上重塑自我。也因此,向上金服的案例给行业带来了一个榜样的价值。

来源:一点财经(http://www.yidiancaijing.xin/)


作者:严 睿

编辑:刘彦领

封面:邓 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艾瑞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专家介绍

  • 一点财经

    总访问量:17927
    全部文章:167
有态度的财经新媒体。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